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兽人的故事

——记北京动物园副园长王保强(68届校友)
 

 
   出西直门往西不远,就到动物园了。

  这可是个大家都熟悉的地方。小时候,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这儿了,这里有猴呀。再大一点,还要去这儿,要看老虎、大象。上学了,要学知识了,更要去这儿,在这里,地球上的动物齐聚一堂,你想看什么吧,这儿都有。

  当然了,动物园里不能光有动物,还得有人,得有好心眼儿的人去管它们。要管它们吃、管它们喝,不但要管它们的生、老、病、死;还要管婚、丧、嫁、娶。不因为它们是哑巴畜牲而嫌弃他们;是不懂事、不讲理的兽类而虐待它们。所以,动物园里的人,都得是好人。

  王保强就是这里的一个好人。

  地球上不能只有人类

  王保强是六八年从咱们四中毕业的。到部队当了几年兵后,七四年初分到动物园,一直干到现在。从喂狮子、老虎的饲养员,副班长到兽医院的兽医师,院长。现在是主管业务的副园长了。

  虽说是个副园长,可在办公室里很难见到他。整天就是在园子里转游,只是个中等偏上的身材,但步幅大,走得快,一般人跟他不上。他还有个特点是记性好。动物园里的动物,不说成千上万,反正不是小数目,全记在他的脑子里了。随便到那间兽舍前,他不光是门、纲、目、科、属、种科学分类,学名、俗称,记得一清二楚,连同它们的家族成员,哪两个是父子,谁和谁是兄妹,他都能一一道来,毫不含糊。要是再提起有些野外生活的单身贵族,落户动物园后,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他更会眼睛一亮,兴奋不已。

  不过,他也有沮丧的时候,起因是那只人称“灰灰”的灰叶猴,圆圆的脑袋上,两只圆圆的眼睛,特有神,后脑海上还有一撮高高翘起的毫毛。身躯柔韧,四肢修长,披一身灰兰色的长毛,可称是翩翩“美少年”。当初从云南把它领回来的时,才一周大,现今已满七周岁,算是而立之年了,却还是形单影只,没有个伴儿。保强可真是着急呀,这叶猴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是濒危品种。“保护野生动物,拯救濒危物种”对一般人来讲,不过是句口号,而对保强他们而言,这就是件实实在在的事了。他多次组织人马,远赴广西十万大山,给它寻伴。也曾和越南等国联系过,想给它引进一位新娘,只是未能如愿。挺大的一间兽舍,只住它一个,越发显出它的孤单、寂寞。没有爱侣,自然膝下无子,看着让人心酸。现在保强每天必去猴舍看它,和它嬉戏一番,算是对它的宽慰和劝解。

  对这些,保强有他自己的看法:动物一生的最终目的就是繁衍后代,而这个生殖期又相对短暂,过了这个时期就不行了,它这辈子算白活。动物到了我这,我就是它们的朋友,更是它们的主人。它们若不能成双成对,留有后代,我自觉有愧。这灰叶猴已属濒危物种了,世界上没有几只 。它在我这儿繁衍后代,意义不仅仅是让这只猴子得以传宗接代,意义是由于这个物种的野外生存环境日渐恶劣和脆弱,在加强环境保护和建设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同时,我们应该在北京动物园让这个物种延续下来,这是我们必须要尽的义务。

  因为人类只有一个地球,而地球上不能只有人类

  基于这一想法,在八九年,保强曾深入秦岭深山了解和研究羚牛的生活习性及生态环境,并经林业部批准,捕获了一头小羚牛。

  羚牛生活在我国秦岭和岷山一带,川、陕、甘交界处的深山里,身躯庞大,肩高背厚,头大颈粗,颏下还长着稀疏的毛须,样子有点像羊。头上的角向上再向后扭曲着,角尖更向内弯,所以当地人叫它盘角羊,或大白羊。

