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敏老师谈外语教学
——记四中老教师国际部教学顾问王思敏
  说起1963年从解放军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四中工作时的情景,王思敏老师至今记忆犹新。

  能够以教育工作为自己终身的事业,王思敏老师认为对她而言,这实在是一生的幸运,而能够做一名四中的外语教师,她尤其为此感到骄傲。

  前几天,在四中校友会的一间会议室里,王老师对我说:“当年到四中来做教师,并不是我的主动选择。现在已经过去40多年了,再来看这件事,就不能不说是自己的幸运了。虽说教师是个苦差事,自己当了一辈子教师,确实感到有些辛苦。但看到学生们从少不更事的孩子,成长为于社会有用的人才,每个人都能取得不俗的业绩,并且为此而对老师深怀敬意和感激,让我时刻都能感受到师生间诚挚的情谊,相比之下,这点辛苦就算不了什么了。每每想起自己能有如此充实而有意义的一生,从心底感受到的,就只有幸福和自豪了。”

  想当初,选择教师为自己的职业,并不是王思敏年轻时的志向,而南京外国语学院本是为部队培养外语人才的院校,与师范院校其实是不相关的。而至于为什么会从南京的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北京的四中来工作,在当时,王思敏确实不知缘由。只能说当时的大学毕业生毕业了,天经地义地要服从组织安排。

  现在再来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国际形势的发展和国内经济建设的需求,特别是中苏(苏联)关系的交恶,促使我国必须加强国际间的交往,而提高相关人员的外语水平,便成为一时之需。对外语人才的需求,使得外语教学逐步受到重视。1962年外语被重新列为高考正式项目,成绩计入高考总分,1963年教育部又重新修订和颁发了中学外语教学大纲,增加了外语授课课时,提高了外语教学标准,使得中学外语师资更显匮乏。四中校领导与上级有关部门经多方努力,从解放军南京外国语学院调来三名应届毕业生充实教师队伍,这在当时是非常难得的。

  当然,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外语教学从来都是四中教学工作的重点内容之一。在建校初期,历任校长对外语教学就十分重视,不比同一时期的教会学校差,王道元、阎翰升、齐梅阁诸先生自不必说,抗战胜利后来校就任校长的田植萍是北大外语系毕业的。所以那个时候,校长招聘教师以留洋归国及北大等名牌大学毕业的居多,不仅外语水平高而且注重学习、引进西方语言学和有关语言教学的新理论、新方法,倡导口语教学。从初中开始,就将外语设为必修课,开始对学生进行“听、说、读、写”的全面训练,高中阶段则着重培养阅读和口语能力,为今后进入大学深造打下基础。由于学生在校内接触外语机会多,数学、物理、化学、外国历史、地理等课一般都采用外语原版课本,很多教师采用外语授课,外语教学的质量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准。

  有位36届校友陈莱盛曾回忆说:“我在小学已读完《英语模范读本》,上四中后,四中选了它作教科书,我不禁有些骄傲,不屑于重读。清晨虽仿效大同学一同进校园,却不读外语,只是好奇地观景,顺便走过去看看他们读些什么。只见一位同学读《威克裴牧师传》,另一位读狄更斯原著,还有一位手执袖珍英语小词典,按照字典的顺序背诵单词,以充实词汇量。在大同学的示范下,我这童心未泯的小学生,走上了四中传统的学习轨道,而且越来越谦虚,越来越知自己之不足。”当年四中学生的学习心态和掌握外语的程度由此可见。

  到了上世纪50年代初期,因俄语教学在很大程度上替代了英语教学,并且一度只在高中开设外语课,在教学方法上,重视讲授语言知识,强调外语与母语的对比,强求教材内容与生产劳动和政治运动相结合,致使外语教学背离了其自身的规律,加之对学生外语能力的整体要求偏低,教学质量难以得到保证,中学外语教学只能处在一个较低水平。

  但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四中还是在1957年即率先恢复了初中的外语课,而且俄语、英语各开设一半,并且保证每周六个课时的授课时间,为提高外语教学质量提供了必要的保证。到了上世纪60年代初期,为加强外语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训练,在外语教学方法上引进了“听说领先”法,开始强调使用直观手段进行外语教学。王思敏老师很清楚地记得,在她进入四中后不久,外语课堂上就开始使用录音机、幻灯机等较为先进的外语教学手段,以帮助学生克服人们常说的“聋哑外语”的缺点。

