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之鏻论书法


     习书芻言  

 一、书法艺术是中国艺术之魂,迄今,在表面繁荣下,潜藏着危机,渐渐失卸了“魂”的位置。

 二、书法艺术是举世无双的特殊门类,研究书法必须追根溯源,如学篆书须从几千年前的金文、秦篆入手,隶书须从汉隶入手,楷书须从魏碑、唐楷入手等。这点非常特殊,连被称为与书法同源的绘画也不能相比。再如京剧艺术也非常强调继承传统,然而大多从事京剧的人员不必深究戏曲滥觞时期的乐舞,俳优或参军戏,甚至许多人连昆曲鼎盛时期的元杂剧也不熟悉,总之书法艺术最为强调继承传统。

 三、书法艺术的发展与其他许多事物一样,既需要有勇敢的改革者,也需要有深刻的保守者,没有前者就会从固步自封走向抱残守阙;没有后者,就会从反传统走向反文化,而这也正是当前的主要危险。

 四、书法的创新原则可借用梅兰芳先生“移步不换形”的理论来表叙,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移步是有所前进,不换形是不改变其基本特色。

 五、上述创新原则,实际体现了“道法自然“的伟大法则。书法艺术的发展必须遵循这一法则。书法的“变”或说“出新”,是渐变、蜕变,而不是孙悟空的“摇身一变”,它与人类容貌几千年来的变化是一样的。人类从野蛮人进化为文明人,五官容貌从结构上讲不会有太大变化,而各个时代(从我国的汉、晋、唐、宋、元明、清至现代)人的神采气质必打上各个时代烙印。前人曾云,书法以神采为上而形质次之,现在很多人颠倒了这个关系,一提出新,首先从形上(结构、形式)改变,追求变形、追求感官冲击力。

 

 

 六、近期书法大展及其评奖活动,曾引起我的疑惑,经过思索我悟出:相当多的获奖作品与传统书法相比,已成为另类,如同猩猩、黑猩猩、与人类虽是近亲,但究竟已非我族类,猩猩中也必然有它们的美男靓女,人类却无法理解,把不同类别的放在一起强分甲乙,那是异元批评,无类比附。我主张多元共存,而现在的情况是狼奔豕突,几欲不许人类以人的面目出现。

 七、多年来对所谓民间书法,被认为体现了民主性、人民性的精华大加褒扬,而士人书法或称经典书法则因其高奥深华的意境反被作为封建性的糟粕而大加挞伐,粗俗、浅薄、草率、浮躁几成为书坛的主流。

 八、高度成熟完美的书法艺术,与古典绘画、古典诗词、芭蕾舞、传统烹调、古典音乐等一样,不需要强调“现代化”。否则会加速其消亡而走进博物馆,在这点上书法比绘画、戏曲、烹调等更显突出,虽然有相当人反对京剧现代戏,认为它严重危害了京剧艺术,是畸形异变,但不能否认智取威虎山,杜鹃山等一批现代戏,不失为有意义的创新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爱,实现了京剧部分意义的湼槃。西风东渐。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洋快餐如比萨饼、麦当劳、肯德基,使相当多的年青人、儿童大快朶颐。八大菜系地位不好撼动,但谭家菜、宫廷菜等很多是那个庙不是那个神了。总之,书法比戏曲、绘画、烹调等文化在现代化的问题上更为顽固,真正有意义的现代书法我还没有看到。

      王之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