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王卫国
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获得者王卫国
用心演戏用心做人的王卫国   (张乃九)
 
   
 
在电影《绝境》中饰演政治部主任刘其光

   一八三六年四月十九日在彼得堡亚历山德拉剧院首次公演了果戈里的剧作『钦差大臣』当时似乎并未在社会上引起什么轰动,而转过月来,到了五月份,在莫斯科演出时,却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这次是由著名演员史迁普京担纲主演,他扮演的『市长大人』一下子就成了街头巷尾人人议论的人物,而果戈里写在剧本扉页上的那句『脸丑莫怪镜子』就更成了人们见面就讲的一句口头禅了。至于果戈里一个月后就不得不出走国外,那就更可想见此剧对旧俄沙皇政府及当时腐败社会的影响力了。

   剧本是要通过演员来作用于公众的,说演员的表演是一部剧作成功与否的关键,此话并不为过。这个例子就是一个明证。

   一百多年以来,在世界范围内复排此剧的话剧院不计其数,扮演市长大人的更不乏大牌演员。然而,正如果戈里所言:戏剧人物不是概念的化身,不是简单的漫画,而应是活生生的性格和典型。如何能够明白无误地告诉观众,一市长大人:目目的自信和可笑的任性,源于他的经历和职业,是其社会地位所造成的一种心理疾病。其出于对上司的恐惧而逢迎、而欺骗、进而以至于愚弄,则是旧日统治机构的残暴和腐败使然。如何能够使观众在剧场里开怀大笑,走出剧院仍能念念不忘,则是对一个演员表演功力的考验了。

   一九九九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复排『钦差大臣』一剧,选用了国家一级演员王卫国扮演一市长大人一这一角色。应该说此刻坐在台下观众席里的人们,已经并不在意此剧的现实意义,而是以一种欣赏经典话剧的心态来观看了。王卫国准确到位的表演,不仅在舞台上,为观众塑造了一个心地卑鄙且行为庸俗的典型,一个老奸巨滑,献媚钻营,不惜枉法以求贪污自肥的典型,还让观众在理解人物的可笑亦复可恨之处后,更引发出了深层次的思索。这无疑表明了演出的成功。

   王卫国因此而成为当年戏剧演员的最高奖项,,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

   王卫国是文革期间入学的四中学生,那他是如何步入艺术殿堂,成为一名知名的话剧演员的呢:这就正应了一句俗话所说:『机会只留给有心人』。

   卫国之所以能够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就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成为该校文革后的第一批表演系学生,这得说是因为他从小就是一个有心的孩子。干什么事都要用心去做,是他为人的一个特点。

   他初中毕业是在一九七一年,那时候的学生想上高中的第一,条要求,就是出身得好,这自然没有卫国的份,只能服从分配进了二商局系统,站柜台卖货去了。只是由于他在学校时喜好文艺,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吹拉弹唱都能来几下,所以刚一去报到,就被这个局管宣传的领导看中,加上四中老师的推荐,使他很顺利地进了二商局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在这个业余文艺团体里一直于到恢复高考的一九七八年。

   在这七年里,卫国始终就没放弃过寻求进一步深造和发展的机会。这一方面是他不甘心于平庸,另一方面也是受四中校风的影响,尤其是四中老师们的教诲在他脑于里留有很深的印象。直到现在,他还很清楚地记着王镜如老师说过的一句话:知识是做人的基础,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学习。所以,在初中毕业以后,他并没有放松过对文化课程的学习,尤其是对于他所喜爱的文学。至于表演艺术,虽说是在一个业余文艺团体里排练和演出,但在那个特殊的历史年代里,来辅导的指导教师可都是搞专业的,更为难得的是演出十分频繁,这对卫国来讲,无疑是个极好的学习和锻炼。

   因此,在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后,他并没有感到紧张,既没有急急忙忙地去找人辅导,也没有没日没夜地刻苦攻读。在稍作准备后,即从容不迫的参加了考试,无沦是文化课,还是专业面试,成绩都还可以,所报考的三所艺术院校:中央戏剧学院、中央音乐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几平同时给他发出了录取通知书。

