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走出来的“农家小伙子”
——访七五届高中毕业生史广平
 

   今年夏天,第一次见到史广平,给人的印象是这人挺实在的,能干、身体好,像是个有着一把子力气的农家小伙儿。

   其实他是个道地的城里人,而且是满族旗人,前清的贵胄后裔,只不过到他这一辈儿,早已成为平民百姓了。小时候家就住在毛家湾,在皇城根小学毕业后,接着到咱们四中上学,直至一九七五年高中毕业。那几年,中学毕业后都得去农村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所以,史广平和他们同学一毕业,就被送到了延庆县靳家堡公社的玉皇庙大队。

   一九七七年返城后,他被分配在一商局的信托公司上班,以后,又随信托公司划归到市政府侨务办的商贸公司工作,在


史广平与栾玉洁老师亲切交谈

 
 

公司下属的两、三个单位担任过经理。因工作能力强,而且积极肯干,他参加工作后不久就入了党,还被单位选派到商学院函授班进修,学的是企业管理。

   按说,像他这样一个年轻人,在商贸系统应该是挺有发展的,可就因为在乡下插过两年队,使得他这个和农村没什么瓜葛的人,却从此喜欢上了乡间的田园生活。他觉得土地和他有缘分,一分劳作一份收获,土地不曾亏待过他。也算是个机会吧,一九九二年时,他从昌平一个朋友那里接手了一个鱼塘,还有周边的几亩地。于是,他又重新回到了农村这个广阔天地,开始了他所热爱的乡间生活。

种白薯与养螃蟹得到的信心

   出德胜门往北,过沙河沿京密引水渠右岸上行不远,就到了位于昌平县崔村镇西辛岭村的史广平的“家”——平瑞养殖场。

   一进大门就让人觉得,这可真是个大院子,豁亮、宽敞,前面并排着三口鱼塘,养的是鲫鱼、鲤鱼和罗非鱼。西边那口鱼塘里面的鱼都是一两斤重的,岸边支上了阳伞,可供垂钓者在此,让愿者上钩了。东边那口鱼塘里养的是小鱼,鱼饵机嗡嗡地响着,水面上洒满了鱼食,一大群还只有寸把长的小鱼苗,浮了上来,吃得正欢。

   鱼塘后面建了好几排温室大棚,大棚里面的设施搞得挺先进,通风、日照都可控制,每排还设有各自独立的锅炉,天冷时可保证温室大棚里的温度,一年四季都随时可向市场提供应季的花卉和时令蔬菜。温室大棚再往后,是一大片空荡荡的草地,散养的鸡群足有几百只,正在草丛中啄食小虫和撒落在地上的杂粮。这个大院落的最后边是猪场,猪舍豁亮通风,自来水接到了食槽前面,猪用嘴一拱就能喝上了。食槽下面还修了排水沟,天天都有人不停地清除猪粪,冲洗地面,所以猪圈特有的那股难闻气味并不太大。清一色的大白猪,不是在食槽前争食吃,就是趴在那打鼾。除了这百十头正在育肥的猪外,还有好几头体格膘壮得像大牛犊似的种猪和育崽用的母猪,养在另一个猪舍里。那刚刚产仔不久的母猪跟前,八、九只色泽粉红的猪崽抢着吃奶,争前恐后的憨态,逗人喜爱。

   不过十年前,史广平刚到这儿的时候,这里除了那口鱼塘,别的就什么也没有了。而且那鱼塘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是个蓄着水的大土坑而已。可现在,广平把鱼塘前后好几亩地全圈了进来,砌上围墙,成了眼前所见的这个大院子。他还在这周边,买了这衬里的八百多亩地,种上了果树等经济作物,由于搞得是绿色生态农业,不施化肥,上的都是自家产的有机肥料,所以产品十分畅销,特受市场欢迎。

   可以想见,为了眼前这一切,广平花费的心血肯定不少。也的确是这样,虽说插队那两年,他对农村有了一定的了解,一般农活也都会干了,当年在生产队里,每天能挣到九个工分,差不多顶个壮劳力了,还当上了知青队长,每天分派大家干活,满是那么回事。但等到自己真于起来了,事情可不那么简单。


温室花卉育苗大棚

   从想着什么季节种什么作物,到买种子播种,再从收获储运到销售,这产供销一条龙,操作起来难度之大,就不是事先所能想象得到的,一个环节的失误就有可能导致一年都白干。没点魄力,或是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都干不了。

