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 秋 山 里 红
记安新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文逵
 


  前几年的一个盛夏,北京人艺排演了一出话剧——“冰糖葫芦”。 

  这是出感人至深的好戏,那地道的京腔京白叫世居京城的北京人看的如醉如痴,而满台红艳艳、鲜灵灵的大个山里红,更是引得人们怀旧忆新,心里头涌动着一股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流。

  感慨唏嘘之余,人们难免要对在这盛夏季节,舞台上那新鲜得就像刚摘下来一般的山里红发出疑问。谁都知道,这山里红怕热畏寒,只能存放在秋末冬初,是北方地区的应季应节食品,春节一过就难觅踪迹了,可在盛夏季节里,这新鲜如许的大个山里红,是从何而来的呢?

  原来,这是安新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文逵赞助给北京人艺的。这山里红在张董事长的冷库里,有好几十吨呐,都是秋天收购上来后,在特定温度条件下存放着,可以保鲜很长时间。是安新食品有限公司的主要生产原料,而安新食品有限公司的拳头产品,就是享誉京城的“红山牌”山楂系列食品。

  年纪大点的校友们都知道,张文逵是咱四中五九届的毕业生。今年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在银行干了一辈子的会计工作,是海淀银行办事处的资深会计师。那他怎么又成了“红山牌”山楂系列食品的公司老板呢?

  这就说来话长了。  

四十五岁的出山虎

  老张出生于山西太谷,祖上家境贫寒。祖父张天忠八岁时,因不堪生活的困苦,离家外出,随“走西口”的人群,四方流浪,远至异国他乡。淘过金矿,赶过马帮,吃了不少苦,但也积攒下不少家财。三十二岁那年衣锦还乡,在家乡兴家立业,开办了好几个买卖,还把事业扩展到了京城。家住西城的老北京都知道,西直门外有个南、北 “聚丰”粮油酱菜园,那就是张天忠创办的。算到张文逵这里,已是第三代传人了。

  老张的妻子叫高友莲,是紧邻太谷的山西祁县人,祖上在北京东安市场开了家“信峰意”干果子铺,在当时也是京城远近闻名,享有盛誉的老字号,一九五六年公私合营时并入了东安市场,这最后一代传人就是高友莲。

  文革期间,有这样背景的家庭,理所应当地受到了冲击。父辈们被迫戴上了反动资本家的帽子,遣返回了山西老家,家道中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这时,两人虽说都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因没人敢和反动资本家的子女谈情说爱,只得各自过这孤苦寂寞的日子。好在时间不常,经好心人介绍,这对家境相似,境遇相同的年轻人相识了,进而相爱,不久就结婚成家了。

  在这一切都给扭曲了的文革时期,却成就了他们这一对门当户对的姻缘,也算是段佳话吧。

  文革结束后,政府给他们的父辈相继落实了政策,恢复公职,补发工资,生活一天天又好了起来。只是年事已高的老人们,想要重新把老字号再办起来,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但这份心气,却已深深地落在老张夫妇心头。

  日子过得平淡,但也挺快,转眼到了一九八八年,正是邓小平同志号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时候。家庭熏陶和学校教育,使一向讲究实干,不尚空谈的张文逵心动了,决心抓住这一良机,为自己创出一番事业来。

  虽然这一年妻子已经退休,自己也是年近五旬的人了,但在这个问题上,张文逵却不以为然,“人过四十五,才是出山虎”是老张常说的一句话。他是个干事业的人,年轻时没有机会,平平淡淡地过去了,现在机遇来了,岂能放过。“老柏摇新翠,幽花茁晚春”。老张不是个认为自己年纪大了,家里日子过的也算富裕,就安享清福,放松自己的人。他要用自己的实干苦干,响应邓小平的号召,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要干一番事业的决心有了,可干什么事那?夫妻俩不约而同地想起二十年前的一段往事。

  那时,张文逵的身体不好,一九六七年结婚后不久,就病了,是不好治愈的肝病。辗转投医,找到了当时在来广营卫生院的中医师王文柱大夫,这王大夫还真是名不虚传,不到一年的功夫,就把病给治好了,也没用什麽特殊的方法,只是在处方外的医嘱上让他多食山楂,就是咱北京人说的那个山里红。

  新婚不久的妻子,一见到这个医嘱就乐了,她对张文逵说:“你没忘了我们‘信峰意’的金糕、果丹皮吧,那不都是山里红做的。这山里红健脾养胃,助消化、降血脂,软化血管,不光是对肝有好处,对脾、胃、心脏都有好处,强身健体呀!”

