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国粹一路风尘
——访袁立人校友
  已年逾花甲的袁立人医师在回顾自己的人生道路时说:“我这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一是搞教育,二是当医生,实在是乏善可陈。”其实他是有些过谦了。一路风尘地走到如今,无论是搞教育还是当医生,他都干得兢兢业业,且建树颇多,特别是在弘扬中华传统医学方面所做出的贡献,更是其人生的一大亮点。


  家学渊源

  袁立人可谓是“夙遭闵凶”,幼年时期他的祖父和父亲相继去世,只能由其曾祖父“躬亲抚养”。提起他的曾祖袁鹤侪先生,那在中医界可是大名鼎鼎。袁老先生是晚清的宫庭御医,此外还担任太医院医学馆的教习,曾著有《太医院伤寒论草》、《伤寒方义集粹》等诸多医学经典。解放后,在周恩来总理的邀请下,袁老先生出任中央领导人的保健医生,每周两次出入中南海,为毛、刘、周、朱等主要领导人把脉,还要两次前往北京医院和协和医院,为党政高级干部看病。1958年袁鹤侪先生仙逝,国家主要领导人均送了花圈,时任卫生部部长的李德全为其主祭。在周总理的关照下,国家每月按正教授级待遇发给其遗属150元生活费。袁立人感慨地说,当时我家是一门寡妇,曾祖母、祖母、母亲和年幼的我和一兄一妹,一家6口全仗政府的照顾才得以维持生计和上学读书。为此我全家对周总理充满了感激之情。


  随曾祖父长大的袁立人,从小便接受了严格的启蒙教育。他4岁开始认字,5岁学写大字。他回忆道,曾祖父对我们兄妹3人的教育一丝不苟,例如研墨时姿势必须要正,稍有偏离便遭呵斥。当时虽不情愿,现在看来实在是受益终生。在一个中医家庭中长大,在耳濡目染中袁立人的中医药知识必然会与日俱增。他知晓了许多中草药的名称药性及常见病的治疗方法,就是在兄妹之间做游戏时,也常以互开药方为乐。袁家的藏书很多,由此他对我国的医学经典著作都有哪些亦有了初步了解。

  1961年至1964年,袁立人在北京四中读高中。当时他还没有树立将来要从事医学的志向,他最感兴趣的莫过于书画金石。他刻图章刻上了瘾,把眼睛弄成了高度近视,然而也因刻图章认识了大篆、小篆、隶书,阅读了《说文解字》、《六书通》。这些个在玩的过程中掌握的文字学为他后来研究中医经典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虽然那时还没有素质教育的提法,但培养学生全面发展是四中一贯的办学理念,因此校园生活异常丰富多彩。每一位学子的特长和爱好都能得到发挥的空间。袁立人曾组织过一次艺术欣赏班会,请琴棋书画俱佳的倪宝恕老师现场讲解和演示《琵琶行》中的“轻拢慢捻抹复挑”,袁立人在班会上讲了自己在学习书画金石方面的一些体会。其他在音乐、美术方面有特长的同学或介绍或表演,将班会搞得有声有色。虽然当时还没有录音录像的条件,但给每一位同学都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临近高中毕业,袁立人遵从老师和家庭的意见,报考了医学院校,志愿的前几位均是军医大学,但因眼睛高度近视,他最终被北京第二医学院医疗系录取。

  承续祖业

  进入大学后,袁立人的专业思想才逐步树立起来。他从小就刻图章,动手能力特别强,因此解剖学常受到老师的表扬和欣赏。若不是后来转向中医,他一定是个出色的外科大夫。

  由于在大学里学的是西医,与自己过去所了解的中医在知识体系上全然不同,在一定程度上使袁立人产生了一些困惑,他一方面觉得从西医的角度看中医有些“玄”,另一方面,或许是潜在的感情因素,反而催生了他要深入认识和研究中医学的愿望。

  当年讲究医疗下乡、中西医结合。袁立人在随医疗队下乡时,亲自上山采药,亲手晾干处理好,亲手煎了看着病人喝下去并守在一旁观察疗效。如此一个、两个、三个……,他终于确信了中医药的神奇疗效,并坚定了进一步研究中医学的信念。

