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舞台语言诠释时代特征
——记56届校友封锡钧
   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四中校园内的学生社团十分活跃,培养出不少表演艺术家。

  当年学生话剧团的主要成员封锡钧,1956年从我校毕业后被中央戏剧学院录取。在他之前有马惠田是1953年考上中央戏剧学院的,在他之后有曲直是1958年考上中央戏剧学院的,《四中校友》都曾作过报道。在那一时期,四中学生考上中戏的还不止这三位。此外,考上其他艺术院校的毕业生也为数不少,可见注重素质教育,文理双修,全面发展历来就是四中的传统。

  在四中上学时,封锡钧是个校内外都很知名的人物,除了担任“男四女六”(男四中、女六中)话剧团团长,学校的合唱团、舞蹈团甚至篮球队,他都参加过。他还是中央广播电台少年儿童广播剧团的演员,经常参加广播电台青少年节目的演出活动。
  提起在四中的这段学习生活经历,他对当年的同学们和教过他语文的黄盛陆老师、教过他历史的徐健竹老师等,至今仍然留有清晰的记忆。他很感谢四中的老师们,引领他走上艺术道路,并为他以后所从事的戏剧艺术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60年封锡钧从中戏表演系毕业后,被留校任教,这可能是因为他一直担任学生干部,学习成绩优秀的缘故吧。让我们觉得有意思的是,不知是出于偶然还是四中校友的素质使然,马惠田和曲直都曾有过因同样的原因而被留校任教的经历。

  40多年来,作为中央戏剧学院的一名教学骨干,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封锡钧担任过表演系台词教研室主任、表演系副主任、学院学术、学位委员会委员,学院职称评定委员会委员等职务。退休后,被聘为学院教学督导。

  为表彰他多年来的辛勤工作和所做出的杰出贡献,1997年曾被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评为全国语言文字工作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家政府津贴。

  封锡钧在台词、表演教学方面有很高的艺术造诣,先后培养话剧和影视剧学员千余人,其中不乏当今走红的明星。在教学过程中,他亲自编写了大量教材,发表过《从角色出发还是从自我出发》、《时代﹒语言﹒台词》、《译制配音艺术》等数篇论文。其主编的《舞台影视语言技巧》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委员会优秀教材成果奖,合著的《舞台语言基本技巧》获得中央戏剧学院优秀教材特别奖,参与编写的《演员艺术语言基本技巧》被列为全国高等艺术教育“九五”部级重点教材———中国艺术教育大系丛书戏剧卷。尽管一直在中戏任教,但封锡钧非常注重舞台实践,参加过多部话剧演出。上世纪60年代,久演不衰的莫里哀喜剧《伪君子》,还有法国尤奈斯库的荒诞派喜剧《椅子》等,都是由他主演的。他所创造的众多舞台艺术形象,都曾给我们留有深刻印象。

  此外,他还涉足影视领域,参与了多部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在电影《武林志》、电视剧《笑傲江湖》等剧中担任重要角色,以刻画人物生动准确,情绪表现层次丰富,增强了整部作品的感染力而得到观众的认可,颇受好评。

  为译制片配音是封锡钧艺术创作的另一领域,由于具备较高的文学艺术修养,能够对作品有深入理解和准确把握,加上自身有一条韵味醇厚,豁亮宽广且收放自如的好嗓子,表现出的令人愉悦的语感和节奏感,在美国电影《走投无路》以及央视译制片《在黑名单上的人》、《爸爸》、《不可征服的人》、《侠胆雄师》等作品中,为主要角色配音,均取得成功。至今已为全国各电影制片厂和各省、市电视台的影视作品配音近千部(集)。其中在电视系列剧《福尔摩斯探案》中,由他为福尔摩斯配音,听起来非常过瘾,至今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由于他对语言出色的驾驭能力,为广大听众所喜爱,自上世纪60年代始,封锡钧为全国各省、市广播电台演播了大量的小说、散文、诗歌、广播剧等文学作品。由他导演并参与演播的,根据贾平凹小说改编的广播连续剧《浮躁》,曾被评为全国广播连续剧第一名(“西凤杯”),并获导演奖。他播讲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无极之路》等,仅凭声音的魅力,把作品中的人物,刻画得生动逼真,个性鲜明,达到了呼之欲出的地步,表现出深厚的艺术功底,令人叹服。

