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记北京市优秀教师陶澄先生与四中情缘不断
 

  曾荣获北京市优秀教师称号的陶澄是北京四中1960届的高中毕业生。他于北京师范学院(现首师大)毕业后曾先后在北京市半工半读学校和43中任教。1992年他又回到四中,任物理教师直到2001年退休。在四中先当学生后当先生的人生经历使他与四中情缘不断。他感言:“是四中教我如何学习,如何做人,如何工作。四中给予我的财富终生受用不尽。”

  1954年至1960年是陶澄难忘的中学时代,回望当年,在他胸中立即奏响了激昂的时代主旋律。《可爱的中国》、《狱中记实》、《普通一兵》、《古丽雅的道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些在四中校园争相传看的名篇佳作,给少年陶澄以极大的激励,并逐渐树立了自己此生追求的楷模。陶老师说,当时学校领导非常重视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他回忆自己曾三次听到张爱萍同志来校做的报告。他还清晰地记得1959年陈毅同志到四中时,先到各个班转了转,然后在大操场上做了主题为“红与专”的报告,非常的精彩与深入人心。陶老师说,正是在那个火热的年代,在四中的校园里,铺下了自己人生道路的第一块基石。

 
 

  上世纪50年代,四中名师荟萃风华正茂,正处于建国后的第一个高潮期。陶老师说,他有幸亲聆刘老、张老及周长生、任景芸、王钊等前辈大家的教诲,不仅在学业上受益匪浅,且给自己后来的职业生涯以深刻的影响。

  陶老师回忆道,当年他在43中教物理时,曾有感于自己的教学功底不足,由此想起了曾在四中教过自己物理的王钊先生。当年王钊先生的课讲得异常精彩,哪些地方应细,哪些地方应简,把握得非常得体。往往在学生听得聚精会神之际却戛然而止,让学生自己去回味,从而达到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于是陶老师来到母校,对王钊先生提出听课的请求。王先生和自己的学生一向亲密无间,他说:“我的课你都听过了,还没听烦呵。”陶老师说:“我和您打个比方,就像听京剧一样,戏的情节我都了解了,但我现在却是来品您的韵味来了。”王先生一笑说:“愿来你就来吧。”就这样陶老师合理安排好自己的课时,到四中听了一年多王先生的课。王先生对教材如何处理、教学节奏如何把握,对陶老师启发极大。后来在区教育局组织的一次研究课上,陶老师的主讲获得良好的反响。教研室在评课时,还为其总结出几大教学特色。陶老师心知肚明:这哪是我的特色,全仗恩师所赐啊!

  1992年,陶老师调至四中任教。惟恐有辱于四中的声誉,陶老师始终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时时以张老的“一杯水与一桶水”、刘老的“教好每一堂课,教会每一个学生”的教诲要求自己。有时夜半醒来,他忽然觉得教案中有一处尚不够完备,于是立即起床挑灯夜战。陶老师在四中任教的10年中,取得了良好的教学业绩,他曾荣获“西城区优秀园丁”、“西城普教系统物理学科带头人”、“北京市优秀教师”等称号,并参与了《物理教师手册》、《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的编写工作。

老师的心理年龄永远年轻

  1995年暑假期间,陶老师带着一班学生游香山,和生龙活虎、欢呼雀跃的孩子们在一起,陶先生心旷神怡,全然没有“老之将至”的感觉。然而年龄的差距毕竟是客观存在,陶老师很快就发现有不少学生已爬上山顶,而自己则刚到半山腰。不过这些活力四溢的孩子们并没有疏忽自己的老师。在陶老师的身边,两个男生须臾不离左右,陶老师脚下稍有坷绊,两双手立即同时搀扶,令陶老师感到莫大的欣慰。陶老师说:“自己此生最大的赏心乐事就是和学生们在一起。一个人的生理年龄无可更改,但心理年龄却可以永葆年轻,而这正是当老师的得天独厚之处。”

