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奇才”的非智力因素
 
“张驰现象”报告会现场采录 (本报记者程刚)
 
相关链接: 从北京四中到英国剑桥  清华的兴趣剑桥的新   
 

 

  1997年,刚在北京四中读完高二的张驰,就得到英国爱塞克斯(Essex)大学本科录取通知书,随后只身前往英国留学,就读计算机本科专业。在因签证延误8周课时的情况下,他第一学年即获得学院第一名的好成绩,并得到院长的亲笔贺信。2000年毕业时,他成为全校4位获得一等荣誉学士学位学生之一,同时接到4所英国著名大学直升博士的深造邀请函。

  22岁生日前,张驰拿到了剑桥大学女王学院全额奖学金(ORS),成为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中国籍博士生。没经过硕士阶段的张驰,现在女王学院一边攻读博士,一边负责4个硕士生的论文指导及七八个本科生的论文指导。

  1998年夏天,也就是张驰到爱塞克斯大学读书的第2年,校方惊诧于张驰出色的学习能力,专门委派了一名代表到北京四中考察。考察结束时,这位代表当场说:“今后,只要像张驰这样的学生,出自北京四中这样的学校,愿意去爱塞克斯,我们全部免试接收。”

  1997年到爱塞克斯大学留学的中国留学生仅张驰一个人,到1998年夏天变成了10多人,1999年则接近上百人。

  日前,一场名为“张驰现象”的报告见面会在北京市少年宫举行。闻讯而至的北京城区、郊区的家长和孩子们不断涌入会场,甚至有些天津家长都赶来旁听,场面之热烈大大出乎主办者的预料,报告会不得不3次更换场地。

  这次报告会上,所有听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22岁的英国剑桥大学在读博士生张驰和他的父母身上。他们关心一个问题:如此年轻的张驰是怎样取得今天的成绩的,他的父母又是如何培养出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的?

“情商比智商更重要”

“张驰并不是天才、神童,只是一个具有普通智力的孩子。”张父张明山告诉记者。“你看他的样儿,就是个笨孩儿。”在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教书的母亲杜鹃英指着坐在对面的张驰说。

  张明山说,张驰上幼儿园大班时,老师反映,其他孩子已经能很熟练地数到100了,但张驰连数到20都困难。而且,在到英国留学前,张驰只能排到全校60多名。

  但杜鹃英认为:“尽管我们一直强调张驰并不是个天才神童,但张驰的综合素质、综合能力,也就是所谓的情商是很高的。而这些,都是我们自他小时候就开始有意识地慢慢培养起来的。”

  今年已50多岁,现仍在攻读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硕士学位的母亲杜鹃英认为,大多数孩子不是智力超群的天才或智力极低下的弱智,而是智力正常的人。只要有意识地系统培养,就能做到和张驰一样好,甚至比张驰还要出色。

“我从天津大老远赶过来听报告会,就是因为这一点。”一位姓李的家长告诉记者,“像哈佛女孩刘亦婷那样的是经过特殊培养,一般人达不到的。而张驰的成长和培养是普通人可望而且可即的,对我们有启发意义。”

“要综合培养。”张明山谈到对儿子的家庭教育时则一气说了几个“要”和“不要”:“在学习之前,一定先要培养孩子的自信心和求知欲。再一个,一定要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克服困难的能力。不要把孩子推给学校就不管了,要配合培养。不要让孩子一味依赖父母的指导,不要打击孩子的信心。”

“但孩子情商的培养一定得是有意识的,系统地来进行。”张明山强调说。

“先要培养兴趣和求知欲”

  在张明山看来,他们在引导张驰学习之前,做的最好的一点是首先培养起了他对知识和学习的兴趣。

  张明山说,张驰很小的时候碰到有什么问题不理解,做父亲的他总会说“哦,这个问题我也不太明白,咱们一块儿查查《十万个为什么》吧”。这个时候,小张驰总会为自己通过看书弄懂了连父亲也不懂的问题而高兴好几天。

  张驰念初一时,我家附近办了一个免费补课班,有各种专业。当时我们一家三口都去报了名。这事儿还被北京电视台报道过。回到家后,我们三人总会凑到一起交流一下,你听了什么,我听了什么。

“一家三口在一起交流,气氛很好,而且很充实。”杜鹃英说,“通过这样我们就告诉他,学习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应该珍惜这个机会。你老把学习当件苦差事,它就苦不堪言。你要把它当作件幸福的事情,你就会乐此不疲。”

