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造船强国梦”在新世纪扬帆远航
——记66届校友宋大卫
  今年年初,国务院陆续推出了钢铁、汽车、船舶等十大产业的调整振兴规划,一时引起各方面高度关注。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适时播出了“经济热点面对面一一振兴规划深度观察”等系列节目,邀请十大产业领域内的专家学者,近距离解读当前我国经济现状、采取的对策、以及对今后的展望,极大的鼓舞了全国人民的信心。

  我校校友,现任中国远洋集团中远造船工业公司总经理的宋大卫,以造船业界专家身份,于今年4月22日做客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对话节目,就有关造船产业在我国经济发展中所处的位置,以及与之相关的“振兴规划”,作了深层次的分析。

  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宋大卫,在使众多校友感到亲切的同时,也引发了我们对自18世纪末叶延续自今,一百多年来,中华民族“强国船梦”的再次关注。“五一”节前,宋大卫应邀返校,向母校赠送了“中远造船”公司制造的,装备了当前世界先进技术设施,具有世界先进技术水平的散装货轮模型。

  在与校友会秘书长黄汉文老师、校友教育促进基金会副秘书长谢荣楚的交谈中,宋大卫回忆了在校期间,母校师长对自己的培养、教育。他说:“自己能够取得一些成绩,能够在祖国的经济建设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皆为母校所赐。”表达了他对母校的感恩之情。

  看上去还是个中年人的宋大卫,精力充沛,说起话来,旁征博引,很有说服力。其实他今年已经年过花甲,一生经历虽谈不上有多么艰辛、坎坷,但细说起来也实属不易。

宋大卫校友向母校赠送轮船模型,与校友会秘书长黄汉文合影。


  本该在1966年毕业参加高考的宋大卫,和他的同学们一起经历了我国历史上这极不寻常的一年。在那个“革命”年月里,高考被取消,“北大”、“清华”是甭想了,除了“毛选”,再无书可读。两年后,他和同学们一起来到“北大荒”东北建设兵团的一个农场里,虽然生活艰苦,但能开上了“东方红75”,在无边无际的黑土地上任意驰骋,却让从小喜欢机械的宋大卫多了一分神气,至今说起来仍有自豪感。几年后,在一场意外的火灾中,他成为救火英雄,只是这“英雄”称号,除了在他的手腕、颌下等处留下依稀可辨的伤疤外,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好处,反而在兵团推荐他回北京,充实中学教师队伍时受到影响,差点没调回来。幸亏兵团领导安排他见到了招收人员说明伤情,毕竟是四中的老高三学生,实力摆在那里,1974年初,他幸运地回到北京,分配在60中学,教物理、化学,兼任班主任。尽管从来没受过师范教育,但比照四中老师的讲课方法,却也干得有声有色。

  然而,从四中校园里走出的学生,都有种躁动于心的英雄主义情结。一是没上大学,心有不甘,二是内心深处,总渴望能有一片更广阔的天地,施展自己的理想抱负,宋大卫盼望着能有改变自己境遇的那一天。

  终于,1977年初传来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宋大卫在第一时间里报了名,不久以后,即以宣武区高考状元的身份被大连海运学院轮机系录取。从此以后与远洋巨轮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1年底大学毕业后,宋大卫进入中国远洋总公司,历任中远总公司造船处工程师、造船处处长、中远香港集团副总裁、香港中远网络公司总裁、中远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等职,现任中远造船工业公司总经理。

  宋大卫在中远,至今已经工作了28个年头了,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远洋运输和船舶制造工业发展的全过程。这次回到母校,在老校长室,宋大卫向在座的几位校友,介绍了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船舶工业取得的巨大成就,特别是中远造船工业公司近十多年来,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一创新模式下的高起点、跨越式的飞速发展。

  有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职称的宋大卫,是个典型的技术干部,分析问题时,条理分明,逻辑性强。通过他的讲述,我们了解到,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世界造船中心一直在欧美地区,后来随着日本和韩国造船业的先后崛起,东亚成为世界造船中心,并且一直在不断加强。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以后,由于我国经济有了飞速发展,逐步成为世界第三大贸易国和第二大原油进口国,加之对铁矿石等原料的巨大需求,使得我国的船舶工业有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与韩、日鼎足而三,成为世界造船大国,当然还不能算是造船强国。

  宋大卫告诉我们:船舶工业是关系到国家国防安全及国民经济发展的战略性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目前,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以及积极进行自主研制开发,我国的主要船用设备的生产技术水平正在迅速提高,已经基本形成了包括中、低速柴油机、船用辅机、仪器、仪表等在内的,比较完整的船舶配套体系和船舶整体建造能力。2005年接获船舶订单达700万修正吨,虽与韩国仍有着较大差距,但已成功超越日本,晋身全球第二。生产的各种类型船舶已出口到包括美、英、德、日、法、加等发达国家在内的5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我国在国际市场上具有一定竞争能力的机电制造行业。