   考虑到自身条件,几经权衡之后,卫国选择了中央戏剧学院。四年正规刻苦的学院生活,为他以后的艺术生涯,开了个好头。

   回顾这段生活,卫国颇有感触,他认为『十年文革』对于正处在少年时代的他们这一代人来讲,是种痛苦的磨难,这里有不识愁滋味的放纵和无所事事的轻松,也有面对时光流逝而感到的茫然,但是,相当多的同龄人和他一样已然觉悟到,只有在磨难中不轻言放弃的人,命运才不会放弃他。坎坷之后是坦途,而磨难也就成了一笔难得的财富。对于这笔财富,他是特别珍惜的。

   一九八二年由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卫国分配到了当时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一直工作至今(一九九九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与中央实验话剧院合并组成了中国国家话剧院)。刚开始时还只是个小字辈的青年演员,干到现在亦已是个老演员,剧院的台柱子之一了。

   现已年过不惑的卫国,为自己制定的做人准则是『平和、低调、善良、勤俭、敬业』他认为唯有如此,自己才能用心演戏,用心做人。

   二十多年的演艺生涯中,卫国在舞台和荧屏上为观众塑造了众多时代不同,形象各异的艺术形象。曾在『草莽英雄』、『威尼斯商人』、『结婚』、『保尔·柯察金』等十几部话剧,和『水浒传』、『书剑恩仇录』、『火烧阿房宫』、『西游记』等近二百部影视剧中扮演主要脚色。

   作为一名演员,卫国始终认为,如果说剧作者进行的是一度创作,导演进行的是二度创作,那么演员还应该进行三度创作,才能够使他所扮演的这个脚色,成为一个完整、丰满的艺术形象。演员要有能够正确理解剧作者所创作的这个脚色的能力,要有能够忠实执行导演意图的能力,与此同时,还必须要将脚色与自身结合起来,用『心』来演,也就是说,自己要先进入到脚色的内心,从而塑造出鲜活的有血有肉的形象来,才能使这一形象进入观众的心里。

   在一九九六年拍摄电视连续剧水浒传』时,由他扮演玉麒麟卢俊义这一脚色。卫国在仔细研究了原著和剧本后,结合自身形象和气质,进行了他自己的一番再创作。

  当时,对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这一群体形象定位是,『古朴、粗犷』。这是一群出身草莽的野汉子,

 

无论衣着、扮相,还是语言、行动,都是要求简单 朴素、鲁莽甚至粗野,这一定位当然是正确的。但卫 国却考虑到,卢俊义应该是一个例外,他出身富豪,从小锦衣玉食,受过良好教育,为人聪明绝顶,而且多才多艺,风流倜傥。他不是被官府逼上梁山的,而恰恰相反,他是?水泊梁山一为增加自己实力,并作为与政府谈判的筹码,而被出身草莽的野汉子们劫上梁山的,这里面有事出突然的无奈和被人陷害的气愤,也有因得到众人拥戴而感受到的优越和高傲,在梁山好汉的领导层中,他行为举止要显得尤为大气,有才华。    

  这样,在进入了卢俊义的内心世界,体验了卢俊义的内心感受之后,他首先在外形扮相,衣着穿戴上,作了全新的设计。锦衣绣服,眉目俊朗的『玉麒麟』。在一群粗布麻衣,不拘小节,不修边幅的野汉子们之中显得格外与众不同。然后,又加之以漂亮的形体动作,豪爽而又略带儒雅气的语言,和着富有磁性的嗓音,不由得不让人们感到,这是一个真实的宋王朝北方重镇大名府里的『卢大员外』。『河北玉麒麟』这一艺术形象不由得不让人感到耳目一新。

在电影《水浒传》中饰演卢俊义

   今年夏天,中国国家话剧院排演美国作家阿瑟?米勒的话剧名作,,『萨勒姆的女巫』。卫国扮演副总督丹佛斯。这个脚色作为权势的代表,只在演出的后半部出场,剧作者在他身上并没有过多的描述,但卫国却将其演得十分出彩。

