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由爱心生 名校掌门人
——记1968届高中校友刘沪
  “教育有其自身的规律和原则,校长有其特殊的责任和使命。”这话说得是一点错也没有的。我国近代开办最早的公立中学校———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自1901年建校至今,历任校长都是教育专家,学界名流。他们献身教育,为开创我国现代教育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师大附中的首任校长陈璧是晚清举人,奉旨办学,以顺天府尹的身份兼任校长。继任校长韩振华是清王朝的最后一位翰林院庶吉士,废除科举后的第一届师范班毕业生。在清末民初间,这两位前辈的学识人品,社会地位,非一般学校校长可比。在此之后,曾任我国教育部副部长的当代知名教育家林砺儒,两度出任师大附中校长,他提出的“全人格教育”和“激发学生的人格活力,为个性发展打基础”的办学理念,至今仍然应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正是因为北京师大附中有这样的校长执掌门户,所以才能够使这所学校培养出30多位院士,出了6位教育部正副部长,一直以高水平的教师,高质量的学生,高起点的教学闻名京城。

  历任校长以非凡的聪明才智和人格魅力,影响着这所百年名校,同时也对继任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要薪火相传,保住百年名校的牌子不倒;另一方面要与时俱进,带领学校跟上时代的步伐。这让1998年受命出任师大附中校长兼党总支书记之职的刘沪,感到肩上的压力实在不小。

  熟悉刘沪的人都认为,刘沪当校长应该是个挺合适的人选。

  在史家胡同小学上学时刘沪就当学生干部,从少先队的小队长当到中学的大队长,再到上大学担任年级党支部书记,这对培养他的组织能力和服务精神确实是个很好的锻炼。在北京四中上高中时,赶上“文化大革命”废除高考,在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的那个年代,他留在四中当了数学教师。他工作第一天见到的年级领导是连长燕纯义、指导员屈大同,他至今记得屈老师给他的忠告:一是要不断学习,二是要准备迎接困难的挑战。一点儿不错,学习他始终没敢停止,困难的挑战也一时没有断过。就拿当班主任来说,刚留校那两年,他两次因为管不住学生而干不下去,直到接第三个班才把班级带成了先进集体。

  本来就出身于教育世家的刘沪,在四中老教师的言传身教、悉心指点下,教数学他坚持听周长生老师的课,进步很快。赵如云、韩振东老师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还被评为西城区先进教育工作者,直到1982年离开,前后他在四中17年,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使他“知道什么是名校的风范,见过什么样的教师是名师,了解知名校友们是怎样成长的。”

  恢复高考后,刘沪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本科四年,年年被评为市级三好学生,毕业时被评北京市优秀大学毕业生,留在北师大数学系任教。1985年,北师大领导提出由教育系开办高等教育管理研究生班,刘沪以优异成绩通过校内选拔,经过研究生入学考试后,被正式录取。1992年,组织上派他赴美国进修,在俄亥俄州大学学习一年。这一年的时间,他研究“美国大学的经营管理”,并进行实地考察,开阔了眼界,使他对这个多元化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

  研究生毕业后,领导调他做大学管理工作,刘沪认真负责地工作,很快他被任命为副总务长。尽管工作职务有所变动,但他从未放松过学习,有关教育类的课程他几乎都读过,像《高等教育学》、《教育心理学》、《教育管理学》、《教育经济学》、《教育社会学》、《教育统计学》以及《伦理学》、《美学》等等,范围十分宽泛。他对市场经济条件下学校的管理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对当前世界先进教育思想,有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四中前校长邱继隆曾说过的:“在改革开放成为我国社会的主旋律以后,教育重又占据了特殊的地位,社会经济文化的大变革、让人们的思想道德观念呈现出复杂多变的状况。新旧思潮的替换过程,使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会感叹,教育可是越来越难干了。”

  对师大附中而言,就更是如此。多年来,高考升学率几乎成了社会评价学校的唯一标准,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学校想超凡脱俗很难。校舍老化,占地狭小,经费困难,竞争激烈。一时间,学校管理乱,人心浮,到1998年,各种各样问题的积累,使师大附中处于历史发展的困难时期。

  在这个时候刘沪出任校长,正可谓受命于危难之中。这对刘沪本人来讲,也是人生的一个严峻考验。刘沪是有事业心的人,他接受组织的安排,来到师大附中这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了新的征程。