  于是年轻的高友莲每天尽心尽力,除了煎药,还买来好多山里红,按“信峰意”的配方,加上冰糖、菊花、荷叶等中药,一起煮水给张文逵喝。这山里红的效力还真是神了,张文逵不光是病好了,身体也一天天健壮起来,直到现在,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可那精、气、神,却怎麽看,也仍然像个中年人一样。所以一说到这件事情,老张对妻子的感激之情就会溢于言表。是啊,如果不是妻子的精心照顾,哪有老张现在这样健康的身体。

  当然,让老张不能忘怀的还有山里红那强身健体的神效。

  于是,又是个不约而同,按“信峰意”的工艺配方,加工制作山楂食品出售。夫妻俩同时作出了这个决定。

  在一没资金、二没场地、三没设备的情况下,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只好是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就先做冰糖葫芦吧。夫妻俩简单地商量了一下,以家里那间不足八平方米的厨房为厂房,拿出十元钱作资本,五元钱买了山里红,五元钱买了白糖,回家后就忙活开了。选果、清洗、穿果、熬糖、粘糖,再往青石板上一摔,一支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就算做成了。不大的功夫,做好了几十串。然后,老俩口一人一半,往自行车上一放,上街叫卖去了。

  要说买点山里红、白糖,在家做几支冰糖葫芦,对这对夫妻来说,还真是小事一桩。但要到街上去叫卖,那可就是真难了。您想呀,都是读书人出身,又在国营企业干了这么多年,几十岁的人了,沿街叫卖,嘴张不开呀。那几年的冬天,可比现在冷,到了晚上,寒风刺骨,手都不愿意往外伸,站在街头又要大声吆喝,招揽买主;又怕碰到熟人,彼此尴尬,这滋味……

  相识的人们都不理解,有人好心相劝:“你们老俩口这是怎么了,内足衣食之用,外无势力之争,不在家里好好享福,干吗出来受这个罪。再说,名声也不好听呀。”

  也有说话难听的,“他这是本性难移,老想发财,等下次‘文革’来了,还得抄家。”

  对这些话,老张都不想听。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张文逵不但是个撞了南墙都不回头的山西汉子,而且有头脑、有抱负。现在能有机会干出一番事业来,他岂肯轻易放过。何况能继承祖业,投身商海,也算是他多年的心愿吧。人们的这点闲言碎语,他还真不放在心上。

  在创业初期,老张曾这样分析过:要说吃苦,当年爷爷吃的苦比这大多了,后来撑起那麽大的家业,不都是在苦难中学的本事,长的能耐吗。不吃苦,那就别干事。

  说到老想发财,老张想,这没有什么不好得呀,民富才能国强,民富才能振兴中华,邓小平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可是没错的。多年在银行工作的经历,使他对“无商不富”这句话更是深有体会,他相信自己的选择。

  至于说名声不好听,老张也不这么看,劳动致富怎么会不好听呢?会计师卖糖葫芦又怎么了,我不在乎这个。当年在四中念书时,温寒江校长、张子腭老师、刘景坤老师,那个不是大学问家,可教我们这些毛头小伙,是那样兢兢业业,计较过名份吗?不计名份,不尚空谈,脚踏实地,实干苦干,四中一直都是这样教育学生的,我不能白在四中学上了这么多年学呀。想到这些,张文逵心里踏实了。

  了解张文逵的人都清楚,凡是他看准了的事,他就要像只出山虎一样,义无反顾的干下去,决不含糊。

要做大生意的晋商世家子弟

  初试身手,一个月就赚了六百多块,这可比他们夫妻俩当时的工资高出许多,街坊四邻的看到这个情况,都心眼活动了,人心思富嘛,周围有不少人到家里来和他商量,要加入他的这个队伍。能对别人有所帮助的事,老张从不犹疑。何况从小就听家里大人说过:有钱大家赚,人多赚得多。人多了生意才能红火呀。

  小本生意,账也好算,那时候,一支冰糖葫芦能买一毛多钱。所以老张当即就和大家说:“这糖葫芦每只成本五分钱,我们两口子作好后,七分钱批给大家,你们卖一毛。”大伙都挺满意,很快的也都赚到了钱。

