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电影事业的发展拼搏一生
记我校一九五四届毕业生谷守利先生
我为母校拍电影-谷守利
 
   
  现今年逾不惑的中年人,都会记得系着红领巾去看电影《小叮铛》的快乐时光;都不会忘记《草原儿女》中,呈现在银幕上的那肆虐草原的暴风雪;更会为《西沙儿女》中,那宏大的海战场面,昂扬的爱国激情所震撼。这就是电影的魅力————虽已久远,却是让人记住一辈子的,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电影艺术的魅力离不开电影技术的发展,一代代电影人,为电影技术的发展,作出了不懈的努力。我校校友谷守利先生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培养出的,新一代电影技术的学术带头人。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谷先生自前苏联留学回国以后,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做特技摄影师,在这一工作领域里有着杰出的成就,拍摄了《小叮铛》、《西沙儿女》、等多部优秀影片。

 
 


   “文革”结束以后,他走上了电影科学技术的领导岗位,是我国第一批派赴欧、美等电影技术先进国家考察的专家,根据国际电影技术发展趋势,为我国制定了自己的电影技术发展规划。开始了跟踪、研究、推广、利用电子技术制作影片,致力于电影电视技术结合的技术领域工作。以后,在担任行政领导工作及广电部科技委委员、电影专业委员会委员、视听学会理事长等众多社会职务的同时,仍亲自参与研究、指导多项科研项目,既是视听工程领域的一名主力干将,更是一名领军人物。为我国电影技术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留学彼得堡

   坐落在波罗的海芬兰湾东岸的列宁格勒(今称圣彼得堡),风光旖旎,景色秀美,涅瓦河穿城而过。市内河道纵横,岛屿众多,不仅有着北方威尼斯的美誉,更因其培育了罗蒙诺索夫、波波夫、门捷列耶夫等众多科学大师而为世人所瞩目。而在电影人心目中,它还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座城市里的电影工程学院(现为圣彼得堡电影电视大学)是世界唯一一座培养高级电影工程技术人员的学府。、 一九五四年他在我校毕业后,被国家选派赴苏联留学。先在留苏预备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俄语强化培训,到一九五五年秋,来到了列宁格勒,进入这所大学里学习。

   小时候,谷先生和大多数孩子一样,特别爱看电影,但对电影是如何摄制完成的,那就一无所知了。进入了这所专门培养电影科技人才的大学后,谷先生才逐渐了解了电影这个神秘王国,喜欢上了这个独特的知识领域,并以此作为自己终生的职业了。

   刚进入这所大学学习时,学习上就遇到了很多困难,不仅基础的数、理、化等课程十分艰深难懂,而且还要学习许多特殊的专业课程。如电影美学、电影艺术史、电影经济学等等。加上身处国外,语言、文化背景的差异,年轻的谷守利学起来可是真难。但他没有退缩,更没有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凭着在四中上学的根底,和咱们四中学生所特有的那种乐观向上的学习态度、不服输、不畏难的学习劲头,使他顺利地克服了入学初期的种种难关。不仅牢固地掌握了所学的各门课程,而且越学越轻松,还能够拿出一些时间和精力,开拓课外学习渠道。

   在这期间,他除了看很多各种类型的电影,参加了一些拍摄实习外、一有时间,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图书馆里看书,或去外面书店里翻书了。科学院图书馆、国立东方图书馆都是他常去的地方。在四中时,他就有爱上图书馆,爱看书的习惯,到了国外,不但延续下来了,更由于学习的需要,发展为爱收集资料,爱翻译文献和写文章。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扩展了自己对所学知识掌握的深度和广度,还提高了自己分析、总结能力和思维‘、写作水平。

   六年的国外留学生活,谷守利接受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影技术教育,系统、全面地掌握了这一领域的知识,包括他特别感兴趣的特技摄影。

   他认为:特技摄影这个专业,是项复杂、艰苦,科技含量很高的工作,特别是在战争片、灾难片中,雷鸣电闪、天塌地陷、爆炸起火等场面,都要用特技镜头来完成。它要求从业人员有扎实、广泛的基础知识、丰富的艺术想象力、极强的动手能力,和不断创新的进取心。不只是趣味性很强,而且还是对一个人的性格、信心、知识和能力的全面挑战。

   一九六一年回国后,他主动要求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做特技摄影师工作,不多几年的功夫,就拍摄了《小叮铛》、《龙马精神》、《草原儿女》、《龙江颂》等好多部深受观众喜爱的影片。由于在工作中使用了在当时极为先进的科技方法来拍摄影片,大大丰富了影片的艺术内容和艺术质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西沙拍海战

