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的兴趣剑桥的新
 
----杰出青年越洋对话:信息时代中西教育对比
北京青年报 2001 4.30
相关链接: 从北京四中到英国剑桥  剑桥“奇才”的非智力因素   
 

主持人:今天是清华大学90年校庆的日子,我想请两位分别谈谈清华大学和剑桥大学大办学特色。中西方教育的差异。

张驰:剑桥没有校庆,它由31个学院组成的,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建院时间,但每个院庆都会请一些著名的人士来回来看看。比如说,女王学院院庆时可能会请女王过来。剑桥本科生和清华差不多,都是本国顶尖的学生组成的学院。 段磊:清华今天来了很多校友,我觉得90年以来,清华真是人才辈出。今天我们只能说剑桥和清华的教育有什么不同,很难讲中国和英国的教育有何不同。从本科的学生来讲,清华和剑桥都是世界顶尖的学校,都特别重视基础教育,它们的学生都很努力主动地去学,而且动手实践能力非常强。学校也提供给学生很多机会。清华本科教育从国外的名牌大学积极借鉴。现在不是每门课有期末考试,而是采用大实验和读书报告代替考试。大实验的

好处是给予同学一个动手的机会。而且它往往涉及到老师在课上一笔代过的东西。同学们通过看书或组成小组共同完成实验。我觉得这比通过复习参加考试能得到更多的东西。

主持人:你们两个人都是学习计算机专业的,这两校的专业设置上各有什么特色?

张驰:剑桥对计算机教学从非常基础非常新的东西去教,比如70年代时引进的像逻辑语言、数据库等,剑桥非常重视这些课程,大概占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涉及面非常广。有的课是要必修的,但考试的时候不用考,这是非常的不错的。 段磊:清华的计算机系提供大量的兴趣课,学生可以凭自己的兴趣选择学科。读书报告就是通过读比课上的教科书更多的书籍,了解更多领域的进展,理论最经典的,最精华的东西。大三同学可以通过现选课了解各个系里,教研组的信息,直接为他们读博士,硕士铺平道路。

主持人:很多网友问到出国的问题,张驰已经念到博士了,而段磊还在念本科,在这一点上看张驰发展得更快一些,而你们是否能谈谈出国与在国内发展的区别呢?

张驰:留洋不留洋从某些方面讲是形式上的事情,留洋在眼界开阔上是有好处的,我们的广播、电视还看不到世界上更多更好的东西,能出去看看还是不错的,而对于发展来讲不会有太多的影响。我想在国外的机会可能会相对多些,我们经常与世界著名公司的研究室进行交流,比如惠普研究室、AT&T研究室等,可能这在地理上是有一定的优势,但这不能肯定说未来的发展就一定好,在国内发展的好的例子也是非常的多。 段磊:出国是一个因人,因事而异的问题。很多人看到张弛的成功,很容易把它与他的出国留学联系起来。我做为一个本科生,不好评价出国留学有多少利弊,毕竟自己阅历还浅。但是我想通过与张弛的对话,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在今天科学技术发达的今天,世界连为一个整体,教育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这是值得我们大家深思的。

主持人:有网友问,优秀留学生回国率很低?中国留学生在国外有何优势?

张驰:中国人首先是聪明,不可否认,中国的有些基础教育非常的好,教会你怎样学习,怎样考试,中国通过12年或更长时间的中国教育,应考能力非常的强,数学、物理的底子非常好,外国人是不能比拟的。也许中国的学生就是对文化、历史的了解相对少些。国内学生到国外最欠缺的东西很多,比如英语方面。现在出来的年龄越来越小,生活能力不是很强,中国学生的相对依赖性会高些,他们以为很多会被安排好,实际上在国外没人会管你。这需要很强的能力,其实中国学生不是没有这种能力,而是习惯了被别人安排好的。中国学生在国外学习是一等一的,动手能力都非常的好,在学习上一点不输给外国。 段磊: 出国很锻炼人。清华计算机系是软件硬件都涉及的,在教学上顶尖一个系,应该有实力或是有机会争取。出国的问题我觉得是因人而异。出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开阔眼界也没有什么不好。张弛走到这一步也是成功的。我想我应该还是可以出去看一看吧。 我们系有很多的老师,研究生,博士生在国外都是有项目的。比如说上学期教我们信号课的老师,他几乎有一半的时间在国外从事研究。我觉得这种现象很正常。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各地的专家在一起研究将是发展的趋势。

出国不一定是不归路,主要看在哪里发展更好,象我们这些信息技术的人,要看哪里更需要,更有价值,哪里的市场、技术的需求就可以,并无所谓在中国还是在国外,还是因人而异,因事而异。

主持人:英国的录取方式同中国的高考哪种更有利于人才的发展呢?

