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弦上跃动着生命激情
——记61届初中校友陈御麟
 

  尽管只在四中读了一年多书,但少年的往事陈御麟记得很清楚。

  1958年7月陈御麟从西城区西廊下小学毕业,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四中。

  录取通知书发下来的那天,小学校长把他叫到面前,夸奖他给西廊下小学开了个好头。校长说,虽然这一年只有他一个学生考上四中,但明年一定会多起来,嘱咐他要在四中努力学习,为以后考上四中的同学们作个榜样。

  可惜的是,小学校长的话只说对了一半。第二年,西廊下小学果然有多名学生考上了四中,但陈御麟却在这年退学,离开了四中。

  离开四中的缘由要从二胡说起。

 
 

  喜爱音乐并有一定天赋的陈御麟,自小就迷上了二胡,在少年宫老师的辅导下,没几年的功夫,刘天华的《良宵》、《光明行》等就已经拉得像模像样了。算是机缘凑巧吧,1959年秋天,也就是陈御麟刚上初二那年,中国建筑文工团为他们的民乐团选拔人才,来到了北京西城区少年宫,看中了基本功扎实而且颇有灵性的陈御麟。

  能被专业团体选中,从此踏入艺术殿堂,这对少年的陈御麟来讲,应该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但也让他随之面临了两难的选择。

  先是班主任漆士芳老师苦口婆心地劝说:“小小年纪怎能不读书呢?现在不把文化基础打好,以后就没机会了,后悔可来不及。”接着是教导主任倪宝恕先生循循善诱地劝导:“拉二胡是好事啊,你每天下课后可以参加我这儿的民乐小组活动,我这儿有把红木二胡,肯定比你的好,但你不能退学,不想上学可不行,我们得为你的一生负责啊。”最后是解才民校长的严厉批评:“考上四中十分不易,四中要把你们送到最好的大学里去,我们是在为国家培养人才。你怎么能够不珍惜这么好的学习条件而轻易退学呢?”

  虽然校方的意见非常明确,但仍然没能阻止陈御麟。因为除了兴趣爱好之外,对于家境贫寒的陈御麟来讲,能够参加工作以减轻父母的负担,也是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这样,在他父亲亲自去学校和解校长面谈之后,陈御麟办了退学手续。

  在四中的这一年多时间,只是陈御麟人生中的短暂一瞬,但却给与他深刻影响,并从此感受到与四中结下的一世情结。“百年校庆”期间,陈御麟特意回到母校,在与校友会秘书长黄汉文老师的交谈中,他深情地说道:“老师的教诲,同学的情谊,都是我终身难忘的。远大的人生理想和对理想的不懈追求;勤奋刻苦和不知疲倦的学习态度;艰苦朴素和实事求是;待人以诚和不尚浮华……,透过校园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渗入心中,成为我一生用之不尽的财富。”

  为了表达对母校的感恩之情,陈御麟向母校赠送了他演奏的《二胡名曲精选》等VCD碟片和他编著的《二胡基础演奏法》、《五线谱入门》等书籍。同时还向母校表达了要为母校培训一支高水平的中学生民乐队的愿望,以丰富四中校园文化生活、提高学生民族传统音乐修养、构建四中人文教育基础,尽一份校友应尽之力。

  陈御麟的四中情结让我们感动,而他从一名14岁的民乐团乐手,成长为集演奏、作曲、教育为一身的民族音乐艺术家的经历更值得我们学习。

  1959年10月加入中国建筑文工团正赶上排练歌剧《大青山凯歌》,陈御麟坚持每天苦练,不到三个月就参加了乐队演奏,这事儿给作曲家吕远留下了深刻印象。1963年建筑文工团并入海政文工团,体检时,因患风湿性心脏病不符合入伍条件,但他的天赋和勤奋打动了部队领导,被破格留了下来。

  进入海政后,因得到民乐大师刘明源的亲自指导,陈御麟的演奏技艺得到更快的提高,从二胡、板胡、高胡演奏员一路走来,很快成为为弦乐领奏、声部长、民乐队首席,并兼任配器、作曲等多项工作,至2001年退休。40多年的艺术实践中,陈御麟不仅成为弓弦乐器的演奏艺术家,还通过自学音乐和文艺理论,创作了大量音乐作品和理论著述。

