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列车同行
——记67届校友吴宝麟
 

  去年9月中旬,我在西安市见到了67届校友吴宝麟。他现在是西安铁路局科研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铁道部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因为工作忙,难得见上一面。这次在西安相逢,格外亲切。说起在四中的生活,吴宝麟记忆犹新,对四中老师兢兢业业的教学,历历在目。一流的学校,一流的老师,培养了一流的学生;一流的学生,为国家做出了一流的工作。

  吴宝麟是1968年到的西安,开始在西安车辆段工作。1975年从兰州铁道学院毕业后,分到了安康铁路分局,1978年调到了西安铁路局科研所。他在铁路系统工作了27年,他的足迹遍布了祖国大江南北,与列车同行,为了列车的安全运行,撒下了辛勤的汗水。

  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胜利召开,迎来了我国科技的春天,作为新一代科技人员,吴宝麟调入西安铁路局科研所,正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为了保证列车的安全运行,为了保证铁路的安全维修,他开始在科研领域奋战。

 
 

  西安铁路局所属的宝成线、阳安线、襄渝线,是我国铁路网中典型的山区电气化铁路。由于地形复杂,隧道、桥梁很多,为了使列车能够安全运行,铁道线的上方修筑各式的明洞、棚洞等防护建筑和下承式钢梁桥。但是,下承式钢梁桥的维修检查,是工务工程部门一项工程量浩大的任务。电气化铁路开通以后,由于铁道上方高压接触网的存在,对正常工务施工构成严重威胁。为保证施工人员的安全,必须停电施工。可是由于我国运能紧张,行车密度大,施工要点非常困难。如果停电施工,会严重影响电化区段的运输,这就形成了尖锐的矛盾。

  1984年,安康铁路分局施工人员,在维修钢梁桥时,发生了作业中触电伤亡的重大事故,施工人员不愿带电施工,检修工作停止了,铁路桥梁的锈蚀,严重威胁了铁路设备和列车的安全运行。

  吴宝麟就是在这种困难的局面下,面对施工现场的急需,承担了“下承式钢梁桥带电维修”的科研任务。四中培养的虚心进取精神,使他在科研工作中受益匪浅。他深入现场,了解第一手资料,详细查阅各种桥梁的技术资料,虚心学习老同志的实践经验,潜心研究,主持设计完成了以GWA-3型下承式钢梁桥防电维修车为代表的钢梁桥防电维修车系列产品。

  为解决安康铁路分局桥梁维修停顿的困难局面,在产品初期研制过程中,吴宝麟吃住在办公室,在微机绘图还没有开展的情况下,他用手工绘图,设计了400多张图纸,并很快在宝鸡桥梁厂投入试制。

  1984年11月,在襄渝线紫阳大桥进行了现场试验,取得了圆满成功。不到半年的时间,从调研、设计,试制到现场安装,第一台钢梁桥防电维修车诞生了。1992年在郑州铁路局鉴定的基础上,通过了铁道部示范推广验收评审。评审意见认为:“钢梁桥防电维修车技术在国内外均无先例,该成果突破了国内外钢梁桥带电维修的禁区,属国内首创,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建议纳入工程设计,在全路既有和新建钢梁桥上推广。”

  由于在推广使用中效益显著,这项科研成果先后获郑州铁路局科技进步二等奖,铁道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被评为国家重点新产品,获国家专利,(专利号88202293.8)并获全国专利发明展览会银奖。

  为了使西安铁路科研所的科研技术进一步完善和发展,作为研究室主任和专题组长的吴宝麟,身先士卒,深入到调研、设计、加工试验和现场安装的第一线,积极组织全室的同志扩大研究领域,发展系列产品。

  吴宝麟不辞辛苦,与列车同行,最北边到了冰天雪地的海拉尔,最南到了连接香港铁路的广深线,许多山区电气化铁路工程施工的重点项目,都留下了他的足迹,都流下了他的汗水。他和研究室的同志,会出现在几十米高的钢梁桥上,会出现在行车繁忙而隧道狭窄的施工现场,亲自参加安装和试验工作。这种工作精神,就是四中培养的认真、执著、艰苦奋斗的精神。

  90年代初,吴宝麟的母亲突然半身不遂,卧床不起,在连续3年多的病程中,吴宝麟从未因照顾母亲而影响工作。就在他母亲病逝的前几天,他还在广深线参加防电维修车的调试工作。接到母亲病危的电报后,他坚持完成了试验才离开现场。在他母亲病故后,他抓紧处理完后事,第四天就上班工作,第五天又出发到内蒙古的准格尔黄河大桥,组织防电维修车的安装工作。工作的事是大事,家里的事是小事,始终这样做,是难能可贵的。

  开拓、创新、这也是四中培养的精神。

  吴宝麟在“防电维修车”系列研究成果之后,又向“接触网液压型张力补偿装置”领域进发。在成昆铁路全线,隧道和隧道群很多,接触网隧道内下锚点数量很大。现有接触网坠砣补偿方式占用空间大,不开挖既有隧道断面无法安装,但在行车条件下,扩挖隧道,不仅耗资巨大,对铁路运输干扰严重,而且很多地段条件也不允许。因此,解决“隧道和低矮狭窄净空条件下接触网下锚补偿问题”就成为一项急需解决的课题,被铁道部、设计院和工程局提了出来。

