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四中的学生”
记63届毕业生 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章扬培教授
 

  前不久,63届校友重回到母校,开了个纪念毕业40周年的座谈会。不巧的是在那天章扬培同学有个重要的学术会议需要参加,因而没能返校和大家见面,让大家觉得挺遗憾的。大家早就听说,他所主持的一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科研项目《B→O血型转换》,已经取得了成功;他正在参与开展的利用“SPF猪”(注),扩增“人造血干细胞”等项科研工作,也在顺利地进行着。这一切都使大家感到十分振奋,并引起了浓厚的兴趣。

成如容易却艰辛

  章扬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员,他所主持的科研项目“血型转换”,指的是将非O型血液,转换为可以和任何其它血型相匹配的O型血。这样,不但简化了输血程序,节省验血费用,扩大血源和避免输血过程中出现的不安全事故。而且一旦取得完全成功,还可以进一步做到动物血人源化,从而使得血液的来源不受限制,异种器官的移植也有可能得以实现,意义非常重大。

 

章扬培教授
 
    在上世纪下半叶,美国人最早开展了这个项目的研究,他们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占据了世界领先的地位。而现在,章扬培和他所带领的课题组,只花费了四年多的功夫就达到了美国人现在的水平,且在降低技术成本等方面,还超过了他们。

  章扬培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呢?事情要从一九九七年的年底说起。

  在那一年,根据当时国际国内形势,中央军委做出了准备实施全军大减员的决定,部队各系统普遍缩减编制,实行精兵简政。但与此同时,中央军委却指示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内增编了一个师级单位--输血医学研究所。

  命令下达到军事医院科学院后,院内立即抽调精兵强将,在很短的时间里,我军历史上第一个输血医学研究所宣告成立。当时给这个研究所下达的主要任务是:解决在现代化战争、突发事件、恐怖事件以及自然灾害中的输血安全性的研究问题,这其中,开展“血型转换”这项科研工作,无疑具有重要军事医学意义。

  如果用最简单的语句来描述“血型转换”,那么可以这样认为:人的血型之所以有不同,是因为在人的血液中,红细胞表面的糖链结构不同。也就是我们所常说的,红细胞上的特殊抗原(凝集原)不同,当不同血型相遇时,红细胞上的抗原与受者血清中的相关抗体,就有可能发生凝集反应,危及生命。O型血的结构最为简单,O型红细胞表面既无A抗原也无B抗原,可以和其他血型相配,所以它被称为通用血。A型、B型及AB型血的结构,都是在O型血的基础上多出了一个或几个糖分子。那么,将这多出来的糖分子设法去掉,非O型的血液不就可以转变为O型血了吗。

  显然,找到一种可以把这多出来的糖分子去掉的物质,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了。章扬培以此为切入点,开始了他的工作。

  有人说:科研工作中的任何一个成功,都是以无数失败为前导的。经过了记不清有多少次的失败和失败后的重头再来,章扬培和他同事们终于从我国海南岛生产的一种咖啡豆中,提取出了这种物质--“α半乳糖苷酶”


章扬培教授在实验室
    然而,50磅咖啡豆里提取的“α半乳糖苷酶”只能够用来转换200毫升B型血,这不但影响了研究工作的进度,且如此之高的成本,将会使今后的临床应用十分困难。做事负责,讲求效率的章扬培和他的学生们,想到了基因技术,他们运用先进的基因操作技术,获得了“α半乳糖苷酶”的cDNA,将此cDNA转移到酵母中发酵,从而使得这种工具酶大量生产出来,使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在大大降低成本的同时,还加速了研究工作的进度。

  两年之后,《B→O血型转换》,即将B型血,转换为O型血的工作,完成了临床前研究。成果公布后,引起了国

际同行们的震惊,他们实在难以相信,中国人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项研究工作。然而,意义还不止在于下一步将要开展的《A→O血型转换》工作,我们和美国处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尤其让章扬培感到高兴的是,现在这一科研成果已经转让成功。很快就能实际应用上了。

  爱国心、事业心的养成

  作为一个在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领域取得一定成就的科学家,每当人们谈起他所获得的成就,要求他讲讲自己是如何成长起来的时候,他所说的第一句话常常是:“我是四中的学生。”