  这家伙以青草、树枝、竹笋为主食,性格温顺,但却天敌不少,个头比它小的豺、豹、黑熊,都敢向它们进攻,尤其是袭击它们的幼崽,所以种群数量一直不多。

  但它们最大的天敌还得说是人类。随着山区开发,垦荒种地,它们的活动区域越来越小,现在已是濒危物种了。八九年林业部特批北京动物园前往秦岭地区陕西境内捕捉羚牛,实施濒危物种的异地保护。

  上面说了宝强想去广西十万大山,为那只灰叶猴找个新娘,但未能如愿的事,这次他亲赴秦岭,可说是马到成功。但其中的艰难困苦,却又鲜为人知了。

  由于北京动物园已有两只雌性羚牛幼崽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很明确,捉只公的回来。时间选在春末夏初,太早了,大雪封山上不去,晚了,则因气温升高,羚牛会向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高处转移,山势险峻,上山下山不是困难而是太危险。

  秦岭的主峰有三千七百多米,山顶积雪终年不消,从关中平原望去,一年到头银光闪闪,被人称为“太白山”。山上孤峰插天,镵岩裸露,南北山坡的冰斗湖,如串串珍珠,湖水凄冷似冰,平滑如镜,无寸草点尘,可清鉴毛发。颇似神仙府第,不见人间烟火。

  说来是风景如画,景物宜人,但在八十年代,这一切却是与贫困、闭塞并存。在山脚下的一个村子里,保强给一个小孩水果糖吃时,惊讶的发现 ,这个七八岁的孩子,竟然没有见过水果糖,想起远在北京的自己的孩子,他心头一热,把随身带来的糖果,都给了他。

  在当地林场的帮助下,他们找了几个猎人为向导,带上干粮就进山了。

  这羚牛的活动区域,都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高山深谷,悬崖孤石,它们都能来去自如,就是在没路的地方,它们也能利用头上的角,钩住树枝来通过。发现它们的踪迹,并跟踪它们的困难可想而知。

  那时没有什麽通信工具,也谈不上后勤给养,钻进深山,就和外界完全隔绝了,白天,在请来的猎人的带领下,寻找羚牛的粪便和足迹,然后跟踪。晚上,露宿野外,一件棉大衣在白天是挡寒的衣服,在夜晚就是安眠的被褥。干粮吃完了,派个人下山去取,摸爬滚打了近两个月,总算发现了一群羚牛的踪迹。

  从他们所在的山谷望去,不远处,几十只羚牛正在一片山坡草地上吃草,时值春末,水草鲜嫩,这些家伙们吃得十分开心,吃饱的就在一边翻滚追逐。其中一只出生不久的小家伙,正怯生生的跟在母亲旁边,东张西望的,显出一付对什麽都好奇的样子来。

  目标出现了,这可是两个月的辛苦啊。宝强他们立刻兴奋起来,抓起早就准备好的麻醉枪、绳索就要行动。

  然而,想抓羚牛谈何容易,要知道,这每一群羚牛都有一个“头羚”,负责警戒任务,它站在高处,发现有点风吹草动,立刻发出“梆梆”的声音,于是整体列队逃走。而一旦被它们发现逃走,再想追上那可就难了。

  不可轻举妄动,保强做出了暂缓行动的手势,然后几个人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决定绕道迂回,侧面接近。

  悄悄地后退了一段距离,便向上攀登,然后从“头羚”的后面慢慢地接近,目标是那只小羚牛。保强向同行的猎人交代,只要达到麻醉枪能够命中的距离,立即开抢,千万不要犹豫。

  目标一点点接近,猎人的抢也在慢慢地举起、瞄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头羚”发现异常,并发出警报,“梆梆”之声,非常刺耳,整群的羚牛立即列队,向山上狂奔,几乎就是同时,枪声也响了,一枪命中,那只小羚牛颓然倒地,而整群的羚牛已跑得不见踪影,只是在那远远的山脊,依稀可见一只雌羚,跑在整群羚牛的末尾,还在不时的向这边张望。

  烟雾散尽,宝强他们冲上去一看,这只小羚牛显然尚在浦乳期内,但个头已是不小,足有三十多斤。几个人像抱自己的孩子一样,足足走了两天,才算把它抱下山来。几经辗转,回到北京时,保强的体重也下降了三十多斤。个中甘苦,就不细说了。