  经过调研和方案的论证,吴宝麟主持承担了铁道部这项科研课题。接触网的补偿,就是适应一年四季温差变化,造成导线的膨胀和收缩,而自行调节,保证接触网标准驰度。这一科研课题,难度更大了。吴宝麟和专题组的人员,夏战烈日,气温高达40多度,冬战严寒,气温零下20多度。在两年的周期中,测试数据上万个。为了保证样机的可靠性,在调试中,吴宝麟严谨认真,试验了上百次,上千次,确保样机在上线后一次试验成功。

  这项新的科研成果:“接触网液压型张力补偿装置”于1996年通过铁道部技术鉴定。认为这种补偿装置:“为我国电气化铁道接触网提供了一种新的补偿方式,居国内领先水平,具有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这项成果取得了国家专利,(专利号ZL94243331.9)1997年在第十届全国发明展览会上,获得了银牌奖。近几年在襄渝线、西康线、大秦线、盘西线、西安至南京以及上海地铁明珠线推广300多台,取得越来越明显的技术和经济效益。

  1998年,吴宝麟结合南昆铁路工程投标项目,承担了铁道部的课题:“接触网双线恒张力架线车”的研制。1999年6月,试验成功我国第一台“接触网双线恒张力架线车”。这种架线车提高了架线施工的作业效率和质量。技术经济效益显著。1999年获得国家专利(专利号ZL99255848.4),2001年通过铁道部技术鉴定,这项成果:“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填补了国内空白。”2004年,获得中国铁道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

  吴宝麟作为主要成员,参加了多项科研课题,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如参加郑州局科研课题“DBF-1型长钢轨列车不停电解锁防护装置”,1997年获得郑州铁路局科技进步二等奖。

  为解决铁路圬工梁存在大悬病害问题,吴宝麟又参加了“圬工梁检查维修车”的研究。此成果获郑州铁路局科技进步三等奖。

  为了使科研成果能够在铁路运输生产中发挥作用,吴宝麟在科研成果的开发、改进和服务中,付出了长期辛勤的努力。他带领科研人员上到铁道部、各设计院,下到工务工程部门和运营单位,坚持不懈地进行技术开发,足迹遍布郑州铁路局和国内电化铁路工程施工和重大桥梁现场。在历时十多年中,他不断解决科研成果与工程设计和施工结合的各种技术问题。使科研成果获得了广泛的推广。仅1998年下半年到1999年,在成昆和武广两条重要电化改造线路上,全线推广钢梁防电维修车40多台。在全路推广使用200多台防电维修车,包括亚洲最长的铁路钢梁桥———长东黄河二桥和京九线孙口黄河大桥等国内许多重大铁路桥梁,都应用了这一产品。在郑州、北京、上海、兰州、沈阳等局的山区电化铁路明洞施工以及电化区段“平改立”跨线桥施工中,安装了“多功能防电拱架”和“跨线桥施工防电装置。”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施工和运输部门的综合统计,近十年来,累计为施工单位节约工程费用4500多万元,保证列车正常运行,产生的运输效益超过1亿元。为我国铁路运输和工程施工事业作出了贡献。

  经过20多年的科研工作实践,吴宝麟的理论基础和业务水平不断提高,能解决关键技术问题,具有独立承担重要科研课题的能力。作为工程机械专业学科的带头人,他主持和组织科研人员完成了大批重大科研攻关与科技创新项目。自1992年以来,组织完成科研项目20多项。其中通过铁道部鉴定5项,郑州局鉴定8项,获国家专利13项,有8项被评为国家重点新产品。这些科研成果在推广运用中产生了巨大的效益。

  在多年的科研实践中,吴宝麟与他人合作发表了许多论文,如《宝成高坡区段货物列车牵引制动试验》《宝成、宝天小半经曲线货车脱轨试验研究》《铁道部<钢梁桥防电维修车>示范性推广计划实施报告》《多功能防电拱架研究试验报告》《接触网液压型张力补偿装置的研究》《电气化铁路带电施工与维修技术装备在保证行车和施工安全中的应用》《接触网双线恒张力架线车的研究与应用》等。

  除了在西安铁路科研所任职外,吴宝麟还是陕西省铁道学会车辆委员会委员,陕西省铁道学会工程机械委员会委员。

  和吴宝麟说起他的科研成果时,他总是很谦虚,把成绩和荣誉看得很淡很淡,好像一杯清水。但是和吴宝麟说起四中的老师、四中的生活时,他却是满怀激情,正如古人的诗句所云:“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取得了诸多的科研成果后,吴宝麟不满足、不停步,现在主持“工程带电维修技术系列”的创新和发展,并参加“提速区段路基状态检查车”和“既有铁路桥梁检查维修设备”等铁路科研课题的研究,在科研的道路上,又向前迈进一步。

  白昌(64届初中校友)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