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茂富先生 2002.11
 

   北京四中的校友当年在校读书时,有的钟情数理化,有的偏爱文史哲,因此对教过自己文化课的老师,在记忆中便各有千秋。但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中学生无不活泼好动,于是便有一位老师,凡是他教过的学生,不管是喜欢理的还是喜欢文的,无不对其推崇备至。尽管岁月无情人生易老,但这位老师的形象却始终深深地镌刻在他的学生们的心中,他被广大学子视为最值得自己尊敬和怀念的恩师之一。这位老师即被誉为“体坛宿将,教苑名师”的北京四中特级体育教师韩茂富先生。

“一桶水”与“一杯水”

   韩先生是体坛的一位名人,曾被誉为篮球赛场上的“金哨”。他于1956年即参加了新中国最早的篮球甲级联赛的裁判工作,并于同年被国家体委评为新中国第一批篮球国家级裁判。1959年他被任命为第一届全国运动会篮球赛副裁判长,其矫健潇洒的身姿在各大赛区频频亮相。上个世纪50年代末,20多岁的韩先生作为中国篮球队随队裁判,多次走出国门扬名海外。 1959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的欧洲篮球锦标赛匈牙利与前苏联的冠亚军决赛,便是由韩先生担任主裁。在海外赛场上,韩先生技艺精反应快,坚持原则执法公允,尽显新中国裁判员的高超水平与优良风范,令国际篮球界人士刮目相看。当时韩先生与杨伯镛、钱澄海等中国运动员被欧洲媒体赞为“中国的漂亮小伙”,在赛场内外格外引入注目。

 
 

   韩先生一生执法国内重大篮球赛事无以计数,执法国际比赛250余场,每场都堪称“功德圆满”。由于新中国加入国际篮联的过程有些坎坷,因此韩先生于 1979年才被国际篮联授予国际裁判称号,后于1989年被授予国际荣誉裁判称号。韩先生还曾多年担任中国篮协竞赛;裁判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篮球协会副主席等职。每当四中学子在赛场或媒体上看到韩先生的身影,常会自豪地告诉身边的人:这是我的体育老师。

   然而名人效应仅仅是一个方面,作为一名体育教师,他的主战场还是在校园。其实韩先生当初学篮球裁判的初衷,乃是由于他发现在学校的班际比赛中,有的体育教师因裁判太失水准,其在学生中的威信立马下降,由此而决心拜师求艺以利于体育教学工作。倘若韩先生没有勤勤恳恳的敬业精神与高乎常人的教学艺术,他还是难以赢得广大学子的拥戴的。

   在学生们的眼中,韩先生可谓“文武昆乱不挡”、“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无论是篮球足球排球,还是田径体操游泳,韩先生样样都拿得起来。

   体育课上,韩先生总是显得威风凛凛英姿勃发,口令喊得铿锵有力振奋人心,示范动作流畅飘逸一气呵成,讲解动作要领言简意赅,每一个环节均讲得一清二楚。年轻学子哪个不崇尚力与美,韩先生的迷人风范令他们个个都跃跃欲试,渴望在运动场上随韩先生一展身手。

   然而为了准确到位的直观教学,为了向学生传授科学的体育技能,韩先生付出的心血与代价一言难尽。

   四中有一位名师说过,要想给学生“一杯水”,你自己就要有“一桶水”。韩先生始终将这句话视为自己的工作指南。为了蓄好自己的“一桶水”,任教以来韩先生几乎没有了业余时间。他每周一三五晚上练体操,二四六练篮球,星期天上午练游泳,下午练田径,除了积极参加市里组织的全市体育教师的集体练习外,还利用一切机会向老教师虚心讨教。为了做到上课前心中有数,他认真研究教材教法,把每一教材的重点、难点一一吃透并写好教案。常常是每天清晨路灯还未熄他走出家门,晚上回家时早已是万家灯火了.而此时已筋疲力尽的韩先生常会感到,爬进自己位于6楼的家门是何其难也!然而第二天他仍是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学生们面前。

   多年来超负荷的运转,使韩先生的身体严重“透支”。

   一次外宾来校观摩教学,韩先生铆足了劲儿喊了两套操,回到教研室后感到心脏不适,一查是心律不齐,由此落下了心脏病的病根,后来曾因“房颤”两次被送到医院抢救。一次练跳水时,韩先生动作收得慢了一些,落下肩伤一直到今未愈。现在韩先生双手手指已不能伸直,那是当年练排球时被球戳伤所致。韩先生的腰、膝、全身的关节处常年贴满了膏药。每天早晨醒来时,颈椎疼得他起不了床,非得慢慢活动活动才能坐起身来……

   如今年愈古稀的韩先生共患有17种病,最吓人的是膀胱癌。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是职业更是事业

