难忘那10年
——记石磊老师
石磊老师是1959年来到北京四中的。很多当年的校友还记得,这位女老师经常穿着一条绿军裤,走起路来昂首挺胸,颇有军人风度。后来大家了解到石磊老师的确是一位来自军旅的教育工作着。

  石磊老师成长在一个革命家庭。她的父兄和许多亲友都是在新中国建国前长期从事革命斗争的共产党人。在家庭的影响下,她很早就走上了革命道路。1948年,正在北平慕贞中学读高中的石磊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反饥饿,反内战”学生运动,是党的外围组织中的一位积极成员。北平一解放,她就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久即随部队南下,1951年又跨过鸭绿江,投身于抗美援朝的纷飞战火之中。1953年,石磊自朝鲜归国后在解放军的一所速成中学任教员,从此她的一生和教育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石磊于1955年入党,1956年转业到天津41中学任教,1959年3月来到北京四中。

  生动活泼的政教工作

  石磊老师珍藏了许多老照片。日前她将其中尤为珍贵的两张献给了四中校友会。照片记录的是四中当年的一次重要活动。石磊老师回忆道:“那时我刚到四中不久,记得是1959年3月24日,学校接到了两个通知,一是陈毅元帅要到四中来作报告,另一个是革命老人徐特立同志也要到学校和师生见面。按照学校的安排,陈毅元帅在大操场给师生作报告,徐特立同志则在国务院招待所(现在的金台饭店)和师生见面。而我就负责组织对徐老的接待工作。这两张照片就是四中师生和徐老的合影。”同一天两位中央首长莅临四中,令石磊老师既感受到革命前辈对年轻一代的殷切期许,又深切体验到四中对思想政治工作的高度重视。

  石磊老师在四中先教政治课,后被送到北京市委党校培训了一年,回校后在四中政教处专职从事学校的思想政治工作同时担任年级主任。当年四中生动活泼有声有色的思想政治工作给石磊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石磊老师说,在刘铁岭书记,政教处主任屈大同老师的领导组织下,学校的思想政治工作既气势磅礡又深入细致。学校经常请革命前辈、劳动模范、人大代表等各界知名人士给学生作报告,带领学生走出校门,到农村、厂矿、革命老区参加劳动和参观访问,活动后组织学生座谈体会、收获。所有这些令人难忘的活动都对学生革命人生观的形成具有深远的影响。例如在门头沟城子煤矿,学生头戴矿灯,坐着罐车深入井下,出井后又来到记录着无数矿工血泪的“万人坑”前,尽管学生一身煤黑,但无不感到周身在热血沸腾。总之,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理想道德、人生观的教育,是四中政教工作始终牢牢把握的一条主线。

  而当年思想政治工作的深入细致,石磊老师认为首先体现在工作计划的安排上。她介绍道,每学期开学前,政教处都要制订本学期的具体工作计划,每到期中都要认真总结前一段的工作,在此基础上明确下一步的努力方向。在安排计划时,都要密切结合当时的政治形势和学校的具体状况,分阶段有重点地进行部署。石磊老师特别指出,当时学校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当时在学生中存在着几种不同的类型,既有高干子弟,又有出身有一定问题的学生。不同类型的学生有不同的特点和心理活动。为此我们要广泛地和学生谈心、交朋友、做家访、深入全面地了解学生的思想动态,有的放矢地开展工作,满腔热情地帮助每一个学生健康成长。石磊老师还记得当时要求学生写周记。每个学生都很自觉,写得都很认真。老师阅后都要有针对性地写上几句以鼓励为主的批语。师生之间的感情非常真挚。再有就是抓典型,石磊老师接着说,我们在不同类型的学生中树立各方面的先进典型。实践证明典型的树立在学生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其教育效果非常显著。此外,对当年学校开展的一项学生值周活动,石磊老师仍记忆犹新。她介绍道,这是学校倡导让学生自己管理自己的一项有效举措。每周都有一个班的学生负责检查学校的卫生、晚自习等,下周一向全校报告值周情况,值周制度激发了学生的责任感和集体主义精神,也体现了四中思想政治工作的民主、细微、活跃。

