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理想对话
—彭世强和他的画

  相关文件
 
 


彭世强和他的画
长城 灿烂中华
山村之晨
山村
山村秋色
荷花
 


   凡事总有个绝对与相对,为摆脱当今时代背景下的喧嚣浮躁而不背离传统,当然值得敬重,可往往有些人为了固守传统,不敢越雷池半步,反倒因此而断送了传统,这就难免让人扼腕顿足,倍感痛惜了。

  不是绝对地坚持,而是为传统注入时代精神,通过相对的统一,使文化得以不背离传统地延续下去,应该是我们经过努力能够实现的理想。

  当然,理想与现实会有距离,有时还能隔得挺远的,可是当我站在一旁观看彭世强作画的时候,却分明能让人感到,这理想就凝结在他的笔端。

  在传统的框架结构内,画出了一张传统的画。只是其色彩的大胆挥洒、细节的丰富变化、还有那不断引动人思索的内涵……,表达出的就不只是对美的向往,对往昔的缅怀,而是更多的内容了。

  在京城四合院里长大的世强 (60届初中校友),喜欢画民居。显然,胡同深处四合院里儿时的生活,尤其是五十年代末,他在四中校园里的那几年时光,他有着深刻的印象。母校老师引领他走上了艺术之路,是他终身难以忘怀的。大概就是因为唯恐失去对逝去岁月的记忆吧,在他所画的民居里,流淌的都是他和我们大家共同熟悉的那些生活。

  看着这些色彩不一的线条,在画面上自由地流动,感觉到的是他不仅勾勒出了我们赖以存活的居所,也在涂抹着我们寄托的希望和对以往的感慨。但更多的还应该是时代的气息,是作画的人和看画的人共有的情思。

  当时代的发展,使得城里的四合院不得已地日渐稀少,心里的失落感,促使着世强想要出去找寻,至于找寻些什么,怕是他自己也未必清楚。而一位朋友不经意间的一句话,让他来到京西门头沟,找到了深山里的川底下村。

  这是个很小的山村,不仅小而且偏僻,是因此而被历史遗忘,还是时代的脚步太快,始终没能踏入这个村落,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古朴的村落里,保存至今没有变动的明清建筑格局,和与其相随相伴的民风民俗。蕴含着对潮流的超然,对自我的执着。

  在画家的眼里,这无疑是他所追寻的理想之所在。于是他深深地迷上了这里。

  作为撩开川底下村迷人面纱的第一人,艺术创作的主体和客体,不可避免地碰撞在一起,于是就有了一系列作品的面世。

  在这些作品中,他用写实的手法,在画面上显现出眼前所见的真实,再用写意的水墨,渲染出画家欲表达的全部,看这样的作品,不由得你要联想起很多很多……

  长城也是世强绘画的主要题材之一。我有机会看过几幅他画的长城:一块块斑斑驳驳的砖头垒砌叠加为城墙,阳光明媚时,则伴着润朗的青山,清新的野花;风云变幻后,则在滞重乌云覆盖下,霎时一道闪电中显现出来。历史的凝重感和纵深感深深地印刻在观者脑海里,至于那清晰展示在画面上的长城的形象,反而只是淡淡的了。

  世强绘画的题材很多,而更能显示他个人性情的,当属他画的荷花。看他的荷花,好像一大早起来去什刹海遛弯时见到的朋友,这朋友不俗,聊上寥寥数语,便觉心里痛快,天大的烦恼也就放在一边了。

  有行家评论说:世强原是个出色的版画家、油画家和漆画家。而且因家学之故,从小练就了一手好书法。所以他从西画向国画的转化,就有了以书入画的先天优势。他的水墨画继承了传统中最有生命力的表现手段——笔、墨,并以一个有西画良好底子、从而对色彩葆有永恒激情的水墨画家,大胆招呼着色彩,在色、墨的辩证交融上,有了新的开拓。

  还有的行家认为他的作品,在构图上强调的是作为人文历史的沧桑感,以版画的厚实、漆画的端庄,构成画面的整体基调;在技法上,以油画写生为基础,加以中国画的彩墨点染,水墨交融,酣畅淋漓;而通过写实产生的质感,更使人觉得似乎触手可及。

  因为我是外行,对这些艺术上深层面的内容,不可能多说些什么,但能强烈地感受到,世强在艺术上正在进行着不断探索,坚持传统并有创新,为理想而勤奋工作。因此,他的努力和他的作品一样让人感动。

九歌 (62届初中校友)

艳阳天

 

 


雨过天青
古院新春
 
宋庆龄故居
相关文件:  
  我画“盛世”(奉先寺) 彭世强(63届校友)
彭世强速写-四中校园
彭世强画展在正阳门城楼举办
清水清灵“古都韵”赠书回报校友情——校友彭世强赠送母校《大家看清水》等书
境由心生 神随物游——记60届初中校友彭世强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