  这只小羚牛住进动物园后,由于喂养得法,长得挺健壮,和原有的那只小羚牛,算是青梅竹马,几年后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亲。现在大家到动物园去看道的羚牛,就是它们的后代。

  您看保强对动物们的婚娶如此上心,但畜生毕竟就是畜生,有些动物成家后,却未必能尽职尽责。前些日子,有对狮子好上了,雌雄欢娱之后,母狮下崽儿了,刚开始,母狮搂着,护着,喂奶吃,还真像回事。可没几天,它烦了,不喂奶吃不说,还要把小狮子赶出去。说句行话这叫“母性不强”。实际上就是它不想管了,不负责了。保强自有办法,畜医院里专有育儿室,刚出生的小动物,在这儿玩儿的欢着那。每个小家伙都有一个“妈”管着。这些“妈”可都是清一色的小伙子,就住在园里,二十四小时监管。定时喂奶,喂水,营养配餐,等小家伙长得差不多了,能自立了,再放回去。当然了,当初爹娘将他们遗弃,回去后,它们也就不认了,倒是见了保强和它们的“妈”们,又叫又跳,高兴得不得了。

  

  让美国人服气的专家

  作为世界一流动物园,和各国进行动物交流的事儿自是少不了。尤其是熊猫、金丝猴、朱鹮这类国宝级的动物,不论到哪儿,都得是“大使”级待遇,备受欢迎。这些“巡回大使”出巡时,“护驾”的自是不少。八四年“迎新”和“永永”这对大熊猫出游美国,就是保强护的驾。

  那一年恰逢洛杉矶举办第二十四届奥运会。刚到五月份,曾和列宁做过生意的美国老人哈默就到了北京。在邓小平接见他时,他提出要借一对大熊猫到洛杉矶巡展,以配合奥运会的召开。当时咱们邓大人慨然允诺,任务落实给了北京动物园。

  国宝出国,非同小可。“迎新”和“永永”出生在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到北京动物园的时间还不算长,正处于发育期内,这“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每个环节都必须考虑周全,不能有半点疏忽大意。而这一切,保强他们都给安排得井井有条,一丝不苟。顺利的和美方签定了“巡展合同”。

  到七月中旬,保强以兽医专家的身份,飞赴美国,陪着“迎新”和“永永”前后将近三个月,圆满的完成了这一任务。

  回想起在美国的这三个月,保强感慨颇多。

  美国人民崇尚自然,爱护野生动物。对咱们的大熊猫更是喜爱有加,为了能近距离的观看三分钟,可以排一公里的长队,站三个小时。这对于见多识广天性好动的美国人来讲,实属不易。每一提及此事,保强便感动不已。而为了熊猫的健康,双方的兽医和护理、饲养人员,更是相互配合,彼此合作。

  刚到美国时,和保强接触的美方兽医,论年龄、学识、名气,都要高出保强不少,讨论问题时,引经据典,一副权威架势。但保强自己明白,熊猫是中国国宝,自己是中国派出的兽医专家,最终对熊猫健康负责的人是我,而决不能是你们。尽管美国人争着想把这个担子抢过去,但保强在保持中国人谦虚诚恳美德的同时,一步不让。在熊猫的饮食起居,疾病预防等方面,都执行了我们在国内预定的方案。

  进入巡展的第二个星期时,由于这对熊猫正值身体发育期,难免贪吃,进食过量,导致肠胃炎发作。来势挺凶。美方专家提出加强观察,暂缓给药,再根据观察结果组织会诊,决定治疗方案。可保强不同意,每天都有大批的美国人蜂拥而至,让一对病病歪歪的熊猫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即扫美国人的兴,也失中国人的面子呀。熊猫现在所患的不过小病而已,按常规给药,适当加大剂量,来得快,去的也快,药到病除是有把握的。平时爽快的美国专家此刻却犹豫起来了,尽管保强从熊猫的生理结构,食性特点等方面给他们作了精辟的分析,可美国专家只是一味地强调要多观察,要慎重。这也难怪,事关重大他们不能不小心从事阿。紧急关头,保强不讲什么谦逊谨慎了,态度强硬的要求执行自己的方案。无可奈何的美国人虽是将信将疑,也只有默不做声。就这样“迎新”和“欢欢”于晚饭后进药,酣然入睡,双方专家却是一夜无眠。到第二天清晨,憨态可掬的熊猫又活蹦乱跳地出现在美国客人面前时,中美专家疲惫的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而美国佬的笑容似乎比中国人更灿烂。他们拍着保强的肩膀邀他去共进早餐,还要请他喝上一杯,看得出来,对这位年轻的中国同行,他们是真服了!