   这部话剧的创作素材,取自一六九二年发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萨勒姆镇的一个真实事件。这个导致二百多人入狱,十多人被绞死的『审巫案』。曾被称作是『人类历史上最离奇,也最可怕的篇章』。其影响之久远,以至于直至现在,这个也曾繁华过的小镇,尽管已经过去三百多年了,可这里依然仍是废弃过后的一片荒凉。

   『在超乎寻常的封闭、严酷的社会环境中,在似曾相识的尖锐、复杂的入际关系中,人身固有的自私、懦弱、卑鄙、凶残,便集中、强烈、直接地突现出来。形形色色的关于贪婪、关于情爱、关于权势、关于虚荣的扭曲欲望,以及由此而生的畸形的怨恨、疯狂的宣泄,不仅左右着人们的生死,更左右着人们的善恶』。这是该剧导演王晓鹰博士关于该剧所说的一番话。

   那末『左右着人们的生死,更左右着人们的善恶一的究竟是什么?所谓『女巫』。究竟是什么?这个从演出一开始就困扰在观众心头的疑问,在副总督丹佛斯出场后,人们似平得到了一些解释。当然这个丹佛斯,还只能是整个问题的答案之一。

   卫国扮演的丹佛斯,从一出场,就使观众感受到了一种压力,那举手投足之间,处处体现着的权势,表明就是他在主宰着一切,包括人们的心灵。那种威严的气势,从舞台上一直弥漫到观众席,卫国和台上几位演员配合得丝丝入扣,那多变的语调,复杂的表情,眼睛里流露出异乎寻常的矛盾而又痛苦的目光,无不烘托出就是这个丹佛斯,不仅仅是在左右着舞台上的人们的言行,更是在左右着他们的灵魂,人们对他不仅仅是要服从,更应该是从心底里的顺从。他对小镇居民的威逼利诱,使观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完全被剧情所吸引。随剧情发展,当十几条绞索突然从空而降,高悬在观众头上,一阵惊讶之后,整个剧场顿时陷入寂静,无论台上的演员,还是台下观众,似乎都在经受着『人性的考验』。

   诚如王晓鹰所言:『在诚实与谎言乃至生与死之间做着残酷的抉择时,这场『人性的考验』便开始逼近了有关生命意义的核心。』

   观众的热情反映,表明了对此的认同。是对整场演出的认同,也是对卫国用心演戏的认同。

 
在电影《超时空英雄》中饰演关公
在电影《火烧阿房宫》中饰演秦始皇

   作为一名演员,卫国的戏路很宽,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江湖痞子,各行各业的人物他都能演。但到了台下,在生活中,他其实是个循规蹈矩,特好面子的人。他说演员这个职业,和工人农民一样,都是在用自己的劳动,创造着社会财富,只不过演员创造的是精神财富,因而受到社会公众的瞩目,所以就更得要求自己自重自爱,倒不一定非得取得什么成就不可,但在艺术创造上一定得兢兢业业。要让自己有丰厚的生活底蕴和一定的文学修养,因为这是进行艺术创作的基础。所以,直至今日,他仍像一名刚从『中戏』毕业的学生一样,每天要坚持形体训练,还要花上一定的时间背唐诗,练朗诵,远离不良嗜好,以保护嗓子和体型。每次、『接戏』之后,都要找来大量资料,充实自己,有条件的话,还要尽可能的去体验生活,决不轻率敷衍。

   如果说心态平和,不事张扬,踏踏实实的干实事,是四中的传统校风,那这也是卫国离开四中后,仍在继续努力追求的。他始终认为自己获得『梅花奖』那是社会对自己付出的认可,是观众对自己劳动的赞赏,自己除了要加倍作出努力外,别无其它。

   其实,演艺圈中,在四中度过自己青少年时代的人不在少数,他们都有着这样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远离浮躁,淡泊名利,不被时尚左右,不受世俗困扰,踏踏实实地用心做自己的事。

   为社会,为人民,也为艺术。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