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微观世界执着站在前沿
校友隋森芳荣膺院士回母校
   2010年1月19日下午隋森芳校友回到母校,刘长铭校长亲切会见了这位刚刚获得中国科学院院士称号的六四届校友、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隆冬时节天寒地冻。老校长室里温暖如春,刘长铭校长关切地询问隋森芳校友的工作内容,祝贺他成为近年来四中校友里罕有的、获得院士称号的科技精英。隋森芳谦逊地说自己不是名人,只是带领学生不断前进的一个老师。

  隋森芳1964年从四中毕业,1970年在清华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1980年在清华大学获理学硕士(固体物理)。1984年转入清华大学生物系任教。1988年在德国慕尼黑技术大学获自然科学博士学位(生物物理)。1989年至今任清华大学生物系副教授、教授(1991-)、博士生导师,系主任(1992.12-1995.12)。他长期从事蛋白质和生物膜的结构与功能的研究,特别在电子显微学研究生物大分子复合体的结构与功能方面取得重要研究成果。获2001年中国高校科学技术奖自然科学一等奖。指导的博士论文获2001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2005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获2006年“北京市教育创新标兵”称号。目前担任国际学术杂志《JournalofStructuralBiology》和《BBABiomembranes》的编委。2009年12月4日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在隋森芳的记忆中,上世纪60年代的四中,有校办工厂等实践场所以及各种兴趣小组。参加农业劳动和工厂的操作,都给那时的学生打下了劳动实践的基础。进入大学以后,更多的是他自己知识的扩充、眼界的开阔。由于“文革”的影响,在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他只学习了两年基础课程,然后毕业分配到清华大学校办工厂。在清华工厂里,隋森芳做的是最基本的工种———车工、钳工、铣工,被称为“新工人”。1973年,清华大学在工程物理系成立固体物理研究生班,当时身在校办工厂的隋森芳脱颖而出,成为其中一员,担任了这个班的班长。“我们当时都特别努力学习,离开学业这么久,大家都有一种强烈的对知识的渴望。”隋森芳说。由于本科的时候学的是精密仪器,比较宏观,而固体物理班的主要课程描述的是微观世界,所以刚开始时隋森芳很不适应。但他很快就爱上了这个美妙的微观世界。在这个班,隋森芳的思维一下从宏观世界进入了微观世界,使他对科学问题的思维方式产生了大的转变。

  1978年,正值我国学位制度改革,隋森芳与当时分散到各系的固体物理班同学重新聚在一起,又经过近两年的刻苦攻读,成为清华大学第一批理学硕士。研究生期间,隋森芳逐渐对生物物理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当时在世界范围内,生物物理正在成为一种潮流和导向,与传统生物学不同,它利用各种先进的物理技术研究生物学问题,结合分子生物学的发展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审视生物学,成为对年轻人很有吸引力的相当热门的研究领域。作为青年教师,隋森芳感受到生物学作为未来科学的巨大发展空间。1984年,隋森芳做出了人生中的重要选择———志愿转入当时清华大学新成立的生物科学与技术系。“生物在当时是一种潮流、前沿的学科,而且我也感兴趣,所以我转变了方向。事实上,生物研究需要很多物理和化学的知识素质,所以我上手很快。”这是隋森芳人生的一次重要转型,他说:“现在的学生一定不要怕变,要勇于尝试自己喜欢的领域。”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隋森芳被公派留学德国,有幸师从当时欧洲生物物理学会主席萨克曼(E.Sackmann)教授。在那里,他对生物物理的学科前沿有了全面的认知。隋森芳在德国三年半的求学时光几乎都是在实验室中度过的。“我当时在德国,一心就想着早点把学位拿下来,早点回清华。所以每天都泡在实验室里,节假日也不例外。圣诞节的时候,同实验室的德国同学都度假过节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实验室里做实验。”他把在德国的学习当做是一个战斗任务,紧张的、顽强的去完成它。他把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和做实验,像海绵吸水一样尽量吸收着知识和经验。隋森芳的努力得到了回报,通常需要四年才能拿到的博士学位,他只用了三年半就毕业了。

  兴趣和不断创新的精神,使隋森芳立志回国后要开创条件,建立自己的研究基地。“我很坚信自己的直觉,我相信随着学科的发展,我所坚持的领域一定会受到重视。”正是这种学术直觉,让隋森芳克服重重困难,带领他的学生们在有限的条件下开展了实验室建设。初回清华时,一间空房子、一台从德国带回来的由萨克曼教授赠送的价值10万美元的仪器、一笔申请到的7万元的教育部优秀青年教师基金就是他的全部启动家当。“当时没有电镜设备,我的学生把样品制备好了以后,要到外面有设备的地方观测……有的设备当时买不到,我就和研究生一起搭建。”比如,表面等离子体共振(SPR)装置是测量蛋白质相互作用的有效手段,1989年的时候国内还没有这种仪器出售,隋森芳和研究生就参照物理系的一台SPR装置,自己搭建了计算机控制的测量生物样品的SPR仪。“这台设备直到最近还为我们的一篇《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提供了重要数据。”隋森芳感慨地说。