  

  香自苦寒

  人非生而知之,保强的医术来自刻苦学习。刚到动物园时,天天跟着老师傅打下手,喂狮子是这二斤牛肉,喂老虎还是这二斤牛肉,想问个为什么都不知从何问起,更不知找谁问去。就这样干了半年,多亏当时的园领导看上了这个干活不知惜力的小伙子,找个机会让他去中国农大进修兽医,机会难得,这好歹也是上大学了啊。只不过这三年大学生活实在是苦了点。

  那时的中国农大刚从西北返京,临时先在涿县开的课,校舍是农家小院,课桌椅就是每人发给的一个马扎和一块一尺见方的木板了。就这样受了三年高等教育,恐怕是现在的学生们难以想象吧!

  当时有这样几句话,“学制要缩短,教育要改革,教材要精简”,上点岁数的人,大概都有个印象,在这个背景下上大学,要学点真本事,系统地掌握专业知识,没点水平,素质不高的,您就别想了。咱们听听保强是怎么说的吧。

  “在农大上大学,物质条件差,生活苦点,这都不要紧,这咱不怕。关键是上课没书,老师上课得现编讲义,干脆说吧,是政治形势影响了教学内容,老师、学生都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生理基础刚讲了个开头,一说要联系实际,马上就得开讲草药偏方,大脑接受着太困难。不过咱是四中毕业的,老师教咱的基础知识咱没忘,老师教咱的学习方法,咱也没忘呀。什么上课跟着老师思路走;笔记尽量记仔细,多看参考书;温故要知新,学此联系彼;举一要反三,咱全给用上了。这么说吧,是用四中老师教我的学习方法,在哪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学农大老师教我的专业知识,课堂上讲的我学了,课堂上没讲的我也学了。这三年的时间,我没白过。能有今天,我给老师们鞠躬了。”

  结束了在中国农大的学习,回到动物园后,分到兽医院工作。北京动物园的兽医院论规模、水平,不仅在国内堪称一流,在国外名气也是很大的。第一任院长冯友谦是部队转业的老干部了,不仅业务能力强,而且知人善任,为动物园培养了不少人才。第二任院长郑锦璋是五三年的中国农大毕业生,现在是教授级的高级工程师了。此外,还有许娟华等一批动物学界的知名专家。强将手下无弱兵,保强在他们手下工作,这些老前辈的人品、学识对保强的影响非同小可。第一天上班,冯院长就要求他上午十一点以前,不准坐办公室,要到各兽舍前巡视、观察。每开一剂处方、每制定一套手术方案,郑教授都要他交上来,向他讲述不同的药品,对不同的动物可能出现的不同反应,实施各种手术,在不同的动物身上,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意外,及应采取的措施。口授心传,日积月累,保强可是获益非浅。他现在习惯于现场办公,处理问题全面、周到,全都是得益于此。

  几年下来,保强很快就成为一个出色的兽医师了。作为全国大型动物园之一的北京动物园,园内的动物种类,在海洋馆没有分出去以前,是六百多种,海洋馆分出去以后,现在还有四百五十多种。每年都要进行防疫检疫,配种接生,体检诊治,加上几乎每月都有的,外地动物园疑难病症出诊,工作的繁忙程度可想而知。但多年来,从没有发生过一起成规模的突发疫情,以禽类为例,动物园的鸟种类多,活动空间少,一旦发生疫情,传播速度将会很快,根本无法控制,那时再想办法,就来不及了。所以,保强和他的同事们一起,从管理入手,开春时要投药、消毒、杀虫,清洁环境;还要调整喂养词料,提高抗病能力;秋季要增加营养,提高免疫能力。有人说:“动物园的鸟,好像从来就没病过,什么时候去看,都是那样欢什,载歌载舞的,真是让人开心。”

