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为仁术 仁者爱人
——记74届初中校友夏国光
  在去年的《四中校友》报上,曾有一篇讨论“四中精神”的署名文章,在分析四中历届生源情况的部分,有一段写道:“‘文革’初期,在两年没有招生之后,1968年,四中与其他学校一样实施‘就近入学’,也是在这一年,四中古老的校园里,破天荒地有了女孩子的身影。”

  夏国光就是在这一时期来到四中的。即便是在当时那样的年月,四中校园里也有着独立思考,不肯随波逐流的风气和尊重知识,不相信“读书无用论”的氛围。四中的老师们,在当时允许的条件下,尽自己所能,培养学生们养成喜欢读书的习惯,引导学生们热爱学习并尽量让学生具备一定的学习能力。

  所以,这一时期毕业的校友们,同样秉承了四中精神,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通过刻苦努力而成为社会上的有用人才。
  
  1971年夏国光入学之前,她的姐姐就已先后进入了四中,清秀文静的姐妹三人因学习成绩都是同样的优秀,而在校园里颇为引人注意。只不过在那个年代里,无论是求学还是工作,作为个人来讲,都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选择的权利。在取消高考的情况下,她们响应国家号召,到“广阔天地”,下乡插队去了。

  和姐姐们一样,夏国光到农村插队后,从未放弃过读书学习。学习的目的,其实并不明确。那个时候很少有人提“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即使说到这样的话题,大概也是各有各自不同的理解。但国家的富强离不开知识,渴望学习到知识以报效国家的愿望,却是当时大多数“知青”的共同想法。这些“知青”们把民族、国家的利益放在个人利益之上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尊重;他们无怨无悔的一生,我们不应忘记。

  父母都是教师的夏国光,自幼就受到“人命至重,有贵千金”这样的敬重生命,热爱生活的教育。从小的时候起,除了持教鞭的老师,医院里穿白大褂的人,最为她所崇拜,做个“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医生,一直就是她人生理想的具体追求。

  当命运出现了转机,得知国家恢复高考的消息后,夏国光没有犹豫就把去医学院读书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没有老师辅导就自己多找些参考书自学;白天要下地干活,便把学习时间安排在晚上直至深夜。终于如愿以偿的考取了北京医学院医疗系(即现在的北京大学医学部)。

  1983年毕业后后,夏国光被分配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内科。

  在北京,大家都知道积水潭医院以复杂创伤骨折抢救、断指断肢再植、特大面积烧伤、深度创面修复称著,骨科和烧伤医学技术水平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治疗、研究成果显著,多次获得国家奖励,在国内外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但在所有这些治疗过程中,都要涉及到呼吸支持、内科协助诊治及抢救,这些就不是外行人所能了解的了。从事内科的医生都知道,呼吸内科是临床最累、最苦的科室之一,危重病人多,医疗风险大,被人戏称为“太平间的前一站”。

  夏国光刚到医院时,就被分配在内科呼吸专业组。对于面临的困难,她没有过多地考虑,而是安心地一直干到现在,在这所知名医院里,她得到很好的锻炼和培养,由一名年轻的实习大夫迅速成长起来。1993年积水潭医院组建呼吸内科,她是成员之一,2000年被任命为呼吸科主任。

  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夏国光认真履行着一个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使命。用自己的爱心去抚慰经受痛苦折磨的病人,用自己的医术去救治失去健康的生命。担任领导后,在她的带领下,通过全科医护人员的努力,已经把呼吸内科建设成为具有现代化的管理理念,人文化的服务模式,拥有高素质多层次人才梯队的先进科室之一。
  

  在院领导的支持下,她亲手创建成立的呼吸重症监护病房(RICU),使呼吸科危重症监护与抢救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成功地救治了数百例重症感染、呼吸衰竭、多脏器功能衰竭、创伤烧伤致急性肺损伤、肺栓塞等临床急危重症。她不但对支气管哮喘、肺部感染、呼吸衰竭、急性肺损伤、肺栓塞等呼吸疾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而且在内科危重症救治领域具备了扎实的专业功底,熟悉一系列重症监护、人工气道管理等抢救支持技术,对呼吸内科疑难重症及多脏器功能衰竭的救治有很高的抢救成功率。

  夏国光还在国内呼吸内科,率先成立了哮喘门诊,对哮喘病人进行规范化管理和有针对性的健康教育,使哮喘急性发作及住院率明显下降,大大减轻了病人的痛苦,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同时降低了医疗费用,减轻了患者负担。

  在慢性咳嗽及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缓解期的诊治领域,夏国光也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有效地延缓了肺功能的恶化,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

