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而深刻的记忆
——记81届高二(1)班及吴燕生等同学
 

  至今,我手中仍保留着1份8l届高二(1)班46位同学的高考成绩单,一位同学这样讲:我看见过那份成绩登记表,是手抄的,纸的质地本身就差,加上二十多年的时间,有种文物的感觉,足以证明程先生对我们高二(1)班的偏爱。我想应该说是珍惜,一种对那段时间与学生朝夕相处的深刻记忆与怀念。

  高二(1)班是我在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制度之后接的第二个班。那时,人们告别了辛酸苦涩的70年代,迎来了百废待兴,充满了无限生机的80年代。回忆20多年前的往事,有如慢慢拂去薄雾,明朗亲切,情如昨日。

 
 

  1979年秋,学生入学不久,班里组织了一次社会实践活动,我与同学们兴致勃勃地一起来到北京业余航空学校。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同学们聚集在高高的伞塔下面,听了有关航空知识介绍,就进行升降练习。看着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紧接降落伞绳索,缓缓地离开地面向上升起,洁白的降落伞在他们头顶轻轻荡动,欢声笑语萦绕在伞塔周围,此情此景使我更加感到80年代的学生比起70年代的学生真是幸运多了。

  高二(1)班的学生家长与我亦有同感,他们曾经对我说,“拨乱反正已使我们看清前途,孩子考上四中更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81届的学生家长大部分是教师、技术员、干部、医生等,目前年龄已到70甚至80以上高龄,都是50年代的老知识分子了。很多人经过旧社会,他们爱党爱国,急切希望祖国强盛,但是在极左的年代,他们却是爱党有心,报国无门。一位同学的作文中这样写道:“从我记事起,我就觉得知识分子这个词好像和地主、富农、资本家是一类的,不是什么好玩意儿,那可憎的知识分子,自然是父亲,父亲上班下班,总是低着头,默默地出,默默地进……”我很理解家长们这种压抑的心态。直到“文革”结束,知识分子才真正摘掉在“四人帮”统治下到死也摘不掉的“臭老九”的帽子,只有砸碎精神的枷锁,才能使人真正获得新生。那个年代,我们四中的教师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与教育座谈会,全国知识界迎来了科学的春天,科教工作者精神焕发,工作干劲倍增,这种情况从学生的作文自我命题可见一斑,如《爸爸屋里的灯灭得更晚了》、《母亲口袋里的一张全休假条》等。这些可敬的家长们,浩劫过后,不是觉得“文革”十年自己太亏了,而是告诫孩子:“这些年的干扰,我们没有为党做贡献,现在你们得努力补上”。81届的学生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和家庭教育氛围中走进四中校园的,他们的学习动力是无以复加的。

  已经去世的优秀生物老师任景芸,不止一次对我说:“81届的学生朴实、踏实,学习刻苦,有悟性,对老师有礼貌,每当他们称呼我‘先生’时,我心情特别愉快”。临近高考,他一再叮嘱学生要重视生物卷子的30分,认为生物分数比例虽小,但是在全局中举足轻重,不能鼠目寸光。高考分数颁布后,我班同学没有辜负任老师的期待,有28人得27分以上,两人满分,其余人也都在23~27分之间,任老师非常满意,更加可喜的是我班参加高考46人,考上清华有7人,北大有8人。为此,应该感谢教过高二(1)班的任课老师,还有我们的年级组长,史会仁老师,他们真是付出了不少心血啊!

  2006年7月1日,高二(1)班同学为纪念从四中毕业25年时又欢聚一堂,部分海外同学也赶来参加。当我们师生在—起,回忆1979年入学初在航空学校伞塔下的情景,联想到24年后的4月5日这一天,吴燕生重回母校,是以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第十任院长的身份,航天专家的资格来给高二学生作报告的。报告的题目是:《中国运载火箭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前后对比,大家觉得生活的变化发展是如此精彩生动,同学们不禁欢呼起来,兴奋不已。吴燕生的成长过程和业绩,2003年10月21日的北京青年报所载航天人物系列报告之二:《吴燕生和火箭一起成长》一文已有全面具体的介绍,四中校友报亦有记载。我班军体委员刘育恒在《同学印象》一文中这样分析:“吴燕生身居要职,跻身航天精英之列,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我们81届学生的优势和特点,从小在家里接受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改革开放初在学校里扎实地学习了文化和专业知识,在工作中踏实肯干又不乏创新思维。从他对航天事业的整体把握和对运载技术的介绍中,可以看出他专业功底的深厚和这么多年在高层管理中的磨炼,更可贵的是他那一贯平实、低调、沉稳的品格,让我们依稀还能看到当年我班生活委员的影子”。