  谈起自己的研究领域,隋森芳教授总是神采奕奕,滔滔不绝,“生命活动中,任何单个分子都不会独立行动,而会与其他分子协同作战开展某项活动,是群体性的行为。因此,我喜欢观察它们是如何分工协作的,即一组蛋白质在实现一个功能的时候如何相互配合而组装在一起的。从简单到复杂是蛋白质科学研究的趋势。对于复杂的蛋白质系统,传统的研究方式遇到很大的困难,而电镜则越来越显示出其独特的优势。我们主要通过急速的降温把蛋白质复合体、细胞器、甚至整个细胞快速冷冻起来,然后利用电镜的高清晰的成像技术,从各个角度对样品进行拍照,然后复原成三维空间的图像。这样,我们就能对这组蛋白质在实现功能过程中的组装、结构和变化一目了然。”用这种研究方法,隋森芳教授和他的学生们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生物学难题。

  隋森芳一边在自己热爱的学术领域孜孜以求,一边在教学这片热土上辛勤耕耘。他特别注重引导和启发学生独立思维,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用启发和引导的方式培养研究生。研究生一进实验室,隋森芳就先交给他们一个课题进行调研,一段时间后在全组进行汇报,以此来培养他们的独立调研和思考能力。对于正式进入课题的学生,从实验方案的具体实施、试剂的选购、实验仪器的选择,到实验的具体操作,都主要由他们独立进行。隋森芳还让一些高年级研究生参与实验室未来课题的酝酿和决策。在课题选择方面,他鼓励研究生另辟蹊径,探索新领域。他说:“做科研可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做得‘多’,一个是做得‘新’,数量的增加好比一座大楼盖了十几层,还要继续往上加,意义是有的,但是不如另辟蹊径,做一些别人没有做过或很少做过的东西。”在判断、处理关键问题上,他表现出老科学家的经验和睿智,在一些具体工作上,他从不嫌琐碎、细小,俨然是青年学生中的普通一兵。

  隋森芳的辛勤汗水结出了丰硕果实。在过去20年里,隋森芳的实验室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科研人才。在他培养的研究生中,一人获“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一人获“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奖、4人获“清华大学校级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一人获清华大学“学术新秀”称号,可谓桃李芬芳。隋森芳也常常从学生的研究中获得启发,受到年轻人活力和冲劲的感染,这是他取得成功的因素之一。

  寒冬里的北京四中老校长室里洋溢着幸福的暖意……刘长铭校长、黄汉文秘书长和大家一起分享隋森芳院士丰收的喜悦。刘长铭校长很赞赏隋森芳院士的执教经验,并请他多为四中进行帮助、指导;或者派他的研究生来四中面授。隋森芳十分关心四中的教学,他要求立即去看看实验室。在那里,他仔细察看具有良好条件的生物实验室、物理实验室,与老师频频交流,不时深思。在深邃的目光里,可以看出他正在勾画着回报母校四中的草图……。

  徐步悠悠入斜阳,雯霞灿灿暖余光。隋森芳校友漫步校园,不时回顾当年在四中的经历。回忆到如周长生、吴济民、史连生先生,教生物的女老师吴蕾等很多老师讲课都很精彩且各有特色,让他感念至今。当年,在四中大操场的跑道上他曾多年进行中长跑锻炼,创下了坚实的体魄。进入清华大学田径队后,又恰遇蓬铁权校友一起在大学的操场上锻炼身体、磨砺精神。平静和蔼的隋森芳,在说到当年因为新生运动会1500米得了冠军被选入清华大学校体育代表队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些许得意的神色。六载雨露,受益终生。如今,走在四中校园中间,即将跨入65岁的隋森芳校友,仿佛回到了半个世纪前的青春年华,感受着学弟学妹们在校园里充满的欢声笑语,洋溢着浓浓真情……

  回母校参观访问后,当天晚间在馨香四溢、春意盎然的餐厅里,隋森芳与来自海内外的几十位64届同班同学欢聚一堂,当年的班主任王钵老师也特意赶来同四十多年前的学生共同回忆难忘的在四中的岁月,畅叙离别后的经历。有道是:咫尺天涯今乐邀,师生欢聚不觉老,快悦心态伴晚钟,祝语举杯好热闹,同窗之谊情难尽,四中精神前景耀。

  杨堪(64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