  家里丰富的藏书在“文革”中毁于一旦,因此在穷乡僻壤中觅到一本缺头少尾的中医书令袁立人如获至宝。在昏暗的小油灯下,他潜心研读并一笔一画地抄了下来。因此他虽说非中医科班出身,但后来能在中医上有所建树,除家学渊源外,与他“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的执著密不可分。

  在学习西医专业的同时,袁立人经过了漫长的甚至可以说是痛苦的思考和求索,逐渐接近了中医学的精髓和核心理论,对中医学的知识体系开始有了自己独到的体悟。1980年,“文革”后第一次全国中医基础理论研讨会召开在即,已毕业留校工作的袁立人听到这一信息后突发奇想,他把自己写的学习中医学心得体会的几篇文章寄给了会议的操办处。他的初衷不过是想让有关专家检验一下自己的学习成果,可称之为是一次投石问路之举。文章寄出后他很快就接到研讨会的主要召集人,中医界的权威任老的电话,称他的文章写的不错,并已被列为8个大会发言者之一,让他赶快赴会。大会的召开地点在云南,此前他并未收到过邀请函,因此一无准备。电话通知后,因时间紧迫,学院破格批准他乘飞机前往。

  袁立人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引起与会专家学者的重视,并由此让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被我国的中医学界所认识。会后北京中医学院的几位权威和老教授一致认为他“是块材料”,于是联名上书卫生部,要求将他调入北京中医学院。卫生部的调令很快就到了第二医学院。于是他承续祖业,从此心无旁骛地投身于弘扬中华传统医学的事业之中。

  学科建设

  袁立人调入中医学院后就任文献研究室副主任。在此期间,他有幸参与了重大国家级课题———《十部医经类编》的编纂工作。在这一迄自上世纪50年代,屡次因各种政治运动冲击而中断的浩大工程中,他得以逐字逐句地研习了《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十部宝贵的中医学经典著作,从而极大地丰厚了自己的学术底蕴。中华医学的博大精深令他痴迷并叹为观止。在编纂工作中,他早年从书画金石的爱好中所掌握的文字学、训诂学、版本学等知识全都派上了用场,从而在校勘古籍中避免了许多错讹,保证了工作质量。后这一课题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养生保健在国人中渐成时尚,顺应社会需求,北京中医学院在准备升格为中医药大学时,决定开办养生康复专业,调袁立人为该专业主要负责人之一。袁立人和他的团队白手起家,殚精竭虑全力以赴,用三年的时间便搞出了一套完整的教材,包括养生学、康复学、营养学、医经选读、健身学和老年病学,从而弥补了高等医学院校在学科建设上的一个空白。袁立人不仅是这套教材的组织者,且还担任了中医老年病学的主编和养生学的副主编。养生康复专业问世后颇受社会追捧。录取的都是高分考生。

  如今养生保健类图书在出版界风头正劲,然而由于掺杂着商业利益的考量,难免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对此袁立人认为,只有普及科学、正确的养生保健知识,让人能够掌握适合自己身体条件的锻炼方法,建立起健康的生活方式,才能真正达到养生保健的目的。盲目地“花钱买健康”有时往往会适得其反。

  袁立人介绍道,中华的养生之道源远流长,其组成包括释、道、儒、医、武5个部分。虽然内容非常丰富,但其最大的特点却是“物美价廉”,而其要点则是“持之以恒”,例如学习一个动作,你弄懂了它能解决你的什么问题后就必须长期坚持做,不能半途而废。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是养生之大忌,迷信名贵补药亦不可取。袁立人在与人合著的《中国传统养生法》中从四时调摄、起居保健、精神调养、运动养生、饮食营养、抗衰老等6个方面介绍了中医养生理论及传统经验方法,从而廓清了许多人们认识上的误区,弘扬了正统的中华养生文化。

  海外悬壶

  上世纪末,袁立人经一位在英国工作的学生推荐,应英国一家公司之邀,赴英行医并担任中医学顾问。

  由于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的差异,一些西方人对中医存在着一定的偏见。加以一些并不具备行医资质的所谓中医误人子弟,因此有关医患纠纷的官司在国外不时见诸报端,在这种情况下,袁立人以精湛的医术,和对中华医学的深刻阐述,有力地维护了国粹的尊严和声誉。