   头一年那会儿,他脑瓜一热,种了三十亩白薯。但这里的土质不适于种这种作物,再加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销售渠道,所以到了秋后,他就打算着来年不再种了,但收上来的白薯怎么办呢?虽说收成不太好,可也是一大堆啊,没地方存,没地方放的,要是别人,肯定犯难了。可广平没为此过多地伤

脑筋,他觉得衬里老乡们对自己不错,到这个村后,人家没少帮忙,就把这点白薯送给村里的老乡尝个新鲜吧。于是每户五十斤,全村二百多户,万把斤的白薯一分而光。老乡们从此认识了他这个史老板,觉得他为人厚道,办事有决断,以后再遇到什么事,都愿意给他帮忙。广平却认为是老乡给他解除了一个难题,为他减轻了一个负担。

   他还养过一年螃蟹,为了这还专门从外地请了个养蟹的师傅,花高价买来优质蟹苗放养。刚开始时还专门买来豆苗、骨粉什么的喂养,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人照看,可真没少下功夫。为这一项目他先后投资四万多,但最后还是因养蟹技术不过关失败了。可能是因为营养过剩吧,那螃蟹个头没长大,成熟期却提前到了,再出长不大了不说,还爬得到处都是,派人看都看不住,甚至爬到了村支书的家里,让人家笑他:“送礼也没有这么个送法啊。”

   但对这些把时间、精力搭了进去了不说,投资也打了水漂的事,广平却从来都表现得很坦然,敢干敢闯而不患得患失是他的性格特点,他觉得失败和挫折既是经验,更应该激发接着再干的信心。既然学费都交了,那就不能让它白交,还得接着干,并且得有点长进才行。

   毕竟在商贸系统干过多年经理,在商学院拿过文凭,广平很快就悟出了两个道理:一是无论是种庄稼还是搞养殖,这里头都有学问,都需要技术,要了解当今科技发展的成果和趋势,就得加强学习,随时随地给自己充电;二是要把眼光盯在市场上,捕捉市场信息,按市场规律办事是他做出任何决策的原则。

   但是到哪去学习,该如何去充电呢?广平首先想到的是母校的老师。

   离开四中后,广平从没断了和老师、同学的联系,尤其是和栾玉洁老师,更是常来常往;老师看到了学生的难处,马上帮他和农科院搭上关系,而广平的实诚劲儿,换来了农科院专家的诚心帮助。于是温室大棚里栽上了最新品种的小型西红柿,还有南方的各类返季节蔬菜。以后又随市场需求的变化,在农科院专家的指导下,一些价格昂贵的进口花卉,也都在他的棚里陆续培育成功。当这些产品出现在京城的高档饭店,大型超市里时,自然也给广平带来令人满意的效益。

办猪场体现出的执著

   史广平的夫人口U曹瑞华,曾在大兴县插过两年队,瑞华对农村也是情有独钟,和广平兴趣相投,可谓志同道合。他们把自己的公司、超市、养殖场,取名“平瑞”,就是从他俩的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来。

   广平在昌平买地办农场的时候,瑞华在大兴县她插过队的那个村里,也买了一块地,还办了·一个猪场,效益都还可以。后来万方便管理,便决定把这猪场搬到昌平这里来,集中到一块。没想到的是,这次搬家却搬出了麻烦。从大兴到昌平并没多远,但把这大大小小总共二百来头猪运过来,劲可就费大了。等到一切安置妥当,打算松口气歇歇了,却发现,这猪怎么有些异样?夫妇俩不敢怠慢,赶紧请兽医过来看看吧,这一看可不得了,敢情是在运输途中,因运输公司的车辆消毒不彻底,让这猪染上5号传染病。广平没有片刻迟疑,马上按规矩办事,派人请来县里防疫站的人现场监督,雇人就地挖了个大坑,买来火碱、石灰,半天的工夫,就把这二百来头猪,统一处理了。一场猪瘟被及时消除,当然值得庆幸,然而这损失可也不小。尽管经济上可以承受,而不必把这个放在心上,但是猪场还办不办下去,却是不能不仔细想想的一件事。