  一来二去的,这买卖就越做越大了。街坊们知道他拾元钱起家,称他为张十元。不知道的人,则因他做的冰糖葫芦口味地道,叫他一声“葫芦张”。跟他一起干的人,还真不在少数。

  随着销路的增加,连附近的大商场都来要货。春节期间,地坛、龙潭的庙会上,也都少不了“葫芦张”的大串糖葫芦。老伴高友莲又适时亮出看家本领,根据“信峰意”的家传配方,做出山楂糕来卖。这家传的手艺,确实不同凡响,工艺精细,口味地道,一上市就供不应求。作会计师的时候,没几个人知道张文逵的,可现在,张十元已是远近闻名。

  生意越来越红火,没几年,老张就赚了不少钱,在北京的商圈里也算小有名气了。这时,是维持现有规模,小富即安,图个轻松、安逸。还是扩大生产,尽自己力量所及,为社会作更大贡献。成了老张所面临的选择。

  在这个问题上,老张没有丝毫犹疑。他不愧是山西经商世家的子弟。

  有人曾给山西商人总结了四句话:坦然从商,目光远大,讲求信义,严于管理。是天生作大商人的角色。明清以来形成的晋商文化,在中国近代史上产生过很大的影响。

  而在今天,在改革开放涌现的经济浪潮中,在张文逵身上更体现出其影响的深远。

  张文逵经商的心态就很坦然,从不讳言“在商言利”。赚取利润后,加大投入,扩大经营规模更是大手笔。

  老张清楚地知道,要想让自己的产品长期占领市场,就得要创出有自己特色的品牌,有一系列适销对路的产品。

  品牌是一个产品在质量、包装、价格、市场形象等诸多方面的综和体现。所以,老张根据现在消费者需求的新特点,在制作工艺和配方上进行改革,加大科技含量,推陈出新。由过去单纯追求色、香、味、形,转向休闲、营养、保健、药食和一、耐储存等多种功能发展。开发出一系列的新产品,于是就有了桂花山楂糕、荷菊果丹皮、荷菊山楂酥片、山楂汉堡等一系列新产品的相继问世。

  产品形成系列,要有自己的商标名称,才能在市场上占的住脚。张文逵和老伴商量了一下,决定起名“红山”牌。既有万山红遍的诗意,又寓意红红火火,老字号“信峰意”重新出山了。

  有了商标名称,如何进行包装,就是个问题了。当时市售的山楂食品,都是塑料纸包装,甚至是散装。储存期短,也不卫生。而且这样低档的包装,自然难登大雅之堂,也提不高销售档次。审势查时,老张决定在这一点上,作篇大文章。

  食品注重保鲜,在前店后场的原始经营阶段,这本没有什麽问题,但老张的目光,此刻已离开北京,投向全国,甚至到了国门以外。他要采用最先进的设备,包装自己的产品。

  首先,为了延长产品的保质保鲜期,并便于在超级市场上销售,老张不惜花费重金,购进了先进的真空小包装设备,从而使产品的保质期,可以延长到一年以上,不会变质变味。至于包装图案的设计、色彩的选择以及说明文字等等,老张更是亲自动手,一丝不苟。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包装精美,质地新鲜,一九九三年投放市场以后,买者踊跃。“红山”牌山楂食品,几乎占据了整个北京市场,被评为各大超市最畅销的十种食品之一。

  特别是在一九九四年后,老张把厂房搬到京西鹫峰脚下,就地采用鹫峰脚下的天然矿泉水,制作“红山”牌系列食品,打出了“绿色食品”这张王牌。使“红山”牌食品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分量,不是其他产品所能代替的。

  提起京西温泉,那可是非同一般,明清两代为皇家御用,平常百姓可是享受不到。尤为难得的是,这水除了口感绵甜、清爽外,其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的含量还特别丰富,锌含量在全国天然矿泉水中,是最高的。用此水制作的“红山”牌食品,其品质档次,自然高于同类产品。

  一九九五年至九七年,国家质量检测部门,连续三年对“红山”牌产品进行质量跟踪检测,均给与高度评价和赞扬。

  老张带着自己的企业,稳稳当当的走着,但同时也走得很快,几乎是一年一大步,一年上一个台阶。现在“红山”牌系列食品已经走出了北京,在向全国扩展,在向世界伸延。

  