   在谷先生的像册里,有几张很有意思的老照片,背景是海边的沙滩,年轻的谷先生正赤膊蹲在那里修理一只炮艇的模型,还有一张则是他坐在摄影机后,正在拍片时的留影。照片背后注明的日期,表明这是一九七五年,他在海南岛拍《西沙儿女》时的工作照。

   那一年,北影厂接受了拍摄影片《西沙儿女》的任务,在当时,这是部反映中华儿女保卫海疆的重点影片,邓小平亲自作过批示,各级领导也都非常重视。北影厂组建了一支有一百多人参加的特技队伍,到海南岛和西沙永兴岛等地,拍摄《西沙儿女》中“海战”的特技镜头。

 
 


   “海战”这场戏集中反映了《西沙儿女》这部影片的主题思想。在这组镜头中,战斗气氛很浓烈,要在画面上表现出敌我双方军舰的穿梭进攻,炮火、水柱连成一片,浓烟翻滚,一片火海的战争场面,反映了我海军将士,保卫自己领海领空的坚定决心,以及我国强大的国防力量。想要拍好,绝非易事。

   作为特技摄影师,要从思想内容、艺术表现力、现有技术设备能达到的水平等几个方面,进行整体设计,要考虑的事情,说是有成百上千,那一点儿也不夸张。首先是要根据剧情要求,选择不同的拍摄场地,在拍摄之前,先后两次到了海南岛、西沙群岛等地选景,查阅当地气象资料,了解潮汐、海浪、风力、风向、日照等诸多因素,确定了拍摄的具体地点和开镜的季节日期。


一九七五年在海南拍摄电影《西沙儿女》
 
 

  这都定下来之后,根据剧情需要,在海南岛榆林港海军基地,按照五比一的比例,组织人员建造了八艘十米到二十米长的,模仿敌、我双方的“猎潜舰”、“护卫舰”、“炮艇”等“军舰”模型。模型上面“大炮”发射炮弹,以及在海面上的穿梭前进,后退、拐弯等动作,都是用无线电来遥控的。这也是我国第一次采用无线电技术遥控大型舰模,在大海中拍摄特技镜头,为今后的特技摄影积累下了不少的经验。

   到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开始了正式拍摄。外景选在海南岛的铁炉湾。在这片宽阔的水域里,三米多深的海水中,按不同方位,竖起了大型铁架。摄影机架在台子上,面对着敌我双方的“军舰”,来往穿梭战斗,空中炮弹横飞,烟雾滚滚,“敌舰”中弹,起火下沉,大海成了一片火海,场面很是壮观。

   在那段时间里,谷先生每天都要早上五点起床,到海面上去定拍摄角度和摄影机机位,然后回来检查各部门的工作准备情况。吃过早饭后进人现场,一千就是一天。晚上还要召‘集各部门负责人开会总结;布置第二天工作。都干完了,也就到十二点多钟了,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即使是在身体不适,发烧到了摄氏38度的时候,也从不离开工作岗位。

   工作不但紧张,而且环环相扣,不能有任何差错,稍有疏忽就会造成拍摄失败。重拍、补拍是常有的事,而拍摄又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经常是一切都已准备停当,而只是不经意间,一片云彩随风飘过,遮住了阳光,就会让你一天的准备落空。类似这样的事,时有发生。这一切对人的耐心、信心不能不说是个巨大的考验。

   更由于拍摄是在海面进行,要搞海底和海面爆破及施放焰火等项目,参加拍摄工作的人员安全就要特别注意。而这一切,谷先生都是游刃有余的应付下来了,在规定的日期内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影片放映后,不仅观众认可,而且得到了行家的赞扬,当地海军基地司令看了样片后,找到他说:“你们怎么拍的啊?竟和真实的海战一样!”

