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人——民族振兴的前卫队

记北京大学亚太研究院院长何芳川
 
 

  

  何芳川是我校一九五六届校友,考入北京大学东语系后,留在北大任教。曾担任过博士生导师,一级教授,历史系主任,海外教育学院院长,北大副校长等职。何教授今年64岁了,仍担任着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亚太研究院院长,中国历史学会副会长,北京市社科联副主席等职务。他是专门研究中国文化及中西文化交汇的著名学者,从教四十余年,在史学界,桃李满天下,且著作颇丰,享誉海内外,被美国、香港等多所著名大学聘为客座教授。

   何芳川对四中感情极深,前几天,校友会刘铁岭会长到他那做客,聊了大半天。他从十几岁考入四中谈起,情真意切,感人至深。下面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述说……

“母校让我记了一辈子 !”

   前几年有一次我在毛家湾开会,会后信步走进了阔别几十年的母校。我没有惊动任何人,在母校内到处看看……在老校长室前看到了张老、刘老的塑像,我久久地伫立,心头一热,不由眼泪滚了出来,深深地向二老鞠了三

 
 

个躬。校园内静悄悄的,我在回廊椅子上坐了下来。多少往事,象放电影般地涌上心头。母校啊,魂牵梦萦地让我记了一辈子……

   十四岁那年,四中中考发榜了 !我和表弟挤在人群中看着玻璃窗内密密麻麻的录取名单。我的心咚咚地跳着,眼睛迷迷糊糊总看不清字。忽然表弟大叫:“考上了!考上了!这不是你的名字吗?”

   啊 !何芳川!我真的考上四中了!

   回到家里,爸爸不知怎的,不会说别的话,只是一个劲地重复:四中是个好学校 !四中是个好学校!

   高二时我入了团,还当上了刘海小学的辅导员。一到假期我就带着红领巾们搞活动,跑遍了北京市大大小小的公园,在北海泛舟唱起了“让我们荡起双桨……”

   那时候,每年的“十·一”,我们四中都是国庆游行体育大军的尾旗队,我是第一排的成员。游行前,每天迟文德、韩茂富和大吴老师带领我们在操场甩正步。“十·一”白天去天安门游行,接受毛主席的检阅,晚上去天安门广场跳舞。记得班里贴的宣传画就是年轻的地质队员,英姿勃勃身背勘探工具志在四方,唱着“是那山谷的风……”热爱祖国的思想深深扎根在幼小的心灵里。

   上高三了,面临高考大家心情都很紧张,弦绷得紧紧的。刘老第一次给我们上课时,很和蔼地说:不要着急,我们慢慢地来,慢慢地来……让大家轻松许多。

   张老第一次给我们上课也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向全班同学深深地鞠了一个大躬,然后很大度地说:我是专门给北大清华培养人的 !一句话令人豪情满怀。

   高三教政治的是马泽民老师,又帅又有才气。他在高考前给我们编了—‘套复习提纲,要求大家一字不漏地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也不许错地背下来。结果四中学生高考政治平均分是 93.5。考完试同学们竟高呼“马泽民万岁!”

   当时学校党支部书记刘铁岭、团委书记屈大同都比我们大不了几岁,是我们心目中的偶像。我记得最深的就是他们教育我们,光—个人好不算好,要大家都好才行。我们就是这样去做的。高考时间再紧也舍得拿出时间为集体做工作,中午班干部围在一起边吃饭边开会边研究工作,周末还帮助后进的同学,和他们一起做功课,下午在一起锻炼,围着操场跑圈。

   很多做人的道理就这样润物细无声地扎根在脑海里,逐渐成了自己的思想方法。要爱诅国、爱集体;要吃苦在前、享乐在后,要刻苦顽强;要炼就强壮的体魄;要乐意帮助别人。

   一谈起这些,有的年轻人就不爱听,说这是什么年代了,说这些老黄历过时了……可我认为这些必须说,这些宝贵的优良传统决不能丢,民族文化中的宝贵遗产,是需要发扬光大的。从我个人——生所走的路中就深切体会到它所起到的作用,令人终身难忘,受益终身。

   “母校管了我一辈子!”

   回想几十年走过的路,四中教育使我一生受恩惠无穷,母校可以说管了我—辈子。在我人生重大事情抉择时,心灵深处左右人生路的无不是四中的教育在起着作用。

1992年春,我在柏克莱加州大学访问研究中,奉召返回北大,担任历史学系主任。后又是再次召回祖国,担任北大副校长,说实在话我不是没有思想斗争的,记得1992年春返国前夕,我坐在寓所窗前,面对窗外青山,空望无语。明知此番归去,在行政事务中拼搏,对自己的学术生涯,滚滚红尘“凶多吉少”。

   这十年间,学长学弟们,经过学海苦舟之旅,早已学富五车,著作等身。反观自己,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哪堪再提学问二字 ?当然在物质收入方面更无法可比。怎么办?想想上高三面临高考,为何舍得拿出大量宝贵时间做学生干部工作,为何还去帮助落后的同学?这是一类的问题,是为集体为他人的想法及演变成为祖国的知识分子的使命感、责任感,加上功名心,促成了我越洋而归。在我担任历史系主任三年期间,从系里只有三万元发展为有70多万元;年教师平均奖金从400元增至3500元。做北大副校长期间主管文科、外语,有两万余人的成人继续教育,及北大图书馆、北大校史馆、北大档案馆的工作。其中还经历了北大百年校庆的工作。我一个近60岁的人如此巨大的工作量,繁忙程度可想而知。用家里人的话来说,早上出门象打仗,晚上回来象败兵。但回味起来还是青少年时代的学识、思想、体魄甚至如何合理分配时间等方面打下的良好基础,使我得心应手,应付自如。