张驰:英国录取有两种方式,一个是通过英国大学招生委员会UCAS,你把自己的英文成绩和个人资料,寄给他们让他们 对你进行评估。一个是直接给大学写信,告诉他们你对哪个学科感兴趣,英语水平如何,让他们进行审核。 对于挑选学校,还是因时而异,因人而异吧。如果没有参加英国的高考,一般不会被英国的象中国的清华或北大这种水平的几所特别有名的高校录取。 段磊:我的同班同学有很多在清华和北大。但是在高考过程中,也有很多同学因为没有发挥好,与清华失之交臂。高考是一考定终生的考试。在这些没有考上清华的同学中,有很多完全有实力,甚至比我还强,但是仅仅因为发挥的问题,没有考上清华,我认为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主持人:信息时代现代教育手段的应用对大学的影响怎样呢?虚拟大学能否取代现实大学呢?

张驰:剑桥这边网络情况部署是相当不错的,象我现在在的办公室有三个光缆的终端,我们上网的速度相当快,每个研究生、教授都有自己的电脑,至少100兆,在学生宿舍也有自己的计算机能上网络,我们这边的摄象机等都是接到网上的,速度非常快,前几天我在网上down了一个Linux 7.0,大约有1.8G吧的东西,十几分钟就down下来了。

  我并不太赞成网络教学,它不能更直接更明确的让学生和老师进行交流,象我们这边上网速度这么快,但我看一些教学的录象等图象还是感觉不够清晰。虚拟大学没有大学的文化和氛围感觉空空的,但话说回来,对于边远地区的学生,受地域和收入的限制,可能解决一部分教学问题,是替代的方案,但不是最好的方案。 段磊:这一点我也同意,虚拟大学解决老师和同学之间的远程答疑是一个关键。比如说我们现在在网上不是在对话,而是在讲课,那么面对潮水似的网友的问题,我们如何处理,这就很难。清华的计算机网络是国内高校中建立最早,最完善的。现在很多课程都电子化了,很多学生和老师也做了相当多的电子课件。目前来讲,我觉得虚拟大学还存在很多问题。首先是网络能不能非常普及,上网能不能非常方便。其次是光有课件和电子教材,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无法取代传统的教学方式。

主持人:有网友问,张驰看上去更成熟,而段磊更具学生味,你们在课余分别都作些什么呢?

张驰: 我可能更操心些吧,既要读书、教书、车、住房、和政府交涉、办理保险,都需要自己操心,可能就显老了。

我们研究组每一两个星期都会出去聚聚,出去聊聊,但做研究生后,80%可能还是聊学术上的东西,现在又出了什么技术呀,等等相关问题,基本不怎么闲聊。我来英国这几年,好象还没有过出去跳舞、闲聊呀的经历,也可能没那个心思,也许也是处于工作压力。英国本地学生非常喜欢狂欢,但都是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很忙,一般不会有时间。我现在带了两个本科生的论文,二十八个本科生的小课,判作业、讲课时间已经非常的充裕了。当然我有时会出去开车转转,风景很美,去照照相呀,划划船呀,也不是跟苦行僧似的。 段磊:我认为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清华提供给学生很多社会实践的机会,有很多社会团体。在打好基础的前提下,要看学生自己是对书本上的知识更感兴趣,比如说是对编程更感兴趣,还是对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更感兴趣。我认识的一些同学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觉得也不错。

 

 
 

  资料

张驰在北京四中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取得英国爱塞克斯大学本科录取通知书。经过3年的学习,2000年获得一等荣誉学士学位,同时接到4所英国著名大学直升博士的邀请函,最后进入剑桥大学女王学院,得到全额奖学金。现年22岁的张驰成为剑桥最年轻的中国籍博士。

  张驰的父母从小就有意识地培养张驰的求知欲和正确的学习方法也是张驰取得今天成就的重要原因。张驰是一个思想很缜密的学生,他知道一名中国高中生想要进入剑桥、牛津这样的名牌大学可能性不大,但不好的大学也不愿意去。因而他很早就开始在网上搜集资料,对于国外学校的排名、知名度和科研水平做了很深入地分析,然后选择了爱塞克斯大学,这所学校虽然总排名并不靠前,但在计算机专业方面的排名位列第4,该专业在英国享有盛誉,因此选择这样一所大学就读显然比较合适,果然他获得了该校的入学通知书。