  前几天,在校友会与封锡钧的一次交谈中,他向我们介绍了他在中央戏剧学院求学、教学以及艺术实践的主要经历和他对戏剧艺术的感悟。

    他告诉我们说,中央戏剧学院是在建国初期,由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华北大学文艺学院、南京国立戏剧专科学校三所院校组成,欧阳予倩、金山、徐晓钟、王永德等先后担任院长,曹禺、张庚、光未然、沙可夫、李伯钊等著名艺术家曾在校任职、任教。该校既是我国目前最高的戏剧教育学府和戏剧研究机构,也是老师们尽情发挥聪明才智培育戏剧人才的地方。建院50年来,学院一代又一代知名学者、教授在教学与科研两个方面做出巨大的成就,培养出的毕业生遍布全国,成为我国戏剧艺术事业的中坚力量。
  
    对话剧情有独钟的封锡钧特别强调,在所有戏剧艺术表演形式中,话剧是最能体现时代精神,最需要贴近生活的一门艺术。作为来源于西方的戏剧品种,在艺术实践中逐步吸收本民族传统艺术的合理成分,在对传统艺术进行扬弃的前提下,将这种外来的艺术形式同民族精神与民族文化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应当说,中国话剧界前辈的这种努力,已经取得了具有相当水平的成就。而今,经过一代又一代话剧艺术家的不断探索,中国话剧这一新型的艺术形式,不仅在民族文化土壤中生根、开花,而且创造出了喜人的成果。如今话剧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文学艺术系统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多年的艺术实践使封锡钧深切体会到:戏剧艺术离不开生活。人们常讲的“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对话剧而言,就尤其是如此。好的话剧作品或者说让人难以忘怀的话剧表演,总是和生活现实紧紧相连,相互贴近的。在给与我们艺术享受的同时,也给与我们以人生的启迪。可以说,和话剧“亲密接触”,就是在和我们大家的生活“亲密接触”。热爱生活的人,必定会热爱话剧艺术。

  说起今年4月20日,国家大剧院的大排练厅举办讲座,由他为话剧艺术爱好者们讲解戏剧台词的魅力与奥秘,受到热烈欢迎。封锡钧告诉我们:“在话剧、小品、电视剧、电影中,演员根据剧本创造的人物语言,统称为台词。台词是剧中人物内心思想、情感、欲望、行动的外化手段。台词是否有魅力,决定着‘戏’是否好看,人物是否鲜明、观众是否能被打动。而台词的魅力则来源于演员以清晰准确的吐字、收放自如的声音体现出的鲜明的剧中人物性格,能够做到生活自然、声情并茂,自然会取得感人至深、真实可信的效果。因此,演员必须要有扎实的台词基本功和创造人物性格化语言的能力。而观众也需要在这方面掌握一定的知识,才能加深自己的理解,更好的享受话剧艺术的魅力。”

  对于这类能够提高广大公众艺术欣赏水平的公益活动,封锡钧表示自己是非常愿意参与,为此尽力的。

  从封锡钧多年的教学和艺术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通过有限的舞台形式,表现出远比有限的生活更加广阔、深刻的内容,以其身,用其心,在现实社会中创造出一个自由、开放的无限空间。而为了做到这一点,戏剧艺术就必须跟随时代前进而不断发展,戏剧教育和戏剧研究也必须随之与时俱进。当然,与时俱进不是随波逐流,艺术家的责任就在于准确把握时代脉搏,体现时代精神。那种脱离时代精神,不再贴近生活的戏剧艺术,必然会造成人文精神的匮乏、艺术价值的失范和艺术品位的丧失。如果我们要问,戏剧艺术为什么能够伴随着人类的进步而不断地呈现出影响社会发展的重大艺术实践,而层出不穷的美学命题之所以能够在实践中不断地涌出,原因就在于此吧。

  听封锡钧给我们讲他自己的从艺之路和他对戏剧艺术的深刻理解,那充满磁性的嗓音,让我们徜徉在艺术与生活之间,实在获益匪浅。

  握手道别时,封锡钧有力地握着我们的手,邀请我们到他家作客,让我们感到这位老学长尽管已年过古稀,其实还很年轻。



九歌(62届初中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