   就是在一些具体事的处理上,我十四岁受到的教育和我五十四岁处理事情都有着密切的联系。上高一时,我们在高一 (6)班。我们这个班是从各区校考入四中的,所以同学们有种杂牌军的感觉。四中绝大多数高一同学是从四中初中升上来的,故我们称他们为嫡系部队。而偏偏在一次校运动会上,各班运动员通过主席台,一位副校长做解说,高一(1)班过来了,他解说得十分带劲,高一(2)、高一(3)、一直到高一(5)班他都做了有声有色地宣传,偏偏到了我们高一(6)班通过主席台,他卡壳了。这一下我们本来就很脆弱的神经被深深触动了。会后我们几个班干部急了,找到这位副校长大闹,还要闹到校外去。是刘铁岭老师及其它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组织原则和内外有别的课,后来事情圆满地解决了,当然副校长也做了解释,同学们也心平气和了。

   同样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和留学生学区负责人时也遇到一件事:当时国内的一些情况,引起了留学生们的不满,而我负责的学区也有类似现象。怎么办 ?我就想起了内外有别四个字,想起了当年四中的老师们的循循善诱。我便做了大量的工作,使同学们没有游行也没有在国外的报刊上发表什么声明,而经过内部讨论畅所欲言把问题解决了。我们这个学区受到大使馆和中国政府的表扬。

   还有一次,意大利论坛中我的发言引起重视,罗马教皇要单独召见我。由于头脑中组织观念强,我请示了大使馆,果然,大使馆掌握一些情况,让我不要去参加召见。不久这位教皇被批判下台了,我才没有陷入尴尬之中。几件事的处理和几十年前的教育不是有联系吗 ?

   类似这样的大事小事回忆起来,母校的教育,一些想法变为思维习惯,变为行为指南,形成所谓座右铭确实一生受益无穷。

   “四中人——民族振兴的前卫队 !”

   前苏联解体不久,中国“六·四”事件之后。我在哈佛大学演讲,一位美国教授问我:“你对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发生的根本变化怎么看 ?你认为中国将会怎样?”我直接了当地问他:“你是否要说下一个该轮到中国了?”他非常猖狂,趾高气昂地大声说:“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明确地回答他:“中国决不会步他们的后尘,中国要走一条自己的路。请你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

   是啊,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我要理直气壮地说, 21世纪,中华文明将重新进入世界文明的主流地位,甚至要超过古代华夏文明在世界的影响力,超过西方。我为什么这么说?首先,中华文明悠久的历史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以“儒、佛、道”为核心的五千年的传承,在盖神皋之胜地的传承,在56个民族中的传承,真是旖旎多姿,灿烂辉煌。世界上哪一个民族有此骄傲?!另外,我们民族的基因又有其独特的优越性,如海纳百川的包容性,如“和为贵”、“天地人和”共同走向和平、合作、进步的未来的博大性。这些都使得我们在对外关系中构建和平、平等、多元的世界新秩序中发挥作用。再从世界五大文明的延续发展来看,古希腊、罗马、埃及、巴比伦、印度,伊期兰教、基督教、佛教等有什么希望吗?西方的文明确实在近代占据中心位置,但它能进一步批判自身吗?它能摆脱自身的阴影吗?我看很难。而中华文明它能扬弃自身的问题,发扬光大好的东西;它又能扬弃外界的东西,把全世界文明史上一切好的东西吸收进来,把坏的东西批判掉。所以中华文明的复兴是最有希望的!更有利的是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建设,物资财富大踏步地前进,综合国力大大地加强,经济基础的振兴为中华文明的复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一切都预示着21世纪中华文明将重新复兴!进入世界文明的主流地位。

   我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不少学生在质疑,认为我谈的与现实反差太大。的确,现实中人们看到的是文明在下掉,道德在滑坡,社会风气低下,贪官污吏一大堆……这确实是事实,但我要说掉得差不多了,快要反弹了 !难道你没看到很多新的苗头,新的曙光吗?中华文明的本质不是这些负面的东西,熠熠生辉的民族精神必将喷薄而出放射出她应有的光芒!不是吗?我坚信!谈到这就要谈到四中人,北大人。当然我这是指广义的四中人和北大人。在任何时候,尤其在民族最黑暗最危急的时候,总要有一批人站出来,他们不能随波逐流,他们不能消极,他们应该做什么?

   我印象最深的是四中的领导、老师,不但教我们知识更教育我们如何做人 !做四中人!

   什么是四中人 ?四中人就是振兴民族的前卫队!大家悲观,我也消极,大家没希望,我也跟着混,那不是四中人!中华民族建一个北京四中不是让你只顾个人好的,你要好,还要带动周围一大片好,还要民族好才是四中人!你必须有历史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才是四中人!你要有坚定的信念引导民族向前进,对社会进步起到推的作用、拉的作用,这才是四中人!

   我在给考入北大的新生做报告的时候,首先介绍我自己,我是从北京四中考入北京大学的,在座的有我母校的校友吗 ?下面哗哗的一片掌声!是啊,我是四中人,我深感一辈子自豪,一辈子骄傲!

邹静怀(65届校友)

 
     
     
     
 
xyb2004.1.8_p6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