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 作家 外交官
——记北京语言大学法语教授胡玉龙先生喜获殊勋
 

  我校1960届文科班《白屋同窗》的校友们,时不时便会给人一个惊喜。日前,又一位“窗友”———北京语言大学法语教授胡玉龙先生,荣获了法国教育棕榈骑士勋章。该勋章的证书系法国总理以法令的形式颁发,由法内阁办公室主任、勋章委员会书记及教育部部长共同签署,今年6月8日,法国驻华大使高毅先生在大使馆主持仪式,亲手将勋章戴在胡玉龙先生胸前。

  教育棕榈骑士勋章,是法国政府对在法国文化教育及交流中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士的表彰,体现了一种极高的荣誉。胡玉龙先生能获此殊荣,是他几十年来在法语教学及研究、介绍、翻译法国文学等方面的辛勤工作的必然结果。在授勋仪式上,胡玉龙先生赋诗一首:“凡夫庸碌本无功,朴拙愚钝怯步行。耳顺之年获殊勋,春来花季伴老翁。法华天涯千山隔,挚友比邻四海通。骑士仰望文阳美,扬鞭奋蹄又出征。”他先用中文,再用一口纯正、漂亮的法文朗诵了此诗,博得在场人士的齐声喝彩。

硕果累累

 
 


  胡玉龙1960年于北京四中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西语系。他 有幸于“文革”前完成了全部学业,分配至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法语及法国文学。1974年至1975年,邓小平同志出来主持工作期间,胡玉龙获得赴法国留学两年的机会。他记得赴法前,邓小平同志曾鼓励他们这批留学生要有志于做高级教授

、高级翻译、高级外事工作人员。通过留学,胡玉龙加深了对法国的认识和了解,弥补了过去在法语听、说上的薄弱环节,在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及研究能力上获益颇丰。1985年,因在工作中的出色表现,胡玉龙以“交流学者”的身份赴比利时深造半年,并获“注册博士”资格(相当硕士)。1986年,胡玉龙通过了极为严格的考试,从1987年开始至今,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翻译工作。每两年一届的联合国大会,他都要承担繁重的翻译任务,平时有活动,也须随叫随到,鉴于他工作认真负责,外语功底深厚,1991年被提升为“审校”,即对大量上报的翻译材料、拟发表的文件审核把关。胡玉龙业务突出,素质全面,自然会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1993年至1995年,他被外交部派往我国驻法国大使馆任一等秘书;1995年至1997年又被派往我国驻比利时大使馆任一等秘书。在两度外交官任内,胡玉龙以其坚定的爱国主义立场、干练的工作作风,及扎实的外语交流能力而不辱使命。

  胡玉龙的本职工作始终是北京语言大学的法语教师,外事工作属于因国家需要而从学校借调。他本就勤勉好学,对业务精益求精,外交官的经历无疑使他得到锻炼如虎添翼,在教学水平上能更上一层楼。因而他深受广大学子的尊敬和爱戴,成为我国在法语教学上具有一定影响的教授之一,且担任了中国法语教学研究会理事。1998年,北京语言大学与全球著名的法国半官方教育机构———《法语联盟》合作开办了《北京法语培训中心》。胡玉龙担任中方校长。他与法方人员真诚合作,共同努力,使该校成为不同专业、不同水平的学生接受法语培训的首选。其高质量的课程,为学生深入学习法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方面是出于教学的需要,一方面是学而不厌的秉性,胡玉龙亦是一位多产的作家、翻译家。他潜心学术,辛勤笔耕,先后出版了《法国文化论集》、《二十世纪法国文学概要》、《天堂儿女》、《夜间来客》、《小王子》、《比较文学之道:艾田伯文论选集》等多部著作和译作。特别是法国著名作家圣?埃克苏佩利的《小王子》一书,在全球范围内广为流传,尤其在西方世界可谓家喻户晓。这部童话作品看似浅显,却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其净心启智的领引功效经久不衰。胡玉龙将这样一部作品评介给中国读者,深受法国文化教育界的赞赏,亦是他荣获教育棕榈骑士勋章的重要成因之一。

感念深深

  获悉胡玉龙荣获勋章后,《白屋同窗》的校友们奔走相告,纷纷向他表示祝贺。而胡玉龙最想和自己一起分享喜悦的人,也正是这帮弟兄。他说,尽管时光已飞逝近半个世纪,但那在用大白粉刷的教室里所培育出的手足深情,却历久弥坚,催人奋进。