  对思想政治工作高度重视,具体工作抓得实,抓得细,是石磊老师当年的深切感受。离开四中后,石磊老师将许多四中的经验引入到新的工作岗位,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润物细无声”的教育风格

  石磊老师当年有一个学生是高干子弟。这个学生淘得出奇,且具有很强的优越感,在一次顶撞批评自己的老师时竟说:“我家的勤务员级别都比你高,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面对这样的学生,石磊老师没有用大道理去压人,而是耐心细致地与这个学生沟通。在家长的积极配合下,石磊老师全面了解了这个学生的成长经历,有的放矢地帮助他擦拭心灵上的灰尘。石磊老师鼓励他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革命传统教育活动,引导他学习同为高干子弟,但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同学的先进事迹。通过多种途径的帮促,这个学生终于摆脱了“自来红”的误区,在思想意识和实际行动上均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高中毕业前夕,这个学生谈自己思想转化心得体会的一封信被各大报刊发表,成为当时青年思想革命化教育的教材。多年以后,这个学生事业有成,并倾其毕生积蓄资助母校,在四中校友中引起强烈反响。

  石磊老师还有一个学生出身于西藏上层贵族家庭。当学校请来自西藏的人大代表作报告后,这个学生对报告中所控诉的农奴制的残忍事实将信将疑。他说,我们家对农奴并不是那样啊。石磊老师不急不躁,在进行了一系列正面引导后建议他利用假期回西藏老家去看一看。从西藏回来后,这个学生在思想认识上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对农奴制的残忍、西藏改革的意义和成就有了全新的理解。他原来的志向是学水利专业,从西藏回来后他说,水利事业汉族的哥儿们都可以去搞。我是西藏人,我应该为马列主义在西藏的传播,为建设新西藏贡献力量。于是他报考了北京大学哲学系,后来成为我国从事民族工作的高级领导干部。

  石磊老师说,某一个学生的思想转化工作,决不是凭老师一个人的能力就可以奏效的,而是需要学校、老师、家长全面密切配合,同时,学生自身的努力,以及良好的校风、团结向上的班集体,乃至社会舆论的引导都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作为一个老师,切忌急于求成的心理,不能用空洞的口号和唬人的大道理代替调查研究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四中一向具有“润物细无声”的教育风格,四中的思想政治工作也因此成效显著。

  “在四中的经历是我的一笔财富”

  1969年,“文化大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随着林彪“一号令”的颁布,作为军人家属的石磊老师被迫离开了四中,离开了北京。虽然其后石磊老师一直没有离开过教育事业,但在四中工作的10年仍是她教育生涯中最难以忘怀的一段岁月。

  石磊老师说,在四中的经历是我的一笔珍贵的财富。在四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所受到的启示和教益给予我深刻的影响,并始终激励我在其后的教育工作中奋发向上不遗余力。

  石磊老师感受最深的是四中科学严谨的治学精神和高标准的培养目标。当年她曾多次听过张老等一批名师的授课。这些名师的学养和卓越的教学艺术令她大为折服。而作为整个教师群体,她看到每一个人都那么勤奋敬业精益求精。她回忆道,那时教师基本上没有什么休息日,给学生补课,和学生谈心,做家访,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完全忘记了疲劳。作为集体中的一员,石磊老师当年亦是如此。她家住玉泉路,离学校较远,她的三个孩子最大的才上小学,但她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一心都扑在工作上。石磊老师指出,当年四中的所有工作,都是围绕着一个目标,即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革命事业接班人。在高标准的培养目标下,无论是主科还是副科,课上还是课下,四中总是在努力营造着一个最适宜学生健康成材的校园氛围。四中也因能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而享誉社会。

  光阴荏苒,物换星移,石磊老师已于1989年60岁时在密云二中离休。执教终生的石磊老师由衷地热爱教育事业,发自内心地热爱学生,也因此博得了众多学子的敬重。虽然如今年事已高的石磊老师已离开四中多年,但她仍对四中充满了深厚的感情。她衷心祝愿四中在新世纪中再创辉煌,为祖国培养出更多的栋梁之材。



闫世宁(65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