   立体电影的诞生

   一九七九年初,谷先生在英国一家电影制片厂里参观考察时,一位英国同行给他看了一个电影画格,上下排列着代表左、右眼的双孔画面,这是一种我国尚没有的新,型电影形式————单机立体电影。在当时,欧美也只有少数国家能制作,因形式新颖,表现手段丰富,能让观众体会到真实时空的审美享受,深得观众喜爱。 ,

   为了让我国观众也能欣赏到这种形式新颖的电影,谷先生回到国内后,向文化部提出了研制申请。经文化部批准,很快的就组建了一个研制小组,动手能力极强的谷先生亲自从“八一厂”借来一架能装两台摄影机的机座,又修好两台旧摄影机装上,拼装成一台立体电影摄影机。然后通过印片方法,将拍得的两条代表左右两眼的画面,印到一条胶片上,从而得到了一个完整的立体电影画面。就这样,没花多长时间,在一无可借鉴的外国资料,二不花费国家投资的情况下,完成了研制工作。

   形式新颖的立体电影对剧本自然也有它独特的要求,有着一定文学功底的谷先生又亲自出马,组织写作班子,编写出了专用剧本。接着就是组建摄制组,经过紧张有序的工作,只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拍摄完成了我国第一部单机立体电影——《欢欢笑笑》。

   首映式安排在安徽合肥举行,那一天真可说是:街头巷尾,人人议论“立体电影”;男女老少,个个评说“欢欢笑笑”。反响强烈,盛况空前。

   紧接着,一九八二年初,在山东邹县召开了立体电影推广会,同时在济宁举行公映。放映电影的那几天里,不仅城里面是万人空巷,附近农村的农民也是半夜起床,跑几十里路赶来观看。更有些老年人坐在手推车里,让儿女们推着来看,情景着实感人。那几天里,谷先生有时站在影院检票口分发立体偏光眼镜,有时坐在影院观众席里听取观众意见,见到大家那欢乐的表情,喜悦的目光,一种为人民服务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心中不禁涌现出要为工农大众作出更大奉献的阵阵冲动。

   回到北京后,谷先生马不停蹄,从剧本策划到组织拍摄,很快就又推出了《快乐的动物园》、《侠女十三妹》等多部观众喜爱的影片。在全国掀起了立体电影热。

   为了能把立体电影在农村普及开来,他又主持了成套十六毫米立体电影放映设备的研制,成立了“北京立体电影中心”,从拍摄到发行、放映组成一条龙,把立体电影直接送到了农民兄弟那里。在我国进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那一年里,他还组织人员,亲自把电影送到广西前线,让猫耳洞里的解放军战士观看,鼓舞战士们的斗志。

   在这以后的几年,虽然因发行体制不健全等非个人能力所能挽回的原因,立体电影由高潮走向低落。但谷先生只要一想起当年观众观看时的热烈场面,农民兄弟那兴奋的表情,猫耳洞里战士们那欢乐的笑声,整个电影行业人员齐心合力,研发立体电影的热情,他就感到心头发热,眼眶湿润,体会到了为人民服务的真实含义。
拍摄第一部磁带电影

由于传统影片用摄影机进行拍摄,是把影像记录在胶片上,经洗印加工,再把影像复原放映的。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只有摄影师一人可以看到画面。导演、演员和其他创造人员都是在看不到画面的,情况下进行工作的,画面构图、演 t员表演、剧情的气氛和节奏等画面效果,只有经过洗印加工后才能看到,不满意就得重拍,而重拍的效果仍然有着很多不定因素,这就给电影拍摄的数量和质量带来很多局限,造成摄制成本高,拍摄周期,长,而且艺术质量受影响。人称“电影是遗憾的艺术”,那是一点不假的。

   传统的电影摄制方法,限制了电影艺术的发展,所以,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随着电视的广泛流行和电视技术的发展提高,在国际上,电视技术和计算机图形技术,已经开始进入电影领域。我国也密切注视着这一新的趋势动态,开始了影视结合的研究。

   谷先生在对国外新兴起的先进技术作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工作之后,认为采用这些先进的新技术,可以满足现有的制片工艺和设备所无法达到的要求。但如何具体运用,还要通过实践才行。因此,作为第一步工作,他决定拍摄一部实验影片。这也就是我国第一部运用了电子技术拍摄的磁带电影试验片——《避暑山庄)。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谷先生带了四十多人的一支队伍,包括摄制技术人员和导演、演员在内,到了承德,进行边试验边拍摄。

   在这部影片中,谷先生利用摄像机从不同角度,不同场景来拍摄和录制画面,再对通过录像通道所传送的画面,进行有选择地录制、编辑。在这过程中,还进行了电子剪接、合成、制作特技画面等工作。

   整个拍摄过程中,导演和摄影师通过监控屏幕,能同步看到画面效果,纠正存在的问题,对演员表演场面,也可以反复练习,调动演员情绪,烘托气氛,等一切都准备好了再拍摄。而且由于磁带可以重复使用,这样也可以节约不小的成本。此外,由于摄像机内部没有机械传动,消除了噪音根源,给同步录音带来方便。还由于可选用高灵敏度显象管,降低被摄体照度要求,从而节约照明灯光的用电量和布光时间。

