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行医与治学
——记六五届校友余华峰
 

  余华峰是我校65届校友,现任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首都医科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神经病学系副主任;兼任中华医学会北京神经病学委员、神经科学学理事会理事、中国老年脑保健委员会专家委员、北京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成员、《中国神经免疫学和神经病学》杂志等五家杂志社的编委和特约审稿专家;编辑出版(与他人合作)专著8部、发表论文45篇,近40年来一直从事神经病学的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有着极为丰富的临床和教学经验。

  在前不久的一次校友聚会上,同学们问起余华峰,使他成为一名神经病学医师的缘由和在这方面有何建树时,华峰告诉大家,做医生并不是他自己的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应该算作是这个社会的幸运儿。如果不是叔叔把他带到北京;如果没有北师附小、四中、第二医学院的培养教育;如果没有同仁医院这么好的工作环境,他不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更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

 
 


  余华峰原籍湖北,出生在一个偏僻山区,父亲把他过继给了没有孩子的叔叔。叔叔因工作不固定,收入也不多,家境贫寒。在华峰年纪还小的时候,常常独自一人在家,既没有长辈照顾,也没有同龄伙伴。这样的幼年境遇,使得他性格内向孤僻,小学四年级以前,学习成绩并不好。但幸运的是,读五年级时,北师附小开设了一期住校生班,老师见他家里没有人照看,小小年纪每天要自己做饭吃,实在困难,就设法让他住校,由生活老师照顾日常起居,这使得他的学习成绩有了迅速提高,一年以后考入了四中。

  进入四中以后,和这么多优秀的同学相比,华峰的功课不算好,加上性格内向,很少与人交流。班主任汪含英老师发现这种情况后,多次找他谈话,还让他当课代表,帮他找回自信,很快地适应了中学生活,顺利地升入高中,并在高三毕业后考上了北京第二医学院(即现在的首都医科大学)。

  回想起中、小学的这一段生活,华峰心中既为那一段艰辛的日子感到酸楚,更为老师、同学们相互间的关心、照顾而充满了温情的回忆。他在自己的简历中写道:“如果说在大学医疗系学到的各门学科知识和临床医学实习,为未来医疗工作筑就了专业学术基础,那在四中执教的诸位先生,则为他如何做人,如何做学问奠定了最初的根基。”他认为自己能够完成大学学业,并且在所从事的学术领域有所成就,完全依赖于在四中所接受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

  华峰从第二医学院毕业后,1970年被分配到同仁医院神经内科。

  同仁医院是所具有120多年悠久历史,具有先进医疗水平的大型医院,神经内科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具有国内一流的医师和医疗设施。华峰在这个科近40年,工作一直没有变动过。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他付出了心血,也得到了锻炼成长。他认为能运用自己的学识、智慧,在治愈患者的过程中献出爱心,体现出对社会的价值,是他一生的幸运。

  在这期间,同仁医院两次选派他参加医疗队的经历,对华峰以后的成长起了很大作用。

  1973年余华峰参加北京市第四批医疗队赴延安工作。缺医少药,贫困落后的农村现状让华峰心头沉重,但当地农民内心的纯朴善良,豁达乐观却让华峰的思想境界得到升华,返京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84年他被选参加赴尼日利亚的医疗队,后因外交形势变化,只在法国停留了一段时间,利用这一机会,他对当地的医疗机构进行了参观、考察。虽然没有去非洲加入医疗队,但这次出国经历使他接触了先进的医疗观念、方法,眼界大开。不仅提高了自身水平,更让他意识到自己对社会所负担的重大责任。

  说起自己的专业,华峰告诉大家:神经系统是人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由脑、脊髓及周围神经组成,负责协调人体内部各器官的功能以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起着“司令部”的作用。根据神经所在的位置和功能不同,可以把神经系统分为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根据神经所支配的对象的不同,又可以把神经系统分为躯体神经和内脏神经。神经系统疾病,则是指各种病因造成的脑、脊髓、神经、肌肉损害。如细菌和病毒感染会造成各种类型脑炎或脑膜炎;先天性或遗传性疾病引起脑发育迟缓;头部外伤会引起脑震荡或脑挫裂伤;高血压脑动脉硬化造成脑溢血等等。尤其是发病率很高的一些疾病,如脑梗塞、脑出血以及脑炎、脑膜炎、脊髓炎、重症肌无力等都会给人类健康造成重大损害和威胁。

  根据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华峰还给大家纠正了一个错误的概念,就是把神经病和精神病混为一谈,其实,精神病和神经病是两种不同范畴的疾病。

  神经系统受到损伤和破坏才会造成神经疾病,而精神病则是由于患者接受某种强烈刺激后,脑内的生物化学过程发生了紊乱,某些神经介质多了,或是缺少都会使大脑功能不健全,致使患者的认识、情感、意志、动作行为等心理活动,出现明显异常和严重心理障碍,不能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动作行为难以被一般人理解,显得古怪、与众不同,甚至出现自杀或攻击、伤害他人的动作行为。有些患者还会产生程度不等的自知力缺陷,对自己的精神症状丧失判断力,拒绝治疗。

  华峰说,对于精神病自己是外行,但在经济快速发展,生活质量提高,人们的物质需求也在随之急速膨胀的时候,作为一名资深医师,他深切感到心理健康对生理健康的重要性。正确认识自身本体在社会上的位置,个体生命对社会的意义,是保持心态平衡的前提,而心态平衡则是维持心理健康的前提。无论是从躯体能力来讲还是从思维能力来讲,人的潜力都是有限的,都不可能突破社会发展的限制。

  至于说到他在自己所从事的神经病学这一领域有何建树,华峰没有多说些什么,但他从神经病学的角度,深层次分析了影响人们健康的一些问题。给在座校友们以启示。

  华峰认为,由于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生活方式与饮食习惯的改变,社会压力加大与价值观念的更替,以及对生活质量和预期寿命期望值的提高,现时人们的身体状况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如果把希望寄托于医学进步,以为靠手术刀和化学药品就可以让我们长命百岁,那么,这种生命即使存活,也没有意义。

  久文(62届初中校友)


 
 
xyb70925p14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