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化雨育栋梁
——记66届校友李仲秋
  仲秋时节,正是收获的季节。2009年9月15日上午,我们采访了出身名校而又任教于名校,先后在首都教育战线辛勤耕耘30余年,现已硕果累累的原北京汇文中学校长李仲秋校友。仲秋时节访“仲秋”,似乎别有一番意境。

  随风潜入,润物无声

  进得四中门,便是四中人。同绝大多数校友一样,李仲秋永远也不会忘怀自己在母校度过的那段难忘岁月。他1960年考入四中,本该在1966年毕业,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直到1968年才离校赴东北插队,在四中呆了整整八年,可以说他一生最宝贵的时间都是在四中度过的。正是在这里,奠定了他一生做人做事的思想基础,形成了他最基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四中究竟给了他什么,以至于影响了他一生?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四中精神”该是什么呢?说到这里,李仲秋似乎陷入了沉思———这是他一直在思考却又很难得出确切答案的问题。但如果仅从对自己影响最深的方面来讲,李仲秋认为可大致总结出三点:

  一是理想教育也即志向教育,无论是在三年灾害的困难时期还是在左风盛行的混乱时期,,四中对学生的理想主义灌输一刻也不曾停止,让他明白做人必须要有理想、有目标,胸怀天下报效祖国是立身之本;二是责任心教育,让他知道干事就要承担责任,干就要干好,干就要认真;三是纪律性教育,让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忘懂规则、守纪律,不越雷池半步。
     

  所以说“志向”、“责任”、“规则”是四中生活给李仲秋打下的最深烙印。当然四中教育对他的影响还远不止如此———品德教育让他清楚该如何做人及如何规范个人行为;体育教育(此名词不合逻辑,但约定俗成,姑且用之)给了他健壮的身体,让他足以应付生活中的种种磨难;智力教育让他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不再死读书读死书,而是注重思维训练,注重科学的学习方法及工作学习能力的培养……方方面面都让他受益无穷,受益终生,成为他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李仲秋认为更难能可贵的,是四中的教育并非像其他学校一样以说教的形式完成。班主任栾玉洁老师的言传身教,各位名师知识渊博才华横溢以及他们高尚人格魅力的影响吸引,同学之间相互学习切磋的民主风气,学生自治模式对人的锻炼和责任心的培养……营造出一种浓厚的文化氛围。可以说四中历届领导老师们所传承的已不再是单纯的知识,而是在传承一种文化,而文化对人的影响正如杜诗所言:“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点点滴滴地滋润心田,培育人格,潜移默化地成就素质,改变人生,待学生进入社会之后,这种人格素质的力量就会逐渐显现出来,使得四中学子的表现往往与众不同,卓尔不群。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1968年,李仲秋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潮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北大荒这片黑土地上整整生活六年,饱经磨难,可以说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掏粪、起圈、脱坯、装窑、出窑……;什么苦都吃过———寒冬腊月于北风呼啸积雪没胫之时,曾进山伐木、开山凿石、挖河排水,冰岩冻土,难凿难挖,虎口迸裂,鲜血殷殷……;什么罪都受过———炎炎夏日,暑热蒸人,常凌晨三点下地,入夜八点收工,一日三餐均在田间地头和风就沙吞下,饱受蚊子小咬围攻……

  虽说眼下对当年的上山下乡运动多有争论,但李仲秋至今不悔。古人云:“好事尽从难处得,少年无向易中轻”。谁说“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不是培养坚忍不拔之志,成就人生事业的有效途径呢?有了这样一段尝尽人生酸甜苦辣的艰苦生活经历垫底,还有什么样的困难能够难倒他呢?

  “松柏之姿,经霜犹茂;蒲柳常质,望秋先零。”越是在艰苦的环境中,越能显现出精神的力量与教育的成果,四中学子在工作生活中的表现足以说明这一点。李仲秋回忆道:当时他们一个连有22名四中同学,虽说分散在各个班排里,但个个都是班排工作骨干,人人都能抢挑重担,哪里有困难就冲向哪里,并能积极开动脑筋想办法,千方百计把工作做好。例如当时连队伙食办得很差,就是由一帮四中学生自发组织起来接管食堂,令饭菜质量品种花色大有改观。

