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健康延续
——记1981届毕业生郁琦
 

  人猿相揖,至今已有十几万年,或是几十万年了吧,至于到底有多少年,怕是不好深究,因为进化是个过程,难以界定起始。

  不过说到这具体数字的意义,对于个体生命而言,其实不大,因为与人类的个体生命周期相比较,这个过程的时间实在是太久远了。人类能够繁衍传承至今,得感谢造化赋予了人类同其它生物体一样,有个依靠个体的代代相传以延续群体生命的本能。只是这一本能人类自己无法掌控,尽管“人”贵为万物之灵。但他“自然之子”的地位,在其进化过程之初就被确定下来了,永远不可变更。

 
 

  然而群体生命的延续,虽然意味着每个个体都有传承自我的权利和义务,但实际上却并不是每个个体都能做到,更不用说保证每个新生命都能健康的诞生、成长,这对于人类来讲应该是个永恒的遗憾了。

  幸运的是人类进化的过程似乎至今仍然没有完结,人类对自己繁衍后代的本能,在经历了漫长的敬畏和无奈之后,终于在20世纪后半期,开始了在这一方面对自我进行的挑战。

  我校1981届校友郁琦博士很早就参与了这一领域的研究与实践,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引起了众多校友的兴趣。经电话联系,郁琦爽快地答应了《四中校友》的采访要求,于是在前不久,我们走进了他工作的所在地———协和医院。

  在他的办公室的前面,我们见到了挂在门口的两块牌子,“妇产科辅助生育与产前诊断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生殖合作研究中心”。郁琦博士在这里的研究工作,有很大部分属于临床,所以我们的采访是在他对患者的诊治过程中,断续进行的。这使得我们的谈话有些不完整,但也让我们理解到他所进行的工作,对于患者是多么重要,对我们中华民族的健康繁衍是多么重要。

  没来之前我们就了解到,在学校里,郁琦功课好是出了名的。因为功课好,他才能在“文革”后,恢复中考的第二年,就以高分从156中(原女六中)考到四中上高中;高中毕业后,又考取了当时录取分数高于清华、北大的协和医大;在学制8年的临床医学专业毕业时,他又因能以优秀成绩修完全部课程,而获得了只有少数尖子学生才能获得的博士学位。〔注1〕

  然而功课好不是郁琪追求的目的,郁琦跟我们讲,小学和初中时学习成绩好,可能是因为那时的功课太简单的缘故,小时候,他淘气贪玩也是出了名的。考上四中后,随年龄的增长,在老师、同学的影响下,逐步有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说:“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和社会责任心都是在四中读书的这个阶段形成的。我在高中时期一直都在努力学好各门课程,因为我觉得那时学的都是基础知识,如果学得不扎实,或是有偏科,势必会影响自己今后的学习。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在高考时考个高分,这样在填报志愿时,可以不用考虑分数限制,填报自己想上的大学。”

  他还跟我们讲了高考填报志愿时发生的一件事,同学们把报考志愿交上去后,当时的班主任田佣老师马上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班上竟然还有两个同学和郁琦一样,第一志愿报的都是协和医大。田老师马上找来他们3个人做工作,跟他们讲:“这报名最忌讳扎堆儿,何况协和医大是全国名校,招生范围广而名额却有限,你们为什么要自相竞争呢?这简直就是自相残杀啊,赶快换换吧。凭你们的实力,值得上的好学校并不是只有这一所。”

  可这3个学生此刻却是谁也不肯更换,读了这么多年书,不就是想上一所自己理想的大学嘛,为什么要退而求其次呢?再说,凭实力,携手进入协和医大,也不是没有可能呀。

  于是报名单就这样交上去了。录取结果是:协和医大这一年在北京招收的15名学生中有3个来自北京四中。

  协和医大临床医学专业的特点是学制长、课程重,对学生的要求是相当高的。郁琦刚入学时,按学校当时的安排,先在北大生物系上两年半的基础课,这是医学预科阶段〔注2〕,然后才回学校本部,学习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课程。

  8年的时间,几十门课程,要把每一门功课都学得很好,每一门的成绩都排在其他同学的前面,绝非一件容易做到的事。然而郁琪做到了。因为他要达到的目地和在四中上学时一样,不是为考取高分而学习,而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取知识,最大限度地提高自己的能力而学习,在报效社会的同时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有了这样的目标,郁琦的大学生活虽紧张刻苦,但仍不失从容与轻松。毕业时达到了学校所要求的那样:成为一个不仅具有扎实而广博的自然科学和医学基础知识,而且有一定的医疗实践能力以及独立从事与医学科学相关的研究能力的科研工作者。

