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遍天涯 寒梅未落花
—记1954届初中毕业生安永玉大使
 

  安永玉先生是我国一位杰出的外交家。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远赴非洲,长期在我国驻外使领馆工作,担任过驻纳米比亚和肯尼亚的大使,兼任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人类居住中心代表,直到2000年底才调回国内任职。今年3月初,我们到外交学院拜访了这位身任外交学院党委书记和副院长的老学长。虽说是第一次见面,但学长的平易与随和,消除了彼此间的陌生,话题是从1951年秋,他被四中录取的往事说起的。

 那一年,四中招收的初一学生有355名,安永玉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入学成绩排在第55位。“一个矿工的孩子,父母都没什么文化,却能够考上四中,这全靠在门头沟上小学时遇到了两位好老师--李志英和夏英芳。当时我们班的男生,除了两人以外,其他同学都考上四中了,能把这么多偏远山区的孩子们送进名校读书,可见老师教学水平之高。”

 
 

  话说的虽然平和,但他对这两位老师的仰慕与感恩之情,我们是真切地感觉到了。尤其让我们感动的是,这事虽然已经过去50多年了,安永玉心里却始终都在记挂着两位恩师,其中还健在的夏老师已年过古稀,安永玉自己也过了花甲之年,“行色秋江晚,交情老更深”,他仍然年年都要挤出时间去看望恩师。

  进入四中后,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展现在安永玉的眼前。尽管在四中只读了短短的3年书,但却为他今后的外交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石。入学当年的11月16日他就加入了少先队,第一次戴上了红领巾。1953年12月5日他加入了共青团,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成为他毕生的理想。

  与现在相比较,那个时代的物质条件是要相对贫乏一些,教室、宿舍和兼做食堂的礼堂等都是老旧平房,所以“上课打游击,睡觉打连铺,吃饭打地摊”就成为当时四中学生生活的真实写照。从小就习惯吃苦的安永玉可不在乎这些,他对我们说:“四中的老师们,最大限度地满足了我极强的求知欲望,而那些充满激情的思想教育活动,更让我的精神生活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充实。”

  上初一时,在少先队辅导员汪成民师兄带领下,他和同学们一起去北海公园过“我和我们”主题队日,做“我是我们中的一员,我要服从我们”的讲演,伴随着太液湖水的清波,滋润着大家稚嫩的心田。他们还去过史家胡同看望高士其老人,老人为科学事业奋斗终身,身残志坚、不屈不挠的精神,激励了同学们为建设祖国而学习的雄心壮志。在北京图书馆,他和同学们一起听卓娅和舒拉的母亲做报告,少年英雄的爱国情操,为同学们树立了不怕牺牲为国捐躯的学习榜样。所有这一切,感染教育了安永玉,强烈的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精神在他心头油然而生。2004年他去莫斯科时,还在这位英雄母亲的墓前肃立哀悼。“


1996年5月江泽民主席访问纳米比亚时与安永玉大使(右一)夫妇合影。

  忠于祖国和人民,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这已在安永玉少年时代就培养起的爱祖国、爱人民的“四中精神”,他一直坚持着,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从未放弃。“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当他作为一名远在异国他乡,身心兼苦的外交官,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棘手的外交事件,还有那各种各样的压力、形形色色的诱惑时,能够从容不迫,不退缩、不动摇,出色地完成祖国和人民交付的任务,最根本的一点就在于他具备一名外交官的基本素质,那就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世界观和立志献身外交事业的崇高理念。

  除了坚定的政治立场,要想成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还必须要具备多方面的能力,而四中培养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传统,使得本就多才多艺的安永玉更是获益多多。

  他至今仍十分清楚地记得在纪念郭沫若、巴金等文化名人的篝火晚会上,站在四中大操场中央,他身着一件借来的古代式样的大袍,朗诵话剧《屈原》中的“橘颂”那一大段独白。古代诗人的情怀,少年时期的安永玉可能并未完全理解,但在陆树元老师一字一句地教他朗诵的同时,也把他一步一步地带进了文学殿堂。

  初中的三年,他的作文成绩一直都是高分,部分作文还被选送去俄罗斯(前苏联)展览。1953年11月18日他的处女作———短文《关窗户》在北京日报上发表,编辑慧眼识珠,给了他极大的鼓舞,更加激励了他对文学的爱好。

40年后,在就任纳米比亚大使期间,适逢江泽民主席1996年5月出访非洲,安永玉以其出色的外交才干,准确到位的开场白和周到细致的安排,赢得了江泽民的表扬,称赞他说:“安大使满腹文章。”这满腹文章的第一篇,应该是在四中时写的这篇短文吧。时任副总理的朱基1995年夏天访问纳米比亚时,也曾当众赞扬他是“能干的外交家”。

  上初一的时候,安永玉因有付响亮的嗓音,受到音乐老师的注意和同学们的欢迎,他也因此喜欢上了唱歌,并从此成为他终身的爱好。在90年代,纳米比亚的外交使节团中,有一个由7名各国外交使节组成的小合唱队,主唱就是安永玉。“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在各种不同的场合一展歌喉,让嘹亮悠扬的中华民族歌曲,回响在异国他乡,不仅帮助他达到了把握机会、与人沟通、广交朋友的目的,更宣扬了中华文化,展示了新中国外交官的风采。

  他还有幸在专机上为江泽民主席、在大西洋畔为纳米比亚总统努乔马唱过歌。


1997年9月,肯尼亚总统莫伊出席安永玉大使举行的国庆招待会。

  问起他的外交生涯中的一些经历,在他就任驻尼日利亚政务参赞时,能协助大使对该国1985年8月27日军事政变提前四天向国内做出“领导层矛盾可能激化”的预报;在他任驻冈比亚代办时,于1990年春夏之交,成功地粉碎了“台湾当局”的银弹外交;在纳米比亚继承了中国首任大使的“钓鱼外交”,与努乔马总统一家四代交上好朋友;在肯尼亚,将虽已建交30多年,但从未进过中国大使馆的肯尼亚总统请进我大使馆,并多次参加了我国大使馆举办的活动。他强调的都是上级的正确领导和周围同志的努力工作。至于个人所起的作用,则从不愿过多提及。

  有人说:“和安永玉接触久了,自然就会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折服。”对祖国的忠诚使得安永玉永远保持着堂堂正气,而深厚的文化修养又使得他文质彬彬,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两点应该是他个人魅力的来源吧。

2000年12月安永玉被调回国内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兼党组成员,翌年11月调任外交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现在他和吴建民院长等院领导一起,为培养我国外交、外事事业接班人而尽心尽力。

  告别学长回到校友会,可头脑中,和安永玉的谈话依然还在继续。“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我们明显地感觉到他对传统文化的喜爱,不仅陶冶了他的品德,更使得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风骨、气度、胸怀和智慧在他身上有了充分的体现。而去国千里,24载的海外生涯,使得安永玉的心胸、眼界自会宽广许多。

  采访中,他不只一次地提到刘铁岭、屈大同、杨锡之、吴珉、林毓侠、凌青云等师长和秦殿杰、齐大群等同窗对他的帮助,并说,对四中、对这些师长、校友,他将没齿不忘。

  临别时,安永玉几次对我们说到:“四中永远在我心中。”这不单是因年纪大了,念旧情怀日渐浓厚,更是向大家强调,青少年时期在四中校园里培养出的“四中精神”,走出校园后还要继续发扬光大,而且要一辈子都铭记胸怀。

  

安永玉做到了这一点,所有的四中学子也都在这样做着。

  

久文(62届初中校友)


 
 
xyb50701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