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护祖国优秀文化遗产而不懈努力
——访1967届高中校友范苏苏

 范苏苏校友向母校赠书,左为四中党委副书记杨凌波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在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一派歌舞升平中,不知尚有几人还能记得那些激情燃烧的战争岁月、那些为了挽救民族危亡而呐喊奋斗的热血书生……

  1937年11月8日,在抗击日寇保卫大上海的隆隆炮声中,有24名青年记者在上海山西路南京饭店发起组织了在中国新闻史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新闻业群众组织———“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简称“青记”。但实际出席成立大会的却只有15人,因为会议进行时,其他9名发起者正奔波在抗战杀敌的战

争火线上,有的人甚至从此便再没有回来……“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这批年轻人精忠报国的赤胆忠心、敢于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的大无畏精神、以笔作枪救国救民的职业操守极大地鼓舞了当时国统区和解放区的广大青年新闻工作者,他们义无反顾,纷纷加入这支充满胜利希望和报国理想的战斗队伍。

  据不完全统计,“青记”会员数到一年后的1938年底已发展到600余人,1940年11月达到1156人,人数最多时曾有2000余人集合在“青记”这面战斗旗帜下。他们先后在全国建立了32个分会,设立办事处、通讯处、采访队30多个,创办了《新闻记者》、《新闻战线》、《战地报人》等15种刊物,始终活跃在抗日战争最前线,用来自前方的第一手报道鼓舞全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达到了宣传抗战、宣传团结、宣传进步的目的,创造了战争环境下的新闻战线奇迹……

  面对铁与血的生死考验,他们之中有的人牺牲了,有的人落伍了,有的人退出……但这支队伍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先后成为坚定的革命者。“青记”以及随后于1938年10月成立的“国新社”成为我党在国统区颇具影响力的两大新闻组织———前者是党领导下的统一战线群众团体,后者是党领导下的新闻机构———共同为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推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并最终夺取抗日战争全面胜利发挥了重要战斗作用。其中夏衍、范长江、胡绳等一大批优秀共产党员后来成长为党政军各条战线的重要工作骨干和杰出领导者。正是为了纪念这支诞生在炮火中的革命宣传队伍,2000年国家把“青记”的成立纪念日———每年11月8日———法定为“中国记者节”。

  时光荏苒,事过境迁。70年过去了,我们的国家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近30年来新闻事业也呈现出勃勃生机。无论是南方水灾,还是“非典”传播,还是今年的汶川大地震,都有不少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获得第一手信息,将事件真实情况告诉读者。新闻队伍不断扩大,网络媒体不断发展,群众知情权的意识日益增强。但同时令人痛心的是,某些媒体的腐败现象日益严重,从“纸馅包子”假新闻到“假野生虎”事件,到前些日子发生的记者收取黑矿主“封口费”事件,件件叫人触目惊心!有些新闻工作者不但忘记了历史,更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使命、缺乏职业道德,甚至为了钱成了黑恶势力的帮凶!部分媒体的堕落使我们更怀念我们的新闻界老前辈,怀念他们的好作风,好传统。令人遗憾的是:当今天的新闻工作者庆祝他们自己节日的时候,如果你现场采访10个新闻记者,恐怕会有5个人说不出“记者节”的来龙去脉———难道他们已经全然忘记了这些给他们带来骄傲和荣光的前辈了吗?也许,我们不应过多地去责怪这些记者,他们不是忘记了,而是真的不知道,有关部门对70年前冒着枪林弹雨在前线出生入死的新闻界老前辈宣传力度太不够了,年轻记者盲目追星捧角,炒作隐私,是受环境影响,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前辈给后人留下了多么丰厚的一笔文化遗产,等待我们去发掘、去保护、去抢救。

  由此可见,我们今天的新闻界是多么需要重拾当年“青记”救国救民的崇高宗旨,多么需要大力弘扬范长江等新闻前辈为国为民的大无畏献身精神、多么需要大力提倡说真话,坚持实事求是的好作风……

  谈到“青记”、“国新社”这些老前辈,范苏苏的心情有些沉重。他们中的许多人的名字都被人们遗忘了,在极左路线统治的时间里,他们中的不少人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1926年入党的老党员,“青记”的创始人之一恽逸群,从1952年“三反”、“五反”时就遭到张春桥等人迫害,1955年又被牵连到潘汉年案件,定为“叛徒”、“汉奸”,关了十年半监狱。1965年12月出狱,押送到阜宁县,在一个中学管理图书,每月给生活费27元,在这里又生活了12年8个月(“文革”中继续遭迫害)。1978年在胡耀邦同志亲自过问下才安排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工作,仅仅工作了二个月就因病去世了。去世6年后他的问题才彻底平反。1957年反右时,陆诒、黄药眠、于友、徐盈、子冈、高汾、王坪、刘尊棋等一大批“青记”和“国新社”的老同志被定为右派。“文革”中,范长江、孟秋江、陈同生、邓拓、金仲华等人又先后被迫害致死。这惨痛的教训实在值得总结,只有总结经验,才能吸取教训。