  1989年郁琦从协和医大毕业后选择了留在协和医院妇产科工作。之所以作出这个选择,是出于他对自己性格及特长的分析。他曾这样对我们说过他自己:“我是个喜欢动手的人,当然也喜欢动脑子,尤其是在动手的过程中发现了问题,通过分析研究,动脑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再亲自动手去把它解决掉,这是我最高兴的事了。”他觉得内科临床主要是根据患者症状分析病情,确定治疗方案,偏重于动脑;外科治疗以手术为主,偏重于动手。而妇科则是要求两者兼备,符合他的性格特点,正是基于这个想法,他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到妇产科工作以后,他在最初的五年时间内,把各个专科都熟悉了一遍。无论是为新生儿接生,还是做节育手术,是治愈常见多发病,还是进行肿瘤切除,在迎接新生命的诞生和消除患者痛苦的同时,也为自己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在这以后,他把专业方向逐步转向妇科内分泌。

  妇科内分泌是近年来发展较快的一个专业,对医生的要求很高,虽不进行大的手术,但却在治疗过程中要有更多的分析和全面的观察与思考。在这期间,由于不孕症是内分泌这个专科的重要组成部份,针对不孕症的治疗,以及由此而发展起来的试管婴儿技术,引起郁琪极大的兴趣,不孕不育是已经困扰人类几千年的一个难题,在中国传统思想概念中,更是人生的一大缺憾。出于对繁衍后代这件事的的敬畏而产生的神秘感,使得这一领域一直被人们视为禁区,直至上世纪后半叶才有所突破。

  郁琦向我们介绍说:在1976年,一个英国科学家把女性的卵子和男性的精子置于培养皿内,使其结合,培养成早期胚胎后,再植入母体内让他正常发育并分娩,这项技术获得了成功。解决了因女性输卵管堵塞等排卵障碍导致的不孕,这就是试管婴儿技术。

  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试管婴儿的顺利降生。极大地鼓舞了人们在这一领域的继续探索。到了1992年,借助显微操作仪,有位医生用直径5至7个微米的吸管将精选后的具有较强活力的单个精子吸入,再打到卵母细胞中,解决了因男性少精、弱精而使女性不能怀孕的问题,这是单精子卵细胞内注射技术。

  以后不久,针对各种遗传病症对人类后代的危害,种植前遗传诊断技术应运而生。

  这项技术的要点是,为选择试管婴儿技术生育儿女的夫妇,在培养皿中培育出若干个胚胎,在胚胎植入母体之前,按照遗传学原理对这些胚胎做出诊断,并进行筛选,从中选择出不携带遗传疾病基因,最符合优生条件的那一个胚胎植入母体。它能把3000多种人类已知的遗传病挡在生命的大门之外,从生物遗传学的角度,帮助人类选择生育最健康的后代,为有遗传病的未来父母提供生育健康孩子的机会。

  由于试管婴儿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国内患者对生育健康后代的渴求,促使郁琦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一方向。

  2000年,在协和医院等有关方面的安排下,郁琦到日本进行了一年多的有关试管婴儿技术的学习和交流,回国后马上就和其他几位从国外学习回来的同事们一道,着手组建了这个“辅助生育和产前诊断中心”。

  在这一领域,与国内其他医院相比,协和医院起步相对晚了一些,我国首例试管婴儿1988年在北大三院诞生了。其它如湖南、广州等地也都开展得很早,但也正因如此,从一开始,协和医院就采用了国际最先进的设备和技术,由于起点高,所以无论是在科研方面还是医疗实践,都具有国内外的先进水平。

  郁琦告诉我们说:“由于受环境污染以及工农业生产中对化学物质的过分使用,近年来男性不育症的发生呈上升趋势。此外,随着性传播疾病的逐年增加,也使男性生育能力受到不良影响,女性不孕症的上升趋势虽然不如男性不育症明显,但也同样不容乐观。在这种情况下,试管婴儿技术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但是,郁琦也向我们指出,“试管婴儿不是处理不孕不育症的首选治疗方法。因为它技术要求高、成功率低、导致患者的医疗费用增加,这些都是应该要考虑的。”

  从这一点出发,郁琦非常重视不孕不育症的前期检查,他认为正确找出造成不孕不育的主要原因,是整个治疗过程的关键一步。当然,这样做的结果是门诊量增大,多的时候,一个上午就会有四五十名患者,其工作强度可想而知,但郁琦却坚持这样做,他说:“有些患者在详尽检查之后,只采用了一些很简单的方法就正常怀孕生子了,这个时候,我会和患者本人一样高兴,一样感到幸福。”

  相比之下,有些医师凭借自己掌握了先进的医疗方法和技术手段,不考虑患者权益,只想自己名利双收,郁琦的思想境界不能不让我们敬重。

  因为毕竟是外行,郁琦为这项事业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我们了解得并不深,但我们问过他有多少不能怀孕的夫妇,经他治疗而喜得贵子,他说他没统计过,只是说:“经常能收到一些患者怀孕后送来的糖果,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

  注1:协和医大的规定,学生按规定修完全部课程,成绩合格者授予硕士学位,成绩优秀者授予博士学位。

  注2:协和医大近年来改为规定在清华大学学习普通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课程,课程仍为两年半。

 

乃久

 
 

 
 
xyb50116p5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