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研讨

论“折磨”主义
周长生(四中老教师)
校友
文存
 

  
   一、由来
   最近,在《数学教学》杂志2005年10期上,看到一篇文章,感触很深。文章的题目是《数学作文;张扬学生的数学个性》,作者是四川师范大学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的一位老师马岷兴先生,他推荐了三篇高中学生的数学作文,其中一篇是四川师大附中高中2003级2班的学生王元所写,这篇作文的题目很吸引入:数学学习在“折磨”中进步。文章很短,现抄原文于下:

  小学时有不少令我骄傲的事,数学不错就是其中之一。正是因为有这种感觉,自己上初中、高一时学数学不是很认真,结果导致数学水平不断降低,现在已到很“臭”的地步了。有一段时间我对数学感到无望了,有一件事令我发生了改变。高二开学时来了一位数学王老师。他在课堂上曾说:“你们自己先做例题,经受折磨,过后我再讲,这样效果更好,进步更大,”我照王老师说的去做了,每天晚上花很多时间“折磨”自己,看着对面楼房中的灯一盏盏地熄灭,而我还坚持奋斗,我真是“造孽”啊!数学就像渡河比赛,“顶尖高手们”用的是快艇,而我则是在自由泳。在不断学习之后,知识丰富了,我所能采用的工具、方法也就逐渐增多了,从游泳变成了使用小船。再经过努力又变成机动船了。虽然现在做数学作业还很“造孽”,但当我做一道难题后真是很兴奋,这感觉就像中国男足小组出线,快40多岁的乔丹率领奇才队再创佳绩一样。我坚信自己在受了近两年的“折磨”后,终将架着快艇冲到胜利的彼岸。看了以后,引起我很多思考和联想。联想到我中学的学习,联想到我几十年的教学,联想到中国古代的读书方法和教学方法,联想到当前我国数学教育的混乱状况,……总之一句话,联想到人之成才的共同的基本经验,于是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应该提倡“折磨”主义。

  什么是“折磨”主义?意思很简单,主要是:教师必须用高观点引导并严格要求学生,刻苦读书,深入思考,认真总结。因此,教师必须千方百计激发学生自我“折磨”。

  二、实例

  40年前,我在课堂上“折磨”过四中学生。

  1987年《北京四中建校八十周年纪念册》上,载有一篇由当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务处处长孟继成写的回忆母校的文章(孟继成同学是四中1964年高中毕业),其中有一段原文如下:注重培养学生自学能力。几乎教过我的所有老师都强调预习。预习实际是自学的起步。除了预习,还明确地指出一些章节让我们自己学习。使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中时周长生老师教我们立体几何的情形。一开课,周老师就声明,这本书主要靠我们自己看会。每次上课,教师给我们指出学习范围,然后就由我们自己看书。有的同学看不懂,就到讲台前找周老师。周老师的回答往往是:“这个问题你应该看得懂,关键在于你要踏下心来看。”过了一会儿,那个同学果然看懂了,后来的事实证明,周老师这个办法还真灵,我们的自学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对立体几何掌握得较好。自学能力的培养应该摆在突出的位置。实际上人一生中的知识大部分是通过自学而取得的。

  孟继成同学所写的上述事实,说明在1963年我教他们立体几何时,我的课堂教学,主要不是我讲他们听,而是变成了对学生的“折磨”。这就是说,“折磨”主义的课堂活动,主要不是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讲授活动,而是变成了学生的读书课,自学课。让全班学生都安安静静地读书,缓缓慢慢地思考。当学生能看得懂而懒于思考的时候,即使他提出求教,老师也不应该轻易回答,否则就会助长他们懒惰。依照通常的教学观点,这是一节教师极不负责任的课,一节极端糟糕的课,但是,学生自己说得好,这样的课对他一生都有好处。课堂教学变成课堂“折磨”以后,老师就无需以讲课为由过多地占用学生课堂上的宝贵时间。至于老师应该怎样在课堂上进行教学活动,根据我的经验,主要是用高观点武装学生头脑,提高他们认识,使他们居高临下,自主学习。比如,1963年我教他们立体几何时,第一节课我给学生介绍了本学期立体几何的框架。我是在这个条件下才要求学生自学的。师傅领进门,“折磨”在个人。尽量使学生居高临下读书思考。

  20年前,我利用课外辅导“折磨”过大庆的孩子。

  80年代,我刚离休,到黑龙江省大庆市27中教了两个月初一代数。那一年,该校初一共8个班,而且是按成绩分班,我提出教那个最差的初一八。差到什么程度呢?极个别的学生甚至不知道30除以10等于几。我的教学方法是,先讲了运算的总原则这个高观点以后,主要叫他们自己认真阅读课本。多数学生可以做到,有十几个孩子很懒,说什么也不听。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征得家长同意,利用晚上时间对他们进行辅导,这当然是家长求之不得的事。我居住的宿舍比较大,还可以摆放七八张课桌,每天晚上我约七八个孩子到我屋里来。我辅导的方法不是由我讲他们听,而是由他们自己安静地逐字逐句看书。谁看懂了就到我桌前给我讲,我听。就是说,我和学生的位置改变了,我充当学生,他们充当老师。他们讲的时候,我随时会提些问题,这个字什么意思,那个字什么意思等等,如果说不清再回到座位去看去想。我给他们立了个规矩,谁先把我讲明白了,谁就回家。这样,就逼着他们不得不认真看书,不得不认真思考。一般学生要反反复复看许多遍,才能逐字逐句弄懂。如此一来,程度差的懒孩子,都有很明显的提高。后来,我总结了一下,这个举措确实是改变学生懒于读书懒于思考的一个好办法。记得有一天,一个颇为调皮的男孩子,当他看完书我准许他回家时,他倒向我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周老师,您叫我们来,到底是您辅导我们呀还是我们辅导您呢?”他这句话倒是给我一个很重要的启示:辅导学生可以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主要由教师讲,学生听,一个是主要由学生讲,老师听,这第二个办法应该更为重要,这第二个办法可以叫做学生“辅导”老师的方法。看来,这可能是辅导学生的主要形式,第二个办法可以称做“折磨”学生辅导法。事实上,数学教学也可大致分为两种方式:或者老师教学生,或者学生“教”老师。而后一种应该是主要的。那一年,由于我抓住了对学生的“折磨”,效果很显著,有理数运算那一章的考试成绩平均在.90分以上,这个成绩,即使北京市的重点初中也是不易达到的。