“长年累月,这样你就把孩子的求知欲和读书学习的习惯培养起来了。剩下的就是孩子自己努力的问题了。”张明山说,“现在有些家长花大钱让孩子打小就学英语、学钢琴,有些家长只是为了自己能向别人炫耀。孩子什么都被逼着学,但对什么都丧失了兴趣。这就是拔苗助长,适得其反了。”

“有意识地给孩子一点儿心理暗示”

  张明山在家里一个陈旧的书柜里翻出了3大本笔记本。这些“从1984年开始的家长和幼儿园的联系本”,他们一直保存了17年。

  联系本记载:1984年12月12日,张驰6岁,上幼儿园中班。

“张驰回家后,我们给他念了联系本,说他懂事了,喜欢学习了。他可高兴呢,主动在家做值日,擦桌子,还画了一张图画。随着孩子的年龄增长,能逐渐地喜欢学习真是一件好事。”

  杜鹃英解释这段话说:“张驰本身天质并不高,笨孩子你光埋怨他没用。孩子学习的兴趣有了,但学习的过程中难免不犯错误。这个时候你就得经常给他一些希望,一些鼓励,告诉他只要努力就能做好。这就是一种心理暗示,能最大限度地挖掘孩子的潜力。张驰的潜力就是这样被发掘的。”

  在记者采访时,正好碰上一位家长带着孩子到张驰家“取经”,这位母亲不停地说“我们家孩子笨,没法儿和张驰比。”杜鹃英赶紧打断这位母亲:“孩子才19岁,你不能这样打击孩子。我现在50多岁了都还要拿硕士学位,你得多鼓励他,给他指条道儿,帮着他前进。”

  刚升上重点高中北京市四中的张驰,有一次因为一个数学题不太懂,举手问老师。但那位老师走过来,仅仅用笔在书上点了一下,说“不就是这儿吗?”就走了。回到家的张驰向母亲抱怨“这老师怎么这样?”

  杜鹃英告诉儿子,“老师知道你在这一点上有缺陷,给你指出来了,对你很好啊,现在你要自己尝试着弄懂它。”结果第三天,张驰高兴地告诉妈妈自己终于解出这种题目。

“我们真的很感谢当年那位老师”,杜鹃英诚恳地说:“这件事让张驰树立了自信心,让他明白了,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解决问题。”

“培养一个好的学习习惯”

  做老师的杜鹃英非常清楚,一个好的学习习惯对孩子的学习意味着什么。从张驰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就要求:一定要复习学过的内容,然后再做功课,再预习马上要学的课程。同时会根据人的遗忘曲线给张驰制定一个复习计划。长期这样,张驰自己就感性地掌握了整个学习的过程和节奏。

  张驰中学时代的班主任郑长军老师告诉记者,他对张驰的印象就是,特别热情,好强而且刻苦,思考问题比同龄人周到、长远。做事非常细心,所有的练习试卷他都整理得很好,在别人还在忙乱地寻找时,他就已经从容地拿出了试卷。

  一上高一,张驰就有计划地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他利用每个节假日寻找机会陪同外国人出去旅游,利用旅途中的机会练习口语,并从中了解国外的文化、历史和教育情况。两年下来,他英语有了极大的提升,在“托福”考试中得到600多分的高分。

“和老师得多沟通”

  联系本记载:1985年3月30日,张驰7岁,上幼儿园大班。

“家长同志,我们最近学习舞蹈准备‘六一’演出。张驰的动作很有意思,可他学习时不用心,总跟不上。要是这样可上不了台,请回去说他。”

  张明山和杜鹃英3月31日的回信:“老师您好,您反映的问题可能是过去我们针对他平时太爱表现自己的问题进行教育出了偏差,导致孩子看问题往往带有片面性。我们和他谈了,练习舞蹈可以锻炼协调性,能促进大脑发育,而且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得争取做好。张驰表示回院后,要认真学习舞蹈,有情况请您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一定努力配合教育,谢谢。”

“你看”杜鹃英指着一张照片告诉记者,“那个穿黄衣服,系红腰带的就是张驰。后来他学舞蹈学得很好,而且上台演出了。”

  作为老师的杜鹃英深有体会地说,“在日常学习中,老师最了解孩子,知道他的素质上还有哪些欠缺。教育孩子,碰到这些问题,家长和老师一定要配合。现在有些孩子,老师布置了作业都不做。有什么问题,有些家长往往是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指责老师,挑老师的毛病,这样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我们有意识地通过一些小事情的处理告诉张驰,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这是一个人的综合能力的一部分。”杜鹃英告诉记者。

