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供京城
——记61届校友韩庆祥
  向居民供应清洁卫生的生活用水,是一座城市必备的功能之一。北京在没有建成城市自来水设施之前,只能通过打井,取用浅层地下水作居民用水。直到进入20世纪以后,一些受维新思想和洋务运动影响的人士,以及居住城内的部分商户,向清政府建议在京师兴建自来水厂。1908年,清廷农工商部大臣上书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建议兴建自来水设施,很快获得准许,成立了“京师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开始筹建京城第一座水厂———东直门水厂。经“招商集股”筹得资金后,委托德商天津瑞记洋行承包工程设计和施工,于1910年3月全部工程完工,正式向北京城区供水。算起来,至今刚好一百周年。

  然而,现在来看,当时这个水厂的供水能力实在有限,供水范围“内以禁城为止,外以关厢为限”,供水管线只有147公里,日供水量1.87万立方米,只能在京城中心区域,为少数人提供生活用水而已。在此后的四十年里,虽然经历了晚清、北洋、日伪、国民政府等时期,但这座水厂的供水能力却一直没有增加多少。1949年北平解放前夕,北京供水设施仍然仅有东直门这一座水厂,日供水不过5万立方米,供水范围限制在市内繁华地区,大多数居民用水则是通过自挖土井或用压水机取用浅层地下水。虽在1942年曾动工修建安定门水厂,但数度推延,迟迟不能完工,最终化为泡影。

  上些年纪的老北京人都还记得,上世纪50年代初期,在北京的胡同里还不时能看到吱扭作响的独轮水车。送水人肩挎绳绊,两个水槽分搭在车轮的左右,上面架着两个木水筲,挨门挨户地把水倒入每一户人家的水缸里,这就是“水车子”送水的情景。水车子里的水则是从“井窝子”里打上来的,那是一种简陋的用压水机取水的浅土井。

  幸好这种情况没有再延续下去,在新成立的人民政府领导之下,自来水公司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迅速恢复修建安定门水厂,为城里的200万人解决用水问题。接着就拉开了全市普及供水的序幕。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遍布全城的大小水站基本安装完毕,城区住户都能吃上自来水了。只不过水站虽然建成,但除了新建住宅和一些楼房,供水管路可以通到屋内,大部分居住在平房里的住户,吃水还是用肩挑手提,到数十米甚至百米之外的街巷水站去接水,冬季取水更为困难。

  这种情况到上世纪70年代开始有了改善,为了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自来水公司陆续将公用水站分期分批改装接入到各户院内。大概用了十年时间,三环路以内的公用水站全部进入居民院内,京城百姓从此可以不出自家小院就满足用水需求。

  至于现如今,随着四合院的消失,千家万户住进楼房,自来水管道已经直接入户,居民足不出屋,拧开龙头就能流出自来水,其实不过是30多年的事儿。但已让眼下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其父辈们,当初日常用水的艰难情景了。

  对北京城“自来水”的历史,做这样一番简要回顾无非是想说明,时代的进步,促使人们的生活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改革开放以来,北京城更是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变化,每个人都为此做出了自己的奉献。而对为城市供水现代化努力工作的人们,我们尤其应该心怀敬意。

  为此,“校友报”特别邀请现在担任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常务理事兼编辑出版工作委员会主任的我校61届校友韩庆祥回校座谈。向我们介绍北京“自来水”的由来和沿革,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北京市自来水公司的飞速发展。

  韩庆祥是在1979年由天津港调到北京市自来水公司的。在此之前,他原本在大连海运学院轮机专业本科毕业,“文革”中当过港口搬运工,也做过多年的技术员和企业基层领导,还曾参加中央四清工作队,下过乡,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进入北京市自来水公司后,先在公司科研所和水厂工作了一段时间,1983年被提拔进入公司领导班子,先后担任副经理、总工程师等职务,至今已在北京市自来水公司工作了30余年,对改革开放以后,北京“自来水”的发展变化,可谓了如指掌。

  在校友会的会客室里,我们的话题是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刚刚进入自来水公司的时候说起的。