  学校领导对外语教学的重视给刚刚参加工作的王思敏老师很深的印象,使她深感作为外语教师,肩上的责任非比寻常,而俞汝霖副校长当时提出的《四中十条教学原则和方法》,既体现出学校自身教学理念的深邃,同时也是学校优良传统和丰富教学经验的总结,指导她逐步成长为一名优秀教师。

  就这样,进校不久,年轻的王思敏老师在外语教研组老教师的帮助下,很快就掌握了外语教学的规律,在教学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且通过担任班主任工作,了解了四中学生的特点,与学生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尽管如此,由于那几年政治运动不断,诸如“教育要与劳动生产相结合”,要求“学生走出校园去参加社会实践”等现象,或多或少的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针对这种情况,校领导本着对学生负责的精神,给老师们提出了“负担要轻,质量要高”等具体要求,使得正常的外语教学秩序得以维持,没有中断。

  然而,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还是不可避免地爆发了,渐入佳境的四中外语教学无可奈何停顿下来。虽说在上世纪70年代初,四中按就近入学原则招入新生后,很快就恢复了外语课,但以往的英语教科书和其他学科的教科书一样受到批判,并被禁止使用。而授课所用的新教材,并未按照外语教学的自身规律编写,并且课时大幅减少。更要命的是,课堂授课过分强调所谓“思想教育”,整堂课几乎一半时间用汉语进行忆苦思甜,回忆对比或是“大批判”,使得这一时期的学生,外语水平降到了最低。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王思敏老师离开四中,到地处芳草地的一所使馆区学校任教。

  十年动乱结束之后,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外语教学已成为关系到我国对外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和改革开放事业的发展,以及全民素质提高的大事。从而使得中学外语教学不仅得到迅速恢复,而且受到格外重视,和语文、数学并列,成为中学三门重要基础课之一。

  四中校领导敏锐的意识到随国内经济形势的快速发展,全球化时代的即将到来,外语教学必须先行一步,加强各学科师资力量,则是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1977年,在调整、充实各学科教师队伍时,校领导亲自来到王思敏家中,提出请她重回四中的要求。学校领导的诚意,让原本就不情愿离开四中的王思敏老师十分感动,双方一拍即合,王老师当即应允了学校的邀请,很快就重返四中走马上任。

  回到四中后,王思敏老师即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并在不久之后,挑起了外语教研组组长担子。在和我说起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四中外语教研组所取得的成绩时,王思敏老师强调指出:“外语教研组老师热爱教育事业,并且都具有很高的业务水平,加之四中学生本身的良好素质和学习热情,是这一时期,外语教学改革取得一定成绩的基础,但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学校领导对外语教学的重视。”

  王老师告诉我,四中英语教学的改革实验和对英语教学研究的逐步深化,都是在校领导的亲自指导下进行的。尤其是1985年刘秀莹来校任校长,在加强教学、德育、电教、后勤干部力量的同时,着手制定提高教学质量的计划,探索四中教学改革道路。

  为了研究确立四中办学的基本指导思想,学校领导班子认真系统地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征求了历届校友、在校学生及家长的意见,综合整理了学校相关资料。刘秀莹校长还带领各教研组长南下学习、考察各地名校的办学经验,制定了《五年办学设想》。校领导班子分工负责学校各项工作,外语教学工作由刘秀莹校长亲自负责。

  与此同时,自1983年开始的校舍改建工程相继完成,教学楼、科技楼、礼堂以及为外语教学而建的四座语音教室等先后投入使用。

  所有这些,都为外语教学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王思敏老师带领外语组的老师,经过认真细致的准备,在1986年秋季开学后,迈开了教改第一步,实行外语A、B制分层次教学。

  对于分层次教学,王思敏老师强调指出:“改革开放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学生学习外语的积极性很高,目的性明确,学习也很勤奋,外语水平逐年提高,已经超过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必要摆脱以传授语言知识为主要目的传统语言教学模式,而代之以能力型教学。在不降低一般学生教学要求的前提下,对语言能力较强,在这方面有较高要求的学生,则因材施教,拓宽和加深教材内容,给学生以发展空间。”