  但同时宋大卫也指出:由于我国的船舶制造业近期发展很快,从而出现了产能释放过快,国产化的设备装备率只占50%,与日本的95%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因为我国的船舶工业是一个出口导向型的产业,有70%~80%的订单来自海外,在国内机电类产品中名列第一,因而,受金融危机影响也比较厉害,所以,国家现在出台这个政策,不仅适时,而且必要,有助于我们及时进行一些调整,防止这个产业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产生下滑。始于去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华尔街金融风暴,现已经演变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这个过程发展之快,影响之巨,为人们始料所不及。在与校友们的讨论中,宋大卫提出,我们不能简单认为这不过是若干个借了住房贷款人,不能按时还本付息引发的问题。而是由此导致的,与此相关的金融机构因缺乏足够的流动性,使得人们对建立在信用基础上的金融活动产生怀疑,进而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将要持续一段时间的经济危机。虽然这让一般民众不好理解,但却影响了大多数人的生活,尤其是在后奥运经济状况不能尽如人意的关键时刻,势必对我国的经济发展,造成了不可低估的负面影响。从而更让我们意识到,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国家的崛起,民族的富强,不可能顺风顺水,而是需要我们付出加倍的努力和超出寻常的代价,才有可能实现。这才是我们必须冷静面对的现实。

  正因如此,中远造船工业公司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一创新模式下,在很短的时间里,白手起家,强势发展,成为在国内外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业内强企,对国有企业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宋大卫认为这既是我国现代造船工业150多年来沉降起伏,终于发展到现在的一个必然的结果,也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不可推卸的使命。

  说起自18世纪末叶起步的我国现代造船工业,宋大卫不无感慨的和在座的校友们,一起回顾了这其中曲折坎坷的发展历程。

  18世纪中叶的鸦片战争,英国军舰上的大炮,轰醒了沉睡千年的中国,掀开了我国历史上最为屈辱、痛苦的一页。

  但是,如果我们让时光再倒退些,倒退到600年前,毫无疑问,那时的中国不仅是世界造船大国,也是造船强国。郑和下西洋所率领的舰队,是那个时代,世界技术水平最高、载重吨位最大、续航能力最长的远洋舰队,充分展示出当时我国的科技水平和雄厚国力。遗憾的是,这占据世界巅峰的辉煌,恰似昙花一现,不过几十年的光景,便烟消云散,从此不再,成为在我们心头,永远挥之不去的一片迷云。

  与之相反,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西方的造船技术开始超越东方,并将差距远远拉开。而为了摆脱被侵略,受屈辱的命运,以造船练兵为主要手段的“洋务运动”,在清朝末期应运而起,我们民族的“强国船梦”亦由此而生。

  在那时国人的眼里,“夷人”的“长技”,一是轮船,二是大炮。由西洋轮船上的大炮,炸出来的“洋务派”,一心一意要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自保、自立、自强。而欲以经济改革以挽颓势的满清王朝,则成立了总理事物衙门,经管外交、通商、海关,经营修路、开矿、制造等事务,掀起了一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热潮。尽管这不过是灭亡前夕的一场回光返照,但毕竟是举全国之力,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在很短的时间里,取得了即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也算可以的效果。设备齐全,规模宏大,在远东地区首屈一指的马尾船政局和江南机器制造局先后成立。中国的第一批机床、第一炉钢,以及无烟火药、步枪、钢炮、铁甲炮艇等,均始出于此。在此后20多年的时间里,为清王朝造出了数十艘舰船,不仅组建了中国第一支海军舰队———福建水师,还为北洋、南洋两支水师配备了若干辅助舰船。

  然而,看似意外,其实应在意料之中的是,在这期间,清王朝的这三支水师,分别经历了中法马江海战和中日甲午海战。

  败给教自己造船强军的法国老师还则罢了,但让和同自己一样刚刚起步,实力远不如己的日本海军打得一败涂地,细想起来实在让国人羞愧到无地自容。1907年,在经济上捉襟见肘、寅吃卯粮的满清政府,饬令经营惨淡的两家船厂停止造船。

  短暂的“强国船梦”到了梦醒时分,就这样,清王朝举全国之力建起的远东最大的造船产业,看起来恢弘无比,实则脆弱不堪,虽然取得了一时的成就,但是终于还是毫无悬念地毁于一旦。

  究其原因,不能不说这是由于政治制度改革滞后所致。翻开那个时期的有关这两个船厂的档案,所能查到的官样文牍的背后,俱都是些个官场上的争权夺利、利益集团的不断扯皮,以及触目惊心的贪污浪费。

  尤其令人痛心的是,在百余年前,我们就开始了“用市场换技术”的实践,并且颇有成效。无论是船厂规模、设施,还是船舶设计以及制作工艺,虽赶不上世界先进水平,但毕竟算是初具规模,培养出来的具有一定技能的技术人员,已达数千人之多。但这些辛辛苦苦打下的基础,实业救国的宝贵资财、人才,很快淹没在历史的风尘之中,甚至都没能保存,积累下来,更谈不上改进以跟上世界工业科技的脚步。