  陶老师全心全意地热爱学生,而学生也以真情回报自己的老师。陶老师曾讲述过一件令他刻骨铭心的往事:

那是在“红色恐怖”弥漫全国的“文革”时期。当时班里的师生在课堂上经常一齐高呼“打倒刘少奇,保卫毛主席。”在人人自危、动辄得咎的氛围中,陶老师最怕的就是自己因过度紧张把口号前后的动宾词喊反了,从而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那时类似的例子身边比比皆是。真是越怕什么越有什么。在一次喊过口号后,陶老师发现全班学生一下子鸦雀无声,目光齐刷刷地看着自己。陶老师明白了,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顿时他感到有如五雷轰顶,心中暗叫“这下可完了”。当晚陶老师向老伴交代了事情经过,一家人做出了承受最坏后果的准备。第二天一大早,陶老师忐忑不安地来到学校。他想如果出现了自己的名字倒着写,并被打了“×”的大字报,则自己就在劫难逃了。然而看遍了校园的角角落落,他并未发现有自己的大字报。难道自己没有喊错?但学生们为什么会有如此异常的反应呢?他百思不解,但又不敢去问学生,生怕“烧香引鬼”。第二天、第三天他又是一早就来到学校,还是什么也没发生。如此个把月过去了均平安无事,他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但自己是不是喊错了?则成了他心中的一个谜。1995年,这个班的学生聚会,特意请来了当年的班主任陶老师。当学生们请陶老师讲话时,陶老师迫不及待地首先请学生们落实他心中几十年来的未解之谜。他问道:“当年喊口号我是不是喊错了?”学生们一起回答:“是喊错了。”陶老师一时无语,俄顷,他向学生们鞠了三个90度的大躬。40多个学生,在极“左”的环境下,竟无一人“揭发”陶老师,看似不可思议,但这正是源于平日里陶老师博大的爱心,正直的人品,对每一个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博得了学生们的爱戴、信任、尊重。他们不忍自己的老师受到伤害,因此才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继承传统开拓创新

  陶老师1992年回到四中任教时,发现与自己就读时相比,母校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改革开放后的四中,在大力弘扬优秀教育教学传统的同时,又被注入了新的活力。上世纪90年代的四中,校领导和教师们一直在积极地探索教改之路。针对新一代中学生的特点,学校有的放矢地推出了各项教学新举措。例如为扭转独生子女动手能力弱、协作精神不强的状况,并达到开拓学生思路,培养创新思维的目的,陶老师所在的物理组在物理选修课中设计了许多实验课题。

  有一个名为“鸡蛋碰地球”的实验题令师生们印象深刻,陶老师介绍说,该实验题要求学生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令从实验楼顶扔到地面的鸡蛋不碎。学生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最后经评议认为思路最妙的一个是:将鸡蛋系在用线织的网子上,再用绳子将网子悬空系置在一个塑料盒的中间。这样鸡蛋落到地面后毫发无损。类似这样的试验极大地调动了学生们的探究兴趣,他们普遍反映,在实验过程中学到了许多在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并且不再止步于课本上结论性的知识,而愿意再进一步去探索知识的由来和应用,同时在共同完成课题时,增强了彼此间的沟通交流,培养了团结、协作意识。陶老师因其卓有成效的工作,曾两次获得北京市物理竞赛优秀指导教师奖。

  陶老师现虽已退休,但仍心系自己毕生从事且无比热爱的教育事业。他殷殷叮嘱青年教师:工作压力再大,竞争再激烈,也切不可透支身体,每天一定要抽出些时间进行体育锻炼,确保身心健康,从而能更长久地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做贡献。鉴于当前教育战线上新视点、新思路、新提法层出不穷,他希望青年教师在汲取新知的同时不要忽略作为一个教师的基本功,如既能熟练地使用“笔记本”亦不要丢了粉笔。他说,假如停电了,你的课还能不能上呢?再如表达能力的训练和提高亦不可小视,当年张老语言的风趣,王钊先生语言的凝练,令学子们至今记忆犹新。

  闫世宁(65届校友)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