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家轮和他的氢燃料电池事业

 
 
  2003年2月6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美参观了燃料电池的最新进展后,充满信心地说:“如果过去你对无休止的能源战感到厌倦,让我们在21世纪发展氢燃料电池吧。如果我们有效地开发氢能源,到2040年我们每天能减少1100万桶石油,这个数字正是美国现在每天的石油进口量。”

  当布什说这番话时,他哪里知道,远隔太平洋,在北京早有

一位远见卓识的中国民营企业家,研制出了中国第一块氢燃料电池。他就是北京富原集团董事长,北京世纪富原燃料电池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北京四中62届校友钟家轮先生。

  家轮的氢燃料电池事业 发端于1995年。那年夏天,加拿大巴拉德公司的一位博士,带着一项氢燃料电池的技术来到北京,意欲在国内寻找投资者。在中科院和几个有关部委碰壁后,有人介绍他到钟家轮的公司去碰运气。当时在中国,知道燃料电池的人很少,没人见过实物。再加上上这个项目,少说也得几十亿投资,一般人谁敢碰?!

  钟家轮就碰了,而且一碰就是八年。至今,虽已历尽苦辣酸甜,却仍矢志不渝地苦斗着……

  氢燃料电池是一种将氢氧结合成水而释放出的化学能直接转化为电能的装置,其过程不产生任何污染,可以说是理想的绿色电源,被视为未来替代石化燃料的最佳选择。西方国家早已开始研制、仅美国就有100多家企业在搞开发。它的工作原理,其实不算复杂,19世纪上半叶,这项技术就已问世,只是由于制造成本很高,很少有人问津,被冷落了一个多世纪,而徘徊在有效市场大门之外。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重新“拣”起这项技术,中国同西方几乎处在相距不远的起跑线上。

  潜艇兵出身的钟家轮,向以天下大事为怀,他深知能源危机阴影不只是西方国家的“专利”,海湾战争显而易见地向全世界敲响了寻求替代燃料的警钟。正在如火如荼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中国,迟早要面临这个绕不过去的课题。以祖国为己任的钟家轮,感到了义不容辞的责任;在商海里搏击风浪十余年的经历,更使他透过重重困难,慧眼独具地看到了商机。他没有迟疑,接受挑战,拍板上马,说干就干。

  96年5月富原公司研制了中国第一台“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发电装置(750W)。”

  97年6月,50W便携式燃料电池电源和750W车载电源,参展北京国际电池展,这是我国燃料电池成果首次面世。

  99年11月,富原公司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联合研制了中国第一辆以燃料电池为动力的电动观光车。

  2000年4月研制成功燃料电池手机电池。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仅有的一例。

  2001年7月两套燃料电池电动自行车首次出口意大利。

  2002年6月,完成北京市科委支持的电动车用30kW氢燃料电池研制任务并通过了专家评审验收。

  2002年8月24V200W小型动力燃料电池首次出口日本,随后完成了交付80套该型号电池的合同。

  2002年9月我国第一艘的燃料电池为动力的游艇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湖面上试航成功。

  2002年10月,完成国家863电动汽车重大专项中30kW和50kW两型燃料电池发动机课题任务,并于12月通过专家评审。……

  决心不可谓不大,效率不可谓不高,然而道路却不是平坦的。凭心而论,8年的苦战中,资金、技术设备



都不占优势的富原公司,奇迹般地在燃料电池基础研究上取得巨大突破,掌握了相当一部分具有独立知识产权且具备国际领先水平的核心技术。这不能不说是钟家轮领导的富原集团为中国科技事业和民族事业大争了一口气。特别是在5千瓦以下的氢燃料电池方面,富原无可争议地处在国际领先地位。他们的质子交换膜技术,已得到国内企业和一些国外汽车名牌企业的认可。更由于其生产成本低,在价格上有着显而易见的优势。常言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富原公司这个在许多人眼中“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公司,居然以自己产品性能价格比的显著优势,博得了国际市场买家的青睐。不久前,一家日本客户,在比较了欧美和中国的若干家生产燃料电池的厂家后,毅然把赌注压在了富原———一下子提出了要货5000台的巨额订单;面对富原梦寐以求的“大馅儿饼”如此突如其来的从天而落,钟家轮,在胜利的冲击还未来的及让他举起庆功酒杯时,无奈地放弃了这一天赐良机。原因再明白不过:富原没有足够的资金组织这样大规模的生产,眼看到口的“馅儿饼”,只能拱手相让了。这如一个优秀的指挥员,在率领将士向敌人阵地发起猛攻之际,下达了万炮齐轰敌阵地的命令,却被告知:炮弹殆尽,无法炮轰。那心境,岂一个“无奈”可以形容。然而这时,家轮的窘境,也只能说一个“无奈”而已。