  2年前,我在电话里“折磨”过北京七中的学生。

  2004年,我和燕纯义同志合作,在北京七中王茂源校长的支持下,在该校义务教了一个初一班的数学,我们给学生提出的目标是“一读二想三总结”。尽管这个目标非常通俗易懂,但是,为了求得家长们的配合,我们还是写了一篇几万字的具体说明材料,印发给每一位家长。这个目标,既不同于课标们的目标,也不同于大纲们的目标,而是根据我们的教学实践提出来的。并且,针对当前那个没有前提条件的合作交流的误导,我们强调指出:在读书思考过程中,拒听他人议,捂耳自己想。

  对于一些懒于读书思考的学生,不可能采用像大庆那样课外集中辅导的办法“折磨”他们。我想出一个新的办法,利用晚上和双休日,我打电话到他家里,给他指定一段课文阅读,并商定时间,到时我再打电话叫他在电话里逐字逐句讲给我听,直到他弄懂为止。经过这样的“折磨”,这些孩子成绩都有所提高。为了不增加学生家长的电话费负担,每次电话都是由我打出,家长特别感动,都很感谢我。很明显,我辅导北京七中学生的方式是学生“教”老师的方式。

  在七中教学一年,效果也很明显,年终测试比同级其它班平均高15分。

  “折磨”事例,我还可举出很多。“折磨”的具体情景是什么样呢?根据经验可以大致概括为:

  自己一人
  独立思考
  心不二用
  缓慢安静。
  逐字逐句
  字斟句酌
  反反复复
  断断续续。
  重视过程(来龙去脉)
  总结经验(共同特点)
  省略过程
  简化演算。(重视结论)

  三、规律

  很显然,提出“折磨”主义是受王元同学文章的启示。我之所以把王元同学的文章上升到“折磨”主义的高度,是因为它是人之成才的一条根本途径,从而它也是数学教育的一条根本规律,具有永恒的不变性。

  “折磨”主义,通俗易懂,完全是我们中国的土特产,土得掉渣,不含有丝毫晦涩的洋味。

  你想教好数学吗?那就请你千方百计地“折磨”你的学生吧!
  你想学好数学吗?那就请你认认真真地自己“折磨”自己吧!
  如果没有“折磨”,你就教不好数学。即便你是上帝般的教师,你也教不好。
  如果没有“折磨”,你就学不好数学。即便你是神童般的学生,你也学不好。

  课标的倡导者,大纲的维护者,他们尽管针锋相对,但是,他们共同的一点是都没有把“折磨”学生放在第一位。而当前学生的普遍状况是懒,懒于读书,懒于思考,更懒于总结,都远离“折磨”。在这种情况下,你无论怎样进行改革,你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教学方式和方法,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距今,已两千五百年矣!

  刘景昆老师说过:难懂之处,只能想通,不能讲通。距今,已有半个世纪了。

  为了准确起见,孔子之言,宜再补充一句更好些,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够则仍罔。

  困了,要睡,要睡够。
  饿了,要吃,要吃够。
  学习,要思,要思够。

  在班级授课制条件下,听讲,写作业,学生虽然都有所思,但大多数学生远远没有思够,大多数学生远远没有达到“折磨”的地步,新课标的情况也是这样。

  “折磨”二字不好,容易使人与负担混为一谈。如此一来,岂不更为加重学生的负担吗?多年来,虽然上上下下都关注减负,但是,好像却从未对负担进行过实事求是的分析。我们面对的负担是什么性质的负担呢?主要是死记硬背。单从现象上来看,这种死记硬背的负担好像与“折磨”没有什么两样,但从本质上讲,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东西。死记硬背的负担之所以能够产生和形成,其根本原因是学生远离了精读深思的“折磨”。因此,解决学生目前这个具体负担并能提高学生成绩的根本途径或者说唯一途径就是像王元同学那样自我“折磨”,甚至到“造孽”的地步。

  什么是教育?可以这样讲,教育就是培养习惯。我想,中学数学教育的关键是,使学生养成读书、思考和总结的习惯。抓住这个东西可能有助于使整个中学数学教育形成为一个良性的和谐的统一体。

  本文所说要让学生受一点“折磨”是教好和学好数学的必要条件,虽看来非常荒唐,但却是真事实言,诚恳希望校友们提出批评。

  

 


 
  相关链接:教师篇
     记周长生老师和他的教学思想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