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毛二可
1946年至1948年就读于北京四中
 
   
 
刘铁岭会长与毛二可院士亲切交谈 2002.10.14
 
 
     中国工程院院士毛二可教授的人生之旅看似平淡,他1946年至1948年就读于北京四中,1956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学院 (现北京理工大学)后就留校工作至今。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除了家门、学校门,再没进过其它的门。但他的人生却委实精彩。他在其一生所从事的电子雷达领域里取得了非同寻常的成绩,为祖国的国防事业与经济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曾获国家发明二等奖一项,三等奖两项,多次获省部级重大科技进步奖,·还曾获北京市劳动模范、全国先进工作者、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技术专家等荣誉。他曾长期担任北京理工大学雷达技术研究所所长,是业内公认的电子雷达专家,深受学子尊敬与爱戴的博土生导师,1995年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兴趣引入门

   和许多卓有成就的人说法一样,毛二可也认为自己事业的原动力源于兴趣。
   从上小学的时候起,毛二可便在哥哥的影响下迷上了无线电。千方百计地从浩渺的天宇中捕捉到神秘的电波,是少年毛二可最感到兴趣盎然的事情。从电子管单管机到5管机,收音机里的声音愈来愈清晰,毛二可的装机技术愈来愈娴熟,兴致亦愈来愈高。早年因不断成功所带来的乐趣,使毛二可的一生和无线电结下不解之缘。

   1951年毛二可考入了北京理工大学的前身华北大学工学院电机系。上课之余,他仍热衷于鼓捣各种电器,如主动担当学院的电影放映员,架设和修理学院的各种广播、扩音器材等,凡是和电有关的事物都是他的兴趣所在。1953年,因国防建设的需要,他所在的班级改学雷达专业,于是他便成了当时全国地方院校中第一个开设雷达专业的第一班的大学生。

   1956年在毕业设计阶段,毛二可便和几个同学成功地完成了电视实验发射中心的研究设计,取得了邮电部颁发的我国第一个电视频道的执照。1958年在他毕业留校任教两年后,又在学院参与建成国内第一家教学实验用电视发射台。 牛刀小试,成果喜人,毛二可意识到自己找到了兴趣与事业交融的人生道路,并有志于不断地向科学的高峰攀登。

   自从走上了科学研究之路,几十年来毛二可几乎没有休过寒暑假,每天更没有上下班的时间概念,甚至连节假日都不曾忘情于工作。他的敬业精神在业内有口皆碑。

   对此毛二可说,我之所以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埋头搞科研,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我喜欢自己的工作,工作给我带来无穷的乐趣。每当我成功地解决了一个科技难题,我就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在家里无事可做时,我会感到浑身不自在,一回到试验室,立刻觉得通体舒服。而如果你把工作视为一个痛苦的过程,那就很难长期坚持下去了。毛二可接着说,每一个人都各有其长、短处,兴趣、爱好也不尽相同。我从小就喜欢电,后来由兴趣演化为终身的职业。我的强项就是擅长思考、研究、解决科技方面的问题,而在其它领域,如人际关系、行政管理等方面就不行。若非要我搞我不喜欢、不擅长的工作,很可能就达不到我现在的状态。由此我想通过我个人的实例,希望我们的教育工作者能及早发现表现在孩子们身上的兴趣、特长,并有意识地加以启发、引导、培养,不断地挖掘其潜能,激发孩子们学习的趣味性、自觉性,主动性,让他们的优势方面得到充分发挥,这样孩子们将来成材的几率就会大大提高。当然,树立为祖国为人类多做贡献的信念是个大前提,而在这个大前提下又是从事自己喜欢的专业,工作的动力会更足,人生也将会显得更加美好。

   毛二可的一席话,令人感到虽有谦虚的成份,但确是发自科技工作者的肺腑之言。

执著出业绩

   从一个对无线电感到兴趣盎然的少年到成绩卓著的电子雷达专家,毛二可的科技之路并不平坦。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毛二可进入学院的雷达技术研究所工作。尔后不久爆发的文化大革命给毛二可的科研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一向品学兼优,才华横溢的毛二可被视为学院内“白专道路”的典型受到了严厉的批判。研究所的工作在当时也陷于停顿状态。没有人再给所里的科研人员布置工作,一些人感到无事可做纷纷离开了科研岗位。在那些晦暗的日子里,毛二可和一些志同道和的同仁却始终坚守在科研一线。不能直接从事雷达研究,他们就主动开始了在雷达及通讯系统中有重要作用的测试仪器“高频相位计”的计划。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奋斗,“高频相位计”终于研制成功,从而填补了国内的一项空白。尽管再多的科研成果在那时也不会给毛二可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但他却依然执著地在其选择的科研道路上不倦地跋涉。