  那还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如果张驰得了感冒之类的小病,我们带他去医院,但从挂号、到分诊台询问,找医生问诊、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去药房划价,到交费、到取药,我们全让他自己去,让他自己独立做,我们只是在后面跟着。

  张驰高中时的班长李申回忆说,张驰总是善于将自己最优秀的方面表现出来,这样不仅同学们更信服他,也提高了他对自己的信心,这使他在面临困难时可以冷静地分析,从容作出决定。

“我们是作为一个人在全方位地培养他,而不是仅仅把他当作一个小孩子在指挥他。”杜鹃英解释说,“我们这样做,一方面是尊重他,另一方面,也是当时他这种年龄的孩子应该会做的。这提高了张驰应付突发事件能力。后来张驰在到了爱塞克斯之后碰上的那个变故,他处理的很好,你不能说就和我们的这种有意识的培养没有关系。”

  由于张驰在签证时被耽误了两个月的时间,到爱塞克斯大学入学报到时,校方提出他必须向其他留学生那样,先读一年的语言预科,以赶上其他同学的进度。但张驰坚持要上本科,最后学院决定进行一次临时考试来决定是否接受他的请求。

  这个中国孩子让英国教授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原本设计为两个小时的试卷,刚下飞机还未倒过时差的张驰只用了20分钟就答完了,并获得满分100分。就这样通过他自己的争取,获得了直接读本科的机会。而这一切都是在张驰初到异国,对所有情况完全陌生的情况下做到的。

“如果是别的孩子也许就没了主意,给家里人打个长途电话问怎么办。家里不了解情况,也许就同意孩子先读预科了。”张明山也认为这与他们从小对张驰的有意识培养是不可分的。

“能吃苦还是必要的”

  尽管张驰获得了校方的同意直接读本科,但同时也接到了学院的一封信,“如果在明年一月的考试中表现不能使校方满意的话,仍会被转到预科学习。”

  接下来3周的学习和生活恐怕是张驰终生难忘的。早上7点不到起床,赶到学校泡图书馆和实验室。午饭为了省事,就对付点巧克力和可乐。晚上12点左右回到宿舍,接着学。每天必须保证4个小时的睡眠。

  张驰的父亲张明山近乎心疼地给记者讲了个笑话:张驰坐在电脑前编程序,经常是用来叫早的闹钟响了,他才发现,哦已经天亮了。这样的生活安排张驰几乎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直到期末大考。

  在期末大考中张驰取得了年级第二名。第二封信也在此时交到了他的手中,而且这次还有院长的亲笔签名:“我对于你在今后能取得学业上更大的成就没有一点怀疑。”终于,在第一学年末,张驰夺得了学院的总成绩第一名,院长亲笔签名的第三封信也出现在他面前:“祝贺你在第一学年的出众表现,并颁予你荣誉称号,如果你能在明年和未来的学习中得到类似的成绩,你将有望得到一等荣誉学士学位。”

“你是如何取得今天的成绩的?”记者的这个问题似乎困难得让张驰直挠头。“勤奋刻苦,心平气和,做好本职工作。”他笑着说。“不过,的确是真的”,他很认真地强调说,“能踏踏实实地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学进去,这是能学好的最重要因素。”

  至于考试分数,张明山告诉记者:“我们一直不怎么为他的分数着急,当然他的分数也一直还不错。我们更看重的是他做一件事情,是否努力了。”

“理解了,再大的苦你也能吃”

  为什么张驰在北京四中并非是学校最优秀的,但到了英国却能做得如此出色,这是记者在采访中一直感到难以理解的。对此,张明山解释说,“通过在国内的那些训练,张驰已经具备了比较出色的综合素质和学习能力了,在英国他只不过更能吃苦而已。”

  谈到这一点,沉稳的张驰有些动情:“在英国熬那些夜的时候,过那些难关的时候,我想的就是爸爸妈妈在家里真的很不容易。英国的本科是不给奖学金的,全得家里掏。在爱塞克斯读书的时候,一年的学费加生活费老爸老妈得掏1.3万英镑,折合人民币就是15万元人民币。我经常早晨6点多打电话回家,他们已经出去做工了,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大冬天的,冰天雪地。我老妈前些时间心脏不太好,都没时间去看。他们供我读书吃那么多苦。自己一定要好好做,才对得起他们。自己吃了那么多苦,要是做不好,半途而废,也对不住自己。好多事情就是这样,觉得是自己该做的,没多想什么。”

  在报告会结束后,很多家长拉着张明山,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我的孩子很聪明,可是我们说什么他不听什么,成绩也总是上不去,你们说该怎么办?”“我们家的孩子不听话怎么办?经常跟家长拧着干顶着干怎么办?”