  胡玉龙说,他9岁以前父母双亡,是靠姐姐和舅舅拉扯大的,缺少关爱的家庭,贫寒的经济状况,使他体弱多病,性格内向。然而,自融入当年四中文科班这个集体后,他觉得身心仿佛经受了一次洗礼,蓬勃的生机与活力使自己的精神面貌焕然一

新。他自言自己本是一个“朴拙愚钝怯步行”之人,但身边的同学个个才华横溢,同时又朴素真诚,乐于助人,彼此间团结友爱,情同手足。在这个温暖的大家庭里,自己受到强烈的感染,获得了奋发向上的助力。当年同学们为了将来报效祖国而发奋读书,课后一起去北海公园、中苏友好协会、北京图书馆,欣赏经典音乐,参观美术展览,聆听学术讲座,在丰富多彩的活动中增进友谊,陶冶情操、开阔视野,为日后的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胡玉龙自豪地说,我们文科班里后来出了许多国内著名的美术家、电影导演、音乐家、文学评论家、政府高层干部,像谢飞、刘玉山、秦晋等校友无不在其各自的领域里大名鼎鼎,和他们取得的成绩比,我还差得太远了。但我们《白屋同窗》窗友之间平等、自重、友爱、互助、进取等传统,及对祖国、对事业的责任感、使命感却始终保持至今,并激励我“扬鞭奋蹄又出征”。

  对母校四中的老师们,胡玉龙亦怀有深深的感恩之情。他回忆道,当年文科班的班主任黄庆发老师,对失去双亲的他格外关照,知道他有胃病,特意带他去教师食堂吃小灶,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根据他的实际情况,鼓励他树立信心,要勇于报考北京大学。而他不负老师厚望,果然如愿以偿。胡玉龙说,四中的一代名师刘老、张老都教过自己。

  此外,解才民校长的数学课、徐健竹老师的历史课,周额青老师的地理课,凌石军老师的俄语课……都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感受最深的是四中的老师不是“填鸭”式的教学,而是循循善诱,注重启发,让学生享受到学习的快感,获得自主学习的能力。

  回顾自己的人生道路,胡玉龙认为自己的每一点进步,所取得的每一个成绩,追根溯源,都可以看到当年四中对自己的影响。他举例说,在联合国工作时,翻译任务非常繁重,经常要夜以继日地工作,而且事关国家大局,政治责任非同小可,每一句话,每一个数据都必须准确无误,而自己所以能圆满完成任务,正是缘于在四中培养出认真、严谨的学风,吃苦耐劳的作风发挥了重要作用。再如在驻外使馆当外交官期间,我要和当地各界人士打交道。除了要坚守爱国主义立场外,在业务上也须应付裕如、我是学文科的,但工作需要我和搞理工的及各种专业的人合作。这时,当年四中全面发展的办学思想,以及刘老、张老等理科老师的教育效果就体现出来了。

  当年我们虽然是文科班,但同学们并不偏科,知识面都比较宽,兴趣也较为广泛。大家的化学、物理、数学等各科的成绩也都很优秀。我们在名师的教导下,不仅扎实掌握了理科的许多基本原理,而且对如何推导、论证等认识、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亦有比较深刻的理解,学会了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因此,我在和理科及各专业人士共事时,从未露过怯,说过外行话,能够较好地完成祖国交予的外交使命。

  胡玉龙说,我是一名教师,博学、敬业的四中老师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而《白屋同窗》所共有的正直、坦诚、朴实、乐于助人等品格,则促成我健康的心态,良好的情商。在工作中我从不和人勾心斗角,追名逐利,能够把握好原则性和灵活性的度,团结身边所有的人,构建一个和谐、融洽的工作环境,从而得以全身心地投入事业。胡玉龙感言,我能够荣获骑士勋章,不仅是我个人的荣誉,亦是母校四中的荣誉,是《白屋同窗》的荣誉。当然,我也要感谢北京大学的培养。当年北大西语系的系主任冯至先生也是四中校友,是我非常敬佩的老学长及恩师。他和其他许多名教授的教诲,奠定我的学术底蕴。而北京语言大学是我常年工作的基地,不仅为我提供了一个能够实现人生价值的平台,且给予我出国留学,从事外事工作等诸多机会和便利,我只有以加倍努力的工作来作为回报。此外,对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每一个给予过我养分的人,我都不会忘记,并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

  胡玉龙先生温文尔雅,谦和低调,有情有义,四中人的风范一览无余。

  闫世宁(65届校友)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