  2003年春天,突然降临的SARS在京城肆虐横行,一时形势极为严峻。为防止疫情扩散,积水潭医院院领导决定将呼吸科病房改建为SARS病房,同时成立医院抗击“非典”领导小组,夏国光是成员之一。

  临危受命,夏国光作为首席SARS主检医生,既要负责SARS患者的抢救、治疗,还要进行大量会诊、排查、协调以及组织管理工作。从最初的SARS隔离病房到“非典”定点医院的主战场,她始终忠于职守,尽职尽责。凭借着出色的职业素质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带领着一线医务人员与病魔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质量使病人得到救治。

  在这一段时间里,她一直坚守自己的岗位,认真负责地面对每一位SARS患者。以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摸索出一套治疗SARS的有效方法,积累了宝贵的临床经验,她还抽时间上网检索文献、查阅相关资料,及时地提供给大家最新的抗SARS资料,使得积水潭医院的抗“非典”工作取得了优秀的战绩。

  由于工作的劳累和紧张,工作在SARS病房的一些医护人员不幸感染而住院治疗。夏国光本人也是声音嘶哑,双眼布满血丝,面对疫情的扩展,工作的压力,夏国光坚持以身作则,每天坚持亲自查房,仔细观察患者病情的变化,耐心地向医护人员讲述如何正确隔离、消毒和防护,鼓励大家树立必胜的信念。她曾经连续当班36个小时,整整两个多月没有休息过一天。彼此的真情与爱心,更加激发了战斗在抗击“非典”一线的医护人员们的强烈职业责任感和战胜病魔的坚强信念。就是这样,夏国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位同志,进而增加了这个战斗集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20多年来,夏国光致力于呼吸内科的临床、教学及科研工作,积累了大量临床第一手资料,她随时关注国际最新医学动态,使自己的科研工作始终保持在先进水平,先后在国内外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30余篇。为此,她与呼吸科同道获得了北京市科技成果奖二项,完成了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由于在医学领域中不懈地努力追求、不断地开拓进取,目前夏国光承担着北京大学医学部硕士研究生培养及五年制、八年制临床医学硕博连读教学任务,被评为北京大学医学部优秀教师。此外,她还担任了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分会委员、北京市防痨协会理事、北京医学会呼吸专业委员会哮喘学组委员、北京COPD联盟委员、北京大学医学部内科教学组委员、中华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专家,是《中国医疗》(呼吸与麻醉学组)、《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中国药房》、《中国临床康复》等杂志的编委。

  认识夏国光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说话时语气平和亲切,条理清晰,尽管每日忙忙碌碌但从不失温文尔雅,永远挂在脸上的微笑,更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而在病人面前,这微笑就更是难得可贵了。初次和她见面,我们就看到,在呼吸内科的病房里,无论病人提什么样的问题,都能得到她的耐心解答,让病人感到温暖、得到安慰、获得信心。她用微笑表达出自己对病人的亲情和友情,感动着病人,也让我们想起“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纯良,不可信也。”的古训。

  “医为仁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仁术”是医者行医的道德标准。夏国光一向认为:作为一名医生,我们不仅要为患者受伤的躯体,注入新生的力量,更需要给他们焦虑的心灵,提供舒缓的港湾。这就要求我们既要有精湛的医术,更要有浓浓的爱心。当我们将患者痛苦的呻吟转变为欢乐的笑语,让他们失望的眼神流露出健康的自信,这时我们或许才可以说自己距离“仁医”的标准近了一些。

  在积水潭医院呼吸科主任办公室里,夏国光曾对我讲:“在踏入医学院的那一刻,我就曾立誓‘要为医学事业奋斗终身’,我也一直怀揣着崇高的医学理念,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德高医精’。”

  我们当然相信夏国光能够做到。我们也看到四中校友中从事医务工作的不在少数,夏国光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更有意义的或许在于,在四中早期毕业的女生中,她只是普通的一员。她大姐夏国华长期在师大二附中任教数学,教出了不少拿到奥数金牌的学生,是北京的中学数学名师之一。她二姐夏国珠是中国国际友好城市联合会副秘书长,为发展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友好事业,做出了出色的贡献。除了她们姐妹三人,还有更多校友是在默默耕耘,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才华。这些在四中历史上最早毕业的一批女生,为四中历史书写了光彩的一页。

  久文(62届初中校友)

  夏国光曾荣获“北京市优秀青年临床医师奖”、中国科协及北京市统战系统防治非典“优秀科技工作者”和“首都防治非典先进个人”、“巾帼抗击非典先进个人”、北京市总工会授予的“首都劳动奖章”、积水潭医院“十佳共产党员”、北京市妇联授予的北京市第二届“巾帼十杰”等荣誉称号。2003年当选西城区人民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