  在与刘沪的交谈中,说起自己上任伊始,对师大附中的认识几乎是从零开始。为了一步步把工作做好,他提出了自己工作的“十六字方针”———“由表及里,自下而上,先易后难,急事先办”。应当说,这个“十六字方针”是刘沪依据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结合师大附中当时的实际情况,采取的正确策略。

  刘沪向我讲述了他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听了之后,不由得佩服他处理问题的能力,也让我感到了他为师大附中的发展,团结全校教职员共同奋斗的良苦用心。

  他对我说:“新来的领导不会有多大的凝聚力,这是因为广大教职工不了解你,持观望态度完全可以理解,所以工作必须循序渐进。‘由表及里’的先把看得见的事办好,然后再触及深层次的问题,慢慢解决。‘自下而上’主要是指抓好经济基础,没有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就建不起来。至于‘先易后难’,那是建立自信的一个策略,难题不是不解决,而是要避开其锋芒,先放一放,在解决容易办的事情的同时,积蓄解决难题的力量。‘急事先办’是说难题并非都要等,如果这件事急到必须当即解决,那就要集中精力先把它解决好,不能因此而影响大局。”

  正是按照这个“十六字方针”,十多年来师大附中存在的大量问题,得到了有条不紊的解决。随着学校战略发展部署的步步深入,先后实现了首批示范校的认定;解决初中办学问题;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并入了宣武实验小学校址,实现了学校校舍面积与办学规模的翻番,进而合并了和平门中学,争取到国家优质中学扩招扩建经费;校园建筑与设施在保存原有风貌的同时,进行了现代化的改造和更新等诸多项目。

  为了进一步丰富学校的文化氛围,在刘沪的主持下,师大附中的校园里,建立了模拟孔子2000多年前讲学场景的“杏坛”,恢复了民国时期邓颖超讲过课的小学教室,“克隆”了鲁迅读书的“三味书屋”,开办了钱学森纪念馆,在校园草坪绿地矗立了著名教育家林砺儒先生以及杰出校友赵世炎、钱学森等人的塑像,使得整个校园俨然是座小型的“中国教育博物馆”。而那布满走廊,厅堂的书法碑帖、敦煌壁画……更使得这座现代化的校园,充满了浓郁的中华传统文化气息。

  在刘沪的带领下,学校的战略重点适时转向教育教学,他提出“安安静静办学,踏踏实实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口号。在新的课程改革中,师大附中勇于创新,被市教委批准为自主排课实验校和自主组织会考实验校。

  刘沪校长先后参加了日本文部省在东京和札幌举办的“学校运营研修班”和上海华东师大举办的“全国高中骨干校长研修班”。这些学习经历使他对当今国内外先进的教育理念有了深入的理解,并运用于自己的工作之中。2004年,根据他科研与管理工作的业绩,北京师范大学聘任刘沪校长为研究员,成为北京市为数不多的具有正高级职称的中学校长。

  从1998年到现在,刘沪在师大附中担任校长12年,是历届校长中任期最长的一位。说起师大附中的前任校长们,说到这些前辈对学校的影响和贡献,刘沪充满仰慕之情。

  他向我介绍说: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大批大师级人物,如钱玄同、林琴南等在师大附中任教,是名副其实的教育家办学。师大附中历史上影响最大的老校长林砺儒,推行的是“全人格教育”,强调按照青少年的成长规律办事,他坚决反对教育以“应试”为目的。在林砺儒教育思想的指导下,北京师大附中培养出钱学森等一大批杰出人才。历史证明了林校长办学的成功,也证明了校长在中学办学中的作用。

  今天,我国中学实行的是校长负责制,一校之长的表现在办学中举足轻重。校长应该是学校的灵魂,他的办学思路、教育行为、管理方式和人格魅力,对学校发展有着直接的影响。

  刘沪认为,当校长既要懂得教育教学,又要有管理能力。多年来,作为学校的最高管理者,刘沪在建立和完善管理制度的同时,同样重视人文管理。他的管理思路是,用制度管理解决学校工作的规范和秩序,靠人文管理促进教职员的自觉与主动,学校有良好的文化氛围,人的主体性和创造性才能发挥出来。制度管理与人文管理的关系是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管理工作的努力方向,是在建设和完善制度管理和人文管理的基础上,让学校的各个部门和全体教职员都能各司其职、尽心尽力。这样,学校的日常工作就能按照程序正常运转,校长就可以尽量“少管”,甚至达到管理的最高境界———“不管”,以便把自己的主要精力用来做校长更应当做的事上。