  聊完之后,他们感觉收获最大的就是,感觉到了以前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太过心浮气躁了。杜鹃英解释说,“首先是家长不能心浮气躁。有些家长将自己没实现的理想寄托在孩子身上,对他们期望值太高,施加的压力太大,结果却适得其反。他们没想到其实家长和孩子之间的相互理解是最重要的。”

“孩子不能心浮气躁,这就需要家长‘蹲下来’,心平气和地跟孩子对话,通过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情,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的耐心,让孩子的心也能静下来。父母能做到这一点,并坚持下来,孩子慢慢也能体会到父母的苦心。其实就是一个相互理解、相互尊重。”

“这种理解很重要。”杜鹃英强调说,“张驰自从初中一年级上劳动课学会拆自行车后,以后每逢爸爸、妈妈的生日,他都会主动把爸爸、妈妈的自行车拆开、擦洗。我就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因为一年了,爸爸妈妈也很辛苦啊。报告会上我讲到了这一点,会后有好几位从天津赶过来的家长都不愿走,围着我,说他们特别后悔,要是早认识我们这一家,教育方式更科学一些,孩子能少走一些弯路,说不定能做到像张驰这样好。说着说着这些家长拉着我的手就哭了。”

“大一的时候,一些事情也确实刺激了我非得好好读。”在张驰看来,能做到以吃苦为乐,还有一些因素。

  在爱塞克斯大学时,有一次考数学张驰得了满分,被同宿舍的英国同学知道了,他们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满楼敲着门大叫:“你们快出来看,张居然得了个满分。”并开了小型PARTY庆祝。张驰高兴之余,特别感慨,“一个英国人拿了满分,他们也许会认为很正常。为什么一个中国人得了个满分,英国人就会诧异成这样呢?”正是这些小事刺激了我,我一定要为中国人争口气。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中国人和你们同样出色,甚至比你们还出色。

  英国的大学教育,教授们讲课的时间不多,给你一个比较细致的讲课提纲,然后就不太管你了。学生更多的是靠自己学或与学生研讨,实在不行再去找教授请教。“在国内习惯的学习方法和在英国肯定不一样,”张驰说,“在国内就是积累了一个好的学习习惯,剩下的就靠吃苦来猛补呗。”

“学做人比学习重要”

  对孩子学习能力的综合培养很重要,但张明山认为,无论是孩子的学习、做技术研究还是走以后的人生道路,“学会做人,这比学会读书更重要,也是一个人的情商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我这可不是唱高调啊,”张明山很严肃地说。他给记者举了个例子。

  张驰八九岁上小学的时候,有个老奶奶和他们家同住一个大杂院,生活非常节俭,晚上一般早早地就关了灯。可是每碰上张明山夫妇出去上夜校,他们回家的时候总是发现老奶奶家的灯亮着,听见他们回家了啪地就关了。“他们就告诉张驰,”张明山说,“老奶奶开着灯就是为了给你壮胆儿,她从来不明说,但你要理解。”

  这之后,在日常生活中,老奶奶碰到什么问题,父母都会让张驰主动去给老奶奶搭把手,帮个忙。“我们希望张驰有爱心,”杜鹃英解释说,“但我们说的爱心不仅仅是去爱别人,你把自己的爱给了别人,同时自己获得更大的愉悦。”

  杜鹃英说:“培养孩子爱劳动,也培养了孩子的责任心。这里的责任心是对他人的,进而能过度到对集体的,对社会的。现在有些家长生怕自己的孩子比其他同学多干了多少活,怕孩子吃亏。实际上反而害了孩子。”

  对张驰,杜鹃英说:“我们现在最欣慰的就是,这孩子还算比较善良,比较厚道。这样,他走到哪里,我们都比较放心。”

  英国著名的BBC电台采访张驰时曾誉之为“中国人的骄傲,北京人的光荣”。记者问到张驰取得现在这种成绩有什么感想时,张驰回答:“没什么太多的想法,顺理成章这么下来,觉得自己付出了,就应该有回报,很自然。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在英国被教授们承认,能被人看得起,我觉得自己付出再多也值得。”

 
 

 
 
此文是郭媛丽从校图书馆COPY,原为DOC文件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