  他的演奏曾荣获1977年全军文艺会演优秀演奏奖、建国30周年全国优秀文艺调演演出一等奖、首届中国艺术节演出奖。1984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了他的演奏专题:《驾驭高胡的乐手》。他创作、改编的《珊瑚幻想曲》、《云周西忆事》、《嘎达梅林》、《乡思》等民族器乐协奏曲、独奏曲、广播剧、电视剧音乐及各种声乐、器乐作品近百部(首)。曾获全国优秀广播剧评选二等奖、全军优秀电视剧评选二等奖、亚广联奖、全国重大题材表彰奖等国内外多种奖项。在繁重的演出、创作之余,通过对我国民族音乐的深入学习和研究,陈御麟先后在《人民音乐》、《音乐周报》、《中外音乐交流》等国内外报刊及有关学术会议上发表专业文章数十篇,其中长篇论文《中国新型民族管弦乐产生的原因、成就及前途展望》,应邀在美国芝加哥中国音乐国际会议上全文宣读并被美国《中国音乐》(英文)季刊和台湾专业期刊《北市国乐》全文连载。

  1999年5月,中央电视台制作播出了他的民族音乐作品专辑———《乡音乡情音乐会》,这台音乐会由中国歌舞团民族管弦乐队担任演奏、协奏,参加演出的有著名歌唱家杨洪基、韩延文、演奏家宋飞以及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总政歌舞团的演奏家们。音乐会上演出了由陈御麟创作、改编的民族管弦乐合奏、弹拨乐合奏、双千斤板胡协奏、笛子、二胡、高胡独奏以及独唱歌曲等节目。充分展示了陈御麟对我国民族音乐的深刻理解,对祖国、民族的赤子之情。海政宣传部为此专门召开海政歌舞团陈御麟民族音乐作品座谈会,在当时民乐界影响很大。

  由于陈御麟对民族音乐的痴情和所作出的贡献,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成立之初就将他聘为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并被任命为全国民族乐器演奏(业余)考级委员会副秘书长、二胡/高胡专家委员会委员、作曲家联谊会主任、《中国民乐信息》主编、《民乐/华乐》网主编,还被中国音协二胡学会聘为常务理事。积极参与策划了首届中国艺术节《中华大乐》、《全国民族管弦乐展播》、《光明赞》、“全国民族乐器演奏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等一系列重大民族音乐活动。并鼓动、策划北京市海淀区翠微小学成立了百人阵容的小学生民乐团,应邀担任艺术指导,二胡辅导教师,连续多年获得北京市青少年艺术节民乐比赛一等奖。

  改革开放以来,形形色色的外来音乐形式涌入国内,并广泛流行。不少人因此而疏远传统,尤其是青少年对民乐渐渐产生了陌生感,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似乎成为民乐尴尬的归宿。这种现象引起了陈御麟的注意并从深层次上进行了反思。他认为对外来音乐形式采取拒绝或是贬低的做法,不利于自身发展,只有不断改革和完善民乐,拓宽民乐之路,才是当务之急。他尝试着从西方流行乐曲中选择了一些代表曲目如《蓝色的爱情》、《玛提娜塔》、《来到罗马》、《爱琴海的珍珠》等进行改编,在充分发挥中国民族管弦乐各种乐器的原有特点的基础上,吸取西方交响乐的长处,融入电子音乐的丰富音色,不但使民乐的整体表现力更为丰富,而且带给人以全新的感受。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制作专题播出后,反响强烈,在全国优秀广播节目评选中,被评为音乐编辑一等奖。

  与此同时,陈御麟还敏感地意识到,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文明程度的提高,人们对音乐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学习乐器演奏的青少年日渐增多,而学习音乐,尤其是学习乐器演奏,其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对人的身心健康、智力发展极为有益的事。所以,2001年他从海政歌舞团退下来后,即以极大的热情投入民乐教育,陆续写出了《二胡基础演奏法》、《五线谱入门》等音乐普及读物,凡经他悉心指导培养出的学生,大多进入重点中学,成为学校的文艺骨干。

  一生钟情于中国民族音乐的陈御麟,现已年过花甲,他所取得的成就,值得我们为他骄傲。然而,更让我们感动的是自小就患有的风湿性心脏病,一直困扰着他,病情严重时曾数度住院治疗,1995年做了心脏大手术之后,病情才趋于稳定,然而这一切并未能够影响他对民族音乐的热爱。在他内心深处,有着五千年灿烂文明积淀的中国民乐,以其独特的文化和艺术形式,成为他生活的支柱。

  《春江花月夜》的旋律升华为“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精神境界,使他生命的激情始终跃动在琴弦之上。

  九歌(62届初中校友)

 
 
xyb80310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