  韩庆祥给我分析了那个时候,由于北京水资源出现短缺,使得自来水公司面临着一个极为尴尬的局面,其具体的起因是:由于超量开采,使北京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浅井干涸、深井出水量减少,市区内已形成大面积的漏斗区。加之未经处理的工业、生活污水的无序排放,使得永定河冲积扇上的取水井,有不少都因受到污染而报废。当时,市区内一半以上的地区,不得不降压供水或限时限量供水,很多竣工的楼房因通不了水而无法使用,出现了严重的“水荒”。

  他告诉我说,正是因为出现了这种情况,促使了第九水厂的兴建。

  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1984年初,市府办公会决定投资兴建日供水能力可达150万立方米的第九水厂。经过两年的准备,1986年正式动工,到1999年6月工程全部完成,从根本上缓解了北京缺水的紧张状况。

  韩庆祥特别提到,在自来水的处理工艺上,第九水厂除采用了加药-混凝—澄清—过滤这样常规的水处理工艺外,还采用了活性炭吸附,再经氯化消毒的深度净化工艺,进一步把水中的异味以及各种有机杂质去除掉,最后将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清水送入城市配水管网。目前已成为亚洲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水质最优良的现代化大型饮用水水厂之一,在首都的经济建设和城市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在增加市区供水能力的同时,自来水公司还加大城市供水管线的铺设力度,不断地增大供水管网密度。供水范围从仅限于城区的中心地带,发展到涵括城近郊区更大的范围。韩庆祥对我说:在此之前,北京自来水管网呈树枝状布局,自来水管网东密西疏,水压东高西低;流向由东向南方、西方,单向供水,所以压力极不均衡。经过这些年的努力,现在市区内所有供水管网都已连成环状管网。环环相通的供水管网,不仅均衡了地区服务压力,而且使水厂缩小了供水半径,可以有效地实施对置互补供水,提高了安全供水的可靠性。

  在和我的交谈中,韩庆祥认为所有这些变化,离不开改革开放以来,北京经济的发展。他说他在自来水公司的这些年,正是自来水公司一方面加快供水基础设施的建设,另一方面依靠科技的力量,不断提高服务水平,由经验型管理向知识型科学管理转化的过程。尤其是1999年8月,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开始了由过去计划经济靠政府补贴向市场经济自负盈亏转变,机制和体制的根本改变,给自来水公司带来了全新的变化。

  现在,全市的日供水能力已达300多万立方米,供水管线总长达1万多公里,初步形成了以北京城区供水为主,涵盖远近郊区的城乡一体化构架。在供水能力、自来水水质、资产规模、技术装备、企业管理和经济技术指标等方面,均居国内同行业领先水平,是目前我国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城市供水企业之一。

  企业的发展,离不开科技进步,在自来水公司担任多年总工程师职务的韩庆祥,对这点有很深体会,所以他特别注重依靠科技力量,促进服务水平、管理水平的提高,加速企业整体由经验型管理向知识型科学管理的转化。

  水质监测历来是自来水企业管理工作的重点之一,韩庆祥对此非常重视,加强了规章制度的建立和新技术及先进仪器设备的引进。经过多年努力,目前北京自来水公司已经形成了由水质监测中心、水厂化验室、水厂运转班组组成的三级检测制度,建立了由实验室、移动监测和在线监测三部分组成的立体化监测构架。以确保出厂水质的合格。公司的水质监测中心配备了先进的仪器设备其检测手段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率先在全国同行业中达到新国标规定的106项检测能力认可,取得了国家级实验室的资格。“水厂的出水水质和供水主干管的水质都能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不一定能保证老百姓实际上就能用到清洁卫生的水。”在我向他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后,韩庆祥说他在工作实践中,也注意到这件事了,原因是一些建筑时间较长的楼内供水管线由于老化锈蚀,使自来水受到了二次污染。如何改造户内自来水管线以解决自来水二次污染,这是多年来困扰国内外同行的一个共同的难点问题。经过多次市场调研、论证,在反复试验的基础上,他们决定采用“旋风”技术,对城市建筑中现有的户内管线进行除锈和喷涂内衬工艺,以避免自来水在输送过程中的二次污染。韩庆祥向我介绍说,这项技术在不破坏墙面、路面和建筑装潢情况下,就能清除管道内壁的水垢、水锈,对于难以寻找到的“针眼”渗漏也有自行修复功能,不仅保证了自来水的水质,而且也解决了一些用户因供水管道堵塞、内径变小出现的无水或水流细小现象。保证了改造后的管线出水,符合国家饮用水标准。