   熟悉广平的人都知道他脑筋转得快,常能换个思路考虑问题,从而显出他自己特有的灵活性。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市场上物资匮乏,品种单调,尤其是老百姓日常离不了的副食菜,只有白菜、萝卜那几样,广平的蔬菜温室大棚就是京郊刚出现的为数不多的几座之一。大棚出产的各色新鲜青菜,对改善京城百姓生活起了很大作用,同时也让他有了不菲的收入。按说这时候他应该扩大规模,继续发展,可他却不这样做,而是把这市场让给厂后来搞大棚的人,自己干上了花卉种植。经济效益不但没有任何损失,还上了一个新台阶。

   另一次是在前几年,他在乎谷买下了他看中的一座山林,并且投入一定的资金,修了路,还通了水、电,盖了房,栽种的核桃、柿子等也都挂了果,眼看就能有所收益了,他却因距离远,管理难度大,毅然决意放弃,好多人都觉得可惜,他却认为知难而退是对的。把精力、财力集中在重点项目上,才不会顾此失彼。

   那么这一次广平是不是也要显现他的灵活性,知难而退了呢?按说就此放弃,这猪场不办了,也是可以的。可上的项目很多,何必一条道走到黑呢?朋友们也都劝他,办猪场太累人,干点别的吧,干别的效益不一定比这个低。


   但让人意外的是,广平没听这些劝告,而是认为,这猪场不但要办,规模还要扩大。于是一切从新起步,翻盖扩大猪舍,选购新的种猪,起早贪黑,四处奔波了好几个月,付出的辛苦可以想见。也算是老天不负有心人,功到自然成吧,现在猪场已初具规模了。到明后年,广平决心要让存栏猪达到一千头。

   夫人曹瑞华说他在这件事上,太固执己见不听人劝。可他说,干事情得干出自己的特点来,要搞绿色生态农业,养猪是挺重要的一环,所以自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我就不信我办不好这个养猪场。”其实,固执己见也罢,知难而退也罢,表现的不都是广平对自己事业的执着吗。

绿色生态颐养天年

   小时候,广平因他那敢做敢当,不怕惹事的性格,曾经有个“二愣子”的“雅号”,当年在四中时,老师和同学们就都知道他敢说话,敢承担责任而不计较个人得失,所以挺早的就培养他人了团。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了一定的阅历,广平在为人处世上,比年轻时稳重多了,但喜欢助人的热心肠却丝毫未减。这些年来,在个人事业上有了一定的成就,他更是想着要对社会有所回报。

   栾玉洁老师退休后,闲暇的时间多了,广平就更加经常地去看望她,把她接到自己在乡下的“家”里玩。和其他老人一样,在大城市里生活了一辈子的栾老师,喜欢这里的一切。

   广平由此而想到,接近大自然是人的本性,人到老年就更是如此。如果能在乡下盖上几间平房,让城里退休的老人到这儿来住,房前留几分空地,老人们可按照自己的体力和爱好,种上点儿自己爱吃的青菜或是喜欢的花木,再养上几只鸡、鸭、鹅、兔什么的,既陶冶情操也锻炼筋骨。每天早起在院子里打打太极拳,午后到鱼塘边钓钓鱼,日落黄昏时在瓜棚之下,品茗聊天,这样的日子老人们肯定愿意过。

   自己搞绿色生态农业,除了生产绿色产品,还应该更进一步想想社会需求。办个在绿色生态环境里的养老院,使辛劳一生的老人们,在自己的晚年,远离喧嚣的都市,到这宁静的乡间怡养天年,不也是对社会的一个回报吗。

   逐步进入老龄社会已是当前现实的必然趋势,广平的这一想法自有它的现实意义。然而与现实社会中有些人不同的是,有的人是把办养老院当作一个产业,盈利才是他们的目的,或至少是目的之一。而广平想的却是更深一层,他要把这当作公益事业来做。

   务实的广平非常明白,如果他现在来做这个事,尽管说有些条件还是具备的,但若因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作后盾,最后导致为求生存和发展而追求利润,那岂不背离了他的初衷,与其那样还不如不作。所以广平的这一想法,现在还只是在几个知己的朋友之间说说,并没付诸实施。

   他把这件事当作他的一个理想,暂时封存在心底。把这个理想当作他的奋斗目标,正在为此而终日劳作,不辞辛苦。

 


 
 
久文(62届初中校友)
 
 
xyb2003.1028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