   这部试验片的拍摄,应该说是电影电视结合的一次尝试,谷先生一向认为:影视艺术的发展,离不开技术的进步,影视技术的每一次革命和进步,都会给影视艺术注入新韵生命,使影视艺术的本体特征,更趋完善和成熟。现在他把他十分丰富的影片拍摄经验,和对于电子技术及新兴起的电视技术的全面深入的了解,都运用到了《避暑山庄》的拍摄中,从中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为今后采用新技术进行电影摄制,开辟了一条新的路径。也为今后电影事业的发展,培养和锻炼了一批技术骨干力量。

   时至现在,影视结合工作已大见成效,磁带电影得到推广,用电视手段制作电影亦已普遍应用。谷先生确实是功不可没。

   发展电影技术的领头人

   搞了一辈子的电影技术研究的谷先生,始终认为:当一项技术发展到了顶峰后,不思改革,那就要走下坡路了。所以作为电气一——机械时代产物的电影技术,到了现时代,若不弃旧图新,必将走上末路。

   改革开放以来,作为我国第一批派赴国外考察的专家,他在欧、美等影视技术先进国家,十分详尽的了解和研究了国外的发展情况,提出了我国电影技术发展思路。他还查阅、翻译出版了不少国外有关的技术文献,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研究工作。一九七九年,当时的文化部科技局成立录音录像所时,谷先生被任命为总负责人。主要进行图,形图录技术,高清晰度录像技术的研究工作,以及用电子技术拍摄电影,制作特技等项工作。同时,电影电视的图像转换技术研究在他的领导下,也逐步开展起来了。

 
 

电影《小叮铛》剧照
   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立体电影”、“磁带电影”外,“窄银幕变宽银幕电影制作技术”、“双孔电影”、“时间差立体电影摄影技术”、“互补色立体电视技术”、以及“计算机技术在电影中的应用”、“电子特技”、“特技动画”等项目,也都在他主持研究和指导下相继开发成功。并分别获得了我国不同级别的科技成果进步奖。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还组织策划了影片《疯狂的兔子》数字特技拍摄与制作工作,完成了我国第一部运用计算机图形技术故事影片制作。这些开创性的工作,为今后我国的电影电视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面对自己所取得的这一切,谷先生始终保持着一位学者所固有的谦虚态度,认为这些成绩都是他和他的同事们集体努力的结果。

   作为一位科研工作的领军人物,他那时采用了一种开放式,互动式的研究形式。首先由他确定课题项目后,分成若干子项目,分别交给不同单位的人员进行研制。有问题就由他组织大家集体商讨,共同研究,具体工作则分头进行,有分有合,平时他要进行具体指导,最后由他总体把关。他特别注意到要让每个参加者,既能感受到自己的工作责任,又能体验到整个集体和谐愉快的工作气氛。

   他说:“作为这些科研项目的负责人,我在实践之中,结识了许多的朋友,这些人是真正事业上的同志,相互之间不计名利,不讲报酬,一心所想的只是要多干实事,多出成果,多做奉献。和具有这样思想境界的人们一同工作,真是一种幸运。”

   由于谷先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担任着中国电影公司总工和童影厂生产厂长的职务,这就使得他在全身心地投入到电影技术工作中的同时,也做了大量的电影艺术方面的工作,如影片题材的确定,剧本编写审查,导演演员人选的确定,摄制组组成,直至影片艺术技术质量鉴定,完成拷贝审查等等,都要由他负全责。他曾担任了几十部影片的监制,其中《我的九月》、《孙文少年行》等诸多影片,都获得了国内、国际大奖。这些影片在国外的极好反响,使得童影厂在国际上享有盛誉。

   助人为乐有求必应

   上学时,同学之间的无私帮助是很自然的事,而一旦步入社会,各种环境条件下,各种因素交叉影响下,有时难免就要打点儿小折扣了。

   可谷先生从来不是这样,在校期间,在他对同学有些帮助,为集体做了点儿事之后,老师的表扬,同学们赞许的目光,曾使他心中充满了快乐和成就感,而这种感觉一直在他心中延续到了现在。助人为乐,有求必应,成了他的做人准则。