  城市供水是项大的系统工程,环环相扣,相互影响,在各个方面都不允许丝毫懈怠。韩庆祥告诉我,在供水过程中,管网漏水是造成各种事故的主要原因,也是自来水企业管理中的主要内容之一。快速准确,查找漏点成为减少管网漏水损失的重要手段。自上世纪80年代,公司就从加强规章制度的执行力度和提升监管技术水平两方面,着手研制“城市自来水配水管网管理系统”,不久即通过北京市科委的技术鉴定,正式投入运行。进入90年代后,引进了计算机管理技术,管网的基础数据全部输入微机。使绘制管线图、统计各种数据由过去的人工操作变为微机管理,其工效有了大幅提高。由于能够由系统代替人工制订事故关闸方案,使关闸更加及时,减少每年漏水损失达数万立方米。近几年来,在“城市自来水配水管网管理系统”的基础上,公司对此系统进行升级改造,研制开发出“城市给水管网地理信息管理系统”,即GIS地理信息管理系统。它的研制成功,实现了供水管网信息资料与其他系统资源共享。同时,为配合此系统,还建立一套GPS卫星测量和定位系统,为查找被掩埋或无明显参照物的管网设备提供了技术支撑,快速进行闸门定位,从而为及时抢修赢得宝贵时间。

  在引进新技术的同时,韩庆祥还非常重视科研工作,为此付出了极大的精力。

  前几年有一项针对提高北京市饮用水水质的研究课题,取得的成果已经在北京市自来水公司和我国供水行业其他大公司的实际生产中得到应用。对提高我国管网水质、保障人体健康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

  课题的主要内容是对水源水和管网水的AOC(可同化有机碳)含量及生物稳定性进行研究。课题对北京市五个典型水厂的水源水、出厂水、管网水及用户端的AOC和BDOC(生物可降解溶解性有机碳)以及细菌学等指标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测定和评价,建立了管网腐蚀与水的生物稳定性的关系,研究了不同组合工艺对饮用水水质的改善效果,为改善管网水质提供了科学依据,这种大规模的、系统的研究在国际上尚属首次。

  这个课题在国内首次提出饮用水生物稳定性的概念,建立和改进了AOC和BDOC测试方法,已被国内水处理行业广泛采用,课题所确定的AOC和BDOC的控制标准,已作为企业内部标准执行。

  这其中的大部分内容在国内尚数首创,研究成果总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中AOC先后接种测定法和以3天的BDOC代替28天的BDOC、不同条件下水中AOC在管网中变化的一般性定性模型、水中AOC对管网腐蚀的影响,在国内外都是第一次提出。根据这项研究成果提出的减少出厂水AOC含量的有效处理技术和综合改进水处理工艺及管网水安全输送技术,以改善北京市管网水水质,提高管网水质生物稳定性,保证管网水的安全输送,为北京市将来新建水厂的工艺选择提供技术指导。

  这项研究提出了重视管网水质安全输送的新理念,开创了国内饮用水生物稳定性研究的方法学和新的研究方向,为全面掌握北京市供水水质提供了大量的基础数据,为提高北京市的饮用水水质提供了技术支持,加快了我国在这一领域与国际接轨的步伐。

  韩庆祥在北京自来水公司工作了30多年,尽心尽力,取得了不俗的业绩,被授予“首都劳动奖章”这样相应的荣誉。但他没有对此多说些什么,只是在与我道别的时候对我说:“北京的自来水事业走过了百年的历程,它经历了旧中国的荣辱兴衰,也沐浴了新时代的灿烂阳光,能够为这一事业尽一份力量,我感到十分自豪。如今因年龄原因,我已从一线退了下来,但我仍然坚持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因为,能为这一事业做出奉献,是我一生的荣耀。”

  张乃久(62届初中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