  时光流逝,我们的“强国船梦”,一梦百年。当这个不灭的“梦想”在新世纪扬帆起航时,我们欣喜的看到,经过改革开放后的快速发展,船舶工业已成为我国为数不多的,具备了较强国际竞争能力的外向型产业之一。

  但是,“强国船梦”以往的辉煌与败落不该被遗忘。一味跟随别人后面,难逃被动挨打的命运,以创新精神走自己的路,才是我们应该注意的。可以说,具有创新精神是当前世界科技迅猛发展的原因所在,而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缺乏创新精神,则应是我们总结自己的历史经验时,应该得出来的教训。

  作为一家大型国企的老总,宋大卫曾以《用创新理念引领中远造船企业发展》为题发表文章,明确指出:造船产业强势发展的背后,是深蕴其中的创新实质。在总结中远造船所取得的成就之后,文中写道:观念创新是“中远造船”的创新之源、技术创新是“中远造船”的创新之根、管理创新是“中远造船”的创新之实,而体制创新则是“中远造船”的创新之本。

  在我国造船企业中,“中远造船”应属起步较晚的一家,但“经过十多年来的发展,不仅成为国内乃至国际最具竞争力的业内强企,而且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认可,把‘中远造船’模式作为具有指导意义的典型案例加以研究。”。

  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宋大卫告诉我们,“中远造船”走的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样一条创新之路。即:全面引进先进的船舶制造和管理技术,结合国内实际情况进行消化和吸收,在实现生产技术和生产管理本土化的基础上,在高端技术领域再创新,最终实现自主拥有的创新发展目的。


  企业的发展依赖技术的进步,而技术进步的根本则在于自主创新,宋大卫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中远造船”通过与川崎重工合资建厂,利用川崎重工成熟、先进的技术平台,首先是“原样移植”,经过反复吸收改进,并在这一过程中加速技术开发的“本土化”和“再创造”,最终取得了起点高、见效快,技术领先的效果。

  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过程中,宋大卫不满足于改进式的创新成果,而是注重在自主开发上不断加大力度。公司为此成立专门的设计部,派遣技术人员出国研修,及时跟踪船舶市场发展动向,保持技术领先地位,努力创造“中远造船”技术的新品牌,进而形成了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为主导的企业核心竞争力。

  宋大卫不无自豪的向我们介绍了“中远造船”旗下的南通中远川崎造船厂,率先在国内引进了瑞典KCS公司的三维计算机软件服务系统———TRIBON系统,并开发了配套的设计支持软件系统,采用信息控制技术,通过信息采集和反馈,进行数据分析,确定造船精度管理和数据分配量,用补偿量代替装配过程中的余量,从而真正实现分段对接误差为零的无余量造船,至今仍是国内唯一一家与日,韩,美欧并驾齐驱的精益造船的典范,体现了当今世界一流的船舶设计、建造理念和水准。

  多年担任国企高管的宋大卫,深知先进的技术必须要有先进的管理方法与之配套,方能相得益彰。“中远造船”在原样移植川崎重工管理经验的同时,结合中国国情,坚持引进与创新相结合的原则,创造了一套符合“以人为本”思想理念的管理体制。管理制度的制定,管理行为的实施,始终关注员工的心理感受,尽可能为员工营造和谐共进的工作环境,发挥了企业全员的积极性。“中远造船”,管理创新的另一重要方面,是建立以成本控制为核心的管理方法,通过覆盖全公司各成本点的计算机网络系统,全方位跟踪和控制成本,做到生产成本最低化,目前中远造船的百万美元产值的能耗还不到国内同行业的三分之一。“中远造船”引进吸收加本土化的创业之路、复合型人才战略、高效能节点衔接控制、严格科学的精度管理,取得了令人瞩目的骄人成就。其追求“员工满意度、客户满意度、激发企业活力”的企业文化在业内独树一帜,为国内外船舶专家所称道。

  经过多年努力,“中远造船”以超常规的速度,实现了经济、社会、企业、文化的全面和谐发展,使其后来居上,迅速发展成为无论是船舶产品还是造船技术均处先进水平的船舶企业。国内最大的10000标箱集装箱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内第一艘31.5万吨的矿砂船、30万吨级的原油船、5000车位的汽车滚装船、1万标准集装箱船相继下水。中远造船先后荣获了“中国最大规模外商投资企业500强”、“中国出口企业200强”、“中国机械行业百强企业”等称号。

  面对已经取得的成就和众多荣誉,宋大卫始终保持着冷静的头脑,他对我们说:“应当清醒地看到,目前中国造船业与日、韩相比,无论是设计开发能力还是造船效率,都有比较明显的差距,尤其在船舶配套设备方面,更是远远落后于日本、韩国甚至欧洲,要实现胡总书记提出的“不仅仅做个造船大国,还要成为造船强国”的目标,我们肩上的担子很重,我们前面的路还很远。”

  既然“造船强国梦”已经在新世纪扬起风帆,就让我们为此共同努力吧!



张乃久(62届初中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