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不老松
——记北京市西城区老区长赵重清校友
  母校位居西城,向阳花木,近水楼台,校友们与西城的缘分自然就更深一些,对西城的贡献也理应更大一些。其中就有一位自10岁起来西城,求学于斯,成长于斯,工作奉献于斯,整整71年寸步不离于斯的长者,他就是原西城区区长,现已年届81岁高龄的赵重清老校友。

  2009年3月10日上午,赵老坚持亲自到校接受采访。面对容貌一新的昔日校园和似曾相识的老校长室,老人家思如泉涌,感慨良多,深情地回忆起自己这一生与四中、与西城的不解之缘和如烟往事……

  颠沛流离求学路

  赵重清原籍河北省永清县,他是被万恶的旧社会“逼”到北京来的。在他6岁时,父亲被土匪打死,当时官匪一家,求告无门,为免遭报复,他和母亲就来北京投靠姑姑,待风头过后才回姥姥家艰辛度日。刚到10岁,家乡又遭日寇侵略,他们一家只好再次来京避难,就读于西东草场胡同直均小学。


  直均小学的校长和创办人李直均先生是一位著名教授、热爱教育关心学生,对来自农村的寄人篱下的赵重清格外照顾,待赵的母亲返乡后安排他住校,从此在两间教室间顺墙盖的狭窄小房里住下来,赵重清过上了以校为家刻苦求学的日子。他本人也知道争气,努力学习,成绩不错,没过多久就由三年级跳班,直接升入五年级……

  转眼间到了1942年,该考初中了。由于校长恩师李直均先生与北京四中渊源颇深,曾于1912年至1916年就读于四中,北大毕业后于1924年又回四中任物理教师长达20年(后调任河北北京高等工业学校任校长),是当年四中名师之一,平时总是对学生夸赞四中,宣扬四中,所以考四中成为赵重清的不二之选,其他学校再也难以入眼。那一年四中只招150人,赵重清的成绩也算名列前茅吧,终于成功地考入四中并在四中完成初、高中学业,直到1949年毕业离校(中间曾休学一年)。

张云裳书记与老区长亲切交谈

  四中生活为赵重清这个来自农村的孩子打开了全新的眼界。马文元、刘景昆、张子锷等名师认真严谨的教学态度,高超灵妙的教学艺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而让他感受最深的,还是那弥漫全校的浓厚民主气氛。四中当年被人称为“小北大”,师生平等,教学相长,学生学习的自觉性很高,此其一;其二是学生思想活跃,追求民主进步,尽管学校当局控制很严,墙报多种多样,很多高中生积极参加创办失学儿童识字班,为大众子女学习义务工作,有一股潜在力量在学生中培育着反饥饿争民主的思想。在1947年5月22日,大批学生团团围着学校大礼堂与国民党警察局持枪警察进行抗争,保卫校友和高三学生聚会的民主权利,经过激烈斗争,终于取得这场维护民主权利的胜利。而正是有了教与学这两个积极性,能自觉学习的四中学生成绩当然会更出色一些。这一切都为他走上革命从事教育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从教育救国走向革命救国

  旧社会家破人亡避难北京的苦难经历,日寇横行家乡、沦丧的亡国之恨,使得少年赵重清的志向很简单,那就是长大后打日本救中国。然而等到1945年打败日本,迎来的却是腐败透顶的国民党政权。赵重清亲眼看到国民党的接收大员们经常出入庆王府和厂桥一带,日日花天酒地,贪腐成风,崇洋媚外,对美国兵横行霸道不敢过问,对生活在艰难困苦中的老百姓不管不顾,流浪乞讨捡煤核的失学儿童遍地都是……

  思想还很稚嫩的赵重清仅以自己朴素的阶级感情也已看明白了———打败日本救不了国,腐败无能的国民党蒋介石政权更救不了国。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去为穷孩子干点儿事,教他们读书识字、长知识、长本事、长志气、长大成人作个清廉之官,寄希望他们这一代孩子救国吧。