  保强的业务能力就是这样在实践中锻炼出来了,然而,你问他为了动物的建康,都做了哪些事情,十多年来,为动物治愈了多少疑难病症,挽救了多少垂死的生命。他却笑而不谈,倒是表情严肃的给我们讲述了下面这件事……

  那是在八三年初,一只黑熊患病,手术治疗一周后,要对伤口进行护理、换药。由于手术很成功,只要伤口愈合,这只黑熊就算痊愈了。所以,保强没有太在意,进行了例行的麻醉后,打开伤口的包扎,看了一下,一切正常,于是清洗换药,重新包扎。按照惯例,给黑熊注射了一针俗称解药的清醒剂后,就下班回家了。

  第二天一上班,保强就碰到当时的院长郑锦璋,“昨天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按规章办事?那只黑熊如果出事,你负的了责吗?马上写份检查给我交上来。”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使保强立刻就明白了,给黑熊注射解药后,要有一个小时的观察时间,防止由于肝肠循环作用而导致的二次麻醉。如果出现二次麻醉,就要立即采取措施,否则就会发生危险。而昨天由于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自己只是简单的向值班人员交待了一下,并未按规定进行观察,却没想到……保强心里一沉,拔腿向熊舍跑去。到了熊舍,管理员向他汇报了昨晚的情况,由于当时的值班兽医是位有经验的大夫,及时采取了措施,总算没有出事。望着平安无恙的黑熊,保强这才放下心来。

   在向领导递交检查的同时,保强郑重地作出了保证,类似事故绝不会发生的二次。他说他忘不了那只黑熊,在苏醒以后望着他的那一对凄迷无助的眼睛,他说动物没有思想,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它永远也不会理解人类为它所做的一切,正因为如此,我不能把它们的生命当作儿戏。动物园里的动物,从它们自身角度莱讲,实际是个孤独无助的群体,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来爱护、照顾,这不是夸张地形容,是我应当应分的责任。

  

  动物园里的当家人

  保强在兽医院由实习兽医,干到兽医院长,前几年又被提升为副园长了。随着职务的提升,负的责任也就得多点,除了动物饲养、疾病防治,还要负责对外的动物交流,园内的业务人员培训等项工作。前一段时间,他特别注意人类医学的发展动向,他认为人医发展很快,把人医的科研成果,有选择地应用到兽医方面,是条捷径,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像利用自身血液做手术后的补血血源这一技术,一九八九年他们就在对一只黑猩猩进行手术时采用了,手术前,他们在黑猩猩身上抽取了一定数量的鲜血保存起来,然后对它加强营养,两周后进行手术,术后再把它自身的血输回去,从而保证了手术的成功。以后,他们就把这一技术作为常规方法经常适用了。解决了某些动物血源不足的困难。

  此外,使用人工授精的技术,解决某些动物受孕率不高和近亲繁殖的问题,在北京动物园也开展得很顺利。保强告诉我们,第一只经人工授精后繁殖的熊猫就是在这里诞生的,至今已有二十多岁了。在金丝猴等动物身上也都采用过,这已是种很成熟的技术了。为保证动物品种纯正和防止近亲交配引起的品种退化,起了很大的作用。

  作为在世界上有一定名气的动物园,和各国大动物园进行动物交换调剂是项必不可少的工作, 保强在这方面也没少下功夫。

  就说今年吧,二月份由比利时引进了十四只兰鹤,是用四只黑颈鹤交换的,明年有望繁殖成群。说起来,北京动物园的鹤类可是有点名气的,全世界共有十五种鹤类,这就有十二种,而且有不少是珍稀品种。