  然而最大的不同,还是表现在对待知识对待学习的态度上。虽说当时谁也说不清将来会怎样,也都做好了扎根农村呆一辈子的准备,但四中同学没有一个自暴自弃,更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在艰苦劳动之余坚持自学,背唐诗,读英语,复习数理化,好学不倦,持之以恒,完全不管将来是否有用,似乎学习已成为本能,与其他学校学生形成鲜明对比。“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1974年,随着邓公复位及各项整顿工作的展开,普及高中任务开始提上日程,因教师奇缺,北京决定从全国各地抽调1500名“老高三”学生回京任教,李仲秋有幸成为其中之一,被分配到崇文某校教政治。毕竟一天书也没教过,他的第一堂课几乎是望着天花板讲完的。好在四中学生适应能力都比较强,加之本人文学功底深厚,涉猎广泛,又有四中的底子做基础,尽管当时的教学内容不值一提,也能让他讲得有声有色,颇受学生欢迎。不久他又被派去办农村分校,虽然条件艰苦,但跟北大荒比起来也算不了什么。再次回城后,死活不肯教政治,便自愿选择当了数学老师。

  恢复高考后,李仲秋入北京师院分院深造四年,毕业后仍回教育战线,历任老师、班主任、教研组长、教导主任,一步一个脚印,一层台阶也没落下,一直做到校长,从事教育工作迄今已有36年,收获颇多,亦感慨颇多……

  百年大计,树人育才

  1995年底,李仲秋调任北京汇文中学校长。责任之重,令毕业于名校的李仲秋也不免有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之感。盖因汇文也是家“百年老店”,1871年建校,比四中还早了36年,堪称京华现代中小学教育的老祖宗,历史上人才辈出,声名远著,如何才能不辱使命,不负先贤,这是李仲秋不得不仔细掂量的问题。

  然四中人的字典中从无“认输”二字,四中更教会他做人就要有志向,就要担责任,就要敢于尝试,大不了再回去当老师罢了,可以说是在四中精神鼓舞下,李仲秋大胆接受了任命,同时也意味着接受了一份分量不轻的责任和挑战。从何入手呢?李仲秋认为:对于一家自身文化底蕴深厚,有着光荣优良传统的历史名校而言,最好的途径就是以文化与传统的继承和传承作为切入点。为此,他上任伊始便重点抓了三件事:

  一是借汇文130年校庆之机,发动全校师生开展梳理传统工作,由建校之初的“融汇天下之精华”、“首开民主开化之风”、“全人教育”及“智仁勇”校训,继往开来,系统归纳,形成“爱国重德”、“民主求实”、“尊师爱教”、“严谨治学”、“融汇发展”五大传统,务求进一步发扬光大;

  二是狠抓教师队伍建设。但凡名校,生源与师资无疑是承载学校历史文化传统和推动学校建设发展的两只车轮,缺一不可。在李仲秋主持下,汇文出台了“关于加强青年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并狠抓落实,使教师队伍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教学水平亦有显著提高;

  三是启动学校文化建设,经广泛讨论,严谨求证,逐步梳理出“守诚信、敢担当、怀天下、重自强”的“汇文人”标准理念,“继承性创新、融汇式发展、稳健式推进”的汇文发展理念,“民主、开放、进取、和谐”的汇文文化理念,及“厚重大气、宽松开放、兼收并蓄、和谐统一”汇文形象理念等等,全面确立汇文的发展方向。

  “新官上任三把火”,倒也把个汇文中学烧得红红火火,万象更新,但李仲秋要考虑、要革新的事更多。他认为在全面贯彻国家教育方针的前提下,学校不能千篇一律,每家都应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特色、自己的风格,于是他在讨论学校“九五”发展规划时,又进一步提出探索“新办学理念“的课题,认为学校教育必须主动适应社会发展需要,要为人的发展服务,全面打好成才基础,具体而言:一是要保证人的可持续发展;二是要形成终身学习机制,总之是要把”以人为本“的理念具体落实到教育实践中……

  在多年教育实践中,李仲秋深刻认识到教育是国家的基础工程,育才树人是立国之本,但这一认识说起来容易,真正落实起来却很难。尤其是独生子女家庭给教育工作带来的困惑着实不少,例如:如何使教育成为国家、社会、学校、家庭的共同责任,而不是将孩子往学校一推了事?如何让孩子有更多的社会实践机会,去感受挫折、体验挫折(家长们舍得吗)?等等、等等,都是有待全社会参与讨论并探索解决途径的大问题……

  雄心壮志今犹在,头上白发不饶人。在不断的探索和实践中,李仲秋一天天的老了,转眼间已到了退休的年龄,进入了生命的秋天。然刘禹锡诗云:“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徘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衷心祝愿李仲秋鹤鸣九皋,弟子和之,继续为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再立新功。


  张雪强(65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