  经过最初几年的艰苦奋斗,在师大附中逐步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之后,刘沪摆脱了繁琐的事务性工作,把自己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学校发展、文化建设、教育创新等更重要的问题上。通过对当前教育现状的分析,刘沪觉得教育创新是当前教育改革的一个焦点问题。通过自己的教育实践和研究,刘沪总结出学校“自主”、教师“自尊”、学生“自治”是学校教育创新的源泉。他认为,创新原是人类的一种本能,然而,社会上的种种不利的因素,限制了人们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发挥。要解决教育创新问题,就必须提倡学校自主管理;鼓励和支持教师发挥自己特点、特长,积极主动地开展教学;做学生工作,要放手让学生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如果领导对学校、学校对教师、教师对学生总是不放心、不放手,学校、教师、学生怎么能有创新精神?又怎么能产生创新成果呢?

  基于这样的考虑,刘沪在继承师大附中“全人格教育”传统的基础上,结合国家提出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的要求。提出了“全人格,高素质”为师大附中的育人目标。“全人格,高素质”教育的主要内容是依据师大附中原有的校训“诚、爱、勤、勇”,再加上“创新”这一条,从而完成对学生最基本人格的教育。刘沪认为,从教育的广度看,这样做坚持了学校教育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从教育的深度看,可以使学生的发展有可持续性和学有所长。其核心就是要在中学阶段为学生打好人格基础,进而培养学生的高素质,教育学生成才之前要先学做人,学校的一切工作都不能离开这一点。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对于学生的管理,刘沪坚决反对班主任包办代替,而是主张“学生自治”,提倡各项活动都以锻炼学生为目的,学校、老师不予过多地干涉。一切为学生未来的发展考虑,处理好素质教育与学生升学的关系,培养学习成绩好、人格素质高的优秀毕业生。他还提出,要让学生敢说话、会说话、会用外国语说话,重视学生动手能力和社会实践能力的培养,从而对学生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丰富学校的体育、美育活动和文化生活,加强学生的社会实践,在刘沪的倡导下,师大附中通过“中华传统文化系列教育”、坚持到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军训、赴泰山、承德等地进行修学旅行以及组织学生志愿者活动,去打工子弟学校辅导、到培智学校支教、给临终关怀医院的老人服务等,强化“全人格”教育,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培养高素质的学生,离不开高水平的师资队伍,作为一位长期工作在教学管理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刘沪历来重视教师队伍的建设。虽然学数学专业的刘沪对中学教学的各个学科都有所了解,但他深知隔行如隔山,所以主张各学科的教学权威应该是本学科的带头人,讨论教学问题,学校领导一定要尊重学科带头人的意见。

  刘沪对教师的尊重,还体现在为他们营造良好的工作环境。他以自己的成长经历来推动教师培养,提高教师的学历水平,并利用一切机会送教师到国外学习进修,他给教师充分的信任。刘沪积极引进高水平高学历教师,还鼓励青年教师报考研究生。全校不到200位教师,有100多位来自北师大,其他来自北大、清华、中科院,来自国内重点师范大学。教师中已有80多位博士、硕士,40多位教师在国外留学或工作后回校任教。师大附中的教师队伍,阵容整齐,实力强、后劲大。

  与刘沪交谈,说的最多的是学校文化,刘沪对我说:“校长、教师、学生,在学校的历史长河中,都是匆匆过客,能够留下来的,发挥学校特质作用的是学校文化。当然,学校文化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大浪淘沙,能保留下来的才是宝贵财富,这其中必然包含了那些有所作为的名校长、名教师和名学生给学校留下的宝贵印迹。”

  刘沪的这几句话,使我想起2001年《四中校友》邀请部分担任大中小学校长校友的一次聚会,那次是我第一次与他见面。尽管以后和刘沪的交往并不多,但那次座谈会上他对母校四中的感恩之情,对教过他的老师的怀念与感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由此知道了他与教育的缘分。

  正是有了这样的缘分,使刘沪有了“让最有才华又适合教育工作的人来当教师”、“让所有学生都得到最适合他们发展的教育”的梦想。也正是刘沪对学生充满爱,对教师充满爱,对学校充满爱,促使他不断坚持建设“宜教”“宜学”学校的追求。

  缘自爱心生。这份缘分,这份爱心,成就了刘沪四十年如一日的以教育为自己终身事业的奉献精神。

  补记:  刘沪校长在2010年“五一”节前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北京市先进工作者”称号,在此向他表示热烈祝贺。
矗立在师大附中校园内的
钱学森塑像
  
  张乃久(62届初中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