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怨无悔三十年
——记老教师张智慧
  张智慧老师1948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解放大西南的战役。1952年从部队转业。坚信教育立国的张智慧老师转业即考入北大工农速成中学学习。随后,考入北京师范学院(即首都师范大学前身)。

  1957年从北京师范学院毕业后来到北京四中,先后在数学教研组和行政管理部门工作,直至1988年离休,在四中整整工作了30年。

  到了四中以后,她看到四中自建校以来形成的办学观念和教学思想,使得四中的老师们从不把自己当作教书匠看。为社会培养人才的使命感,为学生一生负责的责任心,让她看到了在这些老师们身上体现出来的身为教师的神圣,更坚定了她要把教师作为自己终身事业的决心,从而很快就融入到这一群体中。

  在四中,数学组有着优良传统的先进集体,十分注重教学研究,组里的老教师们,历来都把培养青年教师当作自己应尽的义务。张智慧老师在教研组长周成杰,及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老教师熊东仙、汪秀娟等同志的传帮带下,很快熟悉了教学工作和班主任工作,并积极探索、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做出了较好成绩,得到了学生的好评。那一年,她所带的60届初三(4)班学生,除保送生外,初中升高中的数学考试,获得了平均98分的好成绩。

  张智慧老师来到四中第二年就担任了班主任工作,她把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用在提高学生整体素质方面。与学生打成一片,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直到现在她还记得所带过班的大多数学生的名字。她的敬业奉献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她教过的每一位学生。她第一次当班主任已是半个世纪前的事,如今虽然已经离休20年了,仍有很多学生没有忘记她,和她保持着联系。

  她曾经教过的64届毕业生,宋心鲁同学出资建立“杨滨校长教育基金”,用以表彰四中的老教师们。今年11月,张智慧老师获得“杨滨校长教育基金”的奖励。

  1964年来四中担任校长,作为延安时期的老干部,杨滨同志是位经验丰富,有很高政策水平和业务能力的中学校长。她在四中大抓教学改革,为进一步提高教学质量,1965年决定调集各科骨干教师成立了初一年级组,由张智慧老师担任组长并兼任班主任工作。只可惜工作刚进行了半年,“文革”动乱开始了。

  “文革”之初,社会动荡,全国上下处于无政府状态,四中也未能幸免。当时,四中校级领导班子成员都被打倒并关进了牛棚。学校负责人走马灯似地换了一个又一个。工宣队、军宣队更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学校一片混乱。在这种情况下,张智慧老师挺身而出,主动承担了一些工作。她告诉我们: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有责任有义务尽自己所能维护学校秩序。所以,她坚持天天到校,尽管当时家庭也有很多困难,6个年幼的孩子还不能照顾自己,经常吃不上饭。爱人受到残酷迫害,后又患了癌症,直至含冤离开人世,张智慧老师也没有请过一天假陪伴他。为此,至今她还深感内疚。

  1968年开始复课闹革命,社会上又刮起了读书无用论之风和打砸抢的风潮。名义上是复课了,但学校却不能以教学为主。要组织学生学工、学农、学军,挖防空洞。即使上课,也很难有正常的教学秩序。

  十年动乱期间,张智慧老师担任教导处副主任并兼学校保卫工作。在维护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制止打砸抢的过程中,她常常受到人身威胁。张智慧老师形容自己就像“救火队员”一样,哪里出了事,都要去解决,天天疲于奔命,非常辛苦。那时,她爱人刚去世,一个人带着6个孩子,曾有一天她对大儿子说:“如果哪天我遇不测,你一定要把弟弟妹妹们带大……”

  就这样,她置个人安危于度外,凭着强烈的责任感和敬业精神,始终忘我地工作着。

  张老师告诉我们:那时候,经常有学生大闹课堂,根本无法上课。有一年放暑假前一天的上午,有个学生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导处报告说,几个学生关了教室的前后门正痛打一个学生。据说,打人的学生已买好了火车票,打完了就走。张智慧老师和屈大同主任一起赶到教室制止了打人事件,并宣布全班不放假,留校办班,听候处理。之后,给予打人的学生纪律处分,并赔偿了被打学生的医药费和经济损失。这件事对学生触动很大。使学生懂得:不管社会上有多乱,四中决不能乱,打架斗殴不属于四中。

  至今,很多老师都还清楚地记得,每到节假日张智慧老师都组织教职员工值班护校,每逢大年三十,都是张智慧老师亲自值班。

  十年浩劫期间,在张智慧老师和其他老师的辛勤努力之下,四中校园是安全的,教学秩序也越来越好,做物理试验和化学试验的精密仪器无一损坏,试验用有毒试剂从未丢失、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好的影响,经常有校外学生的家长,慕名要求把孩子转到四中上学。由于在维护学校教学秩序,为学生提供安定、良好的学习环境方面,张智慧老师做出了突出贡献,1979年北京西城区妇联授予她“三八”红旗手称号。

  十年动乱之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四中有了一个大的发展。作为副教导主任,张智慧老师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更加忙碌了,也就更顾不上家了。

  她的孩子们清楚地记得这样一件事:1978年高考的前一天晚上,张智慧老师对自己俩正在准备参加高考的孩子说:“明天中午,妈妈一定回来给你们做顿热饭。”

  可直到下午快考试了,妈妈也没回来,她们只好揣了点儿动物饼干就又去考场了。

  不过令她欣慰的是,随着四中的教学质量越来越高,教学环境越来越好。她的孩子们也都成长起来了,并且很争气,都考上了大学,成为社会上的有用之才。

  她的孩子们都知道,她教过的不少学生也称她为“妈妈”。

  的确,在学生的心目中,她不仅是一位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教育工作者,而且是一位伟大的母亲,把更多的母爱无私地奉献给了学生。同样学生也没有忘记老师,经常去看望她,向他汇报自己学习、工作情况和所取得的成绩。

  上世纪80年代初,四中进行校园改造,原有的破旧房屋被拆除,代之而起的是宽敞明亮的教学楼、试验楼、图书馆,学校有了彻底的改观。但张智慧老师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了。

  30年来,尽管她没能有更多的时间从事心爱的教学事业,但却把青春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四中的行政管理工作。虽没有轰轰烈烈地作出什么丰功伟绩,但却脚踏实地,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和毕生心血,践行了为教育献身的理想。

  看着学校的飞速发展,办了离休手续的张智慧老师没有失落感。

  因为张智慧老师始终认为,能够把30年的青春、激情、心血,汗水付与四中,是值得的。为了四中,张智慧老师无怨无悔。



久文(62届初中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