  她对我说:“必修课施行分层次教学,是四中教学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提高课堂教学质量和效益的重要举措。我们外语教研组施行分层次教学的目的,是充分尊重学生发展的个体差异,使不同层次、不同类别的学生都能得到充分发展。与此同时,学校里丰富多彩的选修课和活动课,给予了学生自主发展的空间。在教与学的过程中,外语教研组的老师注重以学生为主体,教法上灵活多样,使学生得到全面的锻炼和提高。”

  为了让四中的外语教改和科研工作能够更加深入的进行,学校还从市教委请来阐先健先生来校任外语教学顾问,从市教研中心的角度对四中的外语教学工作给予指导。开阔了外语教研组老师们的教改思路,对全面提升学生的外语能力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对于如何评价、衡量学生的外语能力这个问题,王思敏老师通过教学实践认识到,这应该表现在听、读、说、写四个方面上,而且四者缺一不可。但要有个主次先后之分。老师应该先抓听和读,在这个基础上是说,然后是写。在课堂上则要抓听和说,读和写放在课外进行,但不可放松对学生的课后指导。

  为了使学生在能力的提高上有较快的突破,王思敏老师率先在课堂上引进了新概念英语教材,帮助学生在听和读上,摆脱死记硬背和单纯模仿的学习方法,而代之以灵活多变的模仿和记忆。比如:用几个关键词语的提示,帮助学生记忆全文,然后再通过人称、时间、地点等的变换,组织成为一篇新的文章,使学生在这种情节变化之中产生浓厚的学习兴趣,把课本上的内容变为自己头脑中的知识。

  王思敏老师一向认为,语言学习的根本目的在于参与社会交际。为了加强学生的口语能力,王思敏老师还经常组织学生讲演,在不脱离教材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学生们在讲述一件事或一个人的过程中,进行脚色扮演,演绎故事。进而掌握外语学习的规律,从而使学生的学习能力得到大幅度的提高。

  在抓听、读、说、写这四项外语学习基本能力训练的同时,王思敏老师认为在教学过程中,教师不仅需要培养学生掌握语音、词汇和语法规则等坚实的外语基础知识,有较好的听,说,读,写四个方面的基本运用能力,而且要让学生尽量多些了解西方文化知识及社会背景,这样才能做到,让学生更准确的进行交际的教学目的。她认为在交际过程中,能否准确地理解和表达各自的思想感情,对西方文化的认知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语言的语法结构是思想对现实的反映,由思维方式决定。民族不同,思想反映现实的角度不同,其语言的语法结构也就各不相同。汉语语法重义轻形,习惯从大的范围逐步细化到具体,语义关系讲究次序,而英语则是以意统形,讲究语句结构和逻辑的合理,习惯从细部延伸到全体,表述方式正好与汉语相反。中文与外文的这种差异,其实是东西方不同文化在各自语言语法上的不同反映,所以教师必须在教学过程中,有意识地培养学生的文化意识,提高学生对文化的敏感性,排除母语干扰,加深对英语句子结构的理解,提高外语表达的准确性。

  随教改的深入进行和学校办学条件的改善,为了让教师对西方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和切身体验,1992年,王思敏老师受学校委派到美国进修一年。在美国一年多的学习、工作经历,对王老师回国后的工作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以后每年派出一名教师去外国进修的举措,则使四中的外语教学工作更上了一个台阶。历年来四中学生在各项外事活动中的优异表现,就是很好的证明。

  遵循教育规律和坚持全面育人是四中教学工作的指导思想。王思敏老师始终遵循这一原则,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编写出版了《高中英语学习指要》等书,很受学生欢迎。

  王思敏老师在与我谈话的最后说,自己自1999年退休后,受学校聘请,在国际部担任教学顾问,坚持每周都要到学校来,她说:“我离不开学生,只要和学生在一起,我就会忘记自己的年龄,就会和学生们一起享受生活的美好,依然感到年轻。”

  张乃久(62届初中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