  在姑姑家思想进步的表哥影响下,在一批进步同学的引领下,赵重清积极参加了为穷孩子举办儿童识字班的平民教育活动,整天忙着把流浪街头的失学儿童组织起来,给他们发书发铅笔,为他们上课,虽然他是个要求进步的学生,但并不知道推动这项活动的正是共产党的地下外围组织,他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有意义,为自己能为教育救国做点儿事而高兴。北京解放了,党的组织公开了,赵重清这才知道那些引领他走上有意义地生活道路的人,原来都是共产党员及党的外围组织成员。党组织也充分肯定了赵重清当时的政治表现,很快发展他入了团,并从各方面培养他,让他更多地参加党的工作,指导他学习社会发展史……赵重清的思想觉悟迅速提高,他终于明白了———光靠教育救不了国,要救中国只有靠革命、靠共产主义,靠中国共产党!

  从1942年到1949年,是四中的学习生涯伴随赵重清完成了从懵懂少年到热血青年,再到真正革命者的脱胎换骨的转变。赵重清就要离开母校了,他本想参加南下工作团,但来自老解放区和蔼可亲的教导主任张镜把他留下了就地参加工作。7月,他被推荐参加华北局干部子弟学校的筹备工作;8月,被市教育局派往第九区皇城根中心小学,负责组建第四区小学的儿童团、少先队青年团和人教联的组织工作,他还担任了该校历史课的教学任务;9月,团市委决定保送他去北大东语系学习,,准备将来做外事工作,但在学校的强烈要求下,热爱教育喜欢教书的他还是留了下来,放弃了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能上大学的机会。

  以后,他又辗转于福绥境小学、有关教育部门等多个西城区的教育单位,虽然其间也曾参加土改工作团、上党校等,但直到1979年前(“文革”期间除外),他一直没有离开教育工作,就是在“文革”后期,由农村劳动回城市被分配到西城卫生,防疫站工作期间,还冒着“穿新鞋走老路(白专道路)”的危险,为本站只有初中程度的小青年办文化学习班和以卫生防疫业务为主要内容的红专大专。这些小青年学习好,边学边实践,学习与实践结合,最终达到卫生防疫专业水平。在改革开放期间,卫生系统评选职称时取得了评选资格,被评为公共卫生医师。1978年,落实政策又重回区教育局、区委教育部,直至他进入西城区委区政府领导班子,才离开了教育部门,但还始终关注教育,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从办儿童识字班开始,为了实现让每个孩子都上学的目标而殚精竭虑;二是从参加扫盲工作开始,直到办起成人大专班和为改革开放培养人才的北京西城经济科学大学形成较完善的成人教育体系。他把自己的宝贵年华,献给了西城的教育事业,为推动教育工作向全民教育转化做了最大努力,同时也把少年时教育救国的理想与革命救国的伟大事业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升华为振兴教育,为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的行动。

  满腔心血灌西城

  赵重清的工作关系一直没离开西城。“文革”开始时受冲击,靠边站下放干校,农村劳动。改革开放以后,上世纪80年代,赵重清与来自四面八方的陈元、李三友、李炳华、马凯、衣锡群等四中校友先后进入西城区领导班子,几代四中人前后相继与来自五湖四海的区委区政府领导同志,团结合作依靠广大干部和群众,共同抓好几件大事,将“文革”后百废待兴的西城区逐步推上改革开放的轨道。

  一是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西城区委领导下大力开展解放思想拨乱反正和落实政策教育,使广大干部、党员从极左路线中解放出来,排除派性干扰,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在此基础上调整和加强领导班子建设,为推进改革开放,实现党的重点工作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初步奠定组织和思想基础。