  正是为了这一份已被忘却的纪念,当年“青记”创始人之一范长江同志的长子范苏苏、中国记协王大龙,以及与他们志同道合的一批有心人,决心为纪念“青记”成立70周年做点事情,最后决定广泛收集(实为“抢救”)资料编辑成书,力争以这种形式把“历史”留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记者曾经有过的那段光荣与辉煌的激情岁月。

  历经8个月的艰苦努力,《范长江与“青记”》一书终于在“青记”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70周年到来之前编辑完成,并于2008年11月8日———“青记”成立71周年纪念日当天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举行签名售书活动。活动举办前夕,范苏苏校友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深情地谈起了编书过程中的种种艰辛……

  “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毕竟时间已经过于久远了。70年岁月足以湮没许多本不该忘怀的人和事,70年岁月也足以使当年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变成风烛残年的耄耋老人。可想而知,要找到当年事件的亲历者是何等艰难。然而“有志者,事竟成。”在大海捞针式努力之下,99岁的廖友陶,93岁的冯英子、江牧岳,92岁的赵家欣、于友……一个个依然健在的“青记”老会员陆续被找到;更为庆幸的是这些饱经沧桑的老人依然保持着令人惊叹的记忆力,如年龄最大的廖友陶老人竟然还清楚地记得当年“青记”成都分会成立时的种种细节,甚至包括参加者的衣着打扮……

  当然有更多的人早已故去,但他们的人生经历、业绩、精神已深深地印在亲朋故旧的脑海中,他们手中的宝贵资料,包括当年出版的有关刊物、照片、信件、文稿等,也被亲人和后人们精心地保存着。为了让已故亲人的不朽精神昭垂后世,亲属们全力支持此书的编辑工作并无私地献出对他们而言弥足珍贵的“传家宝”……

  人证、物证……苦苦寻觅。“苦心人,天不负”,他们竟然从国民党政权留下的残存档案中找到了当年“青记”延安分会成立时拍下的现场照片……

  范苏苏不无感慨地说,整个收集资料编辑成书的过程,也是他自己经历人生洗礼的过程。8个月的时间虽不算长,但他几乎每天都在被感动着,仿佛自己亲身回到了那烽火连天的时代,回到了上海、武汉、长沙、桂林、重庆、香港,回到了卢沟桥、台儿庄、徐州、昆仑关杀敌前线,回到了大西北的漫漫黄沙之中……《范长江与“青记”》的签名售书活动如期举行。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买这本书,更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读这本书———多年来的意识形态偏差和舆论宣传误导使我不敢对这本书的热销抱有奢望———但我坚信:一切为了中华民族救亡图存和复兴大业作出努力的一切人、一切事都将永垂青史,都将成为永远激励中华儿女奋发图强的宝贵精神财富———范苏苏和他的战友们为此付出的努力绝不会付之东流……

  说到自己,范苏苏认为没有多少可说的———但他对培养了自己十年的母校充满了感情,“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休学二年,待分配二年,我在四中整整呆了十年!和我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周坚和谭晓煦同学。”对曾经教过他的三位班主任王修言老师、赵绩敏老师、凌毓儒老师和其他老师充满感激和敬意,特别怀念今年5月因病去世的凌老师。在他因病休学的日子里,是老师和同学的鼓励给了他战胜病痛的勇气和力量,走上社会,是四中这所大熔炉教给自己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几十年来,他生活得坦荡,很充实,也很有意义。

  回忆父亲对自己的教育,他说,父亲一贯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从不允许以干部子弟自居,三年困难时期他要求我住在学校,周末才能回家,我那时想不通,父亲说:“全国人民都苦,我们也不能特殊。”(注:60年代初,时任国家科委副主任的范长江同志曾到我校为全校师生作过报告。)

  是啊,书生报国,天经地义,无论做过多少事,也都是应当之分,何足挂齿。这里将范苏苏个人简历附之于后,让大家知道在我们的队伍中,有过这样一位自强不息的校友,有过这样一位忧国忧民的四中人:

  范苏苏,男,1946年生,北京四中1967届高中毕业生。1959年考入四中初中,1962年获银质奖章保送本校高中,1963年因病休学二年,1965年复学。1969年赴山西省山阴县插队,1973年返京,曾任小学教师。1978年考入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后供职于中国文联,现已退休。退休后曾先后编辑出版《长江自有后来人》、《不尽长江滚滚来》(增订本)、《范长江与“青记”》等书。



雪降(65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