  八年的创业之路,时间相当于一次抗日战争,艰辛而漫长,为了开发研制氢燃料电池,家轮用尽了自己的全部积蓄,甚至连夫人的“私房钱”都让他填在里面了。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关键时刻“没弹药”———缺乏必不可缺的资金支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富原有着先天不足的软腹部———在银行面前总似乎矮国营企业半截儿,得不到“亲儿子”那样的同等对待;而尤其作为一个民营的科技企业,在世俗的不看好风险投资的氛围中,“高科技”项目本来就易遭白眼儿,更何况还是民营的?观念的改变是最难的。家轮反复咀嚼着列宁的一句名言:“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

  钟家轮是条汉子,面对挫折和困境,他没有退缩。他说过: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成功与否,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可以失败,却永远不能退缩,不能没有了精神。在四中校友里,家轮算得上是个传奇人物,62年高中毕业于母校四中。按他当时的条件和家里对他的厚望,报考北大、清华应当说是“不在话下”。然而,这位老红军的儿子却瞒着父母,毅然报名参军,并顺利通过了条件苛刻的体检,被海军潜艇部队录取。他的参军动机是无可置疑的:那年,正是“老蒋”反攻大陆的梦呓甚嚣尘上之秋。正如他在参军之际填写的《泌园春》中所表达:“……欢乐挥手别,紧束征装,雄姿英发,誓灭贼妖。”家轮的爱国心和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在部队里如愿以偿地得以充分奉献和施展的机遇。他和父亲的“示儿”诗,填了一首《清平乐·言志》,其中写到:“忠心不二,壮志豪情展,为将祖国葆红颜,敢洒热血涂染……”然而,“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没过几年,钟家轮的赤胆忠心,在扑天盖地而来的“文化大革命”暴风雨中,经受了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次严峻考验。从四中时代就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钟家轮,秉承了父亲刚直不阿,大义凛然的革命气节,对林彪、江青等野心家、阴谋家当时搞的“一句顶一万句”、“三忠于、四无限”等现代迷信十分警觉,毫不盲从,并襟怀坦白地向组织亮明了自己的观点。没想到这却给他招来杀身之祸,先后被军事法庭拟议判处死刑、死缓、无期、有期25年等,最后以5年徒刑定案。直到林彪叛逃后才得以平反,但因有涉及江青的言论留了尾巴,最后的彻底平反是打倒“四人帮”之后。经历过囹圄之难的钟家轮,成熟了许多,不改的仍是他那一腔报国的热血,满面无邪的笑容。

  传奇的经历,传奇的人,不改的本色,不变的心,这就是四中校友值得引为骄傲的同窗,对祖国和人民痴情不改的钟家轮。

  前不久,我因校友会的一件困难事,受到铁岭会长之嘱去拜访了家轮学兄,受到他热情的接待,执意留我在他家共进晚餐。当得知他正为上项目到处筹措资金时,我临时改变主意,不想“乘人之危”给他出难题了。家轮却一付大将风度,对校友会工作十分关心,对母校一往深情。他说:“四中的事儿我责无旁贷。”硬逼着我说明原委,并在一周内设法帮校友会“解了围”。铁岭会长得知后,十分受感动。他对家轮校友为国家振兴而献身高科技事业的精神,十分赞赏,嘱我把事迹写来登在校友报上以扬其德,以飨读者。愿家轮的燃料电池事业,冲破重围扬帆起航!

刘晓陆(63届校友)

 
     
xyb31201p4
 
 



代步车    .
 

使用氢燃料电池的部分车辆
观览车
 




      高尔夫车

xyb2004.2.15 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