   参加工作以后,由于长期担任技术领导工作,所以常有一些青年人找上门来寻求帮助。对此他总是有求必应,自己的工作再忙,也不会把人家拒之门外。

   在一九八二年夏季,曾有两个年轻人,从宁波到北京来找他,把一张草图摆到了他的办公桌上,说是想要制作一台立体摄影机。

   对他们的想法,他首先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然后根据他们的设计方案,提出了修改意见,使这个方案具有可行性。然后又和他们一起讨论如何具体实施。起先,这两个年轻人说要自己制作,谷先生劝告他们说:“做一台新的摄影机困难可是不少,牵扯的专业很多,工艺复杂,不易成功。以他们现有的水平和能力,不如利用一台旧摄影机进行改进,比较协实可行,这样,·不仅时间、经费都可节约不少,而且成功的把握更大。”以后,他又想方设法的帮忙搞到一台旧机器,进行了局部改装,顺利完成了这个项目。

   项目的完成,使这两个年轻入获得了浙江省的科技二等奖,他俩很快地就把这个项目转换为生产力,进入市场后,赚了不少钱,为他们的研究所盖了办公楼,还为所内职工盖了宿舍。后来,谷先生又帮他们拍摄了一部立体影片《j匕京风光》,上映后反映也很不错。直到现在,他们还和谷先生保持着联系,对他十分感激。 ·

   类似这样的事,还有许多。直至现在,每年都会有一些地方电影公司的经理来北京找他请教一些事情,或是要他帮助联系工作。还有些爱好文学的农民兄弟,找他修改文艺创作的剧本等。甚至还有些在生活中遭受不公平待遇的人,找他来写上访状子的……他把这一切都看成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只要力所能及,他从来都来者不拒,有求必应。

   相伴四中精神

   几十年来,谷先生为我国电影事业而勤奋工作,常年来,经常是身兼数职,在北影厂期间,搞摄影工作的同时,还负担技术研究和行政领导职务;在童影厂的时候,担任生产厂长、总工的同时,还兼着中国电影公司的总工;在中国电影科研所任所长时,还兼着北京立体电影中心的总经理。除此以外,他还身兼十多个社会职务,许多全国性学会、协会的理事长、理事,国家自然基金项目评审,电影政府奖评审委员,广电部高高职称评定委员会委员等等。因工作需要,他还撰写出版了各类专业书籍、论文数百篇,参加过《中国大百科全书》、《电影艺术词典》等好几部辞书的编写工作。至于在大学开课讲学,到外地办培训班,与国外同行交流等外事活动,他从来都是随叫随到,不讲价钱。长年累月地出差、开会、出国,他总能保持着旺盛的精力,每干一件事,都有创新,都出成果,他也因此而获得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荣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究竟是什麽原因使得他有那么旺盛的精力,能做出那么多的事来?这一度让他成了别人关注和研究的对象。许多人不明白,他取得这么多成就的能力,是如何培养的;在常人眼里看来是超负荷工作的动力,来自何处。

   谷先生对此的回答很是简单:“一个人的进取精神,工作能力和态度是在青少年时期形成的。中学生时代,对一个人性格、意志、毅力的培养,有着关键性的作用。勇于进取,乐观向上不都是‘四中精神’的组成部分吗。‘四中精神’是促使我前进的永远动力。”

   谷先生是一九四八年考入四中的,入学后不久,北京就解放了。那时,虽说年龄还小,但经历了共和国诞生的这个伟大历史时期,感受是很深的。所以很快就加入了青年团组织,担任支部委员和团委的宣传干事。负责学校里《中国青年》杂志的订阅发行工作。在课余时间里,从挨班宣传征订,到去邮局领取刊物,然后按班分发;从组织同学阅读,写学习心得到编写宣传材料,出黑板报,都是他一人经手操办。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做到了忙而不乱,井井有条。以后长期担任学生干部,也都是如此,青少年时期的这种培养和锻炼,对于他今后能够具有认真负责,积极进取的工作作风,具有一定的组织能力和决策水平,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他常说:“刻苦的,实事求是的学习态度和对知识的无限渴求,都是我在四中时期养成的。在校六年期间,母校不仅给了我德、智、体、美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全面教育,使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坚定的政治信念;同时也培养了我实事求是,不断探索的学习态度,以及对知识的无限渴求。这都是四中给予我的,终生受用不尽的财富啊。”

   教育的力量是无形的,也是无穷尽的,为中国电影事业奋力拼搏并取得了令人称赞的成就的谷先生,把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四中精神”联系在了一起,这对于同为校友的我们大家,应该是个鼓舞和激励。

   (久文)

 

xyb2003.9.18_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