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 功 启 示 录
 
记1981届毕业生吴燕生

 

 

  今年四月,四中校史馆接受到一件礼物,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院长、我校1981届毕业生吴燕生送来的“长征”二号 F载人运载火箭模型。

  吴燕生是我国第十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院长,该院第一任院长与著名科学家钱学森2002年被聘任时他年仅39岁。而在此以前,我国刚刚开始启动载人航天工程时,他就担任了长二F火箭的总体主任设计师,主持完成了全箭可靠性设计、逃逸系统设计和型号总体设计方案与初样研制工作。

  2003年10月15日上午9时,举世瞩目的“神舟”五号飞船,就是在长二F火箭的托举下发射升空,成功进入了预定的轨道。

  为这成功,我们当然有很多的话要说,因为这成功实现了我们民族多年的梦想,这成功承载的内容实在太多。然而,我们从吴燕生这位年轻知识分子的成长过程中,特别是从他的中学生时代中得到的启示,却应是简单而明确的。

 

 

 


   吴燕生是1979年由丰台区东高地中学考入我校高中的,那是文革后恢复中考的第一年。这个从小就在中国火箭技术研究院里长大的孩子,第一次离开家,走进了重点中学的校园,心里自然是充满了兴奋感,因为考上的是让自己十分自豪,让搞科研工作的家长颇为露脸的四中呵。

  不过那时的四中校园,可还是旧时模样,除了1953年盖了一座两层的教学楼外,其余都是平房。只有少数住家远的学生才可以住校,吴燕生幸运的成为其中的一员。但是十多个孩子挤在一间不足20平米的平房里,无论打水或是上厕所,都要跑到院子外面的另一头去,冬天因没有暖气,教室和宿舍都是生火取暖,以现在的眼光看,生活条件不可谓不艰苦。不过这些都还算不了什么,倒是学校的管理使这些十几岁的孩子,在刚入学的时候,确实感到是很受约束。

   白天的学习自然是很紧张,体育锻炼也不可少,再加上一些课外活动,真是一点空闲时间都没有,到晚上9点半下晚自习后,才算轻松下来,但那也只是半个小时的洗漱时间,10点就要熄灯休息。哪间宿舍发出点什么动静,值班的老师就会去敲敲门提醒一下,而且第二天还要在班上受到班主任老师的批评。四中校风校纪的严谨与严格,由此可见。

   然而吴燕生现在想起来,却认为正是在这样一个正规而严格的教育环境下,度过了自己的中学生时代,才使得自己在步人大学之后,能够有一定的自我约束能力,从容应对方方面面的变化和各种各样的压力,很快地完成了由一个中学生到一个大学生的过渡。


吴燕生向母校敬赠“长征”二号载人运载火箭模型。
图为刘铁岭会长与吴燕生合影。

   当然,四中老师对学生的教育,除了严格也还有宽松的一面。吴燕生清楚地记得,那是入学后的第一个新年联欢晚会,他和同学们一起,不仅准备了文艺节目,还精心布置了晚会会场。出于年轻人对社会流行的新鲜事物有着特殊的敏感,所以这会场也就布置得因追求时尚而显得有些过于新潮。会场布置完了,担心也随着来了,搞得这么花里胡哨,老师能同意吗?大家想到了如何为自己辩解,甚至在老师未开口前就有了不服气的感觉。可没料到的却是老师并没批评大家,更没有责令大家重新再来,而是表示理解大家为营造一个能让同学们高兴、欢快气氛的心情,肯定了大家为此所做、出的努力。但接着也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面对我们在社会上见到的新鲜、新奇的事物。是不加分析地去追求,以至迷失自我,丧失自己对社会应负的责任心;还是认真分析这些现象的本质内容,从而能够正确对待外面的世界,正确把握住自己,对社会尽自己应尽的责任。

   问题的提出,使学生们自觉进入了一个深层次的思考。这种在宽松环境下,对学生予以充分理解的引导式教育,给吴燕生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说: “在四中,从来不把一些问题给你说得那么绝对,老师总是引导你用理性的思维代替感性的冲动,帮你从中找到好的、积极向上的东西。在培养你社会责任心的同时,也要求你保持一个健康宽容的心态,遇事不偏激。这对于自己今后在社会上与他人交往、沟通,起了很大作用。”