   四中的大操场上一片狼藉。韩先生看着到处横陈的水泥板、水泥电线杆不由眉头紧锁。此时“文革”刚结束不久,学校正在整修因挖防空洞而遭到破坏的大操场。搬走操场上的那些大家伙需用吊车。当时学校资金紧张权力有限,调用吊车需向上级请示,整修工程一时陷于停顿状态。操场就是学生的体育教室,—天不修好正常的体育教学秩序就一天不能恢复。韩先生不甘坐等,他要主动出击。

   一天,满脑子都在想着吊车的韩先生正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转悠,忽然他眼前一亮,原来正有一辆吊车从他身边驰过。韩先生紧蹬几步拦住了吊车。他向司机师傅诉说了学校的情况与困难,恳请司机师傅为了上千名孩子的成长发育而给予帮助。韩先生的真诚打动了司机师傅,他爽快地说,行,为了下一代孩子们的成长我来干。这位司机师傅放弃了休息,立马随韩先生来到了操场。水泥板、水泥电线杆等笨重的大家伙就这样被清除了。韩先生眉头舒展,自掏腰包,好好地请司机师傅搓了一顿。

   韩先生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学体育教师,有些事情他完全可以不管。但他的可敬之处正在于他不是仅仅把自己的工作看成吃饭的职业,而是视为一项神圣的事业。因此,只要有利于事业的兴旺发达,他随时都会不计个人得失挺身而出。

   中学体育教师的工作异常辛苦,寒来暑往日复一日地在操场上风吹日晒摸爬滚打,其体力精力的消耗均非同一般。像韩先生辅导学生做单杠翻身上的动作时,为了学生的安全,他要帮助每一个学生上下单杠。一个学生的体重在50公斤左右,一节课韩先生帮助每人一次就得40多次,而这节课完了还有下一班的学生呢!

   韩先生并不是没有“另谋高就”的条件和机会,但他就是舍不得那洒满自己汗水的四中大操场,离不开自己深深热爱的中学体育教学事业。

   1951年,韩先生刚到四中任教时,适逢学校正在试行“四中体育锻炼标准”。开展这项工作,是校领导鉴于有不少学生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运动中报名参军,却因体检不合格不能入伍,因而因势利导推出的一项举措。当时“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口号响彻校园。四中大操场上一片热火朝天龙腾虎跃的锻炼场面。这场面令韩先生感奋,并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尔后随着毛主席发出“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号召,以及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教育方针的确立,韩先生对自己工作的重要性及深远意义有了愈来愈深刻的理解。

   韩先生认为,健康是人生的根基,是一个人事业发展的基础。中学生正处于成长发育期,需要体育教师正确地引导、帮助他们打好身体的底子,向他们传授科学的体育知识、体育技能,在锻炼身体的同时培养勇于克服困难,昂扬奋发的意志品质,这样将来才能以强健的体魄击风搏雨,为祖国多做贡献。韩先生意识到中学体育教学在贯彻全面发展的方针中具有其它学科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他愿为自己所选择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位兄弟学校的同行曾牢骚满腹地向韩先生诉说自己的工作在学校里不被重视。为人率直的韩先生对他说,你应该首先想一想自己都做了哪些工作;是不是积极主动地帮领导出主意想办法,千方百计地为开展工作去创造条件了。如果你自己都不重视自己的工作,认为体育课是“小四门”、无足轻重,那你又怎能指望别人重视你的工作呢。

   韩先生曾在西城区为他组织的专场报告会上介绍教学经验时谈到,工作不能等靠要,而要争抢挤,即主动争取校领导的支持和帮助,抢机会宣传体育工作,挤时间让学生多参加体育锻炼。

   在校内韩先生主动积极向领导汇报体育教学工作,不厌其烦地在多种场合宣讲体育工作的重要性,并请来了清华大学著名教授马约翰、体育专家王占春、曲宗湖,著名运动员郑凤荣、钱澄海、姜玉民等专业人士为师生作报告或现场表演,从而使重视体育锻炼的意识在四中师生中日益强化。

   在教学思路上,韩先生重视体育课堂教学与课外活动的有机结合,使面向大多数与培养优秀体育人才的工作并行不悖,使课上的普及与课外的提高互相促进良性循环。

   组织课外体育锻炼小组是韩先生与体育教研组全体老师的心血之作。课外锻炼以组为单位进行,同学之间互帮互学能者为师,有计划有目标坚持不懈。这一形式的推广使刻苦锻炼在校园蔚然成风,“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旗帜愈加鲜明,全校师生的身体素质得到明显提高。四中课外体育锻炼小组被市领导视为一项卓有成效的体育教学经验向全市推广,并被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在全国放映。

