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莘莘学子 志在科教兴国
——记特级生物学教师郑春和先生
 

把对学生的期望和爱
全部倾注到教学过程之中

   “生物课的内容充实,课堂气氛活跃,不知不觉地被您感染。听完一节课,如同饱餐一顿美味佳肴”;“或许是自己的生物钟没有调准,上课时常常犯困,唯有生物课令我精神百倍”;“祝您全身的细胞持续分裂100年,永远充满生命的活力”;“您把肚皮弄扁一点吧,来跟我们踢足球吧”。

  以上这些满怀敬意又不乏调侃的文字,是北京四中学生对生物学特级教师郑春和先生的真情流露。在历次学校组织的“我心目中的一位好老师”评价活动中,众多学子以浓烈的笔墨将衷心的爱戴与至纯的情感献给了郑春和老师。

  郑老师很欣赏“教师是辛勤的园丁”这一说法。他认为学生是在风雨中成长着的一棵幼树,离开园丁的修剪整枝,防虫治病和施肥灌溉是难以成为栋梁之材的。他说,教师的教书育人不同于家长的育人,教师是通过教学活动过程实现育人目标的,因此在自己的教学中始终坚守把对学生的期望和爱全部倾注到教学过程之中,正缘于此,他才得到了学子们发自内心的拥戴。郑老师于196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生物学系,毕业时被分配到北京顺义县牛栏山一中任教,1984年调到北京四中。

 
 

在其40余年的生物学教学生活中,任凭社会大环境风云变幻潮落潮涨,他始终坚守在中学教育阵地上,心无旁骛、勤勉问学,孜孜求索,勇于创新,从而在中学生物学教学改革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作为一名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的特级教师,他在制订教学目标分类系统、尝试探究教学模式、实施学习策略训练、探索生物教学评价等深化生物学教学改革方面取得的成果,在教育界引起广泛和良好的反响,并由此确立了其中学生物学教育学科带头人的地位。

   教改必须针对薄弱环节入手

  郑老师在顺义县牛栏山一中任教时,曾向当地最有经验的一位老农学种棉花。当时学校开辟了生物教学试验田,郑老师和学生们种的棉花长势喜人。快到收获的时候了,曾教过郑老师的那位老农来到实验田一看,不由一愣。他种的棉花亩产皮棉186斤,是顺义县的最高产量,而凭他的估产经验,这块试验田起码亩产超过了200斤。果不其然,试验田亩产皮棉达到了205斤。原来郑老师在向老农学习的基础上运用了生物学知识,以先进的农业科技胜出。无论是学生还是当地的农民为此无不叹服知识的力量。郑老师当然不是单纯为了种棉花。他意在实施一种生物学教学形式,即改变传统的死记硬背的灌输方式,做到课堂教学与实验教学结合,课堂教学与实践活动结合,从而有效地调动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并能学到有用的知识,同时使一些有价值的农业科技成果得到推广。学以致用是郑老师实施教改的初衷。

  近10多年来,生命科学迅猛发展。基因操作,生物工程和生物信息三大前沿技术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人们已充分地意识到21世纪是生物学世纪,生命科学将成为带头学科,生物工程产业也将成为支柱产业。为此,作为一名生物学教师,紧迫感、责任感、使命感在郑老师的心中日益强烈。

  如果说,在牛栏山一中所进行的教改尝试,是适应了当时农村环境的实际需要,为贫困的农村输送了许多急需的农业科技人才,那么随着时代的发展及自身理论学习和教学经验的积累,已在北京四中这所名校任教的郑老师,则不断地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对我国中学生物学教学历史和现状的回顾与审视中,郑老师深刻地意识到我国在中学生物学课程设置、教材、教学及其技术等方面,存在着诸多与社会发展、时代需要的不相适应之处,若不从根本上进行改革,必将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科教兴国的大业将难以落到实处。因此,如何才能培养具有较高的思想品德素质和比较扎实的生物学基础知识,以及善于探究、勇于实践、不断创新的优秀人才,是郑老师和他所在集体的同志们一直在全力以赴求解的课题。1987年生物高考,四中取得令人佩服的优秀成绩。当时的西城区生物教育学会会长深有感触地说:“四中生物高考取得好成绩,是他们的教学超前意识和行动的结果。”为此还特意组织在四中生物组召开生物教学经验交流会。

