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领巾到北京市优秀教师
——记64届初中校友缪小放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

  缪小放当年就是戴着红领巾,在这豪迈的歌声激励下,迈进了北京四中的校门。

  年轻的班主任王经环老师,只比同学们的年龄大一些,但在课堂上既严谨又耐心,尤其是黑板上那漂亮有力的粉笔字,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课余或是节日的时候,王经环老师像大哥哥一样,满腔热情地组织同学搞活动,如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给任弼时同志扫墓,元旦时搞联欢会等,使班集体充满了团结和谐的气氛。

  四中的老师,四中的校风,深深地影响着缪小放。学校每年召开爱祖国运动会,既培养同学们的爱国主义精神,又促进了同学们的体能发展;学习刘文学的活动,学习雷锋的活动,更加坚定了同学们的理想和信念。四中不仅教学生学文化知识,而且教育学生树立远大理想报效祖国,服务于人民。

  学校的德育和家庭的教育是分不开的,缪小放的父亲缪海先生,在革命战争的年代就从事党的新闻工作,1955年担任新华社副社长,母亲在组织部任巡视员。父母对缪小放的要求很严格,不许有一点儿的特殊。在良好的家庭教育下,缪小放从小立志,刻苦学习,决心继承前辈的光荣传统,将来报效祖国。

  四中三年,缪小放不仅学习了文化知识,更学会了如何做人。1964年初中毕业时,缪小放和彭毅、王志乐、杨宝发、赵炳智、熊宗宜等,被四中保送到师大二附中的文科班。

  在师大二附中,缪小放又遇上了好老师。班主任姜培良教导同学们要有政治报负,注重社会实践,并带领同学们到农村接触农民,到工厂参观,到部队演出,参加京密引水渠的劳动,使同学们德智体全面发展。

  但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学校正常教学秩序被打乱,各种学生组织纷纷成立,批判“师道尊严”宣传“读书无用”,姜培良老师受到了残酷批斗,含冤去世。

  学校到底执行了哪条教育路线?17年的教育路线是无产阶级的还是资产阶级的?缪小放也在深深地思考。在四中3年的学习,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德智体全面发展的路线是不会错的,缪小放坚信这一点。

  1968年6月,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大潮中,缪小放去了东北建设兵团,被分配到四师三十七团。

  兵团的劳动条件很艰苦,劳动强度也大,劳动时间更长,尤其是在麦收和秋收的时候,每天不到四点起床,五点钟已到地里干活,七点在地里吃早点,到中午十二点才吃午饭,下午干到傍晚,将近七、八点才收工。冬天农闲的时候,修水利挖渠,男同学一天要挖十几立方的土,真是一种强体力劳动。无论环境如何艰苦,缪小放也没放弃看书学习,没放弃自己喜爱的文学。他从北京带来了《中华活页文选》,里边有些古文名篇,像《陋室铭》、《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等。在工作之余,他一点一滴地吸取中国文学的营养。由于有了比较坚实的文化基础,缪小放被调到农村小学里教书、教语文、算术和音乐。这是缪小放从事教学工作的开始。

  1973年,缪小放按政策回了北京,待业一年后,被分到北京照相机厂工作。从学徒工开始,直到做了车间的生产调度。

  1977年恢复高考,知识的春天来到了。缪小放凭借着以前学习的优势,在考前做了充分的准备,考了三百四十分。那时高考四门课,满分是四百分。在北京照相机厂参加高考的人中,缪小放考了全厂第一名。

  由于刚刚恢复高考,有的学校对年龄较大的学生有所限制,所以缪小放被分配到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此时,缪小放已是而立之年,有此学习机会真是不易。四年的努力,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大学毕业后,缪小放又考上了师院的研究生。在导师、语言学家徐仲华的指导下,学习汉语、语法学,毕业后留校任教。

  1993年,缪小放被调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交流学院以后,不仅教中国学生,还要教外国留学生,所教课程多达十几门。每次讲课前他都认真备课,掌握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精心讲授。在教学中,他对学生一视同仁,不论性别,不论国别,都为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给他们同等的机会。对不同类型的学生,他采取不同的教学方法。比如对外向型的学生,该说的时候就多说一些;对比较聪明一些的学生,就让他们回答比较难一点儿的问题;对内向型的学生,多加鼓励,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对稍差一点儿的学生,不动声色的让他们回答比较容易些的问题,让他们建立自信心,迎头赶上。

  熟悉了学生,熟悉了教材,处理好老师和同学的关系,教学工作取得了成绩。缪小放说:“当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四中老师的身影总是浮在我的心中,四中的老师就是我的表率。我就应该像四中老师当年教我那样,去教我的学生。”

  缪小放在高校任教20多年,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爱岗敬业,从未迟到早退,没因私事而耽误过一节课,全心全意地履行教师的职责。

  1996年缪小放的父亲去世,1998年缪小放的母亲去世,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缪小放也从未耽误教学工作。只是在课余之后,才回家料理父亲和母亲的丧事。这在常人看起来有点不理解,但是为了教育,为了那些中国学生和外国留学生,缪小放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这件事,让外国留学生十分感动。

  1999年以后,缪小放除了教本科生以外,每年还招一至二名研究生,现已有四人毕业,他们的成绩也很不错。缪小放教的学生已有上千人,外国留学生将近六百人。

  缪小放工作认真执着,教学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果。1996年,1999年两度获得了北京外国语大学《陈梅洁基础教学奖》,1997年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教师。

  工作就是最大的乐趣。缪小放在认真教课之余,还在科研方面作出了努力,研究现代汉语,对外汉语教学等。他先后和其他学者合著了《中国古典散文读本》、《简明、连贯、得体》、《现代汉语自学教程》、《大学现代汉语》、《高考语言能力释要》、《HSK精解活页题选》、《简明语文词典》,以及作为副主编的《古今成语八用辞典》等20余部著作,发表汉语研究和汉语教学方面的学术论文30余篇。并两度作为访问学者到美国,为传播中国古典文学和中国现代汉语作出了贡献。

  1999年11月至2001年9月,缪小放在担任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副院长期间,协助院长主抓学院的教学工作和科研工作。

  80年代,缪小放参加了北京市语言学会秘书处的工作。在《北京社科联》上发表了多篇会议和学术报道。1998年、2003年两度被评为北京市社会科学界优秀学会工作者,当选为北京语言学会第五届、第六届理事会理事,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同时还担任教育部考试中心兼职研究员。

  在缪小放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四中老师的精神,看到了四中的精神。

白昌(64届校友)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