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盛世”(奉先寺)
彭世强(63届校友)
我的家庭教育比较传统,我又爱动,故自幼受到严格的家训,5岁时开始练大字、读字帖,每当我读得不流畅时母亲就会提醒我“要知道你背诵的是什么内容?”后来就养成了思考的习惯,因此在以后的生活工作中我做事都要先通晓其内容,然后对题施术妥善完成。学龄前至今一直喜爱听故事,到初中在喜爱读的文学作品中对宗教题材的尤为喜爱,因为它带有较多的神秘色彩,使我好奇陶醉。

  从小我就喜欢堆积木和画画,在堆积木过程中浏览建筑,我更喜欢画风景,其中多数是皇家园林寺院。到美院附中学习时,课外色彩作业基本还是北京的天、地、日、月坛和皇家园林。我画过一幅颐和园内寺庙的多宝塔,色彩淋漓还被《当代文学》王光眉老师夸赞为金碧辉煌。上世纪70年代研制磨漆画,《香山碧云寺》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工艺卷”,也是寺院。

 


  此次参加画奉先寺的任务是世界遗产风景画展,开始想的比较单纯,但见到具象的场景奉先寺时,知道了任务的艰巨性,实质是对七尊佛像的表现。我以崇敬的心态了解了龙门石窟的建筑背景、历史文化和历史作用和涉及到的深遂意义。2008年9月我又两访龙门,11月再赴奉先寺5次进入景区,瞻仰了卢舍那大佛,我站在奉先寺内被秋风带回了当年的时空中。我重读了龙门石窟409年的创造过程。自贞观六年至天宝十四年历时123年的历史长河中,是洛阳历史上空前的繁盛时期。洛阳为六朝古都,皇室在这里对佛教及佛教造像的参与及影响,直接影响着龙门石窟的开凿、演化,兴旺及衰落,龙门石窟开凿于南北朝,兴旺于唐朝,由于古都的地理、政治特点,使石窟带有典型的皇家风范,其造像大而追求气势,佛殿与佛像之美浑然天成,令人神往。奉先寺的诞生正置盛唐阶段,当时唐朝正处于政治安定、经济繁荣、文化昌盛之时。当时洛阳已是国际大都市,奉先寺的建创展示了唐代龙门石窟的佛教艺术及艺术活动,在当时已是登峰造极。

  龙门石窟的历史价值在唐窟中的造像上已表现出一种世俗的倾向,这说明佛教文化在中国普受欢迎、儒道佛三足鼎立的生活文化要求已形成了,饱满展现了中华民族文化体系在雕塑艺术风格上已完全形成。

  我们的先辈是在一千四百年前就展示了中华民族对和平、和善、和谐、和满的永恒追求。宣扬奉先寺的创造者们在精心制作工程中也始终以完善完美、锲而不舍的精神铸就了灿烂的历史,展现了大唐的盛世辉煌。秋风又把我带出了回忆站在了今天的奉先寺中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我必须透过现实古老沧桑的七尊佛像画出奉先寺现在的佛像依然散发出伟岸、高大、庄严、肃穆、慈善和谐的气度,使观众通过被佛像的感染产生对当年创造者的敬仰叹服,感悟到炎黄先贤能在历史的大唐盛世所创造的奇迹。

  今天,作为同一个民族的我们也正在和谐中国、和谐世界的统一目标下凝聚在一起,我们当前已创造了我们国家空前的安定、经济的繁荣和文化昌盛的现实,北京已进入国际大都市的行列,新中国60年华诞,尤其是改革开放的30年成果,奥运成绩、抗震抗洪胜利的凯歌连奏捷报频传,我们已创造了新的无与伦比的辉煌灿烂,谱写了当代中华民族新的篇章。

  龙门石窟的历史价值及美学价值是无法估量的,它融汇了中国古代建筑雕塑之精华,是宝贵的人类历史文化遗产。 

  目前我的作品已近完成,在90个工作日里是我自我完善的过程,我感悟到众位佛祖千年来一直用慈祥的目光观察着他们的子孙们,辛苦地祝福着我们。正面右手第二位“加叶师傅”面部被岁月侵蚀凋落了一部分,我根据现存部分,使用头部结构规律和肌肉解剖规律,依据左边嘴角胡须参照其他窟里的加叶像,为奉先寺内的“加叶像”恢复了当年的原型。我为“加叶”师傅再塑了金身,也是我崇敬的心意。目前仍继续完成未完成部分,正式竣工指日可待。

  我感悟龙门石窟的创建过程也是中西交流,总结吸收,融会贯通,摆脱了敦煌云岗的带有舶来文化影响,进而形成了独到的、独特的具有纯熟东方风格和中华民族色彩的寺院佛像,龙门石窟是中国民族化的寺院巨作。

  最近10几年来我一直尝试各种材料在使用时产生的效果,如水墨画中的色墨交融,油画或水粉画色、线、面结合,初见成效。我在创作过程中也使用了线、色、面相结合的手法,挖掘出原奉先寺庙宇中遗留的一些色彩痕迹,大胆的、夸张的描绘体现出了一点当年的遗韵,展现出一定的文化风韵,运用了中国工笔重彩的三矾九染的规律,稳重地把作品定格在目前的状态,请观众品评。同时感谢美育中心给了我一次和观众交流的机会。


  相关文件:  
 

与理想对话—彭世强和他的画
彭世强速写-四中校园
彭世强画展在正阳门城楼举办
清水清灵“古都韵”赠书回报校友情——校友彭世强赠送母校《大家看清水》等书
境由心生 神随物游——记60届初中校友彭世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