   粉碎“四人帮”后,毛二可的才情得以淋漓尽致地宣泄:1978年,“新型十公分稳定振荡器”获全国科技大会表彰;1981年,“用CCD做对消器的微波雷达动目标显示系统”获国防工办重大技术革新二等奖;1987年,“模数混合动目标显示系统”获国家发明二等奖,是当年军用电子学领域国家级最高奖;90年代他提出的全数字化波型分析动目标信号处理机研制成功,获国家发明三等奖……

   在诸多奖项里面,闪烁着毛二可一以贯之的对事业的执着与献身精神。为了学术上的每一步突破,为了完成科研成果从理论到实践的飞跃,毛二可可谓艰苦备尝。他曾不顾电磁波辐射对人体的危害,累计上机1000多个小时;他曾在雷达实验中因过度疲劳不小心被上千伏的高压将手打得鲜血流淌;为了验证工作原理的正确性,他曾在部队的靶场、空旷的海边,或受着夏季烈日的炙烤,或忍着冬日刺骨的寒风,一丝不苟的进行验证。几十年来,毛二可的研究成果已广泛应用于部队装备与经济建设之中,并有部分装备出口到国外,其水平的先进性既产生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又大长了国人志气。

   温文尔雅的毛二可总是显得荣辱不惊心静如水。他说,对于专业外的事情我总是不太在意。文化大革命时批判我走“白专道路”,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像大字报里说的那么坏。后来又有不少媒体报道我,表彰我,我觉得自己也不像文章里写的那么好。我一直是在干着自己觉得应该干也乐于干的事情。我之所以能在专业上干出一些成绩,也主要在于我一直心无旁骛,从没有停止过自己的科研工作。我也发现有的人喜欢“跟风”,社会上讲突出政治,于是他就放弃专业整天忙于“运动”;社会上掀起了经商热,他又辞去工作急着“下海”;后来觉得还是搞科学技术吃香,又想进入科研队伍,跳来跳去结果很多宝贵的时间被浪费了,在一个越来越追求效率的时代,时间可是浪费不起的呵!我认为如果你已选择了一项事业,就决不能总是见异思迁而应持之以恒。

   毛二可用平实的语言,表达了执著与成绩的因果关系,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令人感受到一个科学家灵魂的纯净。

独木不成林

   毛二可所在的雷达技术研究所,是一个和谐奋进的集体。教授之间、师生之间、所有的科研人员之间,关系融洽,精诚团结。严谨务实孜孜求索的科学氛围,为每一个追求卓越的科技工作者提供了可以大显身手的平台。自改革开放以来,研究所的工作每四五年就跃上一个新台阶,目前已成为国内在雷达技术方面颇有影响的一个科研单位。

   毛二可认为,在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仅靠个人的力量很难搞出重大的科研成果。他说,独木不成林,一个人的知识面再宽,也很难什么都精通。你的不足也许正是他人的优势,你考虑不到的地方,也许别人就考虑到了。因此搞科研必须要善于与人合作。大家凑到一起,相互交流、互为补充、分工合作、团结一心、以集体的力量攻关夺隘,这样成功的几率远胜于个人单打独斗。

   毛二可在担任研究所所长期间,谦虚朴实作风民主,善于调动科研集体中每个人的积极性。在获奖项目中,对有关的每一个科研人员所起的作用,他总是能给予公允、充分的评价,并多次主动要求在上报奖励时不要写他的名字。他常说,成果本来就属于大家,所有的荣誉都应该记在集体的账上。所里有一些老教授是从上个世纪60年代就和他一起并肩工作的老战友,在他们退休后,他又把他们返聘回来,让他们得以继续发挥其宝贵的智慧和经验。对于年富力强、基础好、学历高、勇于创新、事业心强的青年同志,他则视为应着力培养的学科带头人。他认为只有培养出一批高水平的青年学术队伍,才能使事业更上一层楼。为了让青年人放开手脚挑重担,几年前他主动辞去了所长职务,自愿退居二线。如今他依然埋头于自己所挚爱的科研事业中,并满怀欣喜地看到新一代科技精英正在茁壮成长。

 
 
(闫士宁)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