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四十年前与池小宁的一次合影
刘沪(北京四中68届高中毕业)
 



在北海公园池小宁与同学和辅导员的合影 池小宁(右一) 笔者(中)
.

 

 


  四十年前,我在北京四中高中一年级读书。自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学校就停课了,实际上,后来我们再也没能恢复上课。那时,大学停止招生,可小学生毕业了总得上中学。大约在1968年前后,四中开始就近招收初中生。由于很多老师被打成牛鬼蛇神,还没有解放,谁来教书。可那时的孩子还特别多,一个年级就得招十几个班。我们这些老高中生就自觉地当起了新初中的辅导员,分别承担起教学和班主任工作,几个同学管一个班。我在班上教数学,并且和同班的杨长生同学当起了班主任。后来成为著名摄影家的池小宁当时就是我们那个班的学生。

  池小宁是北影厂宿舍的孩子,这个大院在四中招生的片儿内。我记得,那时的池小宁个子不高,红红的脸,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像个女孩,聪明又规矩,人缘很好。由于他脸上的汗毛多,同学们就叫他“毛桃”。他整天戴着一个绿军帽,经常常穿一件蓝灯芯绒上衣,胸前戴着一枚大大的毛主席像章,背着个大挎包。时常见他手里攥着一个纸卷,那是他为班里画的壁报。他平时说话比较少,偶尔也跟同学开个玩笑。当时,我就听说他们家很困难,父亲年岁大,受到文革的冲击,患高血压偏瘫在家。池小宁的父亲池宁是北影厂著名的美工师,据说电影《早春二月》就是他担任的美术设计,那个时候电影成了毒草,参与的人自然也要受到批判。

  池小宁可能受父亲的影响,字写得好,画也画得好。我经常让他帮着出黑板报,有时要画到很晚,他从来没有怨言。因为我也爱写爱画,从小就出板报,所以和他特别有共同语言,我们的关系很不错。一天,听说他母亲承受不了父亲被迫害的刺激,自杀了。当时只有十三、四岁的池小宁,与妹妹相依为命,支撑着这个破碎的家。母亲去世后不久,他就不声不响地来上课了,小小的年纪更加沉稳。除了胳膊上带着黑纱,从表情上看不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对他都特别同情。但他的坚强和自理能力,似乎用不着别人给与太多的帮助。

  那年夏天,和我一起做那个班辅导员的杨长生同学要去云南插队了。我和班上的学生们表示送他,相约到北海公园,池小宁也去了。我带了一台北京产的长城牌135照相机,大家在北海岸边、白塔底下拍了不少黑白照片,有的合影是池小宁拍的。在那之后,我留在四中当了老师,那个班的学生也都毕业走了,从此和池小宁没了联系。

  近些年,看到不少好看的电影和电视剧,总摄影都是池小宁,我毫不怀疑他肯定是四中的那个学生。去年,四中校友报还刊登过对池小宁的专访。我原想一定有机会和他见见面,聊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没想到他竟英年早逝,使我深感惋惜、悲痛和遗憾。
  
  (刘沪 北京四中68届高中毕业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from:sdfzlh@sina.com 2007.10.15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