  1993年5月,郑老师受校领导和全组教师的委托,拟订出北京四中高中生物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改革的初步方案,并据此调整了生物教学活动。在这一凝聚了集体的智慧和郑老师汗水的方案中,适当地压缩了生物必修课的教学时间,增加了自选课和活动课的教学时间,意在突出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郑老师说,生物学是一门实验科学,观察和实验是生物科学研究的基本方法,探究则是学科学的中心环节。我国的青少年动手能力差,创新精神不强,从而导致出现“高分低能”现象。教改必须针对薄弱环节入手,为此在教改方案中强化选修课和活动课内容,正是为了增强学生学习生物学的兴趣和主动性,接受科学方法训练,养成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培养勇于创新的科学精神,从而树立未来从事生物科学研究的远大理想。在学校领导和校内外各方力量的大力支持下,经郑老师和生物组全体老师们锲而不舍地努力,四中先后建立了三个标准生物实验室,并且建成了全国中学中第一个现代生物学实验室,从而为开展中学生物学科技活动,以及促进青少年个性化发展开辟了新的领域。

  四中历届毕业生考入生物学、医学、农林、环保等专业的人数约占考入理科院校总人数的20%左右,且不乏进入清华、北大、医科大、协和医科大等顶尖学府的高材生。作为四中毕业生的一个显著优势,就是从大一开始就能进入专家实验室为专家打下手,其基本技能甚至超过了一些研究生,为此深受专家的欣赏和器重,也为这些学子的进一步深造创造了有利条件。而这正是得益于这些学生在中学阶段就接受了系统的基本技能训练。郑老师介绍说,四中的生物学选修课共有90多个实验项目,加上教学大纲中的20个必修实验,则共有百多个实验,已经超过了美国较高水平中学的60多个实验活动,因此凡参加了两年四中生物科技活动的学生,其生物基本技能水平不低于美国学生,而为了将校园科技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切实培养学生动脑、动手、动口三结合的能力,郑老师与全组老师一起从选择教学内容和编写教材、请专家辅导,到千方百计地为学生学习提供物质保证,所付出的心血一言难尽。2005年,已退休的郑老师获悉四中学生在青少年生物科技创新大奖赛中荣获一等、二等两个奖项,心中感到莫大的欣慰。

  不遗余力 行色匆匆

  密云实验中学是一所新建校。教师大部分都是来自东三省新毕业的大学生,生源由于基础较好的已进入了当地有名的一中、二中、故进入该校学生学习水平偏低。密云县有关领导觉得全校首批高中毕业生能有四五十人考上大学就是成绩突出。受北京市和西城区“老教协”委派,连同郑老师在内共10多名退休老教师到密云实验中学“扶贫”。这些老教师以自己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对教育事业的满腔热忱“手把手”地培训该校的青年教师。郑老师说,我们不是到学校来替青年教师讲课,而是带着他们一起研究教材、备课、听课、评课,切实帮助他们提高自身的素养和教学水平。2005年的高考成绩出来了,密云实验中学的升学率达到了95%,且有170名学生考进了重点大学,在当地引起轰动。

  这仅是郑老师退休后参与的工作之一。郑老师于2001年退休,退休后受学校返聘继续将所教的班级带到2003年毕业。同时从2001年开始,他参与了全国新一轮课程改革工作。2001年9月,他还参加了北京师范大学课程中心组织的义务教材生物课本的编写工作。2002年他又参加了教育部组织的高中生物课程的研制工作。在教育部成立的高中教师培训研修班中,他是教师培训组的核心组成员。在面向全国的教师培训工作中,郑老师不遗余力行色匆匆。2005年暑假期间,他以年逾花甲之躯前往安徽、湖北、广东、山东、福建贵州等地去开展工作。此外,在北京市义务教材编写工作中,郑老师不仅是编委,还要亲自执笔。在北京市和西城区“老教协”组织的教师“扶贫”工作,及统战部和“民进”组织的“一帮一”教育协会工作中,都可以领略到郑老师的名师风范。除四中外,他还担任了66中、良乡实验中学及电业中学的教学顾问。郑老师所著《我的生物学教学生涯》作为北京教育丛书之一,已于2002年7月问世。

  郑老师退而未休,其坚守科技兴国的志向及牵挂莘莘学子的拳拳之心,令人感佩。

  
闫世宁(65届校友)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