  袁立人在接诊一位患有肾衰竭的英国青年时,正值一场关于中药伤肝伤肾的官司在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这位青年患者对袁立人说,西医我已经看遍了,都说没办法,到你这里是最后一站,你若能治,是我的福气,若治不好只能听天由命了。袁立人问他,你不怕中药伤肾吗?年轻人表示愿意接受中药治疗,在得到患者肯定的答复后,袁立人开始治疗。6个星期后,患者的症状明显改善,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除个别指标还略有偏高外,大部分指标基本稳定。这位青年迈过了死亡的门坎,重新找到了工作,为感谢袁立人,他特意写了一篇诊后留言。大意是,我得了肾衰竭,很多医院都告诉我已临近了死亡之门。万般无奈之中是袁医生用中医药挽救了我。如今我的各项指标稳定,又恢复了工作的能力。我特别高兴,特别感谢袁医生。袁立人将这篇留言保存了起来,一向低调的他并不想对外发表,只是“立此存照”,证明中药不仅不会伤肾,而且能治好病人。

  袁立人在海外起死回生的病例不胜枚举,英国的BBC曾特意进行过追踪报道,不断有人慕名向他求医。他一路风尘地走遍西欧、北美,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让愈来愈多的人接受和信服了中医。如今他担任着英国中医药学会的顾问,在中医药立法和标准等重大问题上不断地贡献自己的真知灼见。

  解析阴阳

  一个称职的中医师,其精湛的医术必然要依托于深厚的学术底蕴,唯如此才能以高屋建瓴之势在医坛纵横捭阖救死扶伤,而不致陷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窘状。如前所述,袁立人在决心投身于中医学后,曾用了很长的时间思考和求索中医学的核心和要义,而首先需要破解的问题就是关于阴阳的学说。

  中医学的阴阳概念在世人眼里有一种神秘感。袁立人用了三年时间去探究其中的奥妙。他首先从文学上入手,运用自己从《说文解字》《六书通》等古籍中掌握的知识弄清楚这两个字为什么这么写。文字考之后是渊源考,即阴阳出自何处。对此他追溯到易经。于是又是一番刻苦研读。再有就是要认识先哲是如何运用阴阳的概念观察和解释宇宙和世间万象。历经如此路径,袁立人感到阴阳的概念在自己的脑海中动了起来,它非关迷信,而是一个非常有生命力的学说。

  袁立人说,用最简单的话解释,阴阳首先是中国的祖先对宇宙、大自然运动变化规律的高度概括和总结。他指出,现在我们认识的阴阳这两个字并非单纯是简化字,而是诸多古写之一,其中即含有日月循环往复之意。日为阳,月为阴,日月之运行不息昼夜、四时由此而生成。这里面渗透着人对自然的认识和关系。他接着阐述道,第二个层面的意思,是对生命运动变化的一种认识。中医学认为,生命是人的形体和思维意识的统一体。形神合一才构成生命。有形的形体为阳,无形的精神为阴。形神一分开,生命就终结了。人的生命同自然界一样,亦是一种循环往复的状态。人体从自然界呼吸空气摄取养分,这是入。出则是由排泄返回自然。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人的生命和自然界息息相关,均构成了一个循环链,一旦循环链受阻,人会生病,自然界会闹灾。从现代科学来说,大到太空小到分子,其运动变化的规律恰恰证明了阴阳学说的深刻。而有了对阴阳概念的认识和把握,便可以自觉地用其指导养生和行医,他举例说,晨练就是要趁着阳气生发生命力比较活跃的时候运动。到了晚上则要按时归寝。正所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长期顺其自然地生活和锻炼,就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在行医方面则要注重调理阴阳辨证施治。也就是说你缺什么就要给你补什么。如寒症热治、热症寒治,寒属阴热属阳,阴阳失调就要出问题,让阴阳重归和谐则药到病除。他特别强调,阴阳和谐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总是处于一种动态平衡之中,哪一方都可能出现变化,于是需要以相应的变化去调理,令其重归平衡,人生病的原因是复杂的,决不仅限于教科书中所列出的那几条,然而大方向把握住了,治疗就不会出现大的偏差。

  如果从纯学术的角度或在专业场合,袁立人就阴阳学引经据典,洋洋洒洒地讲出一大套理论,但在普及性的一般场合,他通俗生动的讲解更易为人理解和接受,许多曾对中医学持怀疑态度的人因此而对中医学开始刮目相看。

  如今袁立人仍在海外悬壶。对中华养生之道的身体力行令他面色红润神完气足,弘扬国粹的使命感和医生的天职始终在催他奋进。

  闫世宁(65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