  他认为在他的一生中,有三个时期最为重要,而在四中的六年中学生活,则是他一生中至关重要的第一个阶段。

  章扬培是一九五七年由北京第一实验小学考入我校的,熟悉他的同学都知道,章扬培在学习上不偏科。不仅数理化的成绩好,语文、外语学得也都不错,高中时作文得过三等奖,平时说话特别有逻辑性,分析、归纳、表达能力都很强,是个全面发展的学生。而且,和所有的四中学生一样,章扬培也喜欢体育运动,爱踢足球,迟文德老师教过他们班体育,因此他还能吹裁判,在他毕业的前一年,清华大学和四中有过一场足球友谊赛,就是他的主裁。

  在四中校园里的这一段生活,深刻的影响着他今后的人生之路,是他永远不能忘记的。他始终感谢四中的老师们,还有同样给他留有很深印象的同学。他认为师生们共同组成的这样一个团体,不仅给了他现在所从事的研究工作的知识基础,和一个强健的体魄,更重要的是,从他一进入校园开始,就培养他有了一个对人生理念的追求:一是要有爱国心,二是要有事业心。他牢牢记住了老师所说的“爱国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体现在为祖国做出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上”;还有同学们为共同理想的相互激励。所有这一切,都使得他不管是身处逆境,还是一帆风顺,都能固守自己的人生理念,在事业上执着追求,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一九六三年由我校毕业后,他考入了北京大学生物系,没等毕业就赶上了“文革”,人生的轨道至此拐了一个大弯。

  一九七零年他被分配到了陕西长武县做初中教师,这是个偏僻的山区,自然环境的恶劣,劳动的艰辛,和与之相连的贫困落后,不是他到这里来之前,所能想象得到的。

  然而,不管环境如何,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不甘人后的奋斗精神,是四中学生的特点。章扬培到这里没多长时间,就因写了一篇出色的通讯稿,受到县里领导的注意,很快,他就以踏实的工作态度、和很高的能力、水平,被领导列为重点培养对象。

  对于从小生活在北京城里的章扬培,为了适应这里的生活,真是付出了很多很多,但是他对于这一段生活,从来没有抱怨过,也从未后悔过,而始终是心存感激。他认为,生活的磨难同样是人生的最好的老师。在这里,他对几千年来与土地和贫困相连接的中国农村和中国农民,有了切身的理解。而了解了中国的农村和中国的农民,才使他真正的了解了中国的社会,使他的思想更趋成熟。

  身处“文革”这一特殊时期,这里的穷困,尤其是科学、文化的落后,使他不由得要深深的思索很多。作为一个年轻的知识分子,他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科教兴国的必要性和必然性,为此而奋斗一生,成为他最大的信念。

  在陕西长武工作、生活的四年,是他一生中最为艰苦的四年,他把这段时间列为他人生历程中的第二个重要阶段。

奋斗无止境

  “文革”结束后,一九七八年他重新回“北大”回炉,转过年来又考取了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生,毕业后留院工作,一直到现在。

  章扬培非常感谢军事医学科学院为他提供了一个舞台,在这个舞台上,他尽情地施展着自己的才华,为报效祖国,报效人民,努力勤奋地工作。他说这是他人生历程的第三个重要阶段。

  由研究生到教授、博士生导师,二十多年来,章扬培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他先后在军事医学

 


章教授荣获的奖章和证书

科学院的放射医学研究所、基础医学研究所等单位任职。获得了八项全军科技进步奖,一项生物制品一类新药证书。他主持的用于肿瘤化学治疗的“甲基转移酶”的研究,早在几年前就已通过临床试验阶段,已申报了全国科技进步奖。

  最近几年来,在他的带领下,率先在国内开展了血型转换、细胞核物理化学修复、异种器官移植等项具有特色的研究工作,获得了国家“八六三”、“九七三”国家攻关课题多项。

  前面说的他主持的“血型转换”课题研究,除了应用“α半乳糖苷酶”去除血液中红细胞糖链结构的糖分子这一技术路线外,他现在正在着手进行应用“甲氧基聚二醇”包裹红细胞这一技术路线的研究,一旦成功意义更为重大。

  作为国家“973生命学科若干前沿与交叉问题研究”的首席科学家,他还十分关注异种器官移植的研究工作,血型、病毒、异源蛋白进入人体的安全性问题,是他的重点研究课题之一,一旦解决,将是人类医学的重大突破。

  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有捷报传来。四中校友期待着他的成功。

  注:SPF是英文“无特定病原”的缩写。SPF猪是指对妊娠末期的健康母猪,通过剖腹产仔,在无菌环境下饲喂消毒牛奶,使仔猪不能从母体获得免疫系统,这样通过它培养出的生物制品将没有排异性,因此是培养人造血干细胞的最佳载体。久文(62届初中校友)

  

  


 

 
 
xyb40215P2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