剑桥大学女王学院博士 张驰

  张驰在北京四中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取得英国爱塞克斯大学本科录取通知书。经过3年的学习,2000年获得一等荣誉学士学位,同时接到4所英国著名大学直升博士的邀请函,最后进入剑桥大学女王学院,现年22岁的张驰成为剑桥最年轻的中国籍博士。

  一位刚刚完成高中二年级学业的中国学生,进入英国一流的大学,并在本科毕业时得到了一等荣誉学士学位,还收到4封分别来自剑桥大学、帝国理工、爱塞克斯和另一所大学的直接就读博士的录取通知书,最后成为剑桥大学最年轻的中国籍博士,得到全额奖学金。这就是从北京四中走出的张驰,他在中国教育界掀起了一场不小的冲击波,经北京青年报首家报道之后,他成为国内许多学生学习的楷模。

  张驰中学时代的班主任郑长军说张驰的成功得益于他思考问题比同龄人周到、长远。比如说,他会将所有的练习试卷整理好,在别人还在忙乱地寻找时,他就已经从容地拿出了试卷。

  张驰的父亲张明山认为教育孩子应该“先学做人,后做学问”,父母从小就有意识地培养张驰的求知欲和正确的学习方法也是张驰取得今天成就的重要原因。张驰是一个思想很缜密的学生,他知道一名中国高中生想要进入剑桥、牛津这样的名牌大学可能性不大,但不好的大学也不愿意去。因而他很早就开始在网上搜集资料,对于国外学校的排名、知名度和科研水平做了很深入地分析,然后选择了爱塞克斯大学,这所学校虽然总排名并不靠前,但在计算机专业方面的排名位列第4,该专业在英国享有盛誉,因此选择这样一所大学就读显然比较合适,果然他获得了该校的入学通知书。

  段磊1998年毕业于北京四中,现就读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今年21岁的段磊与张驰是高中时期的同学,他们曾有很多机会在一起学习和交流。他认为“能够在人生智育发展的黄金时期和精力最充沛的时段在一个遍布精英的环境中学习,这本身就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科生 段磊

  段磊1998年毕业于北京四中,现就读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今年21岁的段磊与张驰是高中时期的同学,他们曾有很多机会在一起学习和交流。

  今年21岁的段磊也是四中毕业的学生,毕业后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学习。尽管没有像张驰一样走出国门,段磊在高中三年以及大学的几年生活中,都是在一个精英荟萃的环境中学习,他认为在四中的三年学习和生活是他不长的人生经历中最愉快和最令人难忘的经历之一,也可以说是最成功的经历之一。因为“能够在人生智育发展的黄金时期和精力最充沛的时段在一个遍布精英的环境中学习,这本身就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

  段磊回忆说,在四中,有很多优秀的教师和才华横溢的学生,在他们身上,有一种不知疲倦的对新知的向往和追求。无论是主动向他们学习还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不知不觉地受到熏陶和培养,最后每个人都会为成为这其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在这里,必须不断为自己提出新的目标,不断超越自我,才能在激烈的学习竞争中站稳。当然身处其中,感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在段磊的记忆里很少有人能够保住年级第一的位置。在学习上大家往往是你追我赶,共同提高,一起进步。这也促使大家的发展多样化和多元化。而今,在清华大学,在中国最高等学府里学习最尖端的技术,他同样感受到很大的压力。

  第七日“杰出华人青年越洋对话”圆满结束

  4月29日讯 由本报组织的“杰出华人青年越洋对话”第七日的活动圆满结束。对话嘉宾是剑桥大学最年轻的中国籍博士张弛和他的高中同学——现在就读于清华大学的段磊。

  “杰出华人青年越洋对话”活动从23日至29日,共邀请了14位国内外有所成就的青年华人进行网上对话。对话题目涉及广泛,包括IT、生物、金融、文化、房地产等各个方面。

  今天下午14:00准时开始的“对话”采取了网上直播的方式,两位嘉宾围绕着中西方教育的差异、现代教育手段的应用对高等教育的影响、青年学子是在国内闯还是出国深造和清华和剑桥办学特色的对比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并回答了广大网友的提问。谈话现场始终洋溢着热烈而轻松的气氛。详细内容可点击本网站首页的“越洋对话”专题。 (完)


 
 
此文是郭媛丽从校图书馆COPY,原为DOC文件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