  吴燕生是我们高二(1)班的生活委员,国防科工委的一位记者曾告诉我,她去清华大学采访时了解到,吴院长在大学也当过生活委员,我想这并非吴燕生对生活委员情有独钟或擅长此项工作,而是他忠于集体利益,服从工作需要的一贯表现。

  吴燕生初中毕业时原校老师给他写的评语里有一段话给我印象很深,“热爱班集体,热心为同学服务,组织上交给的工作能善始善终认真负责地完成。”这段话实际上也可以说是他在四中高二(1)班担任生活委员的写照。

  生活委员要做的具体事很多,收交各种费用,领发课本讲义、布置教室、每日考勤,安排值日保洁以至大操场开完运动会之后的桌椅管理等。大家还记得当时学校环境和学生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学生们仍在四中1953年盖的二层教学楼里上课,教室宿舍都还是生火取暖,虽然学校已开始雇用升火工,由于煤的质量不好,有时不到下午第二节课炉子便会熄灭,吴燕生和同学们难免要自己动手。面对繁杂琐细的工作,吴燕生很少叫苦喊难,由于他对人总是很温和,不急不躁,能宽容人,与同学及其他干部相处和谐,所以遇到问题比较容易解决。我记得1981年高考前夕,全班同学忙于紧张频繁的复习考试,起早贪黑,非常疲劳辛苦,班里的杂事很多。此时,军体委员刘育恒已先被石家庄陆军军官学校录取,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半月里,每天仍然很早到校,帮助班里考勤、保洁、替老师抄分、填表,6月中旬天气炎热起来,他就不断给教室地面洒水,每天下午去买冰棍,给同学们降温消暑,无形中就给生活委员吴燕生解除了后顾之忧。

  我印象深刻的是高二(1)班同学听话、本分、单纯,班里没有什么团团伙伙的是非,男同学之间好像没有出现过吵架、打架的现象,女同学中也没有打扮得奇奇怪怪,与社会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人交往的现象,班里有什么集体活动,大家参与的热情非常高,如学校的运动会,五四青年节的联欢活动等等,同学们各尽其能,每个人都愿意为这个班集体出力,表现出非常强的集体荣誉感。还有元旦的班级联欢会,同学们一起布置教室,排练文艺节目,大家凑钱去买小食品,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热闹、红火,气氛和谐而愉快。正是在这样一个班集体中,有这样积极向上、朴实亲和的氛围,涌现出像吴燕生这样的好学生也就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算起来,81届学生毕业至今已有20多个年头了。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两年高中的学习生活只是一瞬间,但是在他们的一生中却是关键时期,他们从四中毕业上了大学,走上社会,选择了自己的生活道路,迄今已人到中年,无论是国家干部,还是民营企业家,或高级工程师、教授、医生等,在各个领域都能独当一面了。尤其让人感到欣喜的是从事载人航天研制工作的同学,更是成绩卓著,他们的努力实现了我们民族多年的梦想,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四个掌握一箭多星技术的国家。我们为在这条战线上获得成功的吴燕生以及郝淳等同学感到自豪!

  我还很庆幸高二(1)班能有一个团结协作的干部班子,他们帮我排忧解难,减轻负担。我在四中担任多届班主任,忙碌辛苦,每每想起类似吴燕生、刘育恒、柳小菊、于泓、马文华等这些不计个人得失,埋头苦干能体贴老师并在工作中与班主任配合默契的学生干部,感到莫大的安慰,自己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觉得当班主任有时真是一种享受!

  高二(1)班学生毕业后有三分之二在国内,三分之一在海外。20多年来,我们前后连续多次欢聚,每当同学们相聚在一起的时候,都像兄弟姐妹一样,那种亲切与温馨都会让人感动,我置身于他们中间总是感觉到自己年轻了,这种美好的体验是从事别的职业所体验不到的!

  近几年,每当聚会结束,同学们站在我身后合影,他们虽然已是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了,却全如小孩子一样,张开嘴,齐声高喊“茄子”!使我忍俊不禁,非常感慨!

  祝愿他们的父母身体健康!祝愿他们的孩子能在小升初、中考、高考中顺利,像他们一样健康成长!

原高二(1)班班主任程美至

 
 
xyb80310p6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