  五月份还从莫斯科动物园引进了一对雪豹,目地是防止园内雪豹近亲交配,引起物种退化。

  现在正进行的一项动物交换计划,源于二十多年前,那时尼泊尔的比兰德拉国王曾送给我国一对独角犀,刚来时是对幼崽,那只公的由于染上寄生虫病,没能存活下来。留下来的这只母犀,健壮妩媚,现在已经二十多周岁了,还在生殖期内,为它寻找新郎就是当务之急了。可这独角犀是珍稀动物,世界上没几只了,野外捕获是不可能的,世界各地的动物园又都把它当成宝贝,轻易不肯出手,所以一拖就是几年。直到最近才在因特网上和捷克的一家动物园达成协议,用我国特有的一对羚牛,交换他们那的一只公犀,已经成交,最近就要运来了。园内新建的犀牛馆里新房已经准备好了,等有了小犀牛,您可别忘了去看看。

  从今年开始,他还很关心数字技术的发展。让动物园实现数字化管理。在园内铺设光缆,安排好传感器、摄像头,确定要传输的技术参数,实时同步的进行遥感遥测和监控纪录,建立一个足够大的数据库,那园内的科研和管理就都能有一个进步。若能把这一切都放到因特网上,加强和世界各地的动物园及动物学家的联系与交流,使世界各个地方的动物,在这里都能得到最适应它们的饲养管理方法和疾病防治措施。

  他还想在一些必要的景点,装上触摸屏和大显示屏,让游人直接和园内的数据库对话,了解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而不只是局限于当时目击所见,这对于游人来讲,应该是有吸引力的。

  他还做了更进一步的设想,建个数字动物园,放在互联网上,再利用宽带技术,那时,不管你在世界哪个角落,都可以到北京动物园来逛逛。实现实时访问,若是子夜时分,你甚至可以听到狮虎山里,那声声野性的呼唤…….

  为了动物园他投入了他的全部精力和心血,他说:有人认为动物园是野生动物,尤其是濒危动物的最后避难所。是人类为它们在这里重新创造了最能适应它们习性的生存环境,使它们能够繁衍下去。其实不然,濒危动物能否继续存在,取决于它们对环境的重新适应和自身固有的生命力。保强说这是人类的幸运。因为“拯救濒危物种”这不是人类对动物的恩赐,是人类为改正自己的过失必须承担的义务。如果某一物种灭绝了,我们就再也无法重新创造它们。在它们的遗传因子里,包含着生态学和进化论方面的历史价值。正是这一价值,才造就了今天的地球和我们人类。

  毕竟人的精力有限,所谓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心思全放在园子里了,家里的事只好交给夫人。夫人贤惠,并不多说些什么,宝强也就乐得顺水推舟,家里的事很少操心。说是不操心,其实是心有内疚。您想那,上有老父,已是年过古稀;下有独子,这两年,中考连着高考,那样不让人操心?可他全顾不上了。

  因为他是一个以大自然为家,以动物为朋友,以护兽为己任的人。

  有空您去动物园玩时,若是见到一个走路特快,不管到那,都要和那里的动物先谈心似的交流一番,再向饲养员交待点什么的精壮的中年汉子,那准是王保强了。您有什么关于动物方面,不十分明白的事问他,他都能回答的让您满意。您若是自报家门,说是咱们四中校友,那他就会更加热情了,领您到以法国生物学家陆谟克命名的陆谟克堂转转;去慈禧住过的畅观楼看看;到会芳亭西南的四烈士墓前瞻仰一番,走到公园北侧了,站在长河岸边,他会向您诉说一百年前,这里曾是御码头,建有倚红堂,与故宫养心殿、团城承光殿、白塔山悦心殿,并称清帝“四大办公室”。百年风云,风卷云散,如今事过境迁,除了这一弯流水,其余都已了然无存。不远处,那一声虎啸,又把我们拉回了现实世界。

  在回忆起少年时光的同时,感慨岁月流逝。但他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信心和壮志,总让人觉得他还很年轻。

  是啊!一个以大自然为家,以动物为朋友,以护兽为己任的人,当然年轻了。

 

 
 
www.szxy.org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