  二是在80年代初,开始城市环境治理、城市建设与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于1983年1月首选西单商业街进行治理整顿及商业经营体制改革试点,改革企业管理体制调整产业结构,按市场需求组建跨行业经营管理新型企业公司,同时以西单商业街东侧为重点开始研究西单一条街(宣武门至新街口豁口)的规划建设,克服困难引进外资与挪威合资建设华威大厦,繁荣西单商业街,规划建设西单一条街开了好头,积累了经验。与此同时,开始整治规划建设什刹海景区,柳荫街、西单一条街、西长安街和西长安街办事处地区的环境进行重点治理,并全力全面推进以“五讲四美”为主要内容的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三是于1985年组织召开西城区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讨论会。1984年,时任区委书记的陈元提出,在广泛进行区情大调查的基础上适时召开讨论会,1985年3月,西城区委(时任书记田成平)区政府在陈元同志(时任北京市委常委)的直接关注下召开了,会议取得了重要成果。根据西城区是全国政治、文化中心的重要载体、党中央及国家首脑机关主要办公区的区情特点,确立为党中央国务院国际交流提供日益良好的环境条件和服务。为中央机关服务、为西城居民服务、为国际友人和外地来京人士服务的主体功能定位,形成从规划建设入手突破,依据发展三产淘汰二产改善环境、城区改造规划先行与郊区结合进行,正确处理区域内发展要素的“所在”和“所辖”的关系,注意研究旧城改造与保护文物的思路。

  四是1987年冬,年过花甲刚刚走上区政协主席岗位的赵重清即开始在区委领导下以《今日西城》副主编的职务协助主编衣锡群区长编辑《今日北京·市区卷》送审稿———《今日西城》其主要内容是记述以改革开放十年为重点的建国40周年经济社会发展进程的大调查,“为研究制定发展战略和编写区县史志提供情况和思路”。《今日北京·市区》、《今日西城》于1990年先后问世。与此同时于1988年开始参与《西城区近中期经济社会发展研究》的制定工作,1989年1月,发表了近中期发展研究报告(新编稿),其中共包括25项课题,第一项是“西城区金融业发展研究前景与近中期发展对策,1990年完成了《西城区近中期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报告,随后将思路纳入“八五”计划纲要付之实施,这一项区情大调查发展大讨论,进一步深化了对这时新阶段新起点的区情特点,主要功能、发展方向新矛盾的认识,提出了新的发展重点和发展对策。时隔20多年后,于2008年出版的《科学发展和谐社会———来自北京西城的实践与思考》一书中的评述是“这次讨论会是深入而全面的。它的重要性在于深刻地认识了西城区的区情特征和发展要素的基本状况,所提出的关键认识,至今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价值,其宣传的精确程度和对问题把握的精准,至20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对那些深入研究西城区的后来人拍案叫绝。”

  1987年开始着手组织近中期发展战略研究,开展了第二次区情大调查及发展战略大讨论,进一步细化对西城区情特点、主体功能、发展目标和发展对策的认识,重点编制推进九项规划建设工程(简称88.9工程),即1、西长安街两侧,2、西二环东侧金融一条街,3、西单一条街,4、中南海地区,5、动物园地区,6、西直门地区,7、三里河地区,8、景山———阜成门一条街,9、什刹海历史文化风景区。至今88.9工程仍在继续进行和发展之中。

  北京的西城一天一天地变漂亮了,我们的赵重清校友一日一日地变老了。但年过古稀的赵老仍退而未休,协助三届区长主持西城区志编纂委员会工作完成了编纂工作,同时,兼任北京西城区什刹海研究会会长历经十五个年头,从研究什刹海历史演变,编辑《京华胜地什刹海》、《诗文荟萃什刹海》、《什刹海志》……传承宣传什刹海文化,进行以“爱祖国、爱首都、爱家乡”为主要内容的爱国教育和调查什刹海研究功能定位及规划而出力献策,至2004年换届交班,走上顾问岗位,这一年是转换职务在顾问岗位上尽职尽责,开始工作的一年也是研究会大丰收的一年,从年初至年终连续获得区级、市级、全国的先进社团表彰和奖励的一年。年过八旬的赵老将永远与见证他成长的四中连在一起,与他为之奉献一生的西城连在一起。他希望自己未竟的事业由后人去完成,希望自己留下的遗憾由后人去弥补,希望四中更美丽、西城更美丽,他愿意为此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智力,一息尚存,奋斗不已……



张雪强(1965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