诚信为商 志在千里

  激烈的市场竞争给张文逵提供了发展机遇,但也让他遭遇了无数的困难、风险和挑战。商海险恶这句话非身在其中者,很难体会。

  前几年正当“红山”牌系列食品在市场上一帆风顺,销售情况越来越火的时候,假冒的“红山”食品上市了,而且来势汹汹,假的比真得还多。这些假“红山”牌食品,质次价高,引起的消费者投诉大增,一些销售渠道误认为,是生产的“红山”牌食品的厂家为了赚钱,在粗制滥造,不讲质量了,因而拒绝销售“红山”牌食品。而另有一些销售渠道,却和不法商贩勾在一起,不讲商业道德,为牟取暴利,大肆推销假冒伪劣的“红山”牌食品。眼看自己货真价实的产品在库房里堆积如山,销不出去,而假冒伪劣的产品却在市场上,大肆横行,坑害消费者,张文逵真是心急如焚。他一方面压住自己心中的焦虑,亲自带领部下到各大商场去上门推销,帮助消费者购买、辨认真正的“红山”牌食品;一方面把各大商场的经理、销售组长请到厂里来参观,让他们实地了解产品的生产过程、包装情况,给他们介绍真假“红山”牌的区别,以自己的真诚,换回客户的信任。就和打仗一样,几个战役下来,张文逵大获其胜,“红山”牌食品不仅重新占领了市场,而且名气更加响亮。

  然而风险和挑战并不仅止于此。

  做买卖就要有银钱往来,老张靠拾元钱起家,企业的经营发展,都是运用自己的资本。所以产品销出后,及时收回货款,就是至关重要的大事了。前几年,三角债现象严重,很多企业都被压的透不过起来,老张的公司也不例外,特别是销往外地的产品,由于商店倒闭,承包人更换等等,常使货款有去无还。几笔买卖做下来,公司损失惨重。

  一生忠厚诚实,讲究信义的老张,从来不搞邪的歪的,碰到这样的事,真是束手无策,徒唤无奈。朋友们也都为此扼腕叹息,可就是帮不了什么忙。但老张对此却看得很开,他跟老伴高友莲讲:“你别着急,也用不着心疼,经商总要有跌落悬崖之险,无路可寻之难。损失的这几个钱,整不垮咱们的公司,吃亏长教训,再干会更好。别忘了吃亏是福这句老话,”老俩口还回忆起以前父辈们讲的一个故事:有人欠了柜上一大笔钱,为了顾及对方的自尊,就拿了对方的一把斧头,一个箩筐,然后哈哈一笑,挥挥手了事。

  做大事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气度和胸怀。

  “从商以诚、以信、以礼、以义,功至德达,方为市场论道之真谛。”这就是张文逵、高友莲夫妇俩的市场经济学。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张文逵亲手创建的公司已是今非昔比了。从创业初期的自家那间不足八平方米的小厨房,现今已发展为拥有六十八间厂房,两千多平方米厂区的食品公司。品种也由单一的冰糖葫芦,发展到了以山楂系列食品为主导的三十多个品种。更让老张自豪和骄傲的是,“红山”牌作为国内知名品牌,产品不但畅销北京,还南下广州,北上沈阳,武汉、上海、成都、重庆,甚至在乌鲁木齐,都建立了总经销商或有了总代理商,销售网络遍及全国三十多个大中城市。从去年开始,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客商,就慕名上门来和公司洽谈、订货,“红山”牌山楂系列食品已漂洋过海,去和世界接轨了。

  面对张文逵的成功,有人说:“他这是家传,经商世家子弟嘛。”也人说“他喜欢干这个,上学时就对屈大同老师讲的政治经济学特感兴趣。他有经商细胞。”老张不否认这些说法,但他从来也不认为自己已经成功,在他看来,他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之所以能干出点事来,只是因为自己能看清形势,相信党的政策。之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是因为“取之社会,回报社会”是他的信条,他还要为社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为消费者生产更多更好的产品。只此而已,岂有他哉。

  然而,不能不让我们感动的是,尽管已是年过花甲,却依然有着年轻人胸怀的张文逵,能够敢于开拓,勇于创新,坚持与时俱进,紧跟时代步伐。身在商海,坦然高歌,歌声是那样动人……

  深秋季节,西山红叶似火,那挂满树梢的山里红,尤为红艳动人。

 

 
 
(乃九供稿)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