   1986年吴燕生从清华大学电机系毕业后,进入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读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研究院的总体设计部,从一名普通设计人员做起,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与同事们创造性地攻克了火箭起旋条件下星箭分离这一难题,使“亚洲一号”卫星得以成功发射。研制长征三号甲和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时,在火箭大角度调姿和主动段大角度解藕控制方案的设计中,他提出了以绕弹体轴的角偏差作为控制依据的解藕控制方案和在三个波道同时加程序的方案,使箭体绕空间轴一次旋转到位,为该型号火箭飞行试验成功做出贡献。

   载人航天工程启动后,吴燕生担任了长征二号F载人运载火箭总体主任设计师,主持完成了全箭可靠性设计、逃逸系统设计和型号总体设计方案与初样研制工作。如今,许多熟悉“神舟”飞船的人都知道,与长征系列其他火箭有所不同,长征二号F火箭顶上带着根“避雷针”——逃逸塔。这是吴燕生和他的同事们的精心独创。它能够在火箭和飞船遇到危险时,脱离故障箭体,独自带着飞船和航天员飞往安全地带,从而极大地提高了航天员在发射过程中突遇故障的存活率。

   十几年来,由于他一直在和火箭总体设计打交道,从火箭型号的论证、立项、设计、各个环节,到对被称作火箭“细胞”的数万个零部件都做到了了如指掌,不仅如此,火箭研制的十个子系统中每一项设计、每一道计算程序、制作过程中的每一项工艺直至质量控制,他都心中有数。这种非同寻常的经历,使得吴燕生在无论多大压力下,都能够保持有一种“举重若轻”的平和心态。

   正是这种心态,再加上超常的才能,出色的业绩,使他在39岁时,便被聘任为我国第十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院长。

   凭借充沛的精力、过人的胆识,吴燕生在就任院长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启动了以建立国际一流宇航公司为目标的多项制度改革。有人说,这两年是火箭研究院变化最大的两年,好像刮过一场大风暴,现在的研究院越来越充满生机和活力。

   搞技术出身的吴燕生,当上院长之后,该如何处理科研和行政管理之间的关系?他的回答正如他一贯的风格: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所谓在其位谋其政,我首先要对我自己的岗位负责,要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定位。这个位置如果是对管理要求比较高,那你的责任就很清楚了,是管理而不是科研,这个时候,你就得果断地放弃自己作为科学家的念头。你又想科研做得好,又想院长当得好,这最终会使两头都做不好,人的精力毕竟有限。”

   他认为“当一任领导总要留下点什么,不能只做表面文章。做领导的一定要有管理理念,要为企业的持续良性发展打好基础,要做到这点就必须以制度建设为保障,而抓制度建设是一般人觉得最不容易出成绩的基础性工作,所以,当领导的也要耐得住寂寞。”

   现在,吴燕生的想法正逐步变成现实。去年他启动了以财务管理为核心的综合管理制度改革;通过加强质量控制管理,把过程质量控制导入整个科研生产;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对院本部机构结构进行了调整,增设了发展规划部、资产经营部等。最近研究院又完成了公司化建设改革和发展的总体方案。

   吴燕生有句口头禅, “要革命就得有牺牲”。他说: “让你当院长,就不是让你再去进行科学研究。是让你调动支配各种资源,为科研人员创造更好的创新环境,让更多的创新成果涌现出来。从这个角度讲,你牺牲自己的科研,对整个事业可能是个促进和推动。”

   谈起火箭,吴燕生如数家珍,说起火箭发射时的雄奇壮丽,我们更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激动。 但同时他也告诉我们:走在发射基地,从远远的戈壁上看过去,你会感觉到火箭其实也很渺小。对一个人来讲,在这样一个大事件下,一个人就是其中的一分子,尽到自己的责任,做好自己的工作,至于社会将给予怎样的回报,不是个人应该考虑的。

   是啊,有了这样的心态,才能在不平静的处境中显得出奇的平静,并以特有的快乐心情挑起千斤重担——这就是吴燕生。

   这也是我们从吴燕生的成长过程中得到的启示。

吴燕生校友与杨利伟合影

 

 
 
(久文)
 
 
xyb40701_p7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