   强将手下无弱兵,四中的篮球、足球、垒球、体操、田径、游泳都曾获得过北京市冠军称号,并涌现出一批打破过市中学生运动纪录、学生运动员中的佼佼者。韩先生执教期间,四中有4人达到一级运动员标准,多人达到二级运动员标准。蓬铁权校友由于有在四中的良好基础,考入清华大学后还打破了马拉松全国纪录并获得了运动健将称号。 但有声有色、丰富多彩的体育活动也招致了一些老师“抗议”。有人说,韩先生的篮球队挤了他的话剧团;有人说,韩先生组织的田径比赛影响了他的舞蹈队。这就是曾在四中一度发生过的“快乐的争吵”。作为“祸首”的韩先生由此落了个“体智德”的称号。虽说这不过是个戏称,但亦折射出诸多同仁对韩先生教学业绩的肯定及敬业精神的叹服。 在韩先生和体育教研组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下,四中的体育工作屡获殊荣。上个世纪70年代末四中被评为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80年代被评为全国贯彻两个条例先进单位,90年代被评为全国达标先进单位。四中的体育教学与其它学科共同构建了一个完整、出色的教育教学体系。四中不仅以培养的学生学习成绩好而闻名,更是以能培养出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为世人瞩目。

幸福欣慰的—生

   韩先生曾多次荣获北京市及全国优秀体育教师称号。1986年他被市政府授予北京市特级教师,1992年被评为全国十佳体育教师。此外他还被选为全国第6届、第7届人大代表。本来第8届人大代表的候选人名?单中也有韩先生,但他突发癌症,于是退出了候选人行列。

   当时和韩先生同为全国第7届人大代表的张秉贵等6人都先后因癌症去世。韩先生笑着说,当时很多人都在为我担忧,没想到就是我命大,做了改道手术后,膀胱癌已基本得到了控制。

   70多岁高龄,身患癌症、心脏病等17种疾病的韩先生如今依然显得器宇轩昂雄风犹在,还经常骑着自行车跑来跑去。他开朗乐观的性格一如即往。他说,尽管现在疾病缠身,但我仍感到我这一辈子过得带劲儿,活得幸福。作为一名体育教师,我只不过尽了自己微薄的力量,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但党和人民却给了我那么多的荣誉,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韩先生自1951年到四中任教至1994年退休,在四中工作了40余年。他对四中的深厚感情可以说已溶化到血液中。对于四中的历届领导,他的评价是:敬业爱岗,一身正气。他还记得温寒江、刘铁岭等校领导每天清晨从宿舍里出来,把洗脸盆往水台上一放,先到大操场一跑就是七圈半(3000米)。领导的率先垂范对体育教学工作是莫大的支持和鼓励。体育教研组组长李树民老师堪称“老黄牛”,对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韩先生言传身教严格要求,令他终身难忘。韩先生还记得每天在食堂吃饭时,一代名师刘景昆先生总是把菜往他的面前搁,并一再念叨,你可得多吃点儿,多吃点儿啊。韩先生感激地说,刘老是真疼我啊!四中的老师个个对工作兢兢业业,对业务精益求精,对自己对学生高标准严要求,以培养社会栋梁之材为己任。韩先生感慨地说,工作在这样一个给人温暖催人奋进的集体里,有压力有动力、有理想有榜样有目标,你若是不努力干出成绩,就没有脸面在这个集体里生存。

   韩先生与自己学生的感情更是超越了一般的师生关系。许多弟子视他如父如兄、亦师亦友。日前,韩先生的高足蓬铁权、韩庆余校友前去看望自己的恩师。当年拍过电影“四中课外体育锻炼小组”的主角之一,马拉松运动健将、哈尔滨市知名企业家蓬铁权向韩先生出示了自己珍藏的在四中、清华及走向社会后所获得的数十枚奖章,琳琅满目的奖章既记载了蓬铁权在全面发展的道路上所收获的成果,亦表达了对培养过自己的老师的回报之情。韩庆余多年从事祖国的航天事业。出于保密工作的需要,航天基地均建在偏远封闭的地区,工作条件异常艰苦;当年的体育委员韩庆余说,当我在大沙漠中长途跋涉感到身心疲惫之时,一想到四中的大操场,仿佛就看到了韩先生殷切的目光,感到他正在跑道旁挥拳对我高喊:加油!加油!于是找浑身便增添了巨大的力量,坚定了一定要跑到终点的信心。韩庆余向恩师敬献了珍贵的礼品——自己参与建设的神州号飞船的模型。 韩先生说,当看到我教过的学生一个个身体健壮地工作在祖国各条战线上时,我从心眼里感到欣慰阳幸福,在有生之年我还要力争为祖国的本育教学事业再尽绵薄。

 

   (闫士宁文) 2